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行动挽救蒙古国人们的生计


大草原的故事

数百年来,蒙古人们和他们饲养的牲畜共同生活在大草原上。但是过去二十年间,气候变化导致数百万牲畜面临威胁。©粮农组织/K.Purevraqchaa

数百年来,蒙古人和他们饲养的牲畜一直生活在大草原上。尽管大草原可能看起来非常辽阔,一望无,但是目前有6余万牲畜依靠大草原的牧草存活养牲畜是蒙古人最重要的生方式,也是35%蒙古家庭的唯一收入来源。

蒙古的夏天异常炎热和干燥,冬季又异常寒冷,蒙古牧民在这种恶劣天气中久经考验。但在去二十年,气候致了一种“极度寒(dzud)”的天气,即炎、干燥的夏季之后入极度寒冷的冬天,现象日趋严重繁。

在“极度寒(dzud)”期,大雪覆盖下的土地被牢牢冻结牲畜无法吃到任何牧草。而夏季时,牧草生长情况不佳,牲畜又没能储存御寒的脂肪,因此,大量牲畜因为饥饿或寒冷而死亡。

在天然食物变得稀缺时,牧民就需要购买额外的饲料来喂养牲畜。如果买不起额外的饲料,一个牧季过后,牧民就会陷入财务困境。

当牧民的生因“极度寒(dzud)”天气的累加影响和偿还迫于生计而借入的高息贷款而遭到破坏后,很多人会迁移到城市。他经穷困潦倒,住在郊区的蒙古包里,缺乏工作基础设施,无法困循

(左):提前发放饲料有助于牲畜保持养好的身体条件,使牧民能够在春天这一羊绒价格高峰季生产和出售更多的羊绒。(右): 受援助家庭每天平均可额外获得一升牛奶。牛奶对确保营养至关重要。©粮农组织/K.Purevraqchaa

在过去两年里,粮农组织推出了四个“极度严寒(dzud)”期应急项目,以试图减轻这一天气对于最贫困牧民造成的灾难性影响。粮农组织帮助该国相关人员深入了解各项应对措施,并向他们传授牲畜项目的运作经验和项目的实际实施技能。

保护生活和生计意味着需要深入了解当地的复杂情况和挑战。

Anabish Jamransuren及其家人此前不得不为如何度过下一个“极度严寒(dzud)”期绞尽脑汁,而且那时他们还没还清两年前的贷款。感谢粮农组织的“早期警告,早期行动”计划,现在他们已经有能力偿还贷款了。

Anabish一家靠饲养山羊获取羊绒为生,跟他们一样的牧民家庭收到了饲料和营养补充物,以便为应对最恶劣的严寒天气做好准备。额外的帮助使他们能够让牲畜保持健康,并在春季收获山羊绒,春季的羊绒价格是全年最高的。

“如果没有粮农组织的项目支持,我们就需要依靠自家羊绒的预计收入预先借钱购买更多的牲畜饲料。这些贷款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终于少借了一次钱,”Anabish说道。

他提前购买了100包干草,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严冬,并计划明年购买双倍的饲料,而且这不会让他欠债。

Shaariibuu Luttumur也在为贷款而烦恼。

“本来我又得再借一点钱,才能让全家度过冬天。如果我没有得到所需的帮助,恐怕就不得不这么做了,”他回忆道。

幸运的是,Shaariibuu收到了粮农组织的及时援助,846公斤的浓缩饲料。他还因出售一头绵羊和山羊而获得了现金收入,这一出售行为是“牲畜去库存”计划的一部分。有了额外的饲料和现金,当他自己储备的饲料用完时,他还能继续喂养自家的牲畜。

绝境中的借款让牧民家庭“为银行工作”。但是得到合理支撑的贷款却还能创造信心和机会。©粮农组织/K.Purevraqchaa

对于Chimeddavaa Lodon而言,粮农组织的援助是对全家未来的一笔投资。

得益于粮农组织为蒙古国提供的援助,Chimeddavaa的女儿将能读完中学。

Chimeddavaa本来正在为严寒天气而发愁,300包干草已经用完,购买干草的钱还是用她母亲的养老金做抵押借来的。用来喂养家里55头绵羊、50头山羊和23头牛的饲料也吃完了。正在这时,粮农组织送来了浓缩饲料和鱼油和矿物质块等营养补充物,这真是及时雨,因为此时他家的重要种畜快要分娩了。

“感谢粮农组织的帮助,它让我救活了身体虚弱的牲畜。它们是我家主要的收入来源,也是我家三代人——我的母亲、我自己和我女儿所喝牛奶的来源,”Chimeddavaa说道。

得益于这些早期行动,粮农组织每投入1美元,每户牧民家庭就能获得7.1美元的利益,粮农组织的援助帮助他们避免了损失,增加了收益。死亡的牲畜减少了,生病和瘦弱的牲畜减少了,羊绒能够在合适的时节出售,维持许多家庭营养需求的牛奶的供应也没有中断。

粮农组织携手国家政府及人道主义、发展和科学合作伙伴,通过“早期警告,早期行动”计划监测风险信息系统,并将警告转化为预期行动。粮农组织希望该计划能够帮助贫困和脆弱人群保持自信和尊严,最重要的是,使他们在应对未来挑战时能够保持人性关怀精神。

早期行动可以挽救生命和生计,能够建立应对未来冲击的抵御力,能够减轻对紧张的人道主义资源的需求,还能使我们更加接近#零饥饿#。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