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 Home>Fisheries & Aquacultur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for a world without hunger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德国的水产养殖是小产业,只在不多的适宜区域开展。2005年水产养殖产量约为44 685吨。在早先年份,淡水流水系统的鳟鱼养殖是最有利润的产业,产量达到24 000吨,收入为1.13亿欧元。生产设施类型和放养密度变化很大。在德国南部的一些区域,依然以放养密度低的土池为主。同时,一些公司正在运行配备有水箱或水道的现代化养殖场,进行高密度生产。主产区位于德国南部和山区的丘陵地带。
    德国传统水产养殖种类包括鲤鱼和虹鳟,在土池、水道和其他现代化的室内和室外设施养殖(罗斯塔赫等,2000年)。
    淡水池塘养殖鲤鱼是德国的第二主要的养殖类型,并有着很长历史。2005年,产量为16 711吨,产值为5 200多万欧元。

    养殖鲤鱼的强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产所处的位置和年龄段。2005年平均单产为400千克/公顷。鲤鱼池塘养殖场集中在巴伐利亚、萨克森和勃兰登堡,许多鲤鱼养殖场的利润率受到高生产成本和进口的便宜产品竞争的越来越大的压力。

    2005年,海水种类养殖产量为9 700 吨。其中贻贝9470吨,是该领域的主要种类。过去10年,水产养殖总产量稳定。
    历史和总览
    池塘养鱼,特别是养殖鲤鱼在德国有长期的历史,在巴伐利亚池塘首次养殖鲤鱼的记录可追溯到17世纪(哥德豪塞和哥尔斯特那,2003年),在中世纪达到了最初的高峰。在17和19世纪之间,鲤鱼池塘养殖重要性下降,那时人口的快速增加导致利用以前的池塘进行粮食生产。在1880和1980年的第二次高峰后,过去20年鲤鱼池塘养殖受到不好的经济条件的持续压力,例如高能源、人力成本、自然养护限制、低价的进口产品和消费者需求下降。2005年产量达到16 711吨,其中1 000吨为其他种类,例如白斑狗鱼、梭鲈和丁鱼岁。

    目前,德国最重要的养殖种类是虹鳟,于1880年从北美引进到德国。在过去30–40年里,该种类的产量逐年增加,2003年达到近24 000吨。德国鳟鱼养殖的基石是开发了人工饲料(1970–1980年)、建设了流水系统、人工增氧和有效的病害控制。为此,生产系统从土池转移到由混凝土或塑料制成的不同流水单位。目前,一些小型的生产者依然使用土池,但绝大多数是在流水单位高密度养殖虹鳟。除虹鳟外,也在这些单位养殖其他鲑科鱼类,例如鳟鱼和红点鲑。2005年产量约为2 200吨,相对较低。

    咸水和海水养殖以贻贝(Mytilus edulis)为主。2006年贻贝产量为9 300吨,主要来自北海特别水产养殖区。由于依赖自然贻贝苗的强世代,贻贝年产量波动很大。目前,在近岸循环系统还养殖了一些其他鱼类,例如大鳞鲆(Psetta maxima)(2005年为60 吨)、狼鲈(Dicentrarchus labrax)(12吨)和海带(1吨),但依然是试验规模。
    人力资源
    德国水产养殖领域的结构以小型企业为主,兼营农业和/或其他活动。2003年,从事“兼营”养鱼生产的公司为12 300家(波拉米克,2004年),还有732家专门从事养鱼生产。

    在水产养殖领域对员工进行上岗和工作培训是重要的因素,是德国不同的州的责任。此外,经营养鱼场需要学徒,每年有70到80人通过学徒考试。

    没有关于雇员性别比例的准确信息,但在实践中男性多。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池塘养殖鲤鱼集中在巴伐利亚、萨克森和勃兰登堡州,最主要的生产区在纽伦堡(艾森哥德)市周边、霍夫和霍根斯堡(上普法尔茨)之间以及由科特布斯、鲍特琛、塞累斯顿和莱比锡(劳齐茨)市构成的区域中。巴伐利亚的多数池塘养殖场为家庭所有,规模小,生产水平低。相反,在萨克森和勃兰登堡州的池塘养殖场由公司经营,池塘一般很大,生产水平高。

    总体上,鲤鱼池塘普遍使用生石灰和施肥,主要用化肥。在生产初期,多数养殖场使用人工饲料投喂鲤鱼幼鱼,在第二和第三年成鱼养殖阶段,辅助投喂一些饲料,例如麸皮和玉米粉。有越来越多的池塘养殖场目前在第二和第三年生产中不再使用额外饲料,而是依靠池塘中的天然饵料。

    养殖鲤鱼池塘的总面积约为4万公顷,一半位于巴伐利亚州。萨克森池塘总面积为8 300公顷,勃兰登堡为4 200公顷。

    三分之二的鳟鱼流水养殖系统位于德国南部的巴登-符腾堡和巴伐利亚州,采用这类系统的其他重要区域为下萨克森、埃森、北莱因-威斯特法伦和图林根州。各区域生产单位的技术设备和生产强度有很大变化。

    31家室内循环生产系统分散在德国全境,没有集中在特定区域。总体上,鳟鱼养殖者采用人工配合饲料。
    养殖种类
    鱼类养殖。鳟鱼养殖的产值(2005年为1.13亿欧元)主要是虹鳟(Oncorhynchus mykiss)的产值;占德国水产养殖总产值的百分之60。鲤鱼(Cyprinus carpio)产值为5 240万欧元或占水产养殖总产值的约百分之30。此外还有产量不多的其他种类,例如在混养系统与鲤鱼一道养殖的狗鱼、黄鲈、丁鱼岁梭(预计在鲤鱼池塘总产值中占百分之5左右)。2005年海水养殖的产值超过1 330万欧元。

    以前对通过选择繁育对改进池塘中鲤鱼的表现进行了一些努力,开发了大量的不同体型、颜色和生长的区系(例如“劳齐茨鲤鱼”和“艾森哥德鲤鱼”)。在目前的鲤鱼池塘养殖中,这些区系的相关性丢失,在多数区域其以前的区系“丢失”。不过,已在努力分析和证明目前的区系和前景,范围不仅包括鲤鱼,还包括德国水产养殖的大量关键种类。

    也在一些区域对德国养殖的虹鳟进行选育。但目前越来越多的鳟鱼养殖者从国外进口卵或苗,不了解选育的状况。在更多精养场,进口的卵多为三倍体和全雌性。

    还养殖了其他鱼类,产量不高,包括暗斑梭鲈、黄鲈、丁鱼岁(Anguilla anguilla)、鲟鱼(主要是钝吻鲟)、杂交鲟(欧洲鳇和小体鲟)。为增殖目的,还养殖了几种濒危或被过度捕捞的物种,包括溯河洄游产卵鱼类,例如鳟,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坦因和梅克伦堡-前波莫瑞投放到北海和波罗的海水系。

    在沿海养殖方面,德国几乎没有养殖鱼类。德国北海沿海很浅的不利条件不是开展网箱养殖的安全场所(罗斯塔赫等,2000年)。

    基尔沿海有一家小型网箱养殖场,靠近沿海电厂排出的热水和一家岸上大鳞鲆孵化场,在基尔以北经营生产,目前养殖其他种类,例如狼鲈(Dicentrarchus labrax)。还养殖一些鱼类进行增殖,主要在湖泊、水库和河流。养殖的几种溯河产卵种类放流到沿海水系中,例如鳟鱼和尖纹白鲑。
    贻贝养殖。在德国最重要的海水养殖种类是贻贝(Mytilus edulis)。在德国瓦登海石勒苏益格-荷尔斯坦因沿海贻贝区域捕捞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广泛的结合渔业-养殖的系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发出来。贻贝产量高度波动,从2003年的28549吨到2005年的9470吨。主要原因是苗的可获得性变化。
    养殖方式/系统
    池塘养殖鲤鱼。大多数鲤鱼苗来自控制条件下的人工授精。小型养殖场依然使用产卵池,第一个夏季在小池养殖鱼苗,直到体重达到50克左右,使用全价人工饲料。秋季捕捞,当年生产的幼鱼被转移到特别的越冬池塘。冬季,将大部分成鱼池放干,此后在3月和4月再注水,在大型的成鱼池塘,鲤鱼度过第二和第三个夏季,辅助投喂麸皮和玉米粉。3个夏季后(有时4个)达到上市规格(1.5–2.5千克)。

    不使用辅助饲料养殖鲤鱼占的比例不大,主要是小型养殖者和池塘位于特别的自然保护区内。

    鳟鱼养殖。养殖鳟鱼的生产单位有着不同的强度水平,小型养殖者经常使用土池,放养的苗来自专门的鱼苗生产者。放养密度低,使用人工饲料,15–20个月后达到约300克的上市规格,产品直接卖给该区域的消费者或餐馆。这类系统在德国南部一些区域的鳟鱼生产中依然很重要。

    同时,一些公司在现代化的流水系统中养殖鳟鱼,配备水箱,计算机控制的投饲系统和增氧系统。鱼苗可以在场里生产或从专门供应商处购买,经常来自国外。12–15个月后达到上市规格,一些养殖者生产24个月,养殖更大的鳟鱼(“鲑-鳟鱼”)。产品通常通过批发商销售。在产量和产值方面,这些养殖场的作用越来越大。

    贻贝养殖。孵化生产基于对成体贻贝的藻类食物和温度控制调节。在孵化场模拟自然成熟周期。将成熟贻贝清洗干净,按组在幼体箱中吊养,进行热刺激或控制食物使贻贝产卵。采用底层养殖成体贻贝,更多的是延绳技术。
    领域表现
    产量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德 国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德 国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德国有一些主要的鱼市场,即在靠海的城市,例如汉堡和基尔。此外,在慕尼黑和一些其他城市的“Viktoalienmarkt”综合食品市场销售大量的鱼。取决于种类、区域和生产公司或单位的规模,水产养殖产品销售方式非常不同。大型养殖场通常通过批发商销售大部分产品,中小型养殖场卖给零售商、餐馆、鱼店和终端消费者。

    德国市场的水产养殖产品以进口产品为主。2005年,总进口量172 264吨,其中鲑鱼为116 000多吨。与此相比,出口只有43 324吨。加上德国淡水和海水养殖生产的51 000吨的鱼和海藻,德国的消费量大约为18万吨,其中 85 000吨为淡水产品。

    一些进口产品在加工后再出口,为此,难以准确预计来自德国水产养殖设施的产品量。

    德国养殖的鲤鱼主要出口到比利时、奥地利和法国。在鳟鱼方面,出口的百分之70为欧盟以外的国家。
    对经济的贡献
    人均消费养殖鱼的量在2005年上升到2.1千克,其中人均0.6千克为德国的养殖产品。与消费淡水鱼相比,2003年人均消费肉的量为87千克。

    从这些数据可以得出结论,水产养殖产量对德国的国家粮食安全的贡献或经济发展不是大范围的。由于鱼的零售价事实上与猪肉和牛肉价格一样,并高于鸡肉价格,在德国,鱼没有包括在低收入家庭的典型食物中。

    不过,鱼类养殖和渔业在德国有长期传统;因此,对社会的文化和社会影响大于其经济价值。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水产养殖的行政管理是德国各州的责任和职能,其是水产养殖的法律管理机构。因此每个州有着关于渔业和水产养殖的法规。各州的法规不同。

    然而,一些规则框架确立了联邦农业部和联邦环境部具有与水产养殖有关的责任,例如在销售、动物健康和预防疾病、环境问题和动物保护方面。私人利益相关者被包括在立法行动和程序中。

    在单个州和联邦共和国有淡水渔业的协会。每个州在联邦渔业协会有其自己的代表,代表本州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代表着各州的协会,联邦内陆渔业协会在全国发挥作用。
    管理规定
    联邦消费者保护、食品和农业部(BMVEL)是联邦政府负责渔业和水产养殖的职能机构。其在该领域起草政策、准则和推进行动,特别是在欧盟中,例如在为渔业产品引入环境标签问题上。BMVEL确保淡水和海水渔业生产严格遵守环境可持续性和保护消费者优先的原则

    联邦环境、自然养护和核安全部(BMU)涉及与水产养殖有关的以下任务:内陆水域和海洋区域保护、地下水保护、废水处理、食品中污染物和地形规划。德国是联邦制国家,政府有3层系统:联邦(国家一级)、联邦州、省或区域一级)和市(当地一级)。渔业法律原则上由Länder 执行,根据宪法,联邦法规由行政管理机构执行。在联邦一级的立法权方面,联邦可在所谓的“协作立法”范围内颁布关于海洋和沿海渔业的法律,而专门负责国家内陆水域渔业。在协作立法范围内的事项上,Länder有权在联盟没有行事立法权颁布法律时立法。因此,渔业法案在联邦一级存在,包括关于海洋和沿海渔业的法案 ,并在内陆水域渔业和领海方面(12海里内)存在于Länder一级。16个Länder有渔业法,包括明确用于水产养殖的。例如,勃兰登堡的渔业法涉及鱼类和其他水生生物在池塘和其他设施的所有人工养殖。

    需要协作立法的其他有关内容包括上市食品、饲料的保护措施(20GG号74条);内陆水道(21号GG671条);促进农业生产(包括渔业)、深海和沿海捕捞(17号GG74条)。相比较的是,区域规划和水资源管理(GG75条)是联邦的立法框架。

    1957年《与水相关事务的规则法案》(《联邦水资源法案》–WHG,2001年最后修改)作为联邦政府的框架法律,确立了水资源管理措施的基本规定(水量和水质管理)。因此,该法案对水产养殖有着关键作用。这个框架法律由的水资源法律配套,例如《西梅克伦堡波美达尼亚水资源法案 。《联邦水资源法案》包括利用地表和地下水、对水体有害物质的处理、废水处理以及开发水体的条款。

    由于关于水资源管理的多数重要联邦法案(《联邦水资源法案》和《联邦废水排放法案》)只是法律框架,联邦各州规范水资源的规定(州水资源法案、州废水法案和多种法令)也包含了联邦规定的补充条款或做了更详细的说明。例如,联邦各州规范水体的所有权、监测水体、水体维护、利用水体的许可程序以及向水体的间接排放(即通过废水处理厂的排放)。

    联邦参与在改进土地结构和沿海保护方面履行责任的工作,包括渔业(关于改进土地结构和沿海保护的法律)。这是共同的任务,这类责任对整个社会是重要的,需要联邦的参与来改善条件。

    没有单一的机构负责水产养殖。几个机构与水产养殖事务有关,例如负责水资源管理、自然保护或建设的机构。在水产养殖方面最重要的机构是水资源机构。例如勃兰登堡的最高水资源管理局,其确定勃兰登堡的政策方针以及监督下级水资源管理部门。下级水资源管理机构为县一级的机构。这些机构发放、限制、取消或废除利用水的许可。总体上,水资源委员会根据判断批准进行水产养殖(管理判断)。最高水资源管理局负责关于水资源的专门的正式法律程序。

    关于德国水产养殖法律的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法律回顾–德国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德国的水产养殖研究由不同机构组织进行。联邦农业部管理的联邦渔业研究中心的研究活动集中在海洋渔业和鱼市场方面。与水产养殖领域有关的活动有限,目前甚至没有。第二个研究所由联邦的部和柏林州均等提供资助,进行关于水的生态学和内陆渔业的基础研究。

    内陆渔业和水产养殖的大多数应用研究由单个州管理的研究单位进行,因此水产养殖的优先研究在多数情况下由州确定,并取决于其具体需要。为协调这些州的机构的研究活动,定期举行特别会议。

    也在养殖场开展参与性的研究。

    名称 地点 资助
    研究中心和机构
    联邦渔业研究中心 汉堡 联邦政府
    莱布尼茨淡水生态和内陆渔业所 柏林 联邦政府和州
    波茨坦-萨克洛夫内陆渔业所 波茨坦 州和私人
    巴伐利亚州农业研究中心渔业所 史坦堡
    巴登-符腾堡渔业研究中心 朗昂恩
    萨克森州农业所,渔业所 柯尔希斯瓦尔沙
    州生态学、土地和林业所渔业室 奥尔巴姆
    州农业和渔业研究中心 罗斯托克
    泰拉马里研究中心 威廉港 -
    阿尔弗雷德研究 不来梅港 -
    大学 地点 水产养殖学位
    柏林洪堡大学 柏林
    A-塔耶尔-哥廷根大学 哥廷根
    波恩大学 波恩
    汉堡大学 汉堡
    基尔大学海洋地球科学研究中心 基尔
    慕尼黑技术大学 慕尼黑

    此外,有5所技术学校提供关于渔业和水产养殖领域的课程。研究所和技术学校为生产者提供大量的培训课程。2003年,共登记了146个这类培训课程。
    趋势、问题和发展
    水产养殖是德国沿海的小型活动,与欧盟成员国的总产量相比,除贻贝养殖外,其他的均可以忽略。控制措施严格,一些措施使内陆和靠近沿海的养殖者难以维持经济的可行性。与邻国的趋势相反,整体的产量趋势朝下。即使被认为粗放的对环境友好的贻贝养殖,也面临越来越大的管理困难,尽管事实上对水产品的需求持续增加,但不允许扩大规模(罗斯塔赫等,2000年)。

    过去10年,水产养殖产量维持稳定,每年上市的鱼和贝类约4万–5万吨。生产停滞的主要原因是能源和劳力的高成本、环境和动物保护限制、消费者的喜好从鲤鱼(德国水产养殖设施生产)转移到其他种类(从挪威进口的鲑鱼)和进口的便宜产品上(鲤鱼、鳟鱼、鲑鱼)。尽管进行了对水产养殖有积极影响的大量技术和生物技术的改进和开发,特别是在流水系统养殖鳟鱼方面,但上述现实阻止了产量的明显增长。

    室内鱼类养殖循环系统的开发有巨大的希望。技术问题(特别是循环生产的水的生物净化)以及能源、设备的高成本到目前为止限制着这类设施成为有经济可行性的大规模活动。与欧洲邻国(荷兰、丹麦)的趋势相反,德国的循环生产系统难以增加产量,在水产养殖总产量中依然只占约百分之一。

    在销售水产养殖产品方面进行了越来越多的努力;中央销售协会正在尝试改进对这类产品的认识。

    水产养殖设施的业主不得不遵守大量的环境限制。在减少养殖场产生的污水(例如营养物、有机和无机颗粒和碎屑)方面做了巨大努力,建设了机械和生物水净化单位,改进鱼饲料构成和消化率,并限制放养密度。
    参考文献
    书目
    BLE (Bundesanstalt für Landwirtschaft und Ernährung).2003. Karpfenbericht. Bundesanstalt für Landwirtschaft und Ernährung.
    BLE (Bundesanstalt für Landwirtschaft und Ernährung). 2004. Der Markt für Fischerzeugnisse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mit Fischereiprodukten aus Eigenproduktion und Importen sowie die Exportsituation. Bundesanstalt für Landwirtschaft und Ernährung (in German).
    Brämick, U. 2004. Binnenfischerei 2003. Jahresbericht über die Deutsche Fischwirtschaft 2004. pp. 47-76. Bundesministerium für Verbraucherschutz, Ernährung und Landwirtschaft., Bonn (in German).
    Geldhauser, F. & Gerstner, P. 2003. Der Teichwirt. Blackwell, Berlin, Wien (in German).
    Rosenthal, H. & Hilge, V. 2000. Aquaculture production and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s in Germany. Journal of applied Ichthyology 16 (4–5), 163–166.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