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Home > About FAO > Who we are > Director-General > Statements > detail
A statement by FAO Director-General José Graziano da Silva
Check against delivery

201362

非洲发展问题东京国际会议第三次专题会议:

2015年后发展议程

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

诸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非常感谢大家给我此次发言的机会。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五点想法,其实也是粮农组织、农发基金和粮食计划署的共同愿景。

第一,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解决饥饿、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问题。

许多国家对此表示认同,他们拥护联合国秘书长去年在“里约+20”可持续发展会议上提出的“零饥饿挑战”计划。

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区域各国承诺在2025年前实现“零饥饿”目标,亚太区域各国近期也启动了“零饥饿挑战”计划。我相信只要合理规划并得到有力支持,非洲同样能够应对这一挑战。

如果说我们从“千年发展目标”进程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设立宏伟目标可以动员各方力量,帮助我们取得切实成果。

第二,应将粮食安全及营养作为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重点。

全球尚有亿万人口饱受饥饿、营养不良和赤贫的困扰,这种发展绝不是可持续发展。

因此,我们认为应该更为大胆地设定2015年后的发展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彻底解决饥饿、营养不良和赤贫问题。

第三,要保证可持续的粮食安全,我们必须仔细审视粮食生产和消费体系。

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超过90亿。粮农组织估计,要满足全球人口的粮食需求,粮食产量需提高60%。

全球每年浪费、耗损的粮食约为30%-50%,因此降低这一比率可在不增加产出的情况下,直接增加粮食供应。

在粮食生产方面,要寻求多种途径保证高产量,同时降低环境危害。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手段,确保农业能促进建立健康、有活力的生态系统,做到以较少的投入生产更多的粮食。

这就引出了第四点:我们要增强农村社区抵御风险的能力,以更好地应对和处理气候变化及极端天气灾害。“节约与增长是两大主题”。

第五点也是最后一点,我们现在就应为推动变革的关键力量提供资金,包括:小规模生产商、贸易商及其各自的组织;包括妇女在内的家庭农户;渔民及养殖户;森林使用者、农村工人及土著群体。同时,要鼓励中小企业家。

投资农业和粮食系统是减少贫困、饥饿和营养不良及促进可持续发展最有效的战略之一。

投资农业仍是减少农村饥饿和贫穷的一项最有效战略。

当前,在发展中国家,小农投资占据了国家农业投资的最大份额:他们的投资数额是政府投资的四倍以上。但是这点投资还远远不够,而且仅仅依靠农民也无法解决问题。

残酷且矛盾的现实是,全球70%的营养不足人口来自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

诸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非洲是全球唯一一个饥饿人口数量不断上升的区域,饥饿人口从1.75亿上升至2.39亿。非洲饥饿人口比例全球最高,每四人中即有一人处于饥饿状态。

饥饿和营养不良造成的高额社会成本给非洲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负担。

非洲面临的很多挑战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挑战,但同时也提醒我们,我们拥有巨大潜能来应对这些挑战。

自1990年以来,非洲区域的饥饿人口数量不断上升,尽管如此,还是有11个非洲国家的饥饿人口比例减半,完成了“千年发展目标”关于减少饥饿的具体目标。其中三个国家还完成了世界粮食首脑会议的目标,将饥饿人口绝对数量减少了一半。

本月底,粮农组织将在会上表彰38个国家在对抗饥饿方面取得的进展,其中就包括这11个非洲国家。

一些国家在减少饥饿人口方面取得了更大进展,其中有些国家完成了《马普托宣言》目标——即将国家预算的10%投入到农业,有些国家执行了“非洲农业发展综合方案”。

经济增长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积极因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预测,今年非洲的经济增速可能达到5.5%,而2014年预计超过6%。

我们可通过发展经济来推动社会朝着更包容的方向发展,并促进粮食安全。

但是,仅仅通过包容性经济增长和减贫并不能完全消除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现象。可持续且负责任的投资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有迹象显示这种投资是可能实现的。许多经济增速加快的非洲国家已经宣布,将为促进其他国家的粮食安全提供财政支持,这种团结合作的姿态令人欣慰。

女士们、先生们:

非洲发展问题东京国际会议对非洲的粮食安全和营养问题做出了重要贡献,粮农组织、农发基金和粮食计划署也承诺将竭力支持。

本次会议讨论可为预定在非洲联盟总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高级别会议提供参考,该会议由非洲联盟和粮农组织共同举办,由农发基金、粮食计划署、卢拉研究所和其他合作伙伴共同赞助。

我坚信,通过共同努力,我们可以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的问题,改善人们的生活。

让我们携手合作,将非洲发展问题东京国际会议的这些精神带到联合国大会对2015年后发展问题的讨论中去。

请相信我们。谢谢各位。

谢谢你们参加本次新闻发布会。我很荣幸能够来到日本与诸位见面,并与粮食计划署的Ertharin Cousin和农发基金的Kanayo Nwanze会面。

粮农组织、农发基金和粮食计划署都是联合国驻罗马的粮食和农业机构。我们正就多个主题开展紧密的合作,并向非洲发展问题东京国际会议提出我们共同的意见。

我和我的同事一致认为,只有解决长期饥饿、营养不良和赤贫的根源问题才能够实现非洲、亚洲或其他任何区域的可持续发展。

1990年至今,全球饥饿人口已从10亿降到了8.7亿,占世界总人口的比例从18.6%降到了12.5%。

然而,不同区域之间和各区域内部的进展不尽相同。

亚洲营养不足人口已实现了最大幅度的减少,但非洲的饥饿人口却从1.75亿上升到了2.39亿,成为近些年来唯一一个饥饿人口数量上升的区域。

不过,非洲饥饿人口数量增加这一事实掩盖了非洲取得的许多成绩。

实际上,目前有18个国家已实现世界粮食首脑会议提出的将全球饥饿人口的绝对数量减半的目标,其中有3个国家来自非洲:吉布提、加纳以及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另外,在已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所提出的将饥饿人口比例减半目标的20个国家中,有8个来自非洲。

在罗马举行的下一届粮农组织大会期间,这些国家取得的成绩将在6月16日举行的特别活动中得到表彰。

进展最大的国家都具备两个特点,一是高度的政治承诺,二是加大了对农业和粮食安全的投入。非洲也不例外。

解决发展中国家饥饿和贫困问题唯一的、也是最有效的途径,就是让政府和私营部门对农业和农村可持续发展进行投资。

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由农业带动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对减贫的作用是其他领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作用的12倍。

如今,发展中国家的农业投资大多由小农自发进行。他们的投资规模是政府投资、官方发展援助和私营部门投资等其他所有投资形式加起来的四倍之多。

我希望非洲发展问题东京国际会议能郑重承诺为非洲发展提供更多资金。

本次会议讨论可为预定在非洲联盟总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高级别会议提供参考,该会议由非洲联盟和粮农组织共同举办,由农发基金、粮食计划署、卢拉研究所和其他合作伙伴共同赞助。

最后我想说,当我们着手制定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推动“千年发展目标”进程。

如果说我们从“千年发展目标”进程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设定宏伟的目标能动员各方力量,帮助我们取得切实的成果。

因此,我们认为应该更为大胆地设定2015年后的发展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彻底解决饥饿、营养不良和赤贫问题。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