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水资源建设 滋润非洲农村大地


保障农业和卫生用水不仅仅是梦想

乌干达穆布库市,闸门式自流灌溉系统正在从赛布维河引水。(摄影:联合国粮农组织/Eva Pek)

24/11/2020

新冠疫情暴发的数月之前,由联合国粮农组织牵头编写的《2020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就已显示非洲是食物不足人口数量上升最快的区域。

报告指出,虽然非洲人口数量占全球人口总数不足五分之一,但若不出现重大转机,到2030年非洲将超过亚洲成为世界半数以上饥饿人口的所在地。疫情暴发后,社会动荡加速,经济暗流涌动,这一消极预测可能会提前成为现实。

这其中有历史原因,也有长期不稳定和冲突等环境因素,而结构性因素中最突出的是次大陆大部分地区面临的恶劣气候。

干旱裸露的土地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全球干旱气候地图上,占非洲三分之一的整个北方地区、占非洲三分之一的南方大部分地区以及非洲之角都呈现红色。除中部地区以外,非洲大部分地区农业可利用的有效降雨量均低于5毫米。因此,利用可再生水源必不可少。

然而,非洲百分之六十的可再生水源集中在五个国家:中非共和国、刚果共和国、加蓬、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包括非洲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国家在内的其余五十个国家只能共享余下三分之一的可再生水源。

疫情发生后必须分配更多水资源用于个人卫生,导致缺水状况雪上加霜。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每日仅洗手用水需求量一项就增加了58公吨。联合国粮农组织水资源管理小组主任Maher Salman表示:“这相当于法国境内所有河流湖泊和地下水总量的约十分之一。”

此外,虽然目前尚无此次疫情期间医院耗水量的精确数字,但有证据显示,在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疫情,也就是2003年“非典”期间,每位住院病人的用水量约为100升。

左下:数据来源:粮农组织 AQUASTAT数据库;右下:数据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2019

二元对立不成立

即使没有疫情造成的负担,基本事实不会发生变化:在极度缺水的环境中,农业和卫生之间的用水竞争任何时候都十分激烈。有一种观点认为农业和卫生用水需求同等重要,应做好统筹协调,不能使二者形成对立。 Maher Salman对此做出了强有力的阐述。

他表示:“让政府将水资源的所有相关职能归口于一个部委或行政机构管理是不切实际的。在实施政策时,各部门必须注重相互协调,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相互竞争。粮食生产用水和保持健康用水并非是对立的。”

在名为《智慧灌溉,智慧清洗》的报告中,联合国粮农组织结合缺水指标、公共卫生标准和粮食安全衡量标准评估了非洲的脆弱性。该报告分析详尽,包含了众多提高水资源效率的解决方案。

埃及艾斯尤特省,一条分支管道将尼罗河水泵入压力灌溉体系。©FAO/Eva Pek

出路

一种解决方案是建造人工湿地,通过自然方式将废水过滤后用于灌溉作物。也可通过施用有机微生物制成的生物刺激素,促进植物养分吸收,减少蒸腾作用。在非洲气候恶劣地区,植物会因蒸腾作用大量流失水分。其他技术解决方案包括从雾中捕获水分的网筛,同时通向露天灌渠和地下蓄水池的双通道屋顶集雨系统(地下蓄水池的水经消毒后作为卫生用水),以及各式各样设计精巧的蓄水罐和临时水泵。

由于非洲发生疫情时间较晚,交通网络稀疏,且非洲联盟的卫生部门,即非洲疾控中心及早采取了措施,非洲大部分地区得以免受新冠疫情的严重侵袭。也有观点认为,非洲年轻的人口年龄结构可能也发挥了一定作用。不过,疫情还远远没有结束。而从长远来看,其他大洲不像非洲一般面临严重缺水、岌岌可危的粮食安全状况和脆弱的卫生体系等多重威胁。

报告的合著作者、水资源管理专家Eva Pek出生于匈牙利,一个拥有丰富水资源、深谙水利的国家。Eva Pek家里三代人都从事水利工作,她坚定地表示:“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专门为非洲而设计的,安装成本和技术含量较低,但却能真正为农田和农村带来重大改变。”

《智慧灌溉,智慧清洗》报告旨在实现三个目标:加强认识,提出政策蓝图,释放资金支持信号。但在实地层面,干净的双手和欣欣向荣的田野才是衡量报告影响力的指标。


更多信息

3. Good health and well-being, 6. Clean water and sanitation, 9.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infra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