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圣安东尼奥特克米特尔镇最后的养蜂人


养蜂还是不养蜂,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全世界超过75%通过耕种收获的食物在一定程度上都离不开授粉。然而,全球蜜蜂数量正受到气候变化、集约耕作、土地利用变化、农药、疾病、害虫和外来入侵物种的威胁。©粮农组织/Fernando Reyes Pantoja

威廉·莎士比亚与墨西哥养蜂人弗朗西斯科·列宁·巴托罗·雷耶斯有什么共同点?他们都深知蜜蜂的重要性。蜜蜂体型虽小,却是人类极为重要的盟友。

这位英国剧作家认为,蜜蜂可以教我们如何聪明地生活和奋斗,但弗朗西斯科·列宁的表达就没这么含蓄了——甚至称得上直言不讳。“世界上如果没有蜜蜂,人类的生活将受到根本性的限制:生物多样性将减少,我们都将面临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作为墨西哥城东南40公里外圣安东尼奥特克米特尔镇最后的养蜂人之一,这个24岁的年轻人深知我们对于蜜蜂的依赖。

养蜂是这个小镇日渐式微的传统产业。十年前,有五个家庭靠这项活动维持生计,但城市化、疾病、蜂箱遭窃以及难以寻找产品销路使得圣安东尼奥特克米特尔镇的养蜂业利润越来越低。

养蜂人的蜂箱藏在松栎混林深处的一片空地上。这些久经风雨、斑驳破旧的小木箱摆放在苹果园里,果树投下浓荫,为它们遮蔽烈日。弗朗西斯科·列宁与同事豪尔赫·艾萨克·苏亚雷斯·梅洛、迭戈·埃利扎尔德·穆里拉以及豪尔赫·艾萨克的父母老豪尔赫和玛丽贝尔一起照看这群蜜蜂,采集蜂箱里的液体黄金。

他们五人结成“扎根成长”(Construir en Raíces) 合作社,在墨西哥城农贸市场出售蜂蜜、蜂蜜酒和蜂王浆以及时令水果和苋籽。这个农贸市场是粮农组织和墨西哥城农村发展部合作的成果,旨在为类似的小规模农业生产者和消费者牵线搭桥。

左图:豪尔赫·艾萨克·苏亚雷斯·梅洛出生在一个养蜂家庭。他小时候玩的是蜂蜡,而不是橡皮泥。©粮农组织/Fernando Reyes Pantoja 右图:粮农组织利用其专业知识帮助墨西哥城农村发展部在首都建立了一个农贸市场。©粮农组织/ Fernando Reyes Pantoja

29岁的历史系毕业生豪尔赫·艾萨克说:“农贸市场建立之前,我们只向社区里的人和不同的中间商售卖产品。这个市场教会了我们如何给产品定价以及提高产品知名度。在这里,我们不再需要中间商来增加销量,我们能以消费者和生产者都接受的价格销售我们的优质产品。”

豪尔赫·艾萨克跟父母一起工作,他的血液里就流淌着蜂蜜。他从小玩的就是蜂蜡而不是橡皮泥。他的母亲玛丽贝尔向我们解释农贸市场如何提供了一种令人称赞的全新经营模式。她站在“扎根生长”的摊位后面说:“我们可以向客户介绍我们的产品,让他们知道产品的特点和好处。”

然而大家是否都知道这种长着条纹的昆虫对地球的重要性呢?弗朗西斯科·列宁知道。他说:“没有哪种授粉方式比得上蜜蜂。每平方米土地上这种昆虫的数量比其它任何物种都重要……小麦和玉米能通过风或鸟传粉,但是生长水果的植物和蔬菜的授粉主要还是由蜜蜂来完成的。”

圣安东尼奥特克米特尔周边的很多乡村正在经历城市化,这意味着蜜蜂的栖息地正在日益减少。©粮农组织/ Fernando Reyes Pantoja

弗朗西斯科·列宁明白,这些勤劳而充满活力的昆虫正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说:“农药的使用和工业化种植方式导致的植物多样性缺失给蜜蜂带来风险。除蜂群崩溃综合征外,气候变化也扰乱了植物传粉,进而影响蜂蜜的生产。全世界的蜜蜂都处于巨大危险之中。”圣安东尼奥特克米特尔周边的很多乡村正在经历城市化:没有开花的植物,蜜蜂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栖息地。”

 

没有蜜蜂的世界不仅仅是一个没有蜂蜜的世界。居民能够获得的富有营养的食物将减少,全世界最贫穷的人口将成为最容易遭受营养不良折磨的人群。蜜蜂和人类的关系是双向的。蜜蜂依靠人类来保护它们的环境,我们则需要蜜蜂为我们生存所需的水果、蔬菜和坚果授粉。被问及市民可以为蜜蜂做些什么时,弗朗西斯科·列宁建议消费者直接从养蜂人那里购买蜂蜜,在自己的花园中种植各种各样的花为蜜蜂提供稳定的食物来源。最后,他还建议我们尽量避免杀死蜜蜂。“只有受到攻击时,蜜蜂才会蜇人。”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