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问答: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对粮食和农业的影响

问题1:2019冠状病毒病将对全球粮食安全造成负面影响吗?

问题1:2019冠状病毒病将对全球粮食安全造成负面影响吗?

这场疫情危及人们的生命和生计。

尽管在部分国家,疫情蔓延速度减缓,病例也在减少,但在另一些国家,疫情正在卷土重来或继续迅速蔓延。这仍然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全球通力解决。

除非立即采取行动,否则可能面临一场全球粮食紧急情况,数亿儿童和成人可能因此遭受长期影响。

究其原因,主要是收入下降、侨汇损失和一些地区粮价上涨,以致粮食获取困难。在已经深受重度粮食不安全影响的国家,问题不再只是获取粮食,而更多在于生产粮食。

疫情来袭之时,饥饿或食物不足状况已呈现不断升之势。联合国最新估计,由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2020年饥饿人数至少新增8300万,甚至可能新增1.32亿。

眼下,已有6.9亿人挨饿。与此同时,1.35亿人饱受粮食不安全之苦,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人饥饿或长期食物不足的时候,无法长时间满足自身食物要求,即摄入足量热量,过上正常、有活力的生活。这对人们的未来影响深远,并持续阻碍全球通力实现“零饥饿”。一旦重度粮食不安全程度达到危机水平,即意味着因零星突发的危机,导致人们短期难以获取粮食,危及生命和生计。不过,如果面临危机水平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人们得到所需援助,就不会陷入饥饿,处境也不会长期化。

很明显,尽管全球的粮食足以养活每一个人,但还有太多的人挨饿。我们的粮食体系正在失灵,疫情则使形势趋于恶化。

世界银行表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能导致约1亿人陷入极端贫困。

失业率骤升、收入损失和食物成本上涨,同时危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获取粮食,并将对粮食安全造成长远影响。

此外,疫情可能会使国家经济陷入衰退,各国应当采取紧急措施,减缓粮食体系和粮食安全受到的长远影响。

令人尤为担忧的是,生产者可能无法赶在今年开展播种,或者无法像往常那样进行足量播种。如不帮助其在年内开展生产,年底和2021年就会发生粮食短缺。

同样紧迫的是,疫情构成的威胁加剧了现有危机,例如冲突、自然灾害、气候变化、有害生物和动物疫病,这些危机已使粮食体系不堪重负,并引发全球粮食不安全。 

最近的“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分析指出,在已面临其他危机的国家,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恶化,形势令人担忧。

为防范粮食紧急情况,亟需:保护最弱势群体,保持全球粮食供应链活力,减缓疫情对整个粮食体系的影响,尽可能保护甚至增进粮食生产,并着眼于后疫情时期,打造更完备、更具抵御力的粮食体系。

粮农组织相信,目前还有很大施展空间,防止人们陷入危机。

问题2:疫情对哪些群体的粮食安全和生计威胁最为严重?

问题2:疫情对哪些群体的粮食安全和生计威胁最为严重?

联合国最新估计(《2020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2019年近6.9亿人遭受饥饿,与2018年相比增加一千万,与五年前相比增加近六千万。高成本和低经济可负担性,意味着有几十亿人无法吃上健康、有营养的食物。

该报告预计,到2020年底,疫情可能造成全球新增多达1.32亿长期饥饿人口。

同时,4月发布的《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估计,2019年底,55个国家和地区有1.35亿人面临着危机水平的重度粮食不安全。此外,2019年有7500万儿童发育迟缓,还有1700万儿童消瘦。2017年发布第一版报告以来,在历年达到危机水平的重度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状况中,今年的形势最为严峻。

疫情引发连锁效应,加剧了之前就已存在的饥饿风险因素,一场前所未遇的粮食危机可能正在临近,粮农组织和粮食署最近于2020年7月进行的分析报告确定了27个处于粮食危机风口浪尖的国家(世界各区域无一幸免于难)。

分析警告称,未来数月,这些“热点国家”极有可能陷入粮食安全状况严重恶化的境地,例如重度粮食不安全人数上升,有些国家甚至已经出现此类情况。

正因为此,对于已经面临饥饿或其他危机(如非洲之角及其他地区的沙漠蝗灾、也门或萨赫勒地区的经济冲击/不安全局势)影响的脆弱社区、严重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如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以及依赖初级产品(如石油)出口的国家,粮农组织尤为担心此次疫情对其造成的影响。

例如在苏丹,陷入危机水平或更严峻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的人数创下新高,2020年7月至9月间高达960万人(“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预报–2020年6月至12月)。

在索马里,与疫情前估计数相比,处于危机或更严峻处境的人数可能增至近三倍(粮食安全和营养分析部门,2020年5月)。

在阿富汗,132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阶段3到4), 相比执行疫情相关措施之前,新增了约100万人(“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预报–2020年5月至11月)。

另外,严重依赖初级商品(粮食、原材料、燃料)出口的国家正受到发达国家需求大幅减少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还将持续。非洲国家无法出口石油、棉花等商品,因此收入将持续下降。此外,由于旅游业停摆,以之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小岛屿和领地更是举步维艰,在疫苗或有效疗法问世之前,旅游业可能将继续暂停,或增长显著放缓。许多小岛屿和领地也依赖石油出口,以及侨汇(侨汇收入也减少了20%),难以抵御气候冲击,并且依赖粮食进口。 

弱势群体还包括小规模农民移民非正规工人、牧民和渔民,他们可能无法去田里干活、照料牲畜或捕鱼,难以在市场上售卖产品或购买基本投入品,也可能因粮价上涨和购买力有限而艰难度日。收获和加工部门的非正规就业者已因工作和收入损失而遭遇严重打击。

亿万儿童也失去了昔日赖以饱腹的校餐,其中大部分无法获得正规的社会保障,包括医疗保险。

除农业外,其他部门预计也将受到具体影响,例如,鱼类为30亿人提供了超过20%的人均动物蛋白摄入量,在某些欠发达国家中,这一比例超过50%。鱼类是全球交易最大的食品种类之一。因此,预计疫情将对渔民社区的生计、粮食安全及营养和贸易产生重大影响,在严重依赖渔业部门的国家,这一打击尤其严重。

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风险尤甚,疫情可能造成劳动人口减少,并影响收入和生计,以及劳动密集型生产形式(农业、渔业/水产养殖业)。撒哈拉以南非洲令人尤为关切,在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经历着粮食危机,而在疫情肆虐之时,农民和牧民处于关键时刻—人们需要获取种子和其他投入品,还需要进入自家农场开展生产。

问题3:疫情对当前及未来的粮食生产、农业/渔业/水产养殖供应链和市场有何影响?

问题3:疫情对当前及未来的粮食生产、农业/渔业/水产养殖供应链和市场有何影响?

粮食供应链十分复杂,涉及生产者、消费者、农业和渔业投入品,加工和储存、运输和营销等。

危机发生之初,由于很多国家限制商品和人员境内外流动,粮食供应链早已捉襟见肘。因此,困难不在于供应粮食,而是方便获取粮食。

接着,由于担心一切涉及粮食供应的不确定性,一些国家限制粮食出口,使局面雪上加霜。

之所以推行这些保护主义措施,部分是为避免推高粮价,因为本国货币疲软,使粮食生产者的出口获利高于国内销售获利。随之出现的粮价通胀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即加剧贫困,并引起社会和政治动乱。 

所幸,各国总体克制,避免了过度保护主义,并已取消了一开始实施的很多限制。

全球粮食供应充足,到目前为止市场保持稳定。例如,全球谷物库存较为充足,且2020年小麦和其他主要主粮作物的收获前景乐观。

然而,粮食供应链依旧中断,情况不尽相同,仍有诸多未知因素。

粮食生产:

尽管高价值商品(即水果和蔬菜)产量很可能出现下降,但由于封城和价值链受阻,人们尚未察觉到这一点。

在已受其他危机影响的国家,粮农组织开展的实地调查表明,由于种子和肥料等投入品价格上涨,家庭收入大幅减少,以及/或这些投入品市场供应不足,小规模生产者在获取这些投入品方面的挑战与日俱增。

尽管尚不知晓这对国内生产造成多大影响,但在阿富汗等一些国家,粮农组织与政府开展的一项调查预计,今年谷物、水果、蔬菜和乳制品等食物减产50%以上。阿富汗18省1300多人参加了调查,包括:农民、交易商、加工者/磨坊厂主和农业人员。 

粮食减产可能严重影响粮食供应。如果减少种植,收成也会减少,这就意味着往往深受重度粮食不安全之苦的农户本身及其社区,往后无法获取足够的营养食物。 

渔业和水产养殖业:

渔业和水产养殖业遭受的影响可能不尽相同、极为复杂。对于野生捕捞渔业而言,渔船无法正常运行(原因包括市场受限或崩溃,以及难以在船舶上落实环境卫生措施)可能会在整个价值链上引发多米诺效应,总供给和特定鱼类的供应量将受到极大影响。此外,对于野生捕捞渔业和水产养殖业而言,运输受限导致的物流受阻、边境关闭以及饭店和旅馆需求的减少将引发重大的市场变化,对价格产生影响。

畜牧业:

由于家畜饲料难以获取和屠宰场宰杀量减少(物流受限和劳动力短缺),畜牧业正受到冲击,这与中国发生的情况类似。

在已受其他危机影响的国家,粮农组织评估得到的新证据突显出,畜牧业极易受到疫情影响。

例如在津巴布韦,由于遏制措施以及饲料公司缺乏原材料和人手,家畜饲料供应中断。在阿富汗,由于牧场有限以及饲草/饲料不足和涨价,加上有保障的兽医服务渠道减少,游牧民族库奇人受到严重影响。近三分之一的人报告称,牲畜季节性转场受阻或受限,以致局部地区出现一些紧张关系。

运输:

封堵运输路线尤其会妨碍生鲜食品供应链的运转,也可能导致更多的粮食损失和浪费。新鲜鱼类和水产品面临的风险尤高,因为其极易变质,需要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出售、加工或存储。

运输限制和隔离措施可能造成农民和渔民难以进入市场,导致其生产能力受限,产品出售受阻。

劳动力短缺可能会扰乱食品的生产和加工,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例如高价值作物、肉类和鱼类)。

市场:

餐馆和街边食品商铺的关闭让许多生产者和加工者失去了一个关键市场,这可能导致暂时性的供应过剩或触发上游减产,鱼类和肉类行业已经面临这一问题。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受限制措施及交易商和消费者安全防范意识的影响,城市地区生鲜农产品的供求都呈下降趋势。

问题4:疫情将如何影响全球粮食(尤其是主要粮食商品)生产和需求?

问题4:疫情将如何影响全球粮食(尤其是主要粮食商品)生产和需求?

疫情暴发之初,需求显著增加。

产量和需求则因主要粮食商品而异。例如,尽管疫情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但粮农组织对2020/21年度的首次预报指出,谷物供求形势适妥。

另一方面,由于动物疫病、疫情所致市场混乱、旱情影响,预计2020年世界肉类总产量减少1.7%。

疫情将继续严重影响水产品市场,尤其是今年的生鲜和餐馆热销品种。在供给侧,渔船队空闲待捕,水产养殖户则大幅下调放养目标。

疫情还可能尤其严重打击全球虾类和鲑鱼生产。例如在印度,养殖虾可能减产30%–40%。

此外,全球鲜虾和冻虾需求大降,2020年鲑鱼需求则可能至少下降15%。尤其是新鲜鲑鱼和鳟鱼零售销量大减,短期内回升无望。

总体而言,受疫情影响,粮食市场未来数月还会面临不确定性,但面对疫情危机,农业粮食部门很有可能比其他部门展现出更大的抵御力。

点击此处,了解有关2020–2021年世界贸易量最大的粮食商品产量和市场趋势最新预报的更多信息。

长期来看,《经合组织–粮农组织2020–2029年农业展望》(2020年7月)指出,疫情可能抑制今后几年的需求,还可能进一步损害粮食安全。

问题5:疫情正在或将会对粮食价格产生何种影响?

问题5:疫情正在或将会对粮食价格产生何种影响?

7月,全球粮价连续第二个月上涨(最新分析结果),植物油和乳制品领涨。然而,肉类和大米价格则有所下降。

点击此处,了解有关交易量最大的粮食商品全球价格的更多信息。

在各国本地市场上,特别是在已经遭受饥饿和其他危机影响的国家,某些粮食商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当地的物流问题或进口困难。

例如在阿富汗,粮价涨幅高达20%(6月估计)。在也门,4月以来一些地区粮价上涨35%。在塞拉利昂,主要粮食商品价格已出现上涨,大大超过长期均价。在叙利亚,据报道3月中旬以来出现物价大幅上涨(主粮价格上涨40%至50%),生活必需品也出现了一定短缺。

粮农组织对疫情的中长期后果表示关切。全球所有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显著放缓,失业率上升,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日益显著,弱势群体的处境尤为艰难,各国将难以获取购买粮食所需的资源,尤其是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

资源:

问题6:疫情对全球经济有何影响?

问题6:疫情对全球经济有何影响?

全球经济将面临多种因素的影响。

首先,市场更加一体化,联系愈发紧密,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16%。因此,如今中国经济受到的任何冲击都将给世界经济带来十分深远的影响。 

其次,疫情导致的发病和死亡对供应产生冲击,遏制措施限制了人员和货物的流动,而供应链受阻以及信贷收紧导致经营成本攀升,这些都将影响经济,导致经济增长放缓或出现经济衰退。

6月,经合组织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报下调至-6.0%,失业率则从2019年的5.4%攀至9.2%。经合组织还预计出现双重打击,即经济产出暴跌7.6%,然后于2021年攀回2.8%。世界银行预计,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跌至-5.2%,在这种情况下,2020年有8900万至1.17亿人将陷入极端贫困。最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6月最新数据显示,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跌至-4.9%,即产出累计损失12.4万亿美元。

第三,由于不确定性增加,人们加强防护,国家采取遏制措施,以及财务开销上升导致消费能力下降,需求也将出现收缩。

最后,货币兑美元汇率将大幅下跌,因此,依赖进口的国家也将受到影响。

疫情之下,全球粮食市场也无法幸免于难。但是,较之旅游、制造业和能源市场等更易受物流中断和需求减弱影响的行业,粮食市场所受的影响较小(来源:农业市场信息系统:市场监测,2020年3月)。但是,考虑到粮食价值链的复杂性以及贸易和运输的重要性,粮食市场也可能因此变得极度脆弱。 

疫情可能导致全球经济通缩,这一趋势已反映在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的早期变动中。但是,在短期内,健康膳食的实际成本可能会因易腐败商品价格的上涨而上升。这将尤其影响低收入家庭,并增加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成本。 

问题7:就减轻疫情对粮食安全和营养的影响而言,粮农组织有何建议?

问题7:就减轻疫情对粮食安全和营养的影响而言,粮农组织有何建议?

为尽可能减少疫情对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的破坏性影响,推进全球粮食体系转型,提升其韧性、可持续性和公平性,粮农组织呼吁立即在以下七个关键优先领域采取行动

问题8: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应该怎样支持农民及其组织,对其提供保护,并防止卫生危机酿成粮食危机?

问题8: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应该怎样支持农民及其组织,对其提供保护,并防止卫生危机酿成粮食危机?

要想在未来几个月为农民及其组织提供支持,关键是要让季节性劳工和运输业者能够实现国内和国际跨境移动。另一个办法是在生产地附近设立集货中心,例如建设仓库集货系统平台等仓储设施,让农民不用去市场就能交付其农产品。如果可能,允许地方性市场保持开放,同时在市场内外实施严格的物理隔离措施。在可行的情况下,将市场搬迁到空间更大的场所,确保有妥善的基础设施保证质量和食品安全。

有关疫情期间的更多信息和政策策略,请见此处

问题9:粮农组织如何应对疫情?

问题9:粮农组织如何应对疫情?

疫情暴发之初,粮农组织就已倡导各国开放国际贸易,增进区域内贸易,加强社会保障计划,保持农业供应链活力,继续开展农业活动,以免各国重蹈覆辙,再度引发类似2007-2008年间的金融和粮食危机。

鉴于各国总体克制,这在避免过度保护主义,取消一开始实施的很多限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此,各国能够作出知情决策,减轻疫情影响,同时粮农组织也在提供粮食价值链、市场和粮价信息,并提出分析报告和解决方案

在已遭粮食危机及其他危机打击的国家,我们也已加紧工作,以免疫情造成毁灭性影响。工作包括:扩大现金补助和代金券计划受众范围;改进饥饿数据收集和分析,让各组织能够更有效应对;继续开展粮食生产,包括加大活动力度,让农民能够利用即将到来的栽种期;加大对收获、储存、小规模食品加工和保存等产后活动的支持力度,并使生产者对接市场,确保粮食供应链保持正常运转;提高认识水平,防止粮食供应链从业人员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

为开展这项工作,粮农组织正在加大创新干预力度,例如通过手机向弱势农村社区提供现金援助,这样既能遵守行动限制规定,又能推动防止病毒传播的各项工作。

粮农组织继续提供获取高质量数据的渠道——疫情暴发以来,这种需求有力凸显。例如,粮农组织、全球改善营养联盟和约翰·霍普金斯联盟启动了一个粮食展示平台,涵盖来自2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粮食体系数据。2020年7月,粮农组织启动了“手拉手”地理空间数据平台,助力后疫情时期进一步增强粮食和农业部门。平台承载了10多个粮食和农业相关领域的超过100万个地理空间分层和数千条统计信息。

2020年7月,粮农组织推出了《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和恢复计划》,旨在防范疫情期间及以后发生全球粮食紧急状况,同时研究中长期发展对策,保障粮食安全和营养。

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粮农组织呼吁立即在以下七个关键优先领域采取行动:

此外,粮农组织通过一项行动呼吁召集各国政府和众多利益相关者,就各个学科提供技术咨询和能力发展,并提供投资支持,善用一切形式的伙伴关系和资金。  

问题10:为了保护职工,并确保继续履行消除饥饿的职责,粮农组织正在采取哪些措施?

问题10:为了保护职工,并确保继续履行消除饥饿的职责,粮农组织正在采取哪些措施?

考虑到疫情可能迅速扩散,抗击疫情需要制定详细的行动规划。粮农组织将重点关注农业和渔业生计受到影响的农村和沿海地区弱势群体,并针对饥饿问题突出的地区,加强当地民众的粮食安全。

粮农组织将考虑不同的业务连续性预案,保障职工和受益人的安全与健康。为此,目前其正在开展国家层面的计划必要性规划。粮农组织携手世卫组织及国家公共卫生主管部门共同规划本组织的各项活动,以确保符合并支持疫情遏制规定,保障职工和受益人的安全与健康。

粮农组织从未停止帮助各国和社区战胜饥饿的步伐。受疫情影响,粮农组织部分职工只能居家办公,但我们的工作从未停止(点击此处,了解更多信息)。

问题11:疫情之后,有哪些调整粮食体系的机会?疫情带来的经验教训又有哪些?

问题11:疫情之后,有哪些调整粮食体系的机会?疫情带来的经验教训又有哪些?

这场危机凸显了粮食体系中不平等的领域,必须对现有状况加以调整。粮食安全委员会(粮安委)目前正在制定《粮食体系促营养自愿准则》,以重新调整和转变粮食体系,使其更具抵御力和可持续性。粮安委还发布了《2019冠状病毒病对粮食安全和营养影响中期文件》,以进一步推动反思。粮农组织还在积极研究如何实现粮食体系转型,使其具备应对疫情等冲击的能力,并能够在加快推动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2和目标1的同时,确保尽可能减少对大自然的影响。

问题12:针对中低收入国家即将面临的粮食获取困境,大型国际粮食企业可以有什么作为?

问题12:针对中低收入国家即将面临的粮食获取困境,大型国际粮食企业可以有什么作为?

粮农组织建议各国组织农业、畜牧、粮食供应、运输、经济、贸易等主管部委建立危机委员会以应对疫情对粮食供应的影响。为确保市场经营者妥善、充分实施相关战略,该危机委员会必须与私营部门联手,建立广泛的多方利益相关者咨询委员会,纳入粮食供应链中所有主体的代表。有关更多信息,请参阅粮农组织简报

问题13:各国是否会出台减少进口依赖的政策,以提高其应对未来危机的能力?

问题13:各国是否会出台减少进口依赖的政策,以提高其应对未来危机的能力?

我们预计蔬菜生产将变得更加本地化,但占全球最主要部分的主粮(稻米、玉米)、水果和肉类的流动预计不会发生变化。我们希望区域贸易能够出现改善,这将缩短粮食链,为农民创造更多市场,并改善投入品(种子、肥料)和产出(粮食)的获取。

资源:

粮农组织政策简报:受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影响的部门

分享本页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