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干旱


目前非洲之角的旱情大面积蔓延,导致粮食不安全,进而引发地区性的人道主义危机,特别是在饲养牲畜的社区。粮农组织紧急和恢复行动高级官员Abdal Monium Osman和东非恢复力小组负责人Cyril Ferrand向我们解释了粮农组织为提高牧民的生计恢复力所采取的措施。

肯尼亚某牧区的牧民正在等待领取牲畜饲料,饲料发放是旱灾救援行动的一部分。非洲之角的旱灾愈加频繁,严重程度不断加剧。2015-16年厄尔尼诺引发旱灾,此后连续数年降水不足,受影响的家庭几乎一直没有恢复。©粮农组织/ Luis Tato

02/04/2018

遭遇2011年和2017年这样严重的干旱如何使放牧系统维持下去?

答:我们采用了一系列策略来恢复放牧系统和增强其恢复力。策略包括动员牧民充分利用草场资源,饲养骆驼和山羊等啃食木本植物的动物,以及利用社会关系网和安全网进行借贷以补足牲畜为未来做准备。

影响恢复的另一个主要因素是,在等待放牧条件改善期间,使牲畜保持健康并保证饲料质量。

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地区仍然十分干旱。从事耕种的农民经过一到两个种植季即可恢复,但牧民们需要四五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原有的牲畜数量。

问:粮农组织和其它合作伙伴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支持非洲东部牧民的生计?

答:放牧的形式不再单一,我们要根据需求调整支持的方式。一些牧民需要商业方面的援助,以出售他们的牲畜,我们就用价值链的方式帮助他们。其他牧民在寻求援助时可能已经失去了一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需要援助来开始新的生计。

粮农组织关注的重点领域包括:加强治理机构的能力和问责机制,解决放牧的跨境和区域性问题,利用监测系统以便在问题出现时即加以解决,以及在危机形成威胁时确保及时提供基于生计的畜牧业紧急援助。

在索马里的一个牧民营地里,一个女孩在喝羊奶,这些牧民因为干旱而失去了生计。一个男人正在盛水给口渴的牲畜喝。©粮农组织/ Karel Prinsloo

:粮农组织如何在不同情形下充分利用其资源支持?

答:粮农组织具有若干比较优势,特别是在动物健康和其它牲畜问题的专门知识方面。

目前,粮农组织仅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处理动物饲料问题——我们需要指导所有利益相关者评估每个国家的饲料供应情况,而不仅仅是在紧急情况下开展这项工作。一种推进方式是利用粮农组织新开发的一种工具,根据各国国内的资源情况,分析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饲料供应情况。

:2016-17年东非旱灾应对行动给予我们哪些经验教训?粮农组织如何利用这些经验教训来应对未来的危机?

答:我们仍在总结经验教训,因为干旱仍在持续。每一次旱灾都有一定的相似性,这使我们未来应对旱灾时准备会更加充分。干旱结束一年或18个月后,全球性活动势头减弱,投入的精力也会减少。

积极的一点是,粮农组织帮助政府间发展管理局认识到,放牧是一个跨境问题,因此我们与各国政府合作,允许牧民跨越国界寻找更好的牧场,而不必担心在这些地区引发冲突或争端。我们由此得到的经验是,在旱灾期间,缓解紧张态势、促进和平获取牧草和水资源是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矛盾、拯救牲畜的关键。

缺乏牲畜饲料资源造成牲畜大量损失,进而导致更严重的儿童营养不良,这告诉我们要关注留在原地的产奶牲畜,喂养最需要饲料的牲畜,同时驱赶大部分牲畜寻找新草场。

在埃塞俄比亚一条几乎干涸的河流中取水。粮农组织非洲东部恢复力小组一直在不懈努力,以提高牧民在面对无情的旱灾时的生计恢复力。©粮农组织/ Giulio Napolitano

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牲畜和畜牧业在保证营养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畜牧业能够将贫瘠的旱地资源转化为牛奶等高品质的动物产品。牛奶仍然是牧民家庭、特别是五岁以下儿童最重要的营养来源之一。

在肯尼亚开展的各项研究表明,儿童营养不良与动物饲料和水源恶化有直接关系,但我们没有充分重视这种相关性。现在,粮农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个项目明确了儿童健康和动物健康的关联。

问:2018年该地区畜牧危机发展态势如何?

答:遗憾的是,2018年2月到5月的气候条件预计不容乐观。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的情况改善无望。预测降水量不会超过平均水平,这意味着牧草难以恢复,无法种植谷物,水资源得不到补充。

从积极的方面来说,粮农组织期待各国采用更加有效的牲畜预警系统——“牲畜预警预测系统”,还希望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能使用饲料剩余量评估工具。最后,我们希望各国更加重视营养敏感型畜牧方案的设计和实施,以及牧场内的牲畜饲喂干预举措。


了解更多内容:

6. Clean water and sani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