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agriculture > IPPM > 方案概览 > 农民田间学校法
综合生产与害虫防治计划在非洲
Photo: ©FAO/Olivier Asselin

IPPM方案建立在三个主要目标之上:

  • 建设当地农耕能力,

  • 改善粮食安全和生计,

  • 提高意识。

农民田间学校法

农民田间学校 (FFS) 法是 25 年前粮农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在东南亚制定的一种策略,当时是为了替代盛行的绿色革命自上而下推广法。当时的推广法在面对较复杂且违背直觉的问题时,比如,在农药诱导病虫害爆发的情况下就失灵了。 

在一个典型的 FFS 中,20-25 农民每周在一名训练有素的教员的指导下,在当地的田间开一次会。以 5 人为一组,参与者将在一整个耕作季内观察并比较两块农田。其中一块田按当地的传统方法耕作,而另一块田则用“最佳做法”进行试验。参与者会对农业生态系统的关键要素进行实验和观察,测量作物的生长,对昆虫、杂草和病株进行取样,进行简单的罩内实验,或是比较不同的土壤特性。在每周例会结束前,大家在全体会议上讲述自己的发现,并商量未来几周的讨论内容和计划。 

替代做法不会自动被视为优于传统做法,这全凭农民通过自身的测试和观察来确定哪种做法更好。FFS 提供的是无风险情境,让参与者讨论、剖析、修正新的农业管理思想并进行实验。 

在这种田间情境中,农民可以研究广泛的议题,比如,土壤肥力和水资源的管理、本地品种的挑选法与种子质量问题、有毒农药使用风险与替代低毒农药的选用、推销能力的培养,以及种植粮食作物、草料和经济作物,实现耕种系统多样化等。 

在国家和区域层面,议题内容还可以扩大。寓学于做的方法促进了基于农田的实验、集体组织和决策,从而提高了农民最终“接纳”和采用改进做法的可能性。 

在耕作季结束时,通常 FFS 小组会举办一个开放日,向当地的政治人物、政府农业工作者和其他农民展示他们的成果。与其他 FFS 的互访也受到鼓励。长达一个耕作季的培训方法有助于在结束最初的 FFS 培训后建立起更牢固的社会关系。

一个耕作季无法涉及所有议题,FFS 小组往往会在此后的耕作季中继续尝试新的议题,开展新的活动。通过对以往趋势、现状和未来情况的探讨,各组可以对未来的需求、利益和行动安排优先次序。 

FFS 国家方案不仅仅是 FFS 的汇合。这些方案通常会在多重范围内创建社会资本,比如,帮助加强生产组织,在整个价值链上(从融资、收获后的加工和销售到投资)培养更强大的组织能力。FFS 国家方案现在开始与其他参与性的社区项目合作,尤其是社区俱乐部。 

FFS 教员

FFS 教员来自各行各业,通常包括推广人员、非政府组织员工、农民组织工作人员或原先受过培训的农民。他们的作用就是鼓励参与者进行积极探索并了解农业系统如何运作。教员通过引导性练习和鼓励以参与者为主导的“农民说,为农民”讨论引入新思想。 

教员会接受长达一个耕作季由“主培训师”完成的严格训练,并且遵循与农民最终在 FFS 培训中相同的“寓学于做”法。在一项国家方案开始时,主培训师往往是从拥有丰富经验的其他国家引进而来,从而确保通过“南南合作”达到最高培训质量。教员和主培训师会确保与地区和国家级相关机构之间的联系,以改善信息流动和知识共享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