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阿尔巴尼亚是一个水资源丰富的国家,拥有内陆自然水域、用于水力发电的人工湖、众多河流(具有急流特点的融雪洪,确保了充足的淡水来源)、大量农用水库、西部沿海泻湖、开发良好的水道网络以及若干巴尔干半岛最大的湖泊。水产养殖是目前一项重要活动,从社会、经济、生物和生态及环境等方面综合考虑,它具有未来发展潜力。

    在以前政府执政期间,淡水养殖得到极大的重视和支持。养殖生产以最常见的鲤科鱼类为基础(例如鲤鱼和中国鲤科鱼类)。与其中国同行开展的长期合作与交流使得阿尔巴尼亚管理部门成功获得了鲤鱼的混养技术并培养了当地专家。

    在政治变革之后,新兴私营部门的计划需要新的水产养殖品种和技术。养殖渔民寻求质量更高的品种,特别是商业品种,它们不仅能够在内陆水域,而且还可在尚未开发的海水中进行养殖。从人口向沿海地区移动开始,海洋捕捞的压力增加。鱼类养殖被视为避免鱼类资源过度开发的最有效措施,因此将提倡应对环境保护方面挑战。

    阿尔巴尼亚拥有3 400万人口,是欧洲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对于这类国家而言,通过在引进新的商业品种和技术的同时使用较廉价品种,水产养殖可以有助于扶贫。
    历史和总览
    阿尔巴尼亚在水产养殖方面的经验(主要采用半精养系统)始于上世纪60年代初。直到90年代,养殖的品种涉及鲤科品种,孵化场总数达到25个,覆盖800公顷水面。鉴于该国丰富的水资源、气候、生物潜力和社会政治因素,水产养殖这一重要产业的发展前景对于该国的经济是很好的。在过去的政治体制下,经济法令鼓励在阿尔巴尼亚所有内陆水域中养殖鲤鱼,作为现实粮食安全的一种低成本捷径。这一经验为发展鱼类养殖,促使高地地区消费者形成食物种类的选择以及为那些缺乏海水鱼类供应和极端贫困的地区提供营养来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农村地区,通过早年修建的那些用于农业生产的水库网络,这一传统得以保留。

    沿海泻湖地区广泛开展的水产养殖是阿尔巴尼亚的传统生产活动。该国沿海泻湖的总面积大约为10 000公顷,细分为Velipoja 180公顷、Merxhan 300公顷、Ceka 800公顷、Patoku 300公顷、Karavasta 3 900公顷、Narta 2 800公顷、Orikum 120公顷和Butrinti 1 600公顷。除了位于伊奥尼亚海的Butrinti泻湖之外,其余的泻湖均在亚得里亚海沿岸。某些泻湖地区的渔民团体持有使用泻湖的许可证,在渔业专家的鼓励下,他们修建池塘供捕捞季节储存的幼鱼育肥直至上市规格。这种方法在增加渔民收入的同时亦保护了幼鱼。地中海贻贝(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的养殖集中在萨兰达的Butrinti泻湖,那里在80年代修建了大约80个贻贝养殖设施,平均产量在2000吨/年左右,1990年产量达到约5 000吨的最高水平。在1990年之后经济和政治转型期间,产量大幅度下降,但最近显示出积极的趋势。

    海水种类的首次集约化养殖始于90年代中期,当时在伊奥尼亚沿海开展了虾类的养成和采用浮式网箱进行海水种类的养殖。主要包括虹鳟(Oncorhynchus mykiss)和野鱒(Salmo letnica)在内的冷水鲑鱼是阿尔巴尼亚水产养殖精养系统内生产的另外一个重要种类。开始几年的生产成果非常令人鼓舞,而且引起该国商人的兴趣,准备将这一活动向其他沿海地区扩大。

    人工湖和人工水库的面积分别为7 000公顷和2 700公顷。Ohrid湖是成功开展水产养殖生产的地点之一。该湖放养的鱼苗由自1965年开始人工繁殖野鱒的Lini育苗场提供。目前每年放养的幼体和鱼种可达数百万尾。利用世界银行通过渔业发展试点项目提供的财政支持,该中心正在被建设成为现代化培育中心,每年向Ohrid湖投入野鳟鱼种和幼体进行再放养。种苗材料(幼体和鱼种)是在监控系统中生产的,从采集成熟亲鱼卵开始,而这些亲鱼则来自专业渔民管理的湖泊。水产养殖所负责该育苗场的管理和提供财政支持。Zagorcan育苗场生产的本地鲤鱼鱼种也被用于恢复Ohrid湖的种群。每年的捕捞量从90吨到150吨不等。

    Prespa湖的鱼捞量主要是鲤科之鱼,其中欧白鱼(Alburnus albidus)和鲤鱼占很大一部分,年平均产量在300至500吨之间。与Ohrid湖一样,这里也在政府的支持下推行再放养政策。该育苗场每年生产大约60万尾本地鲤鱼幼体和鱼种,用来恢复Prespa湖的种群。

    鉴于人工湖和水库的多用途性质(将发电和捕鱼和/或农业和捕鱼结合起来),目前正在考虑采用粗放养殖综合生产系统。这里有大约600座小型水库,水面总面积达到2700公顷。除了其灌溉功能之外,这些水库还被用于中国鲤科鱼(特别是鲢鱼和鳙鱼)的粗放养殖,年产量在500至800吨之间。
    人力资源
    据估计,水产养殖雇用的渔民为2 500人。海水和贝类养殖中,250名养殖者中有50人为兼职。从事内陆水产养殖的人数为2 250人,在农用水库、天然湖泊和人工湖中开展鳟鱼和虾的养殖。

    正在通过世界银行的渔业发展试点项目促进一些水体类别中的渔业管理组织。已经在Ohrid 湖、Prespa湖、Shkodra湖和Uleza湖建立了这类组织,其任务是负责总的渔业管理(包括水产养殖)。诸如爱尔巴桑、什亚库(都拉斯附近)和费里等其他区域性内陆组织则专门从事水产养殖的管理。

    由于水产养殖需要高水平的技能和专业素质,因此有必要对养殖生产者进行培训和教育。应当促进信息传播并开展教育和培训计划,确保该国水产养殖的发展。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如前所述,在过去十年期间,阿尔巴尼亚的水产养殖采用了新的结构和技术,以满足对鱼品的需要和为养殖渔民创造收益,如新的就业机会,增加收入,扩大获得蛋白质的机会以及通过高值鱼品的出口赚取收入。然而,鉴于幼体和鱼种要靠进口(主要来自希腊和意大利),因此鲈鱼和鲷的生产成本被人为地提高。

    除了阿尔巴尼亚西部的沿海泻湖,水产养殖中心大多数集中在中部和南部地区。该国这些地区适宜的气候特点、水资源的多样性以及居民相对较高的经济水平都促进了对水产养殖投资的可能性和吸引力。
    养殖种类
    阿尔巴尼亚主要养殖种类如下:
    俗名 种类来源 主要目的地
    虹鳟 Oncorhynchus mykiss 引进 国内
    舌齿鲈 Dicentrarchus labrax 转移 国内
    银头鲷 Sparus aurata 转移 国内
    Cyprinus carpio 本地 国内
    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 引进 国内
    Hypophthalmichthys nobilis 引进 国内
    草鱼 Ctenopharyngodon idellus 引进 国内
    日本对虾 Penaeus japonicus 引进 国内/出口
    地中海贻贝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本地 国内/出口
    野鱒 Salmo letnica 本地 国内

    在养殖地区这些都是重要的养殖种类。该国东南部为高地地区,那里发展了鳟鱼中心,因为鳟鱼是人们很好的食物来源,该种类的养殖确保了当地养殖渔民较高的收入。

    在该国,海水养殖种类尚未实现人工繁殖,鱼种是进口的。西南部伊奥尼亚海沿岸的养殖生产情况良好。

    从阿尔巴尼亚内陆的中部到北部,主要在最贫困的地区,鲤科鱼类养殖不断扩大。除了鲤鱼之外,其他种类都是从中国引进的。在这些农村地区,政府推行扶贫政策,鼓励生产廉价但富有营养的品种。
    养殖方式/系统
    阿尔巴尼亚拥有悠久的鲤鱼养殖传统,以中国鲤科鱼类和鲤的养殖为基础。阿尔巴尼亚可能是第一个引进中国鲤科鱼的东欧国家,首次引进是在1959年,之后是在1969年。自那时起一直到1990年,全国各地兴建新的鱼类养殖中心,其中面积大约为800公顷,用于再放养的鱼种产量达到3 200多万尾鱼种,每尾大约8-10克,在半精养系统中被用作养成池塘的放养材料。养成池塘的面积在200公顷左右,平均产量为每公顷2-2.5吨,最高达到每公顷5吨。

    鲤鱼养殖是阿尔巴尼亚最常见的水产养殖活动,在扩大农村地区鱼类半精养生产活动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这些品种混养所采用的生物技术以鱼种放养为基础,从而做到合理和有效地利用不同水深所含的天然食物资源。人工饲料的使用有助于实现鱼类的高生产率。尽管由于传统的供应和喜好,该品种在该国北方,尤其是Shkodra湖地区仍很流行,但从1990年以后对精养和半精养系统生产本地鲤鱼和中国鲤鱼的兴趣不断下降,商业品中更具吸引力;这一趋势改变了阿尔巴尼亚水产养殖的结构。

    在萨兰达附近曾经有一个虹鳟养殖场,水道面积达4.2公顷,年产量在250吨左右。鱼种由当地一个面积为1公顷的孵化场生产,颗粒饲料从法国和意大利进口。虽然拥有极佳的和充足的淡水来源,但鳟鱼养殖场却遇到饲料转化率低下、国际市场价格疲软和进口饲料费用高昂等问题,并最终关闭。从2003年开始,在萨兰达、德培勒那、波格拉德茨、利布拉什德、迪勃拉和其他地区大约修建了20个新的鳟鱼养殖场,主要由养殖户经营。总产量在2004年达到86吨。

    阿尔巴尼亚海水品种的养殖才刚刚起步。在卡耶亚只有一个粗放养虾场,总面积为215公顷。该养殖场是30年前修建的,1992年之前主要生产中国鲤科鱼类的鱼种和鱼。1994年,在与意大利伙伴合作经营的“KAP”(卡耶亚水产养殖生产)企业支持下,该养殖场得以重建,目前利用120公顷面积,以粗养方式生产日本对虾(Peneaus japonicus)。在不久的将来还计划将养殖场的一半继续开展虾类养殖,而另一半则用来生产鲈鱼和鲷。该养殖场2004年的产量为15吨。目前纳尔塔养鱼场(200公顷)的主人正试图通过与意大利伙伴成立合资企业来使养殖场恢复生产;该养鱼场本身具有临海的优势,从而吸引了外国投资者。

    双壳类的养殖于60年代初在沿海Butrinti泻湖地区开始发展,固定养殖设施被用来生产地中海贻贝。由于该泻湖极好的环境条件,70年代在此修建了60个固定的混凝土单位。从此产量稳步提高,到80年代末达到5 000吨/年的最高水平。在随后的几年里,内部组织原因导致海贻的育种活动基本停止,但更主要的原因是1994年10月欧盟出于卫生原因对所有活体水产品颁布了出口禁令。一些私营团体试图使一半的固定养殖设施恢复生产,主要供应当地市场,并希望对欧盟国家的出口得以恢复。截至目前大约有15个固定混凝土设施正常运转,产量为676吨。
    海水鱼类浮式网箱养殖始于2002年。近来有大约10个私营企业家获得了特许,开始利用8 000 m2海水中的16个设施进行海水鱼类的网箱养殖,首次收获达到20吨左右。伊奥尼亚海沿岸一带有许多适宜开展这项活动的地点,其另一个优势是这些区域不存在与其他用户之间的冲突。海水养殖的主要问题是缺少鱼种和当地生产的鱼饲料 – 进口这两种产品会导致养殖成本提高。到2004年年底,从事这类养殖活动的生产者人数为7个,网箱数为63个。目前最大的制约因素似乎是资金匮乏,需要通过与外来投资者和其他国际捐助者密切合作予以解决。
    领域表现
    产量
    过去几年来各不同水体类别的鱼产量发生了一些变化。在90年代初,阿尔巴尼亚从前届政府手中继承了大约35个水产养殖场和孵化场。继私营化和经济过渡期之后,其中一些设施停产。然而,最近几年通过投资建立了新的养殖场,产品种类更适于销售,而且采用了包括海水网箱养殖在内的最新养殖方法。缺乏孵化场来供应鲈鱼和鲷的鱼种仍旧是养殖渔民面临的主要问题。
    尽管目前有8个孵化场生产鲤鱼苗种,水面总面积大约为40公顷,年产鱼种在300万尾左右,但是鱼种产量的持续减少使得水库以及天然和人工湖中的放养率不足,这也导致了鱼获量相对较低。根据水产研究所的统计,从事内陆水域再放养计划的国营养殖场有四个,它们得到政府的支持。Lini孵化场为恢复Ohrid湖的种群生产大约100万尾野鳟(Salmo letnica)幼体和鱼种。Zvezda孵化场为Prespa湖的再放养生产大约600 000尾本地鲤鱼幼体和鱼种。Zagorcan孵化场生产的250 000尾本地鲤鱼幼体和鱼种也是供Ohrid湖进行再放养。最后,Tapiza孵化场生产的500 000尾中国鲤鱼,用来在Ulza、Fierza和Komani等人工湖这类大水体中进行再放养。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阿尔巴尼亚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
    :
    市场和贸易
    对鱼和鱼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给水产养殖造成压力。水产养殖已经为整个国家的粮食安全作出并将继续作出重要贡献,而在鱼的替代来源极为有限的东部,这一贡献更为明显。

    在最近三年期间,水产养殖的发展方向是那些拥有大量需求的产品。为此,阿尔巴尼亚从希腊进口海水养殖产品,主要是鲈鱼和鲷,而且对这些品种的需求使得有必要增加投资,开展网箱养殖和鳟鱼养殖。海水养殖在该国南部已经发展起来,而且有进一步扩大生产的空间。鱼品的高昂价格和渔区不可缺少的鱼品批发市场不足给养殖渔民销售其产品造成困难。
    对经济的贡献
    农用水库分布在全国各地,可以被用来进行水产养殖,作为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而且有助于扶贫。根据农业和食品部以及渔业董事会制定的政策,开始实施一项重新启动水库捕鱼的具体计划,将农业与池塘养殖结合起来。利用世界银行实施的渔业发展试点项目中的水产养殖成分,政府在农村地区综合水产养殖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政府通过内陆水域渔业管理组织(FMOs)提供支持,其中包括供应再放养所需的部分鱼种。在另一项举措中,政府通过制定内陆水体的许可条件,对每公顷鱼种的最低产量做出规定,以便确保落实可持续性的概念并保证未来的长期供应。这是一个保护内陆水域渔业资源以及减少贫困的一个好办法。

    另一项正在实施的特别计划是恢复天然和人工湖的种群。每年,水产研究所都会收到一定数量的资金用来生产和购买鱼种,对Ohrid、Prespa 、Fierza 和Uleza 等湖泊进行再放养。该研究所拥有四个生产鱼种的孵化场:Tapiza (地拉那)、Lini、Zagorçan (波格拉德茨) 和Zvezda。在Zagorçan和Zvezda的孵化场为恢复Prespa和Ohrid湖的种群生产鲤鱼鱼种。Lini的孵化场则生产野鳟(Salmo letnica)鱼种。为了保存生物多样性,所有上述孵化场都使用来自当地湖泊中的亲鱼。就野鳟而言,鱼卵采自湖泊中捕捞的品种,然后放入孵化器,直至达到放养的重量。Tapiza的孵化场被用来养殖经遗传改良的鲤科鱼类,如鲤鱼、中国鲤鱼、草鱼和鲢鱼。为了恢复Fierza和Uleza大型人工湖的种群,还从私人渔民那里购买一定数量的鱼种。

    由于缺少用于生产海水鱼种的孵化场,阿尔巴尼亚的养殖者不得不依赖(主要从希腊)进口。为了便于进口,在实施鼓励鱼种生产政策的同时,尽可能降低鱼种进口关税仍为优先重点之一。在鳟鱼养殖中,一些养殖者已开始生产鱼种,主要供自己使用而不是出售给他人。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阿尔巴尼亚对渔业和水产养殖部门实施集中管理,并以阿尔巴尼亚“渔业和水产养殖”法第9条以及2005年3月29日的1号条例为依据实施渔业和水产养殖立法。

    水产养殖政策目前包括在渔业部门发展战略中,作为1998年政府通过的“绿色战略”的一部分。水产养殖行动计划(AAP)是渔业管理计划的组成部分,是水产养殖发展的第一步,并将主要以渔业董事会制定的务实方法为基础。
    管理规定
    阿尔巴尼亚关于“渔业和水产养殖”的第7 908号法推行粮农组织《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的所有原则。阿尔巴尼亚没有专门的水产养殖法,但相关规定被包括在关于“渔业和水产养殖”的第7 908号法中。中央和地方政府均使用该法。尽管水产养殖尚未获得任何特权,但它没有被作为农业活动对待。对包括水产养殖在内的任何经济领域的外国投资没有限制,因此外国投资可高达占原始资本份额的100%。

    农业和食品部负责制定渔业和水产养殖政策并接受来自世界银行渔业发展试点项目的援助。该项目的目标之一是对可创收的水产养殖活动提供支持,具体做法是在阿尔巴尼亚现有的淡水水库中重新开展低成本的水产养殖生产,并开发国家在养殖(虾等)高值海水品种方面的潜力。这一项目成分将对政府重振阿尔巴尼亚水产养殖业的努力提供支持。该项目旨在通过促进内陆渔业管理组织,支持政府在Ohrid湖重新放养鳟鱼的计划,以及支持政府利用示范计划开发新的和高值品种的举措来恢复其最初的淡水养殖生产能力。

    水产养殖许可证由渔业董事会下属的许可证管理局颁发,而且须由部长签字。水产养殖许可证的申请须遵守规定的程序,其中一项要求是确保拟定的水产养殖活动不损害环境。水产养殖的规划需综合考虑与其他部门相关的经济和环境利益。用于水产养殖活动的私人土地使用权按照特殊程序授予,须符合现行立法。使用阿尔巴尼亚共和国的水域开展水产养殖生产需申请同样的水产养殖许可。用于水产养殖活动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亦同样需要获得该许可,并考虑拟定生产地区主管当局提出的建议和认可。根据现行法规,以水产养殖为目的国有土地的使用被列入农业用地一类。外国投资者的土地租赁期为99年。

    Shkodra、Orhrid和Prespa是三个跨境湖泊,2003年专门为它们通过了一项“保护跨境湖泊”的法律。该法旨在保护跨境湖泊的自然环境,确保维持生态系统的适宜条件,禁止从事对其产生威胁的活动,以及在遵守可持续发展原则的同时,促进开展有益的活动。根据该法,分别针对Prespa和Ohrid湖,与希腊和马其顿签署了技术协定,规定每年特定时期禁止在Prespa和Ohrid湖中从事捕捞活动以保护本地品种的繁殖。各有关方因此也继续采用先进的鱼苗和鱼种对湖泊进行再放养并遵守有关繁殖期禁止捕捞的规定。

    在Shkodra湖的共同管理地区已经为发展与黑山的技术合作和两国专家之间开展经验共享做出若干尝试。

    每年在自然湖泊中放养数百万尾鱼苗和鱼种的同时,阿尔巴尼亚政府还考虑到保护遗传多样性的需要。为此,来自不同湖区的育种者在政府的支持下生产鲤鱼鱼种,供每年在Shkodra、Ohrid和Prespa湖中放养。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参与水产养殖研究工作的有几个机构,它们的总部都设在地拉那。它们是都拉斯水产研究所、水文气象研究所、兽医研究所、地拉那农业大学和统计研究所(INSTAT)。
    趋势、问题和发展
    阿尔巴尼亚的海水养殖生产在过去几年中显示出大幅度的增长。它为高质量食品提供了重要的来源,可以被视为减少对野生鱼类种群压力的一个有效管理手段,而这种压力来自沿海地区的过度捕捞和污染。水产养殖与环境之间相互作用的程度取决于所在生态系统的敏感性、养殖系统以及养殖种类。由于这类相互作用和公众对环境问题的日益关注,水产养殖作业地点的选择变得越发重要。然而在阿尔巴尼亚,关于水产养殖对社会条件的影响尚未得到充分研究。

    过去三年来,渔业董事会与世界银行渔业发展试点项目合作并通过渔业管理组织与农村渔业社区合作,在内陆水域种群恢复方面取得了进展,其目的是提高农村地区的鱼产量并以此来改善农村人口的社会条件。许多这类地区,特别是人工水库,鱼产量在90年代期间一直停滞不前。在那些年里大部分沿海农村社区严重依赖农业或传统渔业。新的经济观念进入渔业社区后,新技术或新品种促进开展新型的水产养殖活动,在伊奥尼亚海沿岸采用网箱养殖方式或将一些水产养殖点开发为商业品种养殖中心。

    渔业董事会未来的工作重点之一是根据国家实际情况编制和颁布水产养殖法。由于阿尔巴尼亚有大量的水资源及具备必要经验和技能的水产养殖者,水产养殖发展极具潜力,所以有必要制定相关法律。区域合作将使该领域的未来发展更为协调。鉴于这一活动得社会和经济重要性,根据该国实际情况制定水产养殖的法令和战略规划是阿尔巴尼亚政府的一个基本目标。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确保水产养殖与渔业的其他形式一样,遵循可持续发展的原则。将有必要协调公共和私人投资以克服目前的困难,尤其在饲料生产和廉价鱼品生产方面的困难。与此同时亦有必要解决与鱼品贸易和销售有关的问题,从而提高从事这一活动的养殖者的收入。另一个优先重点应当是经验共享和交流以及新技术的开发,并为水产养殖者提供科学信息和培训。

    对空间的竞争是水产养殖与其他活动之间关系中最为重要的因素。陆基水产养殖系统很自然地与沿岸所有其他已发展起来的活动相互影响,尤其是与城市化相关的发展、工业发展、旅游业和农业活动。尽管如此,可以通过限制选址的规定来安排诸如捕鱼区、孵化区、育苗场、人工鱼礁、入港、军事区、垦地、保护区、捕捞和娱乐休闲活动(如沐浴、航海或钓鱼)等活动。目前需要对沿海地区进行综合开发,同时必须避免造成负面的和不可逆转的后果。

    迄今为止,无论是在沿海地区的直接竞争还是在鱼品销售和贸易方面,水产养殖和渔业之间的冲突尚未引起注意,可能的原因是海水养殖是一项新的活动,而且集中在有限的地区,特别是在发罗拉和萨兰达南部沿岸。淡水养殖与传统渔业协调发展,其主要原因是所生产的鱼种被用于恢复这些水体的种群。鱼种包括(用于湖泊和水库养殖的)以草和浮游生物为食的鲤科鱼类以及Ohrid湖养殖的本地鳟鱼。鲈鱼和鲷的鱼种进口(主要来自希腊和意大利)是水产养殖面临的最大问题,人为导致了养殖鱼类的高昂价格。鉴于这种情况,应当强调对阿尔巴尼亚水产养殖的经济社会影响,包括对扶贫和高质量营养供应的影响开展研究的必要性,因为水产养殖具有进一步发展的巨大潜力。
    参考文献
    书目
    Data sources from:
    • Fishery Directorate of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 Food.
    • Statistical Directory of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 Food.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