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爱沙尼亚水产养殖在1989年达到其巅峰,食用鱼产量为1 743吨。社会主义经济在1991年的崩溃导致鱼类养殖的衰落。鳟鱼、鲤鱼和鳗鲡是主要生产种类。鳟鱼养殖在流水池塘、水槽或河流的水道、泉水或咸淡水网箱中。鲤鱼生产采用土质池塘。鳗鲡养殖在再循环水系统中。根据官方不完整的数据,2003年生产了304吨虹鳟鱼、51吨鲤鱼和17吨鳗鲡。但是实际产量是500吨。还生产了产量可以忽略不计的养殖河螯虾(Astacus astacus)和钝吻鲟(产量不足1吨)。2003年养殖鱼的总产值大约为140万美元。水产养殖的其他活动是由国家资助、养殖在天然水域放养和游钓用的幼鱼。大约有100人受雇于水产养殖部门。渔业和水产养殖的管理分别由农业部和环境部负责。爱沙尼亚鱼类养殖者协会成立于1989年。爱沙尼亚生命科学大学的水产养殖系是唯一专门从事水产养殖研究和教育的机构。实际上所有的鳟鱼都在国内市场出售。全部上市规格鳗鲡都出口。由于国内和邻国市场缺少新鲜和优质水产品以及该国拥有大量可用于新建和扩大现有养殖场的优良水域和面积,水产养殖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由于环境状况相对很好而且水产养殖污染程度较低,来自环保人士的反对意见依然很少。通过增值加工和提高产品质量可有助于拓宽市场和增加利润。新种类的引进(鲇鱼、北极红点鲑、梭鲈、白鲑、观赏鱼类)可扩大销售机会。然而,产量小和水产养殖产品供应不稳定这两个限制因素已经使吸引投资受到影响,而缺少投资则制约了新的养殖场的建立。
    历史和总览
    爱沙尼亚的鱼类养殖是十九世纪末由德国土地所有者建立起来的。他们引进了鲤鱼和虹鳟鱼。在苏维埃时期(1944–1991年),水产养殖在1989年达到巅峰,食用鱼产量1 743吨(Tohvert、Paaver,1999年)。在那一时期引进数个外来种(鲟鱼、鲑鱼、白鲑、鲤科鱼)并将其养殖在养鱼场或放养在天然水域,但是它们都没有成为重要的种类或形成本地种群。爱沙尼亚曾经有40多个鱼类养殖场,许多农业企业也在小池塘和水库养鱼。主要产品是体大肉红的虹鳟鱼(每年700-800吨)。鲤鱼传统上养殖在土质池塘中,产量可以超过1吨/公顷。由于爱沙尼亚的高纬度和较短的生长期(3-4个月),水温成为鱼类养殖的一个限制因素。上市规格鳟鱼和鲤鱼的生产周期为三个夏季。发电厂的工业热水成功地用于养殖,延长了鱼的生长期。在产量最高的时期,超过一半的鱼产自使用电厂热水的养殖场。在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使用电厂热水养殖的鲤鱼在总产量中的比例超过85%。社会主义经济在1991年的崩溃导致鱼类养殖业的衰落,原因是失去了俄罗斯的市场,生产成本(燃料、鱼饲料)迅速提高以及国内食品(包括鱼品)市场的价格波动。使用电厂热水的大型生产单位逐渐关闭造成了产量的减少。在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的官方统计中一般不总是显示这些养殖场的产量,这使人误解为产量大幅波动。电厂热水养殖场的数据没有包括在本报告中。在二十世纪90年代末期,普通养殖场的产量稳定在虹鳟鱼大约300-500吨和鲤鱼50吨的水平上(Paaver,1997年;Meskeleviciute et al.,2005年)。
    通过集约化管理,鲤鱼产量后来增加到与现有池塘面积生产潜能相一致的水平。小型水体(农场和庭院池塘、小型湖泊等)所有者对鲤鱼鱼种的需求已经增加。鱼类养殖者已经尝试采用诸如鲟鱼、鳗鲡(Anguilla anguilla)、河螯虾(Astacus astacus)、北极红点鲑(Salvelinus alpinus alpinus)等新的养殖种类,但是这种努力才刚刚开始。由于用于天然水域放养的鳗鲡、鲑鱼、鳟鱼(Salmo trutta trutta)、褐鳟(Salmo trutta fario)、白鲑(Coregonus lavaretus)、白斑狗鱼(Esox lucius)、梭鲈(Sander lucioperca)、丁鱥(Tinca tinca)等种类的幼鱼生产得到政府资助,许多鱼类养殖者也养殖这些鱼。
    人力资源
    根据爱沙尼亚统计局的统计,大约有100人受雇于水产养殖部门。在10个小型家庭企业中,性别比例接近1:1,但是在产量超过100吨的5个大型企业中,男性占大多数。管理人员一般在大学接受过生物学或农业教育,75%的技术人员接受过职业教育。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爱沙尼亚是位于北纬57°到60°,东经22°到28°的一个小国,环境条件相对一致。但是鱼类养殖场的分布很不规则。在爱沙尼亚南部生长期稍长(大约长两周),因此鲤鱼养殖场都坐落在爱沙尼亚南部。鳟鱼养殖场在爱沙尼亚东北部某些地区的集中是历史造成的。在这些地区有大量泉水,传统上一直用于鳟鱼孵化。在爱沙尼亚的西部,土地很平坦,缺少凉爽而流速快和含氧丰富的水资源。因此那里没有鱼类养殖场。咸淡水的沿海海域很浅,易受风暴影响并长期被冰雪覆盖,那里几乎没有适用于大型网箱或其他类型海水养殖的地点。

    在2004年,爱沙尼亚有12个鳟鱼养殖场、4个鲤鱼养殖场和1个采用再循环系统的鳗鲡养殖场。一个企业已经开始养殖鲟鱼,但是尚未有产品出售。两个养殖场仅生产用于放养的鲑鱼或鳟鱼幼鱼。四个河螯虾养殖场出售池塘养殖的河螯虾。所出售的大部分1-3夏龄河螯虾被用于增殖,上市规格的河螯虾产量以忽略不计。最近新建了至少10个小型河螯虾养殖场。
    养殖种类
    虹鳟鱼(Oncorhynchus mykiss)、鲤鱼(Cyprinus carpio)和鳗鲡(Anguilla anguilla)是生产用的三个主要养殖种类。淡水养殖的河螯虾(Astacus astacus)和钝吻鲟(Acipenser baerii)依然可以忽略不计。对鳟鱼养殖者来讲,一个重要的附加产品就是作为红鱼子酱腌制和出售的鳟鱼鱼子。水产养殖的另一项活动是饲养用于在天然水域放养的幼鱼。这项活动主要由国家提供资助。政府在增殖方面的花费是每年60万美元。2003年在爱沙尼亚水域放流的鱼类包括:55.4万尾鳗鲡幼鱼;21万尾1夏龄、17.2万尾1龄和3.5万尾2龄鲑鱼(Salmo salar);3.8万尾1夏龄和5.2万尾养殖年限更长的鳟鱼(Salmo trutta trutta);3.5万尾1夏龄白鲑(Coregonus lavaretus);4.2万尾1夏龄梭鲈(Sander lucioperca)和少量白斑狗鱼、丁鱥和河螯虾。超过80%的增殖资金用于鳗鲡和鲑鱼幼鱼的生产。

    虹鳟鱼鱼卵或幼鱼从芬兰、丹麦、瑞典或俄罗斯联邦进口。没有当地亲鱼或繁育计划。在购买受精卵或鱼苗时,养殖者感兴趣的是成熟后期的雌鱼,即重量在2-3公斤未成熟的鱼或同样大小的怀卵鱼。因此,所有选用的成熟后期的雌性鳟鱼多为进口。
    爱沙尼亚有50多个用于游钓的池塘。观赏鱼类(锦鲤)日益受欢迎,但是其贸易量依然可以忽略不计。
    养殖方式/系统
    爱沙尼亚的鱼类养殖场具有多种生产功能(Paaver,1997年),其中许多同时养殖多个种类,在生产食用鱼的同时为旅游业提供游钓,为国家生产用于增殖的幼鱼。鳟鱼养殖在流水式池塘、水槽、河流中的水道或泉水或咸淡水(盐度3–5 ppt)的网箱中。鲤鱼养殖在土质静水池塘。鳗鲡养殖在一个再循环系统中(生产潜力70吨)。在2003年,用于生产的有530公顷池塘,16 000平方米水槽、水渠和水池,1.9立方米水道和26 000立方米网箱。鳟鱼养殖者正在尝试采用高密度养殖方式(高达100公斤/立方米)和部分水的再利用。
    领域表现
    产量
    在1992-2003年期间,产量没有发生很大变化(Meskeleviciute et al.,2005年),但是销售价格却在稳步提高。根据爱沙尼亚统计局的数据,2003年的总产量为372吨(包括304吨红鳟鱼、51吨鲤鱼和15吨鳗鲡)。2004年的数据不完整,2005年的数据还尚未提供。爱沙尼亚鱼类养殖者协会已从养殖者那里直接收集了数据,据估计鳟鱼产量更高(但是不会超过500吨),养殖鱼类的总产值(包括鳟鱼鱼子酱)约为280万美元。根据2003年粮农组织水产养殖统计,总产量为372吨,价值139.5万美元。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爱沙尼亚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爱沙尼亚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鳟鱼大多在国内市场销售。相当大的一部分(至少三分之一)卖给游钓业。连锁超市是生鱼和加工鱼的主要销售渠道。少量鱼品在养殖场销售。由于红肉鲑鱼的潜在市场需求高于爱沙尼亚自己的产量,市场上主要是从挪威和芬兰进口的产品。鲤鱼是一种主要在养殖场周围或专门鱼市出售的特殊产品。水产养殖产品的出口比例非常小,仅有上市规格的鳗鲡全部出口。少量大的虹鳟鱼出口到拉脱维亚。水产养殖生产中未采用标签或可追溯体系。
    对经济的贡献
    由于规模很小,水产养殖部门对国家经济、鱼品消费或农村地区的社会形势没有什么影响。鱼品市场和加工公司不依靠国内水产养殖产品,捕捞渔业或进口养殖鱼在此占主导地位。水产养殖通过旅游业对经济有少许影响,因为游钓是一项很具吸引力的休闲活动。鱼类养殖者和旅游公司均受益于此。小规模鱼类养殖,即在农场或避暑别墅的池塘养殖鲤鱼很流行,但这是一种业余爱好而不是为了生产。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渔业的管理分别由农业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鱼作为食物)和环境部(Ministry of Environment )(鱼作为自然资源)负责。两个部均设有负责渔业管理的司。在环境部,鱼类资源司主管国家资助的增殖活动及国有的Põlula鱼类养殖中心。在农业部,渔业经济司管理包括水产养殖在内的鱼品加工和贸易。创建于1989年的爱沙尼亚鱼类养殖者协会支持水产养殖并且不作为一个生产者组织进行管理。它聚集了不同的人员:水产养殖生产者、小规模业余爱好养殖者、科学家和政府官员。
    管理规定
    没有直接与水产养殖相关的条例。水产养殖的具体领域,例如用水、污染负荷或鱼从养殖场到自然环境的移动等通过渔业法、水法、自然保护法等的某些条款及农业、环境等部的指令进行管理。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爱沙尼亚按照项目自由竞争的原则提供国家研究经费。科学家首先采取行动,对研究优先领域提出建议。主要评估标准是申请人在国际上发表文章的记录、在世界范围的创新水平和项目的质量。基础科学的研究通过教育和科学部或爱沙尼亚科学基金提供经费,以提高农业生产(包括水产养殖)的产量或质量为目标的应用研究项目由农业部提供经费。 如果项目与环境问题相关(例如增殖效率或水产养殖排污对环境影响),则由环境投资中心提供经费。任何水产养殖研究设施都十分缺乏。一些鱼类或河螯虾养殖者已经为应用研究提供了支持并为试验提供水槽或提供其生产数据。在1985-2003年期间,水产养殖专业人才的教育发生了变化,不同大学一些主修渔业的学生另外接受了简单的水产养殖教育。自2003年起,爱沙尼亚生命科学大学的水产养殖系开始培养水产养殖专门人才。目前有30名本科学生及10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两个技术高中和两个职业学校提供有关水产养殖的短期课程。
    还有几个爱沙尼亚的研究和教育机构开展包括鱼类生物学、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在内的水产养殖科学研究。爱沙尼亚生命科学大学(University of Life Sciences )水产养殖系是唯一专门从事水产养殖研究和教育的机构。其他院校的课程也包括附加的水产养殖的教育。这些院校是动物和水生生物学院和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University of Tartu)的海洋学院、爱沙尼亚海洋研究院和塔尔图大学的派尔努学院。
    趋势、问题和发展
    在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苏维埃经济崩溃之后,水产养殖部门没有发生重大变化。总产量在500吨以下波动。已经新建了几个新的企业。仅有少数养殖场实现了现代化并能够增加产量。新的种类尚未发挥很大经济作用。

    阻碍水产养殖发展的因素是:
    • 水产养殖产品的产量少和供应不稳定,批发和加工企业对国内生产不感兴趣。
    • 缺少水产养殖专家(在1985-2002年期间,该部门专门人才的培训出现严重的中断)。
    • 缺少投资(欧盟结构基金规模太小,银行认为投资水产养殖风险太大,没有支持水产养殖的爱沙尼亚资金)。
    • 缺少鱼类健康服务(没有管理鱼病预防措施和活鱼进出口的法律系统,没有卫生认证体系,胜任的专家和实验室太少)。
    • 设施和设备老化。
    用现代化设备和技术装备起来的国有Põlula鱼类养殖中心、Kalatalu Härjanurmes、AS Triton PR(使用再循环系统的鳗鲡养殖场)可以作为未来发展的榜样和培训基地。欧盟通过援助计划SAPARD(欧盟支持中欧和东欧申请国可持续农业和农村发展框架)和渔业指导基金提供的支持已经帮助许多养殖场实现其技术现代化。在这方面还有进一步发展的潜力。水产养殖在社会上形象良好并有悠久的传统。自1989年以来,爱沙尼亚鱼类养殖者协会一直在努力与政府谈判,以保护鱼类养殖者的利益和确保获得教育。它出版了一份通讯Eesti Kalakasvataja并安排培训课程。爱沙尼亚有大量优质水源和土地可用于建立新的或扩建现有的养殖场(专业、大规模养殖场和小型综合性、部分以旅游为主的养殖场)。由于环境状况相对良好及目前水产养殖污染程度很低,环保人士对水产养殖的发展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然而,对用水和养分负荷的限制和管理日益增多。通过增值加工和提高产品质量(切片、腌制、腌泡、熏制、真空和包装)可有助于拓宽市场和增加利润。新种类的引进(河螯虾、鳗鲡、鲟鱼、鲇鱼、北极红点鲑、梭鲈)有可能增加市场需求。
    参考文献
    书目
    Tohvert, T. , Paaver, T. & Kalakasvatus, E. 1999 . Fish farming in Estonia. Tartu. pp. 163. (In Estonian).
    Paaver, T. 1997 .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in Estonia. Eastfish, 2, pp. 24–26.
    Meskeleviciute, S. , Ozolina, G. , Irval, S. & Paaver, T. 2005 . Aquaculture in the Baltics: Small but growing. Eurofish, 2, pp. 84–88.
    FAO . 2005 .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3. Year 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