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童年期的权利


终止全球范围内的童工现象

全世界有超过1.5亿的男孩和女孩在童工生涯中葬送了他们的童年,其中务农儿童人数达1.08亿。©粮农组织 / Cristiano Civitillo

11/06/2018

我们中的许多人回忆童年时倍感温馨。然而,对于全世界1.5亿多名5至17岁女孩和男孩来说,童年意味着其他一些东西:贫穷、缺乏教育、以及在危险的条件下长时间工作。

“童工”的定义为不适合儿童年龄的工作,或更具体地说,影响儿童接受教育或可能损害其健康、安全或道德的工作。

约70%的童工从事农活(畜牧业、林业、渔业或水产养殖业)——自2012年以来,务农女孩和男孩的人数增加了1000万,增幅达12%。显然,这不是一个容易根治的问题,但它是我们为保护数百万儿童的福祉而亟需应对的问题。

儿童应自由地享有充分实现教育、休闲和健康发展的权利。这反过来又将为更广泛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消除贫穷和保障人权提供必要的基础。

不过,童工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执行对儿童年龄和能力来说过于困难的工作,可能会导致永久性伤害,不仅有害于儿童的当前,还会影响他们的余生。童工是一个有待寻求全球性解决方案的世界问题。意识和倡导是第一步。 左图:©粮农组织 / Zakir Hossain Chowdhury;右图:©粮农组织 / Saul Palma

导致农村童工问题的关键因素有家庭收入低、生计选择过少、受教育机会少、劳动法执法程度有限。许多家庭和社区认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让自己的孩子务农,以跟上他们对粮食和收入的要求。事实上,估计有三分之二的务农童工参与家庭经营或与家庭成员一起工作。

要妥善解决童工问题,我们有必要了解,并非儿童从事的所有农活都被视为童工。有些活动帮助儿童学习成年后可以运用的宝贵农业技能和经验、发展社交能力、维护文化信仰和实践、同时对其自身生存和粮食保障起促进作用。

国际法对上述情况予以考虑,在让儿童劳动时若能遵循一些重要规则即为合法。例如,儿童必须至少年满13岁(或在某些发展中国家为12岁)方可帮忙务农、每周务农时间设有上限、仅能从事非危险性工作、且儿童必须上学。

此外,儿童一旦达到法定最低工作年龄(一般为14或15岁),将被允许工作,但仍不得从事危险环境里的工作。

对于太多孩子来说,他们所干的农活已经超出了安全和福祉的界限,而是越轨变成了童工性劳动。

因从事对其年龄和能力来说过难或过多的工作,童工面临着各种不利的后果。身体残疾、精神或情绪创伤、以及教育的缺失,可能令这些儿童在未来处于巨大劣势之中。因为他们无法获得必要资源来度过安全、健康、均衡发展的童年,他们日后转向其他生计的选择机会就将减少。

结束童工意味着数百万儿童重新获得留在学校快乐健康成长的机会,并能走向更具生产力的未来。 ©粮农组织 / Ivan Grifi

童工问题不仅令所涉儿童,也令其家庭和社区的贫穷状态循环往复。因为没有接受教育,这些女孩和男孩极有可能始终处于贫困状态,最终让实现可持续粮食安全和消除饥饿方面的努力付诸东流。

粮农组织在消除农业领域童工问题上的综合性举措之一是努力提高农村家庭的收入,使他们有条件送子女上学而不是让他们务农。粮农组织及其合作伙伴还在帮助政府和农业部门提升整体能力,以便它们更好地处理与童工有关的复杂问题。

推动和落实抵制童工的全球行动是保护全世界儿童的唯一途径,通过这样的手段,也是在保护我们共同的未来。


了解更多:

 

8. Decent work and economic gro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