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在养殖鲑鱼和鲤科鱼方面拥有数百年的传统。目前,水产养殖的生产状况受到先前战争的严重影响,大量养鱼场遭到毁坏或严重受损。由于生产者和政府的努力,水产养殖部门得到了显著改善,特别是在食用鱼类品种的产量、技术、管理和销售方面。尽管做出这些努力,但由于国家的组织形式,生产中依然存在问题。在政府一级,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由两个实体构成: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联邦和塞族共和国。这种状况使得生产和保护很难得到全面控制。例如,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在国家一级还没有设立农业部,也没有渔业和水产养殖、游钓及特许方面的法律。但在对外贸易和经济部内设有国家兽医局。还有一个渔业生产者协会。
    在向欧盟成员国出口方面,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经历了许多困难。

    该国仅有少量的废水处理设施,因此整个国家的全部废水中仅有6%得到处理。但是,在过去的数年中,这一情况在国家一级得到很大改善。由于在国家一级没有收集生产、鱼品进出口、水域保护等信息的机构,因此本报告中的大部分数据系通过直接与渔场管理人员联系而获得的。
    历史和总览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首次有组织捕鱼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后期。当时捕鱼活动由林业局负责并对专业渔民征税,称为“捕鱼费”(Hutovo blato等)。1886年通过法令,对水体实行了有组织保护和法律规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第一个渔民协会成立于1892或1893年,名为“Fischerei-Verein fur Bosnien-Herzegovina”。第一个游钓者协会“钓鱼者协会”于1906年在萨拉热窝成立。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现代养鱼法的引进与1894年在Ilidza附近建立的“Vrelo Bosne”养鱼场相关。在1898年建立了一个新的大型孵化场,其生产能力为60万尾鱼苗,是当地最大和最先进的孵化场。该孵化场在发展鲑鱼养殖和放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鲤科鱼养殖的发展始于1902年,当时一位名叫Viktor Burda的波兰人从政府手中购买了靠近Prijedor 和Bosanska Gradiska的一片荒地并建造了一个养鱼场。

    在1946-1982年期间,一个新的、更为集约化的鱼类和其他水生生物养殖模式在水产养殖这一国际通名下得到迅速发展。一种密度更大、产量明显提高的湖泊和水库浮式网箱系统得到开发。鱼类的饲喂采用高营养的颗粒饲料。在同一时期,引进并生产食草鱼类(草鱼、白鲢和鳙鱼)得到。与此同时,鲑鱼品种的生产实现了全面发展。在1964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有13个鲑鱼养鱼场,水面总面积为3.8万平方米。

    渔业研究所成立于1952年。后来它与萨拉热窝大学生物研究所合并,后者已经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开展了大量的科研活动并负责鱼类学和渔业的发展,特别是鲑鱼和鲤科鱼的生产。

    1959年,在兽药研究所的科技合作学院名下成立了渔业中心。它在鲑鱼和鲤科鱼养殖的诊断学、寄生虫病和传染病的预防和管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90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生产了大约3 000吨食用鱼。在战争期间,大部分生产能力遭到毁坏,许多工人和专家放弃了水产养殖。在战争结束之后的 1996年,水产养殖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起步。生产者的大量艰苦劳动和奉献以及通信设施的重建使水产养殖生产恢复“正常”。私有化进程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并在大多情况下相当成功。

    在1999-2003年期间,鱼品的生产和加工形势得到全面改善。其中包括高质量饲料的供应、新技术、生产能力的扩大和生产者协会的建立。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生产者之间建立了良好交流并与外国投资者确定了一些商业安排。

    在2004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食用鱼的产量达到6 344吨。其中包括3 430吨鲑鱼、2 807吨鲤科鱼、92吨海水鱼和15吨软体动物。
    人力资源
    在2004年,有562名专职工人和大约100名兼职工人直接受雇于水产养殖部门的鲤科鱼养殖场。此外,鱼品店和渔业其他领域的工人也直接从水产养殖中受益。在所有养鱼场中,75%已经私有化,20%获得15或20年的特许,5%依然为国有。也有由外国公司拥有的养鱼场,如Norfish Lagan。大部分大型养鱼场的管理人员具有大学学位(经济、农艺、兽医和生物)。工作人员通常具有初等文化水平。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没有渔业专科学校,而且在养鱼场对雇主和受雇者的教育极为不重视。全部养鱼场中仅有5%的工人是妇女,她们大多在行政部门工作。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养鱼场通常分布在三个主要区域。在塞族共和国的波斯尼亚北部,有5个鲤科鱼类养殖场,总面积为3 276公顷。在内雷特瓦河和弗尔巴斯河盆地(主要在波黑联邦),有面积为8.5公顷的大约40个用混凝土建造的鲑鱼养鱼场,以及8.12公顷的14个鲑鱼网箱养殖场。在Neum有2个海水网箱养殖场,总面积为3.6公顷。
    养殖种类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水产养殖部门最为重要的鱼类品种是:水生环境和水产养殖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有意和/或无意引入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水体的外来种,因为它们是本地种的有力竞争者。目前有11个引进种,它们是:虹鳟(Oncorhynchus mykiss)、美洲红点鲑Salvelinus fontinalisSalvelinus alpinus)、鲫鱼(Carassius gibelio Pseudorasbora parva)、草鱼(Ctenopharyngodon idellus)、鲢鱼(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鳙(Hypophthalmichthys nobilis)、食蚊鱼(Gambusia affinis)、驼背太阳鱼(Lepomis gibbosus)和云斑鮰(Ameiurus nebulosus

    由于缺乏保护地方品种的立法措施和资金,它们目前处于濒危状态。最受威胁的品种是:钝吻鲑(Salmo obtusirostris)和斑鳟(Salmo marmoratus)。有关下列品种目前所受威胁的信息极少:管臂鱼(Aulopyge huegelii)、多鳞软口鱼(Chondrostoma phoxinus)、克氏软口鱼(Chondrostoma kneriPhoxinellus adspersusPhoxinellus alepidotusPhoxinellus pstrossiiPhoxinellus metohiensisPhoxinellus ghetaldii)、纵带雅罗鱼(Leuciscus turskyi)和亚得里雅罗鱼(Leuciscus svallize)。

    目前特别关注的是内雷特瓦河的钝吻鲑(Salmo obtusirostris斑鳟(Salmo marmoratus和河鳟(Salmo trutta fario)(特别是DNA分析和在黑塞哥维那Boracko湖为进一步开展具体研究所建造的孵化场),以及乌纳河的多瑙哲罗鱼(Hucho hucho)、茴鱼(Thymallus thymallus河鳟(Salmo trutta fario(涉及通过粮农组织项目开展的DNA分析和在波斯尼亚西部Krusnica河中建造的孵化场)。
    养殖方式/系统
    采用土池养殖鲤科鱼具有很久的传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没有鲤科鱼品种的孵化场,所以幼鱼都是从克罗地亚和匈牙利进口。水的质量和数量都是令人满意的,除非在极其干旱的时期。养殖效果最好的是Sanicani养鱼场(1200公顷),那里的平均产量达到1467公斤/公顷。

    鲑鱼养殖场主要采用混凝土池,拥有理想的水流和优质水。尚未采用曝气,大部分养鱼场没有过滤器来对用过的水进行净化处理。在战争结束之后,内雷特瓦河、特雷比斯恩基卡河和弗尔巴斯河的网箱养殖得到扩大。如今,由于引进了挪威的新技术,采用了规格为10 x 10 x 10米的网箱,而以前的网箱仅为5 x 5 x 5米。

    在亚得里亚海的Neum,仅有两个养鱼场使用网箱开展海水养殖。软体动物以传统的方式养殖。

    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Salakovac和巴尼亚卢卡有两个与品加工厂。它们采用先进技术生产一系列产品,年生产能力约为3000吨。
    领域表现
    产量
    由于在国家一级没有收集和发布产量和产品类型信息的机构,因此有关产量的数据系从私营部门获得。根据这些估算(见表1),2004年的总产量为6 344吨,价值1 520.51万美元。

    表1. 2004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水产养殖业食用鱼的产量
    技术 品种 2004年
    美元
    虹鳟鱼 2 050 4 715 000
    鲑鱼-混凝土池 河鳟 40 148 000
    美洲红点鲑 10 37 000
    总计 2 100 4 900 000
    鲑鱼-网箱 虹鳟鱼 1 330 3 059 000
    总计 1 330 3 059 000
    鲤鱼 2 363 5 907 000
    草鱼 142 312 400
    鲤科 鲢鱼 286 486 200
    鲶鱼 14 70 000
    梭鲈 2 10 000
    总计 2 807 6 786 100
    海水鱼 舌齿鲈 47 235 000
    - 银头鲷 45 225 000
    总计 92 460 000
    软体动物 地中海贻贝 15
    总计 15
    合计 6 344 15 205 100
    来源:作者在养鱼场直接收集的非官方估计数。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消费者习惯于从鱼品店购买鲜活鱼品用于消费。食用鱼总产量的大约65%供应给较大城市的国内市场,如萨拉热窝、巴尼亚卢卡、莫斯塔尔、图兹拉、比哈奇和泽尼察。部分产品(大约35%)出口到塞尔维亚和黑山,还有少量的出口到克罗地亚。出口的主要品种是:鲤鱼、草鱼和虹鳟鱼。这些品种主要是以鲜活产品和冰冻形式出口。少量产品(约15吨)作为熏鱼出口。虹鳟鱼是水产养殖中最为重要的品种,其价格从包括运输的渔场价(批发)2.3美元/公斤到鱼品店和市场(零售价)的4-5美元/公斤。

    其他产品每公斤的价格是:鲤鱼育苗(5美元)、食用鲤鱼(零售价2.5美元)、草鱼(零售价2.2美元)、鳙(零售价1.7美元)、鲶鱼(零售价5.0美元)和梭鲈(零售价5.0美元)。

    许多大规模养鱼场拥有自己的鲜活产品运输设备。目前在国家兽医局的帮助下正在开展水产养殖部门生产认证工作。认证将使更大比例的产品得以出口。为此,欧盟的一个特别代表团于2005年9月访问了该国最大的5个养鱼场。在萨拉热窝大学的兽医学院已经建立了一个配备专家的实验室。目前他们管理着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所有的养殖场。

    国内的鱼品供应主要由超级市场和鱼品专卖店提供。目前,鱼品的人均年消费量为1.5公斤。这一消费水平可以更高,但是由于非常困难的经济形势和很高的失业率,在短期内该状况可能不会改变。
    对经济的贡献
    本国官方统计的失业率高达44%。然而,根据2004年的估算,“灰色”经济可将实际失业率减少将近20%。每一个新的工作岗位对脱贫都是极为重要的。包括残疾人、战争的平民受害者和复员军人在内的易危群体,以及年轻人由于找不到工作而看不到他们在国内的良好前程。由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具有非常优良的水生资源(大小河流、湖泊和水库),水产养殖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这是唯一能够成功实现将战前的3 000吨食用鱼产量增加到2005年大约7 000吨的部门。如前所述,2004年的产量为6 344吨。

    在农村地区建造小型家庭渔场的初步经验非常好,而且经常有对建造新渔场感兴趣的人来打听情况。主要问题是缺少对生产的鼓励措施和信贷,因为利率依然非常高,大约为10%。数个国际机构试图对这一部门提供帮助,但这是不够的。

    2006年将建立国家的农业部,这将有力促进该部门的发展。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在国家一级负责水产养殖的唯一机构是对外贸易和经济部的国家兽医管理局。它主要处理鱼病事宜。除了这个机构以外,还有一个国家级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对外贸易商会, 它也拥有不完整的鱼品进出口及鱼饲料进口量方面的数据。

    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淡水和海水鱼类这两个行业分别有各自的生产者组织。所实行的两项有关淡水渔业的法律在多项问题上相互矛盾。2004年10月5日开始推行一项新的法律。在国家一级没有总的法律。许多渔场在没有任何注册的情况下经营。

    该国没有渔民和行政部门的协调机制。在过去,联合活动系由地方负责组织。因此,现在全国各地都有被分割的河岸。国家尚未通过法律让渔民在资源管理上遵守欧洲和其他国际标准。

    目前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有下列游钓者协会:
    • 两个实体协会,一个在布尔奇科区。
    • 十个州级协会。
    • 一百二十二个市级协会。
    • 有许可证会员约35 000人。
    这些协会的大部分活动是在自愿基础上组织的,但是约有70人定期领取工资。这些组织的许多专业人员通过钓鱼许可证获得其工资,而少量人员通过市政预算领取工资。仅有个别协会拥有自己的办公地点。
    管理规定
    根据代顿和平协议,与代顿和平协议不一致的前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社会主义共和国全部立法可继续施行。因此,1974年通过的涉及环境和自然保护的城市规划法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依然有效(Kurbegovic,1998年)。

    通过欧盟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环境法和政策制定” 的项目已经制定了环境立法(区域环境中心,2002年)。环境法包括:环境保护法、水保护法、自然保护法、废物管理法和空气保护法。除水法获得通过以外,环境法于2002年9月在塞族共和国获得通过。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联邦,环境法于2003年7月获得通过。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已经批准或签署了若干有关水产养殖的最重要的国际公约和协议,包括:
    • 《公海生物资源捕捞及养护公约》(1958年4月29日)。
    • 《防止倾倒废物和其他物料污染海洋的公约》(伦敦,1972年12月29日)。
    • 《保护地中海免受污染公约》(巴塞罗那1976年)。
    • 《在紧急情况下合作抗治地中海油类及其他有害物质污染的议定书》(巴塞罗那1976年)。
    • 《防止陆源物质污染海洋公约》(雅典1980年)。
    • 《关于地中海 特别保护区的议定书》(日内瓦1982年)。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蒙特哥贝1982年)。
    • 《生物多样性公约》(里约热内卢1992年)。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主要的科学和政府机构在战争期间遭受严重破坏或被彻底摧毁。它们依然处于隔离状态,与国际研究机构没有任何联系。

    如今,水产养殖领域拥有了数个设备良好和人员训练有素的教育和研究机构。它们包括萨拉热窝大学的科学学院、巴尼亚卢卡大学的科学学院、萨拉热窝大学的农学院、巴尼亚卢卡大学的农学院以及萨拉热窝大学的兽医学院。

    没有属于科研机构的养鱼场。开展了一些涉及鱼类营养、选育和地方品种生产的试验,但是规模很小。
    趋势、问题和发展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是在鼓励生产和淡水水产养殖产品的销售方面也存在困难。需要采取下列措施来克服这些困难:
    • 国家一级淡水水产养殖生产和销售的组织。
    • 中央政府的组织和该部门适当法律和规则的制定。
    • 环境、空间和国家生态系统自然保护的组织。
    • 科学和应用研究部门的合作。
    • 游钓者协会和保护活动的组织以及淡水和鱼类保护措施。
    • 有效的私有化进程,包括为开放水体建立特许和管理规范。
    • 水产养殖和淡水渔业部门长期发展规划的制定。
    • 将水产养殖和淡水渔业纳入国家社会经济和政治体系。
    该领域未来发展的活动主要取决于一系列新的环境法和规则、国家发展规划以及为整个国家提供支持的机构。地方品种的生产和保护以及与养鱼场之间的密切合作将会减少由于引进鱼种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和非法捕捞造成的破坏。淡水资源特许的新法律和游钓活动法律的施行,加之有关当局的教育和培训将会防止对自然资源的破坏,并有助于可持续的淡水资源综合管理。学校和终生环境教育以及提高认识的活动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未曾对水生环境潜在危害进行过系统的影响评估。但对诸如来自工业或涉及油罐的交通事故的有害物质排放到水体中的意外事件开展过评估。仅有瑞士发展与合作署和诸如顾问工程师、水利专家等在乌纳河盆地对水的质量和流量组织过监测。到目前为止仅对弗尔巴斯河上的博卡克湖开展过水产养殖的环境影响评估。此外,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区域环境中心全国办公室与挪威政府合作,对部分内雷特瓦河的评估提供了支持。

    内陆渔业的环境方面,如合成化学试剂造成的农业污染、非法毁林、土壤流失、非法垃圾堆积场和土地用途改变(从森林变为农田等)应当在陆地和水环境的全面环境保护范围内进行讨论。通常是非法引进的新鱼种(外来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对河流环境的生态平衡具有不利影响。诸如气候变化造成的正在出现的问题应当得到解决并应考虑减少其有害影响。如果不能开展适当的保护,目前水资源丰富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可能会在未来面临这一资源的逐渐减少。

    水坝的建造表现了该国水资源的主要物理改变。这些水坝主要坐落在内雷特瓦河(一个五座水坝的系统)、特雷比斯恩基卡河(三座水坝)、德里纳河、乌纳河和弗尔巴斯河。在该国的某些地方,防洪设施的建造也对鱼类洄游和产卵地产生了影响。这种建造水坝和水力发电厂的趋势还正在继续而且在未预先进行环境影响评估的情况下计划在短期内建造五座新的电厂。目前没有就恢复和复原开展重大活动。在战前,曾试图通过引进草鱼和鲢鱼来控制某些湖泊和水库的水生植物。

    大部分养鱼场没有过滤器或设施来对废水进行净化。它们也没有预先确定的处置死鱼的地方。这对该国地表和地下水的质量也具有严重的不利影响。

    在引进更为积极的水资源保护措施方面,部分国际组织提供了援助(如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农业和市场联系计划、欧洲委员会“援助重建、民主化和稳定计划”的水资源管理区域项目)。
    参考文献
    书目
    Aganović, M. 1979. Salmonidne vrste riba i njihov uzgoj. Svjetlost, Sarajevo.pp 20-26. (In Serbo-Croatian).
    Antalfi, A. & Tölg, I. 1974. ABC ribnjičarstva. Glas Slovenije, Osijek.pp 37-42. (In Serbo-Croatian).
    Banaresku, P. ed. 1999. The Freshwater Fishes of Europe, 5/I: Cyprinidae 2/I. Aula - Verlag, Wiesbaden..
    Bojčić, C. & Bunjevac, I. 1982. 100 godina ribarstva na tlu Jugoslavije. Poslovna zajednica Slatkovodnog ribarstva Jugoslavije, Ribozajednica Zagreb. pp 1-154.Monography. (In Croatian).
    Hadžiselimović, R. & Hamzić, A. 1999. Biodiverzitet i biogeografija riba Bosne i Hercegovine, s. n., Sarajevo. pp 1-137. The project funded by Soros Fondacija-Fonda Otvoreno drustvo Bosne i Hercegovine. (In Bosnian).
    Hamzić, A. 2003. Akvakultura u Bosni i Hercegovini. Coron's d.o.o. Sarajevo. pp.1-133. Monography. (In Bosnian).
    Hamzić, A. & Ecimovic, T. 2004. Bosnia and Herzegovina freshwater fish production and market study. UN/FAO. pp. 1-33. .
    Kurbegovic, E. 1998. Bosnia and Herzegovina: Legal and Institutional Framework and Practices for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REC Doors to Democracy: Current Trends and Practices in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Environmental Decision making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pp 136-147.
    The Regional Environmental Centre for Bosnia and Herzegovina. 2002. Regional Center report on the status and needs of the environmental legislation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January 25 - March 15, 2002.
    Taler, Z. 1954. Rasprostranjenje i popis slatkovodnih riba Jugoslavije. Glas Prir. Muz.Srpske zem., B, 5-6: 425-455.
    Timarac, B. & Janjić, Č. 2003. Saničani 100 (1903-2003). Glas srpski. Banja Luka. pp 13-27, 126-131. Monography. (In Serbian).
    Vuković, T. & Ivanović, B. 1971. Slatkovodne ribe Jugoslavije. Zemaljski muzej BiH, Sarajevo. p.p. 7-268. (In Serbo-Croatian).
    Vuković, T. 1977. Ribe Bosne i Hercegovine: Ključ za određivanje. Svjetlost, Sarajevo. pp 1-66. (In Serbo-Croatian).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