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Home > About FAO > Who we are > Director-General > Statements > detail
A statement by FAO Director-General José Graziano da Silva
Check against delivery

2013年6月5日

第四届中国农业科学院全球农业科技领袖论坛
“农业技术转让和粮食安全”

主旨演讲

 

女士们、先生们: 

全球在抗击饥饿及增加农业产量方面已取得长足进展,但目前仍有约8.7亿人饱受长期营养不足的折磨,1990-92年这一数目达10亿人。

自90年代初开始,全球饥饿人口的比例也有所下降:从18.6%降至12.5%。

这些数据表明,尽管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可是这些数据也没反映出现有的成功案例。

1996年,粮农组织主办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制定了一项宏伟目标,即在1990年到2015年间将饥饿人数减半,现在18个国家已实现了这一目标。这其中包括三个非洲国家:吉布提、圣多美与普林希比共和国以及加纳。

另有20个国家已经实现了到2015年将饥饿人口比例减半的“千年发展目标”,还有许多国家即将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第一项目标,比如中国。

6月,粮农组织将在大会召开期间举行一场特别仪式,对所取得的进展给予认可。

这些案例应激励所有国家继续前进,而不是让大家沾沾自喜:毕竟,即使将饥饿人口减半,那另一半人该怎么办呢?

因此,我认为需要制定一项更加宏伟的目标:依照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里约+20”可持续发展大会上发起的“零饥饿挑战”号召,到2025年,要彻底根除饥饿、营养不良和极端贫困。

2015年后磋商进程中提出的无饥饿、可持续世界的共同远景,一直由粮农组织、粮食计划署及哥伦比亚和西班牙政府牵头引导。

那么,我们该如何实现这个远景呢?

首先,我们要共同努力,将政治决心转化为具体行动。我说的不仅是各国政府的承诺,更是整个社会的承诺。我说的也不是单一的努力,而是要整合、协调我们的工作,并不断加以补充。

其次,我们要明白,当今世界所面临的各项挑战密切相关,不能分开处理:如饥饿和粮食不安全问题、气候变化、能源问题、持续贫困以及经济危机等因素之间相互影响。

再次,我们要着眼于造成饥饿的根本原因并做出应对。

二战后,造成饥饿的主要原因是粮食产量不足。自那时以来,粮食产量和生产力都有所提升,如今,人均粮食可供量相比之前高出40%。

这其中,科学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绿色革命”是粮食产量提高的主要原因,大约10亿人因此免受饥饿。

然而尽管产量有所提高,且我们有足够的粮食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但仍未能消除饥饿。

这是因为如今导致饥饿的主要原因不是缺乏粮食,而是获取粮食的渠道不足:人们没钱购买需要的粮食或生产工具。

这意味着,必须采取更全面的方法,以确保粮食安全,并将生产与保护联系起来。

粮农组织正通过转变工作方式和着重关注五项战略目标,来满足这一需求。五项战略目标分别是:

第一,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

第二,以可持续的方式提高粮食产量;

第三,减少农村贫困;

第四,改进粮食系统,增加公平性;

第五,增强农村生计对威胁和危机的抵御能力。

第六项目标对以上战略目标做了补充,即在全球范围内确保技术工作和规范性工作的质量。

很明显,这六项目标涉及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能应对相互联系的多重挑战。

虽然全球在过去几十年间发生了许多变化,但有一件事是不变的,那就是:要实现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这一宏伟目标,我们仍需从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入手,因为世界上超过70%的饥饿人口都居住在这些地区。他们中有许多人是

小农或勉强能维持生计的农民。

在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他们是当地消费粮食的主要生产者。这是一个残酷的矛盾:这些人生产粮食,但同时他们也是世界上最无粮食保障的人口。

有些人把他们视为问题的一部分,我们则认为他们是解决饥饿问题的一部分。

生计农业和小型农业有巨大的潜力,仍有待发掘,如在提高粮食产量、增加农村贫困地区的粮食供应,以及改善生计和生活方面的潜力。

如果可以建立或加强地方粮食生产消费链,那么不仅农民自身的生活能得到改善,他们所在整个社区的生活都会得到改善。

农业仍然是改善弱势家庭生活最重要的途径之一,特别是亚洲和非洲,这里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农村地区。但是如今的农业应与过去有所不同。

为了抗击饥饿和营养不良,需要找出更为可持续的方式,来满足至2050年全球90亿人口的粮食需求。据我们最新估计,这意味着到2050年我们的粮食产量要比现在增加60%。

为什么?因为“绿色革命”是通过大量使用化学肥料以及利用自然资源的方式来增加产量,这给环境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因此,可持续性才是关键。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唯一方法是我们从粮食生产和消费方式两个方面来看待问题。

消费方面,我想指出一点,生产的粮食约有30%至50%被损失或浪费。

生产方面,科学技术曾在“绿色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样地,现在它在提高粮食产量方面也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是我们所需的解决方案不同。

之前我们需要做的是提高粮食产量。我们曾通过大量使用化学肥料以及利用自然资源的途径,成功做到这一点。

现在,我们要进行双重“绿色革命”,在提高粮食产量和生产率的同时保护自然资源。

农业方面,我们需要一起努力“少消耗,多生产”(即节约与增长),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因为预计几乎全部的人口增长都会集中在这些地区。

粮农组织的预测表明,全球77%的粮食产量增加是通过在现有的耕地上提高单产及种植密度实现的,而非通过增加农业用地。

仅有14%的产量增长可能源于种植密度增加,9%源于土地利用范围的扩大。

因此,创新将变得极其重要,对农业研究与开发的公共和私人投资也同样重要。

如果能通过培训和知识交流来更好地共享科学技术,那么农民,特别是小规模生产者的生活将会发生巨大变化。

例如,中国通过加强农业领域的研究和推广工作,以及加大对农业的全面投入来支持小农。

未来几年,中国农业发展国家战略将农村部门和现代农业作为战略计划的核心。

粮农组织和联合国其他机构一直乐于支持这项工作。

去年,粮农组织和中国政府签署了一份联合合作框架,旨在2012年至2015年间帮助中国政府实现国家发展政策目标,主要涉及农业、林业和水产养殖业。

中国成功提高了粮食产量。并且,同其他与会国家一样,中国正使用相关专门知识来帮助其他国家实现同样的目标。

中国一直积极参与南南合作,同利比里亚和塞内加尔等国家分享农业知识、技术和经验。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要寻求创新且经济有效的方法来开发和提供农业技术,直接为农民和其他生产者提供培训,这些都非常重要。

我们需要做出改变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目前,与工业化国家相比,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在农业研发上的投资明显不足。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无法拨出足够的资金,且没有能力去开展和维持大型的农业研发项目。

2008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每100美元农业国内生产总值中,仅有0.5美元多用于农业研发,而发达国家平均能达到3美元。

而且,这些投资在整个发展中世界的分布也很不均衡。

新兴国家的投资力度相对较大,显著推动了生产率的增长。

但是很多国家还是远远落后,特别是那些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

我们已拥有了大量技术,能对小规模生产产生巨大影响,但却无法惠及贫穷的农民。我说的并不是最新的科学创新。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技术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我敦促各位提供帮助,让这些技术能够惠及小农,同时能不断创新。

在全球化的今天,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国际机制能够帮助支持农业技术的研究和转让。

当前,大部分转让给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创新技术仍然是通过南北合作来实现的,但随着南南合作的兴起,转让方式不断得到补充,尤其是在与热带农业相关的方面。

我之前提到了中国做出的努力。许多国家对这一趋势也表示支持,例如阿根廷、巴西、智利、古巴、埃及、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尼日利亚、新加坡、突尼斯和越南。

很多国家对三方合作的兴趣也日益增加,三方合作是指捐助者为南方国家政府提供发展援助,而南方国家又通过实施项目来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