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种类
    5.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水产养殖是澳大利亚增长最快的初级产业。在2003-2004年,澳大利亚水产养殖的总产值为2.513亿美元(粮农组织,2003年),占渔业总产值的34%(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5年)。

    水产养殖业主要以澳大利亚为基础,对区域发展具有重要和积极的作用。水产养殖使区域经济基础多样化并形成了对教育和培训服务、推广服务、基础设施和地方产品的需求。

    水产养殖每年都在发展,推动这一发展的是世界上对渔业产品日益增加的需求,而世界商业化渔业越来越无法满足这一需求。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的期望是将其每年销售额增加两倍,到2010年达到18.6亿美元。
    历史和总览
    在Condah湖和维多利亚的Tyrendarra地区,土著社区系统养殖鳗鲡的证据表明,澳大利亚的水产养殖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千年以前(DEH澳大利亚环境与自然遗产部,2005年)。本土的澳大利亚人也在水坑之间运送螯虾或淡水毁损泥河螯虾(Cheerax destructor),放养在资源枯竭的水体,这或许是澳大利亚最早的粗放水产养殖。直到1 960年代才开始在农场水坝和自然水道试验性地养殖和收获螯虾。螯虾养殖者目前正在朝着修建专用水坝、利用谷物进行补充投饲和对水质进行管理的方向发展(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2002年)。

    最早的商业化水产养殖产品是1872年来自新南威尔士州的悉尼岩牡蛎(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3年)。新南威尔士州牡蛎养殖者协会成立于1928年,目的是处理与正在新南威尔士州出现的大型牡蛎产业相关的问题,该协会现有大约200家公司会员,是代表新南威尔士州牡蛎养殖者和加工者利益的主要组织(新南威尔士州牡蛎养殖者协会,2004年)。

    如今,水产养殖是澳大利亚增长最快的产业,自1990年以来,产值的平均年增长率为13%(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2002年)。在2003年,澳大利亚水产养殖的产值约为2.513亿美元(粮农组织,2003年)。

    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产品的95%以上来自海水。

    澳大利亚国内对海产食品的需求正在增加。在1930年代末,澳大利亚的海产食品消费量为每人4.9公斤,到1998-1999年,每年人均消费量增加一倍,达到10.9公斤,或占该国未加工肉类摄入总量的大约10%(澳大利亚统计局,2000年)。遗憾的是,澳大利亚的捕捞或养殖鱼类仅占这一海产食品消费量的不足一半(每人3.6公斤)。

    除了对海产食品需求的增加以外,中国等国的日益富足将导致对非食用渔业和水产养殖产品的强劲需求,如珍珠、鳄鱼和观赏鱼类。
    人力资源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在2001年8月公布的最新就业数据,澳大利亚水产养殖部门的就业总人数为4 221人。
    养殖种类
    现有商业化生产的种类超过40个,然而,仅5个主要种类就占水产养殖总产值的90%以上。它们是珍珠、牡蛎、大西洋鲑、虾和蓝鳍金枪鱼(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2002年;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3年)。

    珍珠
    在澳大利亚水域存在和养殖数种珍珠,主要养殖的珠母贝类是金唇或银唇珠母贝(Pinctada maxima)。从西澳大利亚的埃克思茅斯到北方领土的达尔文都有珍珠养殖(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2002年)。

    牡蛎
    从历史上讲,悉尼岩牡蛎一直是澳大利亚生产的主要可食用牡蛎,但是在1980年代引进长巨牡蛎(Crassostrea gigas)之后其产量下降。自那以后,主要在塔斯马尼亚和南澳大利亚生产的长巨牡蛎产量大幅增加(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2002年)。澳大利亚养殖的主要牡蛎种类是悉尼岩牡蛎(Saccostrea glomerata)、长巨牡蛎(Crassostrea gigas)、本地平牡蛎(Ostrea angasi)、北方牡蛎(Saccostrea amasa)和棘刺牡蛎(Saccostrea echinata)。

    大西洋鲑
    大西洋鲑(Salmo salar)在十九世纪首先由环境适应学会(Acclimatization Societies)引进到塔斯马尼亚州。在1960年代中期,它被从加拿大引进到新南威尔士州,用于雪山计划的湖泊中放养,然而,新南威尔士州的气候太温暖,鲑鱼不能自然繁殖。在60年代末期,联邦政府禁止进口所有鲑科类遗传材料,以防止外来疾病传入澳大利亚。商业化生产于80年代中期在塔斯马尼亚州重新开始,目前开展海水养殖活动的有塔斯马尼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3年)。


    虾类养殖始于1984年并从此迅速扩展。斑节对虾(Penaeus monodon)是在澳大利亚养殖的主要种类并在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和北方领土生产。在澳大利亚养殖的其他种类是墨吉对虾(P. merguiensis)、食用对虾(P. esculentus)和日本对虾(P. japonicus)(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3年)。

    蓝鳍金枪鱼
    蓝鳍金枪鱼(Thunnus maccoyii)的初次商业化生产始于1990年代中期,那时开始对野生金枪鱼渔业实行配额限制(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3年)。目前15个金枪鱼养殖场在18个地点建立了养殖设施,面积从20到30公顷不等。


    尽管澳大利亚拥有本地水产养殖产品,但是大西洋鲑、日本对虾、长巨牡蛎、虹鳟鱼和鳟鱼以及外来观赏鱼类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3年)。由环境和遗产部实施的1999年联邦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存法,以及由澳大利亚检疫检验局负责实施的1908年检疫法,均对活体动物输入澳大利亚实行管制。这些法律适用于所有输入到澳大利亚的外来活体动物。
    养殖方式/系统
    长条池
    可以通过水的流通进行高密度养鱼的系统被称为流水系统。这类系统包括长条池、水箱(不包括循环系统)、专门建造的底部排水池塘和可使水从进水口流到出水口的其它人造容器。由于换水频繁确保了废物的排出,长条池的生产比池塘的生产更为集约化。

    网箱
    在澳大利亚,网箱用于诸如蓝鳍金枪鱼、大西洋鲑和笛鲷等有鳍鱼类的养殖。由于它可以用于在池塘进行淡水种类的生产,而其他方式则不特别适用于这些种类的养殖,因此它是一种重要的养殖系统。

    池塘
    利用挖土设备建造水坝或堤来存水,它们的规格从0.05公顷到20公顷或更多,深度从1米到2.5米不等。最成功的池塘是那些专门为了鱼类养殖而按照特定规格和形状并可保持和监测水深和水质目的而建设的池塘。对虾、银锯眶鯻(Bidyanus bidyanus)、四脊泥河螯虾(Cherax quadricarinatus)、细足泥河螯虾(Cherax tenuimanus)、毁损泥河螯虾(Cherax destructor)和尖吻鲈(Lates calcarifer)是池塘生产的最常见种类。

    水箱
    用于水产养殖的水箱可以采用流水系统或静水系统。它们更多地被用于封闭系统中,采用通过过滤器将水送回水池的再循环系统。一般采用优质塑料或玻璃纤维以及混凝土或玻璃来建造水箱,用于观赏鱼类的生产或水箱面积相对较小但可以养殖大量鱼类的孵化场。水箱可以有效地利用水,但是它们的建造和经营费用昂贵。

    绳索
    绳索用于延绳或木筏系统的贻贝养殖。延绳是两头系住的水平绳索,与大型筏相连并包含一条或两条上纲,由于使用方便并可沉到水里,不影响船只行驶,它们得到较为普遍的应用。在木筏系统中,绳索悬挂在木筏上并依靠贝苗的自然附着。

    网架/木筏(插杆和盘)
    网架和木筏也被称为插杆式和盘式养殖。这种系统是传统上最常用的岩牡蛎养殖方式。在潮间带岩石上安置插杆,牡蛎苗可以自然地附着在上面。当幼牡蛎牢牢地定殖后,插杆被移至江河上游,让这些牡蛎在没有其他牡蛎苗附着的情况下生长。这些插杆在那里保留2至4年直到牡蛎达到可以收获的规格。较大的牡蛎被取下供出售,其余的放在养殖盘中再放回潮间带的岩石上,继续养殖3到15个月,以便长到更大规格。
    领域表现
    产量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澳洲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澳洲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有些水产养殖产品几乎专门供应出口市场,而其它产品则在国内市场销售。按2003-2004年价值排列,主要出口养殖种类分别是岩龙虾、金枪鱼、鲍鱼和对虾。食用鱼品的主要出口市场是日本、香港、美国、泰国和新西兰。南澳大利亚和昆士兰是有鳍鱼类的主要出口州,而南澳大利亚和西澳大利亚则是甲壳类的主要出口州。

    2003-2004年澳大利亚的有鳍鱼类产品出口值为11.9亿美元。全部出口产品的大约80% 为食用鱼产品,其余20% 为非食用鱼产品,按价值计算珍珠为主导产品(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2005年)。

    澳大利亚生产的鳟鱼、银锯眶鯻、尖吻鲈、对虾、四脊泥河螯虾、食用牡蛎和贻贝大多在国内市场出售。在澳大利亚国内市场出售的海产食品中有60%以上为进口产品。


    澳大利亚新鲜和冷冻海产食品供应链基本上按照同样的方式运作,从生产者那里经过几个市场中间商,然后到达消费者手中。然而,冷冻海产食品供应链至少包括一个冷冻运输公司和一个或更多的冷藏公司。这些供应链可以很短,从生产者直接到消费者,或者很长,因为生产者利用多个、有时是相互竞争的供应链(Ruello及合作者,2004年)。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是联邦政府专门负责水产养殖的部门。向农林渔业部负责的有关水产养殖机构包括:初级产业部长理事会,该机构由各州和地区初级产品部长和若干官员组成。初级产品部长理事会负责具有全国重要意义的农业问题,以便使澳大利亚的保护工作与可持续生产的目标结合起来。该理事会是有关初级产品问题的咨询、协调和必要时统一政府行动的最高政府论坛。

    初级产品常设委员会是初级产品部长理事会的常设委员会。它由各州和地区农业部的首席执行官组成并包括新西兰和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代表。

    自然资源管理部长理事会由澳大利亚/州/地区和新西兰政府负责初级产品、自然资源、环境和水政策的部长组成。理事会是有关自然资源管理问题的咨询、协调和必要时统一政府行动的最高政府论坛。

    自然资源管理常设委员会的主要目标是对自然资源管理部长理事提供支持以实现其目标,并就自然资源管理部长理事会关注的问题制定合作和协调举措。澳大利亚/州/地区和新西兰政府机构负责自然资源政策问题的部门负责人/首席执行官为自然资源管理常设委员会成员。
    管理规定
    根据澳大利亚宪法,州和地区政府负有管理其州或地区土地和水,以及管理内陆水体和3海里以内沿海水域的主要责任。澳大利亚政府负责管理3海里以外至200海里以内的海洋水域。

    所有的州和地区都有管理水产养殖生产的渔业或水产养殖立法。在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和西澳大利亚州,水产养殖的管理以覆盖商业捕捞和游钓及水产养殖的一般渔业立法为根据。塔斯马尼亚州有两项分别涉及海洋和内陆渔业的立法。对海水养殖承包单独制定立法的有维多利亚州(土地法,1958年)、塔斯马尼亚洲(1995年海水养殖规划法)以及可能的昆士兰州(1994年土地法)。相反,南澳大利亚州制定了专门的水产养殖法(2001年,2003年和2005年修订),而西澳大利亚州有专门为珍珠养殖制定的立法(1990年珍珠养殖法)。

    水产养殖还要遵守联邦的立法,如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存法(1999年)大堡礁海洋公园法(1975年)(后者仅适用于昆士兰州)。其他相关的联邦立法包括可能影响公共土地和水体使用的土著人权益法(1993年)。联邦检疫立法可能对水产养殖经营者获得新的种类、苗种和饲料产生影响。

    南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水产养殖产品生产州,占总产值的38%。下面仅涉及该州的立法。必要时将引用联邦立法。

    如欲了解更多有关澳大利亚水产养殖方面的立法信息,请点击下列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立法概况 - 澳大利亚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政府的主要研究机构是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及渔业研究和发展公司(FRDC)。次要的研究机构包括澳大利亚海产食品服务机构、农村科学局(BRS)、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局(ABARE)以及澳大利亚海洋科学研究所(AIMS)。

    通过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开展的研究项目包括下列领域:
    • 环境管理。
    • 健康生产与安全产品。
    • 改良繁育。
    • 营养。
    • 新的海产品(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2004年)。
    渔业研究和发展公司负责整个澳大利亚渔业研究和发展的规划、投资和管理。它对自然资源可持续性、行业发展及人员发展等三项研究和发展计划进行投资。

    在自然资源可持续性方面所面临的挑战是“改进自然资源对野生捕捞和水产养殖支持的可持续性”。行业发展计划面临三项挑战:“满足对鱼和鱼产品的长期需求,增加鱼和鱼产品的价值及社会经济回报,以及提高经营和捕捞行业'内其他实体的效率”。

    人员发展计划面临的两项挑战是“满足对人员的长期需求,这些人员将帮助使渔业满足未来的需要”以及“提高社区对渔业和行业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的支持”。

    随着渔业研究和发展公司、澳大利亚金枪鱼船主协会、南澳大利亚州政府及日本政府之间伙伴关系的建立,世界首个与蓝鳍金枪鱼养殖有关的研究和发展项目于1991年启动(渔业研究和发展公司,2000年)。渔业研究和发展公司还从事对大西洋鲑的实地参与性研究。

    澳大利亚的大学、学院和技术学校可以提供广泛和程度不同的水产养殖课程。与此同时,还有澳大利亚海产食品培训机构制定的以水产养殖行业资格培训计划为基础的海产食品行业培训(农林渔业部)。

    澳大利亚没有由科学和研究机构拥有的养鱼场。虽然开展了一些涉及鱼类营养以及特有种的选育和生产的实验活动,但开展的活动还不充分。
    趋势、问题和发展
    1999年8月在堪培拉召开的一次全国水产养殖研讨会上,业界为自己确定了一个目标,即作为世界上效率最高的水产养殖国,澳大利亚充满活力和迅速发展的水产养殖业将在2010年之前实现18.6亿美元的年销售额。
    在研讨会上,确定并讨论了预计将影响增长的主要问题。被作为最优先考虑的问题是:
    • 行业的协调和组织。
    • 促进行业发展和确保其获得资源。
    • 环境问题。
    • 市场和销售。
    • 研究与发展。
    业界在研讨会上还确定了建立某种形式的国家框架或制定行动纲领的必要性,以便提出建议和实施活动来增强部门的发展。

    作为对这些需求的响应,联邦政府宣布了一项水产养殖行动议程,以扩大行业的发展前景。根据行动议程,自2002年以来业界和政府一直开展合作来确定并实施关键活动,这些活动将加强该行业的可持续竞争优势。

    为了发展和落实水产养殖行动议程,联邦政府与州和地区政府以及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合作建立了国家水产养殖发展委员会并将它作为水产养殖业和政府的高级咨询机构。

    执行委员会在落实所确定的10项战略举措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它们是:

    战略举措1 – 制定国家水产养殖政策声明 – 发表国家水产养殖政策声明使澳大利亚国家、州和地区政府承诺与水产养殖业建立伙伴关系来实现可持续增长。

    战略举措2 – 推动有利于水产养殖管理和经营的环境

    战略举措3 – 实施一项由业界推动的行动议程
    - 组成一个业界最高机构,国家水产养殖理事会。
    - 开通澳大利亚水产养殖门户网站,以便统一管理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与日俱增的信息、研究和商业机会。

    战略举措4 – 在一个生态可持续的框架内发展水产养殖
    《澳大利亚水产养殖生态可持续发展评估和报告 –业界的看法》已经出版。可通过下列链接查阅该报告:
    www.australian-aquacultureportal.com/action_agenda/pdf/esdreport.pdf

    战略举措5 – 保护水产养殖业免受水生疾病和有害生物的影响
    - 政府和水产养殖业就执行2005-2010年水产计划(AQUAPLAN 2005-2010)的融资问题已经达成协议。
    - 水生动物福利准则 – “有关保存在暂养系统中供人类消费的鱼类和甲壳类福利准则”已经出版。可通过下列链接查阅该准则:
    http://www.australian-aquacultureportal.com/action_agenda/pdf/aawelfare.pdf

    战略举措6 – 为促进增长而投资
    - 已经(与澳大利亚投资公司)出版了一份小册子,向国际投资者简要介绍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的实力。

    战略举措7 – 在澳大利亚和全球推广水产养殖产品
    - 水产养殖业的销售和发展战略第一阶段活动已经完成。
    - 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已经为该项举措的第二阶段活动提供了超过75万美元的资金,资助一项推销和宣传水产养殖业的行动议程项目。

    战略举措8 – 应对研究和创新的挑战
    - 已经完成了一项与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研究和发展相关问题的研究项目。澳大利亚水产养殖研究和创新战略报告为澳大利亚的水产养殖业展示了一个全新的政策框架。该框架为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确定并提出了四条全新的途径。可通过下列链接查阅该报告:
    www.australian-aquacultureportal.com/action_agenda/pdf/rdreport.pdf

    战略举措9 – 充分利用教育、培训和工作场所提供的机会
    -关于“为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发展而充分利用教育、培训和工作场所机会”的报告已经出版,在支持澳大利亚水产养殖业发展方面,该报告对当前和预计的需求进行了评估。可通过下列链接查阅该报告:
    www.australian-aquacultureportal.com/action_agenda/pdf/rdreport.pdf


    战略举措10 – 为所有澳大利亚人建立水产养殖业
    - 已于2003年年中在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内设立了土著水产养殖小组,并且包括一名来自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处的官员。土著水产养殖小组负责审议融资项目,这些项目将鼓励并提供培训和/或工作机会,使土著居民和社区参与水产养殖业。
    参考文献
    书目

    ABARE (Australian Bureau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2003. Australian aquaculture industry profiles for selected species eReport 03.8,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Canberra.

    ABARE (Australian Bureau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2004. Australian Aquaculture Statistics: Information Source for Status and Trends Reporting. Report 04.1,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Canberra.

    ABARE (Australian Bureau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2005. Australian Fisheries Statistics 2004.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Canberra.

    ABS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2000. Apparent Consumption of Foodstuffs, 1997-98 and 1998-99. Cat. No. 4306.0, Canberra.

    AFFA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Fisheries and Forestry). 2002. Aquaculture Industry Action Agenda National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Committee's Report to Government and Industry, Canberra.

    CSIRO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 2002. Farming Freshwater Yabbies.

    CSIRO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 2004. Aquaculture and Biotechnology.

    Department of Fisheries WA. 2003. Becoming an Aquaculturist.

    Department of Primary Industries. 2004. Aquaculture Education and Information Services.

    DEH (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 and Heritage ). 2005. Tyrendarra - Indigenous protected area. Canberra.

    FAO. 2003. Fishery Statistics, Aquaculture production.

    Ruello and Associates. 2004. Inland Saline Aquaculture Market and Supply Chain Development,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National Aquaculture Council.
    相关来源

    FRDC (Fisheries Research &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National Fishing Industry Education Centre

    Oyster Farmers' Association of NSW Ltd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