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切警惕禽流感暴发风险

©FAO/Saeed Khan

与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监测协调员就人类与动物卫生面临的一项长期风险进行访谈

最近几个月,二十余国已相继报告禽类感染禽流感病例,这也及时地提醒我们,必须对禽流感保持密切关注,时刻作好准备,因为这一动物疫病可能导致疫情的暴发,也会对农民和粮食体系造成严重后果。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全球监测协调员Sophie Von Dobschuetz对这一挑战进行了说明,并介绍了粮农组织遏制禽流感的相关工作。

1. 禽流感过去曾经在全球引发疫情。为什么这种流感风险这么高?

1. 禽流感过去曾经在全球引发疫情。为什么这种流感风险这么高?

禽流感,是在禽类中发现的病毒。禽流感病毒种类很多,有一些是人畜共患型病毒,对人类也具有致病性,甚至致命。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其实就是禽源性的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感染了超过5亿人。然而,在那之后,并没有证据显示有持续的人际传播;在过去几十年里,人类感染偶发出现,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最近收到的报告是在2020年11月,有两个与活禽有密切接触的病例被发现感染了H5N6和H9N2禽流感病毒。

禽流感病毒是RNA病毒,突变和进化的速度比DNA病毒更快,因此,更有可能会演变出可感染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的病毒。三方合作组织——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世卫组织共同合作,定期开展监测和风险评估工作。同时,三方还为世卫组织的季节性疫苗成分会议提供数据,为疫情准备工作提供直接支持。近日,三方还发布了一项工具,让各国进行跨部门联合风险评估(JRA),在动物-人类-环境界面衡量人畜共患病的健康风险,指导风险管理。

自从1996年禽流感首次在亚洲出现之后,已经有过数次跨洲传播的禽流感疫情。对于禽流感病毒在本土的出现和传播,家禽贸易仍是主要的风险因素;但病毒的长距离传播则往往伴随着野生鸟类的迁徙,对家禽和野禽种群带来致命的影响。

2. 为什么有这么多种禽流感病毒?

2. 为什么有这么多种禽流感病毒?

禽流感病毒具有很高的自发突变率,并且具有与其他禽流感病毒的遗传物质“重配”以“产生”新毒株的能力。当前的亚型分类基于血凝素(H)和神经氨酸酶(N)基因。目前,已知自然界中存在18种血凝素和11种神经氨酸酶亚型,这意味着仅基于这两个基因就有可能有100多种组合。如今,科学界已经在密切监测H5Nx、H7Nx和H9Nx亚型的人畜共患病潜力,尤其是H5N1、H5N6、H7N9和H9N2亚型。

禽流感也可分类为低致病性或高致病性禽流感(LPAI或HPAI),此处的致病性主要与病毒对鸡的致死率相关,与感染其他动物物种或人类的能力无关。通常,低致病性病毒不会或几乎不会引起家禽的临床体征,发病没有高致病性病毒那么严重或急性,因此经济损害也较轻。但是,低致病性病毒有时会变异为高致病性病毒。

3. 今年的禽流感疫情是什么情况?是人畜共患病毒吗?

3. 今年的禽流感疫情是什么情况?是人畜共患病毒吗?

目前,在欧洲和亚洲,高致病性禽流感报告的感染数量有所上升,并且出现了影响家禽和野禽的重配毒株(结合了来自不同禽流感病毒的遗传物质)。 2020年10月和11月,粮农组织开始向高风险国家的动物卫生主管部门发出警报,并继续提供建议和行动指导。

自2020年10月以来,传播最广的是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5N8,影响了从爱尔兰到日本的30多个国家或行政区,官方报告了1300多个家禽和野禽感染病例。到目前为止,非洲和美洲还没有相关病例的报告,但是最近在塞内加尔确诊了一例H5N1病例,这是另一种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

目前在亚洲、中东和欧洲流行的H5N8禽流感病毒迄今尚未引发任何人类感染。但是,演变成人畜共患病的可能性不容忽视。禽流感病毒一旦获得持续的人对人传播能力,人类社区暴发疫情的风险就很快会显现。(相关人员和主管部门如何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请参阅问题7和8)。

每一次禽流感暴发期间检测到的病毒株基因序列的分析使科学家能够重建跨洲的病毒传播和进化历史。根据最近的遗传分析,尽管被感染的家禽和野禽种群的临床情况相似,但目前在东亚流行的H5N8病毒株在遗传物质上与欧洲流行的毒株不同。这意味着两个大洲的疫情是同时独立发展的。

粮农组织正在密切监测禽流感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并建立了一个数据库(EMPRES-i),用于记录由动物卫生组织和世卫组织等不同官方来源报告的家禽、野禽和人类感染病例。有关当前状况的详细信息,请参见以下报告:《人畜共患型全球禽流感病毒最新情况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HPAI最新情况报告》《H7N9最新情况报告》

4. 禽流感病毒是如何跨国、跨地区甚至跨洲传播的?

4. 禽流感病毒是如何跨国、跨地区甚至跨洲传播的?

野生鸟类的迁徙促进了禽流感的远距离传播。野生鸟类是禽流感天然病毒库,每年八月至十二月期间,大量野生鸟类从中亚向西迁移,寻找温暖地区的觅食地,途中会在中东和欧洲的多个栖息点停留。有些物种还会跨纬度向南迁徙,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

携带一种病毒的野生鸟类越多,这种病毒就会沿着更多的迁徙路线传播。在中亚,大量的野生鸟类聚集在一起,不同禽类的混合为禽流感病毒的传播、存续和进化提供了机会。鸭在传播过程中起着特别关键的作用,因为它们是无症状的病毒传播者。沿这些飞行路线的国家/地区感染禽流感的风险更高,尤其是在家禽养殖场的生物安全性较弱或自由放养的家禽和野禽存在接触的情况下。

一旦进入一个国家或地区,禽流感病毒就可以通过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家禽贸易迅速传播,特别是非正式贸易渠道,因为这种渠道难以管控,且生物安全措施较差。

5. 新冠疫情对应对禽流感的行动有影响吗?

5. 新冠疫情对应对禽流感的行动有影响吗?

尽管新冠疫情增加了预防和控制工作的复杂度,各国和国际社会必须保持警惕,因为禽流感具有大流行的风险,可能导致严重的经济后果。粮农组织的建议包括:加大对高风险地区的监测力度,对病禽、死禽(包括野禽)进行即时检测;采取良好的生物安全措施,包括限制家禽与野禽之间的直接和间接接触。

持续的新冠疫情给公共和动物卫生部门带来了许多实际和资金挑战。动物实验室也不得不协助测试人类样本,从而导致动物样本监测的延误。常规的兽医巡检、疫苗接种和检测项目也因封锁和出行限制而受阻。

粮农组织坚持与世卫组织和动卫生组织合作,监测疫情暴发,为各国发现和报告疫病事件提供支持,同时还提供培训、工具和设备以评估风险,做好准备工作,并在出现疫情时进行有效应对。虽然新冠疫情阻碍了一些国内培训和工作小组的行动,但粮农组织已成功地适应了线上和线上线下混合的形式。

6. 禽流感疫苗有效吗?

6. 禽流感疫苗有效吗?

接种禽流感疫苗是一种办法,但它永远无法取代合理的生物安全措施,这些措施应当长期保持。家禽接种疫苗可以减少病毒传播,并防止重大疫情暴发或进一步传播,但必须与其他控制措施一同实施。

家禽疫苗接种其实很复杂,需要达到合理的接种覆盖率才能有效果。只有进行周密的计划和定期评估,才能制定有效的全国性疫苗接种战略,否则不管投入多少资金都难以看到成效。此外,实施不当或疫苗接种不充分可能会促进禽流感的传播。鉴于禽流感病毒的快速进化,疫苗也需要不断更新,以匹配实际正在传播的毒株。

疫苗接种在中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2017年9月,中国启动了全国范围的家禽疫苗接种,以应对H7N9禽流感病毒。这种病毒在禽类中传播并偶发性传播给人类,特别是在活禽市场中。在家禽中达到足够的疫苗接种覆盖面后,仅用了几周就大大减少了人类感染病例的数量。

如果认为疫苗接种是对抗高致病性禽流感的一种潜在工具,各国可以参考粮农组织的以下两份材料获得信息:《聚焦:合理使用疫苗,防控H5高致病性禽流感》禽流感疫苗接种规划工具

7. 人类活动在病毒溢出和传播中扮演那些角色?

7. 人类活动在病毒溢出和传播中扮演那些角色?

虽然野生鸟类的活动会带来禽流感的长途传播,但本土家禽贸易仍是最重要的风险因素。合理清洁和消毒对于防止病毒入侵、环境污染和病毒传播至关重要,尤其是在各种来源的鸟类频繁混合的环境中,例如活禽市场。生物安全流程中应包括禁止在市场上过夜以及定期清洁场地。粮农组织强烈建议,对农民开展家庭散养落实生物安全流程提供支持,因为他们是家禽生产的主力。此外,重大节日,特别是对家禽需求激增的节日,也可能成为禽流感传播的主要因素。

8. 禽类市场链的监管部门和人员可以采取哪些行动来预防禽流感暴发?

8. 禽类市场链的监管部门和人员可以采取哪些行动来预防禽流感暴发?

如果一个国家出现疑似禽流感,应立即限制从风险地区向外的移动,以避免病毒进一步传播。在实验室确认为禽流感病毒后,扑杀受感染的禽群,随后对场所进行清洁和消毒。

设立专用的电话热线并建立良好的一线报告系统(如粮农组织的“疫情通讯应用程序”-EMA-i),有助于早期发现和应对疫情。

进行市场分析,例如使用粮农组织的“市场分析应用程序”-MPA来选择高吞吐量和低生物安全性的市场,以进行有针对性的监测,并采取风险缓解措施。根据具体情况,在结合其他措施的同时,对高风险或高价值家禽群进行疫苗接种也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

各国可以直接通过粮农组织跨境动物疾病应急中心(ECTAD)的国家工作小组或区域动物卫生官员获得粮农组织技术支持,或发送请求至mailto:[email protected]

关于家禽部门利益相关者和动物卫生当局应如何预防、发现和应对禽流感传入或传播,粮农组织发布了以下详细建议:

9. 在受禽流感疫情影响的国家,家禽业会遭受何种影响?

9. 在受禽流感疫情影响的国家,家禽业会遭受何种影响?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当前的禽流感疫情恰逢经济和农业食品体系面临双重挑战的关头。

禽流感暴发会给家禽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损害农村生计,可获取的动物蛋白减少,因此会对受灾国家造成沉重负担。小规模的家禽养殖往往是妇女和儿童的职责,这也给他们创造了单独的收入来源。 高致病性禽流感毒株会导致极高的家禽死亡率,需要大规模的扑杀。

为了更好的激励农民报告疑似病例,需要制定明确、公平的补偿计划。否则农民可能会选择以较低的价格出售已感染的家禽,以免彻底赔本。此外,当一个国家发生多起疫情时,扑杀和补偿政策对于政府来说就会变成一笔巨大的支出。而要进行定期的家禽疫苗接种也意味着高成本和复杂的冷链物流。因此,建议有疫情的国家或有风险的国家制定禽流感防控计划,为计划中的行动分配足够的预算。没有疫情的国家实施家禽进口禁令会使受影响国家的家禽业遭受市场损失。目前,由于当前和2019/20年度的疫情,欧洲和亚洲已经扑杀了数以百万计的禽类。

 

 

分享本页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