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来自养殖场的产量不到8万吨。但2004年,养殖产量达到68.8万吨。同样,出口量从3万吨增加到43万吨,从1990年的1亿美元增加到2004年的16亿美元。

    在产量和出口值方面,鲑科种类是最重要的种类。其他重要的种类包括双壳软体动物(牡蛎、扇贝和贻贝)以及江蓠。养殖的大菱鲆产量从1991年的1吨逐渐增长到2004年的249吨。

    采用的主要养殖系统是网箱养鱼以及延绳养殖贻贝。其他重要的系统是采用从基本技术到非常复杂(例如卫生和再循环水系统)的陆基养殖系统。

    在人力资源方面,有充足的研究人员、专业人员、技术员和专业劳力来满足企业、公共和私人研究计划增长的需求。大学和高等教育机构为满足产业需求在生产(海洋生物学专业人员、兽医、渔业工程师、水产养殖工程师)、加工(工业和食品工程师)和销售(商业工程师)方面积极培训人力资源。服务领域的专业化也在增加,例如环境影响评估,疾病诊断和治疗、生物技术、市场研究和外贸等。

    另一方面,与水产领域有关的机制能力面临着该产业增长和发展的复杂动态带来的严重挑战。即使在目前,必须通过几个机构的复杂程序获得水产养殖许可,机制能力推动产业发展到了目前水平。过去几年最重要的事件是正式颁布了国家水产养殖政策,确立了可持续发展水产养殖的目标、原则和战略。公共-私人参与的重要文件还包括确立年度行动计划(2004和2005年)并很好地完成了计划的目标。

    根据最近的普查,智利有15 116 435居民,人口密度为20.4人/平方千米,平均年龄30.04岁。海产品的消费(主要来自捕捞渔业)只有7.5千克/人,这个数字大大低于其他肉类的消费(家禽:28.8千克;牛肉:25.1千克和猪肉:19.9 千克)。

    2004年,水产养殖在养殖中心产生了17 853个直接就业机会。但来自企业的信息是还产生了另外2万个工作机会,例如加工厂和其他服务(捕捞、运输、治病等)。

    2004年,智利名义GNP为703.35亿美元,其中捕捞渔业和水产养殖占3.18%。全国GNP同比增加了5.8%。2004年, 水产养殖出口值为15.81亿美元,出口量为430 717吨,主要是鲑(92.3%)、智利和欧洲牡蛎(2.5%)、江蓠(2.3%)和扇贝(1.7%)。几乎所有养殖的产品出口,主要出口到美国、日本和欧盟。

    智利水产养殖的相对优势是可以利用当地原料(鱼粉和鱼油)在国内解决鱼饲料。这使智利发展了重要的鱼饲料产业,采用最新技术和高质量标准。2004年,智利生产了83万吨鱼饲料,大部分在国内消费,但还有2%出口到新西兰、中国、巴西和阿根廷。

    预计智利水产养殖要面临几个内部和外部的问题和威胁。在内部,考虑到预期的发展和多样化,水产养殖不得不面对与其他环境和空间使用者相互关系的问题。为此,智利水产养殖业应当显示按可持续发展的原则进行发展。在外部,考虑到大多数水产养殖产品主要出口到3个市场,与其他生产国的竞争将加剧,在保证向最终消费者提供无公害产品方面的要求增多。但智利在继续发展这一重要经济活动方面有巨大潜力,主要是:所需养殖环境的质量和数量;私人领域社会责任的增加;公共机构的逐渐巩固;在研发和技术转移方面显著增加的投资;在所有生产阶段开发和多样化的政策。因此,这一活动的增长和巩固将取决于国家水产养殖政策所承诺的原则和目标的实现,及时促进经济的最大增长、符合环境可持续性以及公平参与。预计公共和私人领域有能力面对这一挑战。
    历史和总览
    智利在1921-1973年期间按照规划进行了第一波的商业水产养殖(多数为国家规划),采用粗养和半精养模式。在这一时期,创立了软体动物养殖中心,发展扇贝和贻贝养殖,还创立了鲑鱼养殖中心,发展以海洋增殖为基础的商业渔业(Basulto,2003年)。

    伴随着鼓励私人活动的国际经济政策、开放国际贸易以及国际市场对被过度开发的当地种类的渔业产品的增长需求,智利商业水产养殖真正开始于80年代。为此,采用成熟养殖技术、以养殖商业价值高的产品为基础的水产养殖获得快速发展,以适应对外贸易的需求。

    对养殖鱼类、扇贝和牡蛎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技术开发。总体上,贻贝和海藻养殖为中小型规模,投资和技术水平相对较低。

    80年代后鲑鱼产业显著发展,智利为这一产业的发展提供了适当和有利的自然条件,生产成本低,全球宏观经济环境以及公共和私人领域的支持使这一产业获得发展。还有其他因素促成了发展,例如出口方面的特别待遇、改进海产品质量控制、增加附加值、包装、产品类型、运输、存储和港口设施等。此外,经济和外汇政策、市场推介、世界经济的开放、关税的降低、饮食习惯的变化、主要消费市场人均收入的增加以及认可智利产品质量等是鼓励这一产业增长的外部因素(Agosín,1999年;http://www.subpesca.cl)。

    2004年,水产养殖产品FOB出口值为1 581 444 000美元,出口量430 976吨,捕捞业出口值为997 848 000美元,出口量为882 122吨。在总出口量中,93%来自鱼类精养系统,5%来自半精养和软体动物粗养系统,1.7%来自海藻粗养系统(来源:渔业次部国家渔业署;1997到2004年 - 2004年,国家渔业署初步数据。- 渔业统计年报)。

    1997到2004年水产养殖年平均增长率为10.5%。
    人力资源
    目前,2 400家养殖中心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渔业次部)。根据智利鲑鱼贸易协会数据,雇员包括24 800名直接和9 800间接就业(R. Infante,个人通信)。另一方面,渔业次部记录的数据为14 060个长期就业和5 492个临时就业,尽管这一信息只包括直接在养殖中心就业的劳力,而没有包括间接或相关的活动,例如运输、生产鱼饲料、网具清理和修补、设备和机械修理和维护、潜水地点的服务、加工厂、行政管理和工程服务、咨询(兽医、海洋学、生态学等)以及一般商业活动。

    养殖中心雇请的专业人员(例如水产养殖工程师、渔业工程师、水产养殖和渔业技术员、海洋生物技术人员和兽医等)在生产区域作为助手或管理人员。其他专业人员(例如工业工程师、商业工程师和其他与管理有关的专业人员)从事管理工作。非专业劳力由农村社区居民构成。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不同养殖种类、生产规模以及产生不同收入和就业的水产养殖对农村发展做出了贡献。2003年,979家水产养殖中心报告的产量分布在:第10区81%:第11区6%;第4区4%和第3区4%。

    智利大多数水产养殖活动在沿海开展,其次为淡水环境(湖泊和河流)。活动几乎专门集中在两个行政区块内:第3-4区,2003年产量31 144吨,占养殖总产量的5%以及第10-11区,产量560 240吨,占总产量的92%(来源:国家渔业署)。

    2003年,1 759家中心投入生产,其中979家报告的产量合计为607 214吨,产量中80%为鱼类、13%为软体动物和7%的海藻。75%报告产量的中心位于第10区,尽管第4到第12区也有养殖中心分布。养殖海藻的中心集中在第10区(90%),尽管第2、3、4和8区也有少量产量。软体动物生产也集中在第10区(77.4%),尽管第1到第9区也有分布(Sernapesca,2003年)。

    在面积方面,养殖面积最大的是扇贝、其后是鲑科鱼类,牡蛎、贻贝以及占面积不多的海藻。到2004年,特许的水产养殖总面积为19 600公顷。

    产量的绝大部分来自位于海洋和河口环境以及淡水中的网箱鲑鱼精养。目前,海水网箱的设计趋向于圆形(10-15米直径),高在15到20米之间,按顺序排列,最多为10口,取决于租赁的面积,一个养殖中心最多有3列网箱。

    秘鲁船扇贝在延绳上的半精养以及双壳软体动物(智利或欧洲贻贝和牡蛎)的粗养规模较小。

    按重要性排列随后是江蓠,在海洋和河口带粗养。养殖技术包括通过茎分裂的植物繁殖,然后直接在沙底栽培(Avila等,1994年)。

    养殖种类
    目前养殖13个种类,有6个是当地种类(秘鲁船扇贝、江蓠、智利贻贝、贻贝、棱纹贻贝和智利牡蛎)。

    表1. 智利商业养殖的种类
    类型 名称 学名 来源
    鱼类 大西洋鲑 Salmo salar 引进
    银鲑 Oncorhynchus kisutch 引进
    大鳞鲑 Oncorhynchus tschawyscha 引进
    虹鳟 Oncorhynchus mykiss 引进
    大菱鲆 Psetta maxima 引进
    软体动物 智利牡蛎 Ostrea chilensis 当地
    太平洋牡蛎 Crassostrea gigas 引进
    秘鲁船扇贝 Argopecten purpuratus 当地
    加勒比贻贝 Choromytilus chorus 当地
    智利贻贝 Mytilus chilensis 当地
    棱纹贻贝 Aulacomya ater 当地
    红鲍 Haliotis rufescens 引进
    皱纹盘鲍 Haliotis discus hannai 引进
    藻类 江蓠 Gracilaria sp. 当地
    来源:国家渔业署。

    主要养殖大西洋鲑、银鲑、虹鳟和大鳞鲑,对渔业出口有很大贡献:2004年渔业出口的57%以及水产养殖出口的93%。土池养殖的大菱鲆占2004年出口量的0.2%。

    养殖的江蓠占总出口的1.7%。在第2和第11区之间沿海自然资源被过度捕捞的区域或草地进行粗养。

    过去几年贻贝和秘鲁船扇贝的养殖显著增加。当地的软体动物(秘鲁船扇贝和智利贻贝)的商业养殖在半精养系统中进行,在2004年为出口分别做出了0.6%和4%的贡献。智利牡蛎、加勒比贻贝和棱纹贻贝在粗养系统中养殖,主要面向国内市场。这些种类没有出口的主要原因是国外市场没有需求。

    2004年太平洋牡蛎在出口产量中占0.2%,而红鲍只占0.04%。为养殖红鲍发放了87张租赁许可,面积666公顷,均位于第10区,平均一个中心的面积为7.6公顷。在第4和第5区,养殖鲍鱼只允许在土池中进行,这是花费大量投资和技术开发的结果,这一方式使产量提高。应当指出的是,还在私人土地上养殖鲍鱼,产量很大(渔业次部)。
    养殖方式/系统
    粗养
    双壳软体动物养殖(智利贻贝、加勒比贻贝、棱纹贻贝和智利牡蛎)开始于60年代,采用底层或悬浮杆养殖系统。秘鲁船扇贝最初养殖也采用底层养殖,目的是在被过度开发的渔场放流。

    上世纪80年代,在自然资源被过度开发时开始养殖江蓠。目前,最广泛采用的养殖系统是深层养殖或直接在沙底播种。但最近几年在浅河口地带出现了在悬浮绳上养殖江蓠的方法。

    半精养
    通过半精养可以在养殖区域内多生产牡蛎和贻贝、增长更好和个体更大,已开始开发悬浮养殖系统,例如筏和延绳。由于有国际市场的需求,采用这类系统养殖的首个种类是太平洋牡蛎。在控制条件下的孵化场生产牡蛎苗,部分供应牡蛎养殖场,其余出口。自1994年起,这个外来物种年产量达到1 130吨,超过产量只有149吨并只供当地消费的当地牡蛎。2004年太平洋牡蛎产量达到1 831吨,出口1 077吨。必须强调,2004年的数据只是初步数据。主要养殖系统是延绳养殖。养殖中心主要位于第4和第10区。

    红鲍也是在半精养系统养殖并处于试养阶段。在浮动容器中养殖成鲍,苗在国内生产。1998年,2家孵化场生产苗,供应4个成鲍养殖场,最大的一家是位于第5区的池塘养殖场。

    智利中部的第4区是著名的扇贝养殖区,养殖当地种类秘鲁船扇贝。1999年主要位于第3和第4区的扇贝养殖场产量达到20 668吨,使智利成为粮农组织统计的世界第三大扇贝生产国(Basulto,2003年)。但该产业依赖野生苗的自然附着,产量随环境问题显著波动,例如“厄尔尼诺”现象。

    精养
    精养系统产生了出口销售的最大回报。鲑鱼是精养系统中最重要单一种类,在陆基设施繁殖和养殖2龄鲑,成鱼养殖在海水网箱或网围区域进行。目前有大约200家鲑鱼养殖场,大多资金和技术雄厚。正在继续对整个生产过程进行更大的控制(卫生和水交换,病害控制等)。陆基精养系统小部分用于养殖鲑鱼,更少的部分养殖鲍鱼。1龄鲑鱼在淡水环境(例如湖泊和河流)的网箱养殖,养成阶段在海水中进行。

    2003年,在从事水产养殖的中心中,358家年产量合计为488 653吨,其中488 231吨为鲑鱼,其余为大菱鲆。该外来物种的全过程养殖在陆基水箱中进行,开始快速发展,出口量从1991年的1吨,增加到2004年的249吨。在软体动物方面,鲍鱼养殖是增长最快的活动之一,也是在陆基设施中进行。海水网箱成鲍养殖依然处于试验阶段。大规模精养的目的主要是为出口。

    总体上,鱼和扇贝养殖大多为工厂化规模,而贻贝和海藻生产为小型到中等规模。但贻贝产量过去两年有较大增长。
    领域表现
    产量
    智利水产养殖产品的出口从1993年的64 595吨增加到2004年的430 976吨,出口值1 581 444 000美元。

    水产养殖产量最多的是鲑鱼,从2000年起占总产量的80%强。产量中最重要的是大西洋鲑,随后是虹鳟和银鲑。江蓠所占比例从2000年的8%下降到2004年的2.8%,而加勒比贻贝从5%增加到11.2%。

    在出口量和值方面,大西洋鲑也是最重要的种类,过去几年其他鲑鱼种类明显增加。1997年和2004年虹鳟和银鲑产量大致相当,尽管过去两年虹鳟产量显著增加。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智 利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
    :
    市场和贸易
    如上述,在智利商业上成功的养殖种类是以出口和国际市场的高度需求为取向的。

    来自水产养殖的出口产品主要是鲑鱼,在1998-1999年获得了良好的结果后产量加速增长。在后期,收入增加,尽管出口量稍有下降。这导致生产者在随后年份增加产量,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2000到2002年出口值的稳定反映了这种情况(约10.5亿美元),但2003和2004年之间出口值呈积极趋势,2004年达到约14.68亿美元。

    2004年,出口市场根据产品类型变化。日本是冷冻产品的最大进口国,占56.7%,随后是美国(12.5%)和欧盟(10.4%)。冰鲜产品的主要市场是美国(86.2%)以及其他国家。在日本和美国价格下跌后,随着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预期将开放拉丁美洲和欧盟的新市场。

    在2003-2004年期间,全国有约45家鲑鱼养殖企业,其中7家生产占出口量一半的产品。这一类别由当地(约65%)和外国投资者组成。过去几年,该产业出现了一系列的所有权变更,主要由于其他生产国的贸易保护措施(倾销指控)和智利主要出口的海产品国际价格大大下跌。为此,该产业采取的主要战略是生产更多产品、使产品类型多样化并寻求新市场。这一战略使一些小型企业被大企业吸收。

    另一方面,智利为鲑鱼养殖进口卵,尽管大部分生产依靠国内生产的卵(占总量的82%。来源:智利水产养殖和渔业摘要,2003年)。由于2001年建立了卫生政策,2003年进口卵的数量大大下降,为5 000万粒。卵的原产地为北欧国家(丹麦、苏格兰、爱尔兰、挪威)以及美国。在扇贝方面,主要的市场是欧洲经济联盟,占出口总量的约98%。其他的市场为美国、日本和拉丁美洲。太平洋牡蛎的主要市场是日本、台湾、中国和新加坡。在国内市场消费量不多的是江蓠和加勒比贻贝。

    江蓠产量下降,从1997年的102 000吨到1993年的39 000吨,2004年的初步数据为接近19 500吨,尽管这一时期产量变化没有规律,但过去5年呈下降趋势。这不仅是国际价格轮回波动的结果,也有影响生产的生物方面的原因(Pizarro和Santelices,1993年;Basulto,2003年)。北方生产的江蓠以干海藻类型出口,生长在南方的在国内销往琼脂和卡拉胶生产厂作为有附加值的产品出口。智利是世界最大的江蓠和琼脂生产国(Basulto,2003年)。

    加勒比贻贝是国内市场最重要的水产养殖产品之一。但过去两年出口量大幅增加,主要出口拉丁美洲和欧洲经济共同体。2004年加勒比贻贝产量达到77 000吨,占全国水产养殖总产量的11.2%。

    在60和70年代智利牡蛎是重要种类,但由于重点放在国际市场价格更高的太平洋牡蛎上,该种类的产量相对不高。这也是其他当地贻贝(例如棱纹贻贝和智利贻贝)的养殖发展不起来的主要原因。
    对经济的贡献
    智利养殖鱼类、软体动物和海藻的取向是国际市场,过去几年该产业已经成为高速增长的主要产业之一。1993年,水产养殖产品出口占渔业出口的28%,2004年达到33%。

    总体上,过去10年渔业出口对国民经济的贡献是在总出口中占12%到13%。但2004年只占8%,主要原因是其他经济领域的是实质增长,例如采矿和工业,采矿业2004年出口是2003年的两倍。

    在地域上,水产养殖活动大多在农村开展,为智利的一些落后地区带来了重要的经济增长,特别是在第10和第11区。2 400多家水产养殖企业为24 800人和9 800人提供了直接和间接就业。

    智利水产领域获得的发展是在社会市场经济条件下取得的。尽管在智利开始发展精养之后24年认识到其重要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依然需要可持续利用环境并保证公平从事该领域的活动,以实现整体的可持续发展。尽管通过几项法规的颁布取得了进展,但完全实施依然是挑战。

    卫生方面,国家通过国家渔业署重点实施国外市场要求的卫生措施,通过确立所有进口水生生物种类的卫生证书条件来保护国家卫生状况。

    私人领域由贸易组织组成,主要是鲑鱼和扇贝生产者的协会的集合,例如智利鲑鱼协会和智利扇贝生产者协会。另一方面,除了现有的智利贻贝生产者协会、卡武卡软体动物生产者和鲍鱼养殖协会外,贻贝和海藻生产者以及一般的牡蛎生产者没有组成协会。

    鲑鱼、大菱鲆、扇贝和鲍鱼养殖业取得了很大发展。牡蛎生产者多为大中型企业,特别是太平洋牡蛎。牡蛎养殖逐渐被手工渔民所接受,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选择或对传统活动收入的补充。在北方,发展了扇贝养殖企业,而在南方该领域包括小型海藻养殖场,单独或联合开发(协会或同业公会),是手工或小规模生产者。

    在贻贝养殖方面,生产者为中小型规模,基本没有联合。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水产养殖主要由1978年创立的经济和能源部下的渔业次部(Subpesca)和国家渔业署(Sernapesca)管理。海事和商船总局、海军副部长、边界和国家界线总局以及国家环境委员会均与发放许可和其他授权的程序有关。

    在行政管理职责之外,Subpesca协调制定发展政策和行动计划,并确定标准进行实施。Sernapesca负责该领域的法规的执行;监督进入国际市场的渔业产品的卫生质量;建立海洋保护区并收取费用;提供渔业和水产领域官方统计。

    对水产养殖的未来最为重要的事件或许是在2003年年底确立了国家水产养殖政策,其中心目标是在环境可持续性以及公平利用的条件下,最大可能促进该领域的增长。

    该政策提出创立国家水产养殖委员会,包括公共领域(12)和私人领域(7)的代表。到目前为止,已经创立了该委员会,并执行了2004和2005年的行动计划。这些行动计划有关:i)使适用于水产养殖的现有领土条例的文书协调一致;ii) 为使用者和国家简化行政程序并下放权力;iii) 专门制定有关小规模水产养殖的条例;iv)评价并就现有特许和终结机制提出建议;v)强化环境和卫生执法;以及vi)制定与水产养殖有关的研究诊断和技术转移办法(目前思路图和优先需求图)。

    公共和私人参与对了解现有生产情况有显著贡献,特别是在该领域不同参与者之间增加信任。有关国家水产养殖委员会的更多活动详情和结果见渔业副部长网站(www.subpesca.cl)。
    管理规定
    涉及水生生物资源养殖的每项活动主要在国有租赁海洋区域内进行,作为“特许”必须由国家通过海军副部长、渔业副部长或在适当时国家渔业署授权。许可类型将取决于开展活动的场所以及所利用的水域特征,分为水产养殖特许或授权。水产养殖规模从生存经济到工业化生产目的的商业经济。

    水产养殖活动由《渔业和水产养殖总法》(1989年18 892号)和其修正案以及1991年颁布的19 079和19 080号法律规范。总之,《渔业和水产养殖总法》在内陆水域、领海或专属经济区以及国家管辖区的临近区域规范水生生物资源的保护、管理渔业、水产养殖、与水生生物有关的研究和游钓活动、加工、转化、存储、运输和销售活动。

    自1997年起,所有水产养殖项目在执行前应根据《环境基本法》以及《环境影响评估系统规则和条例》进行多领域的环境影响评估。2001年,颁布了《水产养殖环境规则和条例》,确立了水产养殖项目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具体要求,以预防、缓解和修正相关的影响。此外,卫生事项纳入2002年初颁布的《水产养殖卫生规则和条例》中。

    欲了解更多关于智利水产养殖法律的信息,请点击:
    国家水产养殖法律回顾-智利。英文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水产养殖的发展使大学和技术中心研究水产养殖并培训专业人员、技术员和劳动者。70年代前开展这方面工作的是研究兽医、海洋生物学、海洋学和渔业工程的大学(Basulto,2003年)。

    目前,8所大学或研究机构进行水产养殖工程的研究;4所研究渔业和/或水产养殖工程;10所研究海洋生物学;8所研究与水产养殖有关的生物学;5所研究兽药;3所研究生物技术工程(最近开始);5所进行与环境有关的工程研究;1所提供海洋学学位;1所研究海洋土木工程。

    在技术程度方面,6所大学或研究所提供水产养殖、水生资源或渔业技术员学位。在研究生培养方面,5所提供海洋科学硕士学位课程,其中2所提供水产养殖硕士、1所与兽药有关、1所在海洋学领域,还有1所是环境硕士学位。在博士研究方面,有4个关于科学博士的学位(2个关于生态学、1个关于海洋学和1个关于微生物学)和2个关于生物技术。多数大学也进行水产养殖研究。

    90年代,国家设立了几类财政手段和基金资助与水产养殖有关的研究、开发、技术转移计划和项目。国家为该领域的项目投资约5 000万美元。招标项目的重点是繁殖生物学、生理学和遗传学。大量重要的项目涉及养殖种类多样化、创立或采用养殖技术、改善饲料、疾病诊断和治疗办法以及技术转移。结果是,目前有大约30个种类在进行试养或处于示范阶段。

    渔业研究基金通过年度渔业和水产养殖计划资助优先研究领域,是主要的财政手段。其资源来自每年的渔业和水产养殖许可收费。计划的实施通过项目公开招标。其他重要的资金来源是:科技发展国家促进基金、发展和创新基金、科技基金、区域发展国家基金、技术和生产发展国家基金以及技术合作署。除科技基金外,其他基金要求私人领域积极参与并共同筹资。科技基金多用于学术研究,通过资助促进研究者的联合和参与。

    在研究所方面,有私人机构,例如属于鲑鱼和鳟鱼生产者协会的鲑鱼技术所,与大学和研究所联合向上述基金申请资助,以及生命科学所。在国立或国家控制的研究所中,在全国范围内有渔业促进所(www.ifop.cl);尽管不大但覆盖全国的研究所是智基金会(1976年创立)和位于第10区的奇丘华尔基金会(www.chileaustral.cl)。
    趋势、问题和发展
    智利水产养殖发展的挑战将取决于产业、公共机构和整个智利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智利未来的挑战与生产过程工作的改进和环境可持续性以及投入物的稳定可获得性有关,例如苗种、饲料和疫苗、根据国际标准的产品质量保证、水产养殖附加值产品的增加、新市场的开放、养殖新物种的进展、获得更多养殖区域。在新市场方面,一个好的选择是开发国内市场,目前年人均水产品消费只有7.5千克/人。

    在适合水产养殖的面积方面,工厂化养殖和小规模水产养殖有很高增长潜力。在利用新区域方面,例如第11区有大量区域(到目前为止,还难以开展水产养殖),原因是需要大量投资以及开发公路、港口、通讯、加工和存储需要的基础设施以及与受过培训的人员签定合同并迁居。

    全球水产养殖产品市场的发展唤起了公共和私人领域养殖新种类的兴趣。试养种类的产量可增加到接近或低于2吨/年,包括北方隐沼虾、皱纹盘鲍和海胆。

    在公共机构方面,需要改进领土的规定,改善领土特许管理办法,简化行政程序,下放权力,增加用于公共机构的资源,改进开发资助机制,加强贸易协会并改进参与机制,审查准入的价值以及该领域的整体表现。
    参考文献
    书目

    Agosín, M.R. 1999. Comercio y crecimiento en Chile. Revista de la cepal 68: 79–100.

    Avila, M., Seguel, M., Plaza, H., Bustos, E. & Otaíza, R. 1994. Estado de situación y perspectiva de la acuicultura en Chile. Instituto de Fomento Pesquero. 166 pp. SGI-IFOP 94/1.

    Basulto, S. 2003. El largo viaje de los salmones. Una crónica olvidada. Propagación y cultivo de especies acuáticas en Chile. Editorial Malva. Chile. 299 pp

    Bustos, E. 1988. Repoblación y cultivo de recursos bentónicos, una alternativa de desarrollo para el subsector pesquero artesanal.Invest. Pesq. 35: 5–8.

    Etchepare, I. 2002. Which is the more productive alternative for exploitated benthic resources: Restoration or extensive culture? International Workshop. Restoration of Benthic Invertebrate Populations. Coquimbo, Chile. November 9–12, 2002: 27–28.

    Pizarro, A. & B. Santelices. 1993. Environmental variation and large-scale Gracilaria production. A.R.O. Chapman, M.T. Brown y M. Lahaye (Eds.) Fourteenth International Seaweed Symposium –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Belgium. Hydrobiología 260/261: 357 – 363.

    Sernapesca. 1999. Anuarios Estadísticos de Pesca 1999. Gráfica Nacional. Valparaíso, Chile. 291 pp.

    Sernapesca. 2000. Anuarios Estadísticos de Pesca 2000. Gráfica Nacional. Valparaíso, Chile. 194 pp.

    Sernapesca. 2001. Anuario Estadístico de Pesca 2001. Gráfica Nacional. Valparaíso, Chile. 140 pp.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