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农业知识平台

主题

农业生态学是一门科学、一系列实践和一个社会运动。作为一门科学,农业生态学研究农业生态系统不同组成部分如何相互作用。作为一系列实践,它探索能够优化和稳定单产的可持续耕作系统。作为一个社会运动,它追求农业的多功能作用,促进社会正义,培养特征和文化,提升农村地区经济活力。家庭农民掌握着农业生态学实践工具。家庭农民是这项行动议程所需知识和智慧的真正拥有者。因此,全世界家庭农民构成以符合生态学的方法生产粮食的关键要素。

To mitigate the pandemic’s impacts across the food system, global and country-specific interventions are to be taken simultaneously at various scales: measures meant to preserve and re-adjust the global food supply chains need to be complemented with context-specific solutions harnessing locally-available resources and goods. Family farmers are particularly well positioned to provide contextualized and, comprehensive solutions. They, their organizations and cooperatives are rooted in their territories and in their communities, they are closely embedded in local realities and for the production activities, they rely on their own production (or reproduction) of productive resources or on the locally available inputs. Working with them, governments can tackle multiple challenges and reach objectives encompassing economic,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dimension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全世界有十多亿最贫困人口依靠森林和树木获得其食物、燃料和经济收入(粮农组织,2012)。森林社区也是家庭农民社区。对这些人而言,森林和树木与家庭农业在许多方面都存在着直接重叠之处。实际上,正是森林和农业资源的独特组合,创造了全世界复杂的农业生态和自然资源管理系统。这些系统是营养、遗传材料、燃料和能源、饲草和建材、水源保持和补充、传粉和有害生物防治、绿肥以及生物和文化多样性等的宝库。

土著人民拥有管理生态系统的丰富传统知识、精神和认识,对讨论家庭农业可作出重大贡献。土著人民是一个高度多元化群体,生活在许多不同生态系统中,适应生态系统而始终与自然保持密切关系。土著人民的生计包含若干独特的关键要素。尤其是,就粮食系统而言,关键要素有:粮食系统具有整体性,采集、狩猎和耕作相结合;实行礼品经济,货币化程度往往较低;劳动通过互惠方式完成;生产单元为社区或氏族;依靠公共资源如森林、湖泊、河流、土地和草场;粮食系统尊重其活动环境

山区农业主要是家庭农业。由于其小规模性质、作物多样化、林业与畜牧业混作以及低碳足迹,多少世纪以来,山区农业在往往严峻而艰难的环境中不断发展,对可持续发展做出了贡献。山区可利用地块零散,所处海拔不同,气候条件众多而各异,机械化的使用有限,因而,山区农业由小农经营最为有效。山区家庭农业,就如世界山区地貌众多那样,差异极大,但也有共性。

数亿牧民所经营牧场占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他们生活在世界最恶劣环境中,在雨育作物不生长地区生产粮食。牧民一般放牧,牲畜包括牛、山羊、绵羊、骆驼、牦牛、美洲鸵、水牛、马、驴、驯鹿。他们生产肉、奶、蛋及兽皮、纤维、羊毛等非粮食产品。所有大陆都有畜牧业,主要在干、冷地区和山区。在如此恶劣环境中,畜牧业是提供粮食、收入、就业的最佳生计策略。

家庭农业生产者采取各种策略促进生计多样化发展,增加收入。这些策略往往带有性别倾向:男性通常把重点放在经济上划算的作物种植上,或外出当季节工或长期工;而女性则耕种供家庭消费的自有土地,养殖小家畜,并把部分产品加工或在当地市场销售。越来越多的农村妇女也离开家乡到其他地区寻找就业机会。农村妇女务农或开展非农活动,确保家庭粮食安全并实现收入来源多样化。她们通过劳动以及对耕作和生物多样性的了解,为家庭农业做出贡献。

全球5.7亿农场中,约90%为家庭所拥有并经营。大多数农场规模较小,地处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很多小规模家庭农场面临贫困和粮食不安全问题,进入市场、获得服务的机会有限。他们的选择面很窄,但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为全球提供的粮食却占很大份额。除农业生产外,他们还从事多种(通常是非正式的)经济活动,增加其微薄的收入。今天,我们必须推动可持续农业发展,以应对面临的三重挑战:增加粮食生产、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同时保护自然资源基础;而小规模家庭农场正处于解决方案的核心位置。

小规模渔业往往植根于当地的社区、传统和价值。小规模渔业大多为自我经营活动,其鱼类产品通常供其家庭或社区内部直接消费。妇女为小规模渔业活动的重要参与者,尤其是在捕捞后和加工活动中。据估计,直接依靠捕捞渔业的所有人口中约90%在小规模渔业部门中工作。小规模渔业对全球渔获量的贡献大约为50%。如仅考虑直接供人消费的渔获量,小规模渔业所贡献的份额高达三分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