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过去20年印度的水产养殖产量增长了6.5倍,淡水水产养殖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95%多。淡水鲤科鱼和咸水虾产量是水产养殖产量的主体。3种主要印度鲤鱼,即喀拉鲃、南亚野鲮和印鲮( Cirrhinus mrigala ) 占产量大部分,为180万吨(FAO,2003年);随后是鲢鱼、草鱼和鲤鱼构成的第二重要组别。来自静水池塘的全国平均单产从1974年的0.6吨/公顷增加到2001-2002年的2.2吨/公顷(Tripathi,2003年),几个养殖者的单产甚至高达8-12吨/公顷/年。鲤鱼催产技术和在静止池塘及水池中的混养事实上使淡水养殖领域发生了革命,并使该领域快速发展。印度农业研究理事会(ICAR)的研发计划以及通过养鱼者开发机构和咸水鱼养殖者开发机构网络的印度政府提供的开发支持是该领域发展的主要动力。几个其他组织、部门和财政机构也提供了支持。由于经济价值高,近年来对养殖罗氏沼虾兴趣增加,单养年产量超过30000吨。此外,该领域还见证了对多样性地养殖高价值种类兴趣增加的情况,包括中型和小型鲤科鱼类、鲶鱼、纹鳢等。养殖鲤鱼和其他鱼类供国内消费,大量的淡水虾产量出口。相反,咸水养殖被限制为养殖单一种类--斑节对虾,科学养殖开始于90年代早期。用于对虾养殖的面积扩大到152000公顷,产量约115000吨,多用于出口。总体上印度的渔业靠低度和适度水平的投入,特别是有机肥料和饲料。印度只利用了236万公顷的可利用池塘和水池的约40%发展淡水养殖,只利用了13%的120万公顷的潜在咸水水域资源,说明该领域还有扩大的空间。8000多公里海岸线具有发展海水养殖的巨大潜力,而海水养殖贻贝和牡蛎只在近年开始发展。通过利用该国几个区域的未利用和低度利用的资源,水产养殖在收入和就业方面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实质贡献,环境友好的水产养殖被认为是农村发展、农村人口粮食和营养安全的推动力。其在创汇方面具有极大潜力。在研发机构之间建立强有利联系的更多研发支持、增加鱼、虾孵化场的投资、建立水产养殖设施、饲料场和辅助产业均被认为是保持该领域发展速度的重要方面
    历史和总览
    印度的水产养殖有悠久历史,在考底利耶的《政治经济理论》(公元前321-300)和Someswara王的Manasoltara(公元1127年)就有了关于养鱼的记载。已知的印度东部小型池塘传统养鱼方式有几百年的历史,19世纪早期在西孟加拉邦在bundh(水池或模拟河流条件的水围子)控制鲤科鱼类繁育取得重大进展。早在1911年在泰米尔纳德邦(以前的马德拉斯邦) 对养鱼给予了明显关注,随后,例如孟加拉邦、旁遮普邦、北方邦、巴罗达、迈索尔邦和海德拉巴邦通过建立渔业部门启动鱼类养殖。

    淡水养殖

    印度的淡水养殖发展只是于1949年在西孟加拉邦卡喀克的中央内陆渔业研究中心(CIFRI)下设立池塘养殖室后才最终成形。此后标准化的催产技术、孵化场系统的建立、3种主要印度鲤和3种外来鲤(鲢和草鱼)合成养殖的重大发展构成了鲤科鱼类混养系统的基础。CIFRI在1971年开始的关于“印度鲤和外来鲤合成养殖”的全印度协调研究项目(AICRP)事实上为印度进行鲤科鱼的科学养殖奠定了基础,每年单产水平为8-10吨/公顷。后来进行了3个AICRP,即关于“产卵探索”、“空气呼吸鱼养殖”和“咸水鱼养殖”项目。由于激素催产技术的形成,通过催产极大促进了鲤科鱼类苗种的生产,并随后荒废了在河流中采集苗和在bundh的繁殖。80年代后期是印度水产养殖的黎明时期,鱼类养殖转为更现代化的事业。在重点放在不同鲤科鱼类繁殖和养殖技术开发的同时,也涉及到了例如鲶鱼、鳢和虾等种类。该国采用的养殖系统根据特定区域的投入情况以及养殖者投资能力而有很大变化。粗养在相对大的水体投放鱼种进行,利用自然生产力,鱼种是唯一的投入。半精养中投入肥料和饲料。不同养殖系统实现最大生产率的标准是:
    • 综合鲤鱼养殖(4-6 吨/公顷/年).
    • 以腐殖质为食的鱼类养殖(3-5吨/公顷/年).
    • 以食草鲤鱼为主的混养 (3-4吨/公顷/年).
    • 以草浆为食的鱼类养殖(3-5吨/公顷/年).
    • 与家禽、猪、鸭、园艺等结合的养鱼(3-5吨/公顷/年).
    • 投喂饲料和有增氧机的池塘精养 (10-15吨/公顷/年).
    • 网拦养殖(3-5吨/公顷/年).
    • 网箱养殖(10-15公斤/平方米/年).
    • 流水养鱼(20-50公斤/平方米/年) (戈帕库玛等,1999年).
    罗氏沼虾和马氏沼虾的成功繁殖和幼虾养殖为养殖者增加养殖方式提供了机会。罗氏沼虾单养在7-8个月的生产周期单产达1.0-1.5吨/公顷。近年,淡水虾养殖取得非常明显的增长,2002-2003年纪录的产量为30000多吨,来自约35000公顷水面。产量以安德拉邦为主,占印度总产量的86%,约60%的总水面用于养虾,其次是西孟加拉邦。由于良好的养殖技术以及可以增加养殖场收入,淡水虾与鲤科鱼混养很受欢迎。目前,35个淡水虾孵化场年生产约2亿尾苗,满足了全国的需要。

    为更大程度地推进水产养殖的研发,在新德里的印度农业研究理事会于1987年重组了渔业研究所,成立了3个单独的所,即在布巴内斯瓦尔的淡水养殖中央所(CIFA);位于清奈的咸水养殖中央所(CIBA)和位于奈尼塔尔邦皮默塔的冷水渔业国家研究中心(NRCCWF) 。CIFRI的池塘养殖室后来纳入到CIFA中,其开发了用于淡水养殖的几项技术,并通过许多第一线的推广项目进行推广,即国家示范项目(NDP)、运行研究项目(ORP)、实验室到土地计划(LLP)、养殖场科学中心(KVK)、教员培训中心(TTC)、研究所-乡村联系计划(IVLP) 和其他实地模式计划。印度淡水养殖发展的成绩还必须包括许多印度不同地区其他机构和计划开展的工作。由于渔业发展被认为是各邦的事务,每个邦具有完全配置的渔业局,印度政府农业部还在不同的邦提供开发计划协调并提供中央支持的项目。为鼓励和推广淡水养殖,印度政府在1973-74年在邦一级引入了被称为“养鱼者”开发代理(FFDA)计划,目前提供了422个FFDA,包含的区域显示了印度的主要潜力。

    咸水养殖

    印度的咸水养殖是古老的活动,主要限于西孟加拉邦的在沿海湿地人工建造的水围子和沿喀拉拉邦沿海的抗盐深水稻田。在没有其他投入的情况下(除诱捕的自然繁殖的幼鱼和虾苗外),这些系统支持着每年500-750公斤/公顷对虾单产,占总产量的20-25%。咸水养殖的重要性只是在1973年ICAR启动关于“咸水鱼养殖”的全印度协调者研究计划(AICRP)后才被认识。该项目开发了几个有关鱼和对虾养殖的技术,但目前科学和商业养殖只限于对虾。由于更多商业孵化场的建立,1990-1994年期间对虾养殖区显著增加,在沿海邦成立“咸水鱼养殖者”开发代理 (BFDA) 并实施不同的政府计划以帮助养虾领域进一步发展。半精养技术显示单产达4-6吨/公顷(苏雷罗等,1991年),来自商业银行的信贷和海产品出口发展局(MPEDA)的补贴的结合推进了对虾养殖业的发展。养殖对虾产量从1991-1992年的4万吨增加到2002-2003年的115000吨。目前,印度约91%的对虾养殖者拥有不足2公顷的水面,6%的在2到5公顷之间,余下的3%超过5公顷。在目前印度用于对虾养殖的15.2万公顷的总面积中,安德拉邦占总面积的47%和总产量的50%。中央海洋渔业研究所(CMFRI)在上世纪70年代早期开始研究对虾的成熟和繁殖。在80年代后期,MPEDA成立了安德拉邦对虾苗种生产和研究中心(TASPARC)以及位于奥里萨邦的安德拉邦和奥里萨邦对虾苗种生产和研究中心(OSPARC),其为建立许多私人孵化场提供协助。目前,印度有约237家对虾孵化场运行,总生产能力为114.25亿尾PL20/年(奥南,2002年)。印度几乎不存在商业养殖咸水鱼类,尽管对遮目鱼、黄斑鱼、鲻鱼和鱚的单养和混养实验显示了养殖潜力。

    海水养殖

    印度最早的海水养殖在1958-59年开始于CMFRI的曼达帕姆中心,养殖遮目鱼,已有30多年历史。CMFRI开发了许多种类的不同养殖技术,包括定居种的牡蛎、贻贝和蛤以及对虾和鱼类。CMFRI在1972年开始了珍珠养殖计划,成功地开发了印度珠母贝的珍珠生产技术,在1981年成功控制合浦珠母贝繁殖和卵的生产,1984年对黑唇珠母贝的成功繁殖是另一项重要突破。CMFRI还在70年代引导开发了养殖食用牡蛎要求的技术。还进行了对印度巨牡蛎养殖各个方面的彻底研究,开发了苗种孵化生产技术。在印度有两种海洋贻贝,即翡翠贻贝和印度贻贝,见于多岩石的沿海区域。CMFRI于70年代早期开始进行贻贝养殖可行性调查,开发了养殖这些种类的不同方法。在沿海邦中,喀拉拉邦是第一个认识到利用贻贝养殖技术给农村发展带来利益的邦。从1997年不多的贻贝养殖产量增加到2002年的1250吨,在喀拉拉河口建立了250多个贻贝养殖场
    人力资源
    尽管印度的水产养殖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但由于水产养殖资源分散的特点以及没有合适的数据收集机制,缺乏水产养殖和相关领域人力资源详情的数据库。通过对印度6个主要水产养殖生产邦的调查(安德拉邦、哈里亚纳邦、卡纳塔克邦、奥里萨邦、北方邦和西孟加拉邦),布哈塔(2003年)报告了养殖者的年龄在安德拉邦的38岁和哈里亚纳邦的58岁之间,全国平均为47岁。养殖者受教育水平在0-10年之间变化,大量的养殖者为兼职从事水产养殖,时间从卡纳塔克邦每年17人天到最高的西孟加拉邦的75人天。该项研究还推断尽管养鱼是兼职活动,但在养殖者收入中占重要份额,从奥里萨邦的14.98%到安德拉邦的95.26%,平均为79.66%。
    随着养虾业的发展,沿海区域的就业机会大大增加。对虾养殖要求的平均劳力预计为大约600个劳力-天/生产周期/公顷,而稻田为180个劳力-天/生产周期/公顷(雷和罗因陀罗,2001年)。在安德拉邦内洛尔区进行的海水养殖场典型研究显示,在建立养虾场后就业增加2-15%,养殖场劳力收入增加6-22%(CIBA,1997年)。在咸水养殖中,孵化场和饲料场也在提供极好的就业机会,农村对虾养殖本身和辅助领域预计产生了30多万个工作机会。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印度的水产养殖资源包括236万公顷的池塘和水池、107万公顷的旧河道和荒废水面,还有可用于水产养殖的12万公里长的沟渠、315万公顷的水库和72万公顷的山地湖。池塘和水库是淡水养殖的主要资源,但目前只有约80万-90万公顷用于水产养殖。印度东部池塘是典型的家庭池塘,面积不足1公顷,而印度西部的面积更大,每个在15-25公顷之间。在印度北部,普遍为有水流入的开阔水域,而印度南部的为水池,主要用于农作物灌溉。在印度的几个地区,池塘和水池为国有或公共所有,并租出使用,租期3-5年。预计印度有适宜养殖的潜在咸水面积约120万公顷,此外,还有约850万公顷的盐碱地,其中约260万公顷由于不适合作为其他农业活动的资源可专门用于水产养殖。但目前用于养殖的只占潜在水域面积的13%多。对虾养殖主要依靠不足2公顷的小型设施,这类养殖场占已用于对虾养殖总面积的90%多,而超过10公顷的池塘只占总面积的1.54%。位于喀拉拉邦和西孟加拉邦的许多养殖场属于传统的对虾养殖系统。公共和私人鲤科鱼孵化场继续增加苗种生产,从1985-1986年的63.21亿尾苗到目前的超过185亿尾苗。在沿海邦有35座淡水虾孵化场,每年生产2亿多尾苗。此外,有237座对虾孵化场,年生产能力约为110.425亿尾后期幼体,正在满足咸水养殖领域对苗种的需求。淡水养殖活动主要集中在印度东部,特别是在西孟加拉邦、奥里萨邦和安德拉邦,以及养殖新区的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阿萨姆邦和特里普拉邦。咸水养殖主要集中在安德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奥里萨邦和西孟加拉邦沿海。在市场方面,西孟加拉邦、比哈尔邦、奥里萨邦和印度东北部是淡水鱼的主要消费区域,养殖的咸水对虾主要用于出口。
    养殖种类
    鲤科鱼类在印度淡水养殖鱼类是最重要的种类,而对虾在半咸水养殖中占产量的大部分。3种主要印度鲤科鱼,即喀拉鲃(Catla catla )、南亚野鲮(Labeo rohita )和印鲮 (Cirrhinus mrigala ) 占印度水产养殖总产量的87%。印度在上世纪70年代引入鲤科鱼混养系统,3种外来鲤科鱼,即鲢鱼(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 )、草鱼(Ctenopharyngodon idellus )和鲤鱼(Cyprinus carpio )目前是第二重要的组,产量为16.9万吨(2002年)。尽管事实上印度还拥有几个其他可养殖的具有高度区域需求的中型和小型鲤科鱼,包括野鲮属的种类(Labeo calbasu, L. fimbriatus, L. gonius, L. bata, L. ariza )、印鲮(Cirrhinus mrigala )、无须鲃、盗目鱼(Hypselobarbus pulchellus, H. kolus )和磨齿钝齿鱼等,几乎没有商业养殖这些种类(阿亚潘和耶拿,2003年)。在鲶鱼中,蟾胡鲶是受到很多关注的唯一种类。囊鳃鲇是另一种在沼泽和荒废水体进行一定程度养殖的空气呼吸的鲶鱼,特别是在东部邦。近年尝试开发养殖非空气呼吸的鲶鱼,例如鱼芒、叉尾鲇、巨河鲶(Sperata seenghala )、印度扁鼻鲶和帕达绚鲶。其他重要的鱼类包括攀鲈、鳢(纹鳢和巨鳢)和罗非鱼(Oreochromis mossambicus and Oreochromis niloticus )。在淡水虾中,罗氏沼虾(Macrobrachium rosenbergii )是最重要的种类,其次是马氏沼虾。由于1952年引入的罗非鱼繁殖很快给水产养殖系统带来严重威胁,印度在1959年禁止养殖该种类,但在印度多数地区还可获得罗非鱼。为开发物种积极或有益的特性,进行了大量印度主要鲤科鱼之间、印度主要鲤科鱼和中国鲤之间以及中国鲤之间的杂交,但尚没有从这些杂交品种获得明显优势。过去10年由CIFA与挪威AKVAFORSK合作在布巴内斯瓦尔进行的基于组合选择方式的南亚野鲮选育计划产生了遗传改进区系(即Jayanti) ,其显示了在3代有50%多的更高增长率。这个改进的区系在印度不同地区已可得到。咸水养殖主要支撑着对虾产量,罗氏沼虾(Penaeus monodon )、斑节对虾占产量的大部分
    养殖方式/系统
    淡水养殖

    鲤科鱼养殖

    鲤科鱼养殖以3种主要印度鲤(喀拉鲃、南亚野鲮和印鲮)为基础的“混养”以及这3种主要鲤科鱼与3种外来鲤科鱼(鲢、草鱼和鲤鱼)的“鲤科鱼合成养殖”。鲤科鱼养殖的标准方式包括:
    • 鲤科鱼综合投放密度在4000-10000尾鱼种/公顷之间。
    • 用家畜或家禽的有机肥或化肥(例如尿素和高磷酸盐)为池塘施肥。
    • 提供辅助饲料,主要为糠/麸和落花生/芥末豆饼的等比例混合饲料。
    这类半精养鲤鱼的技术已经显示的单产水平为3-5吨/公顷/年,几个养殖者甚至达到8-12吨/公顷/年的更高单产。鲤科鱼养殖技术事实上革新了淡水养殖,根本上提高了印度静水池塘的单产水平,从上世纪70年代的600公斤/公顷/年到目前的2200多公斤/公顷/年。

    鲶鱼养殖

    鲶鱼池塘养殖主要包括蟾胡鲶和囊鳃鲇,在一些邦进行养殖,例如比哈尔、西孟加拉和奥里萨邦。尽管这些种类的现代养殖技术提倡按20000-50000尾鱼种/公顷投放密度进行单养,但幼鱼不足限制了其与鲤科鱼的混养。由于市场对鲶鱼需求高以及在沼泽和荒废水域有大量潜在资源,目前对这些种类的商业养殖给予了重视。

    罗氏沼虾养殖

    罗氏沼虾是养殖种类最大和生长最快的种类,有相当大的国内和国际市场需求。对罗氏沼虾进行单养或与鲤科鱼结合(混养)。罗氏沼虾单养限于土池,投放密度适中,在20000-50000尾/公顷之间,一次放养,施肥和投喂可达到适度的600-1000公斤/公顷/8个月的单产,进行一次/多次捕捞。淡水虾幼体混养密度为10000-15000尾/公顷,鲤鱼为3000-4000尾/公顷也显示经济上可行。

    非传统养殖系统

    食腐殖质鱼的养殖和稻田养鱼是印度一些地区进行的重要养殖,西孟加拉邦水围子的食腐殖质鱼养殖是古老的方式。目前约5700公顷用于养鱼,利用初步处理的污水作为投入,每年生产7000多吨鱼,主要包括大型和小型鲤科鱼。该养殖系统通常为多次投放和多次捕捞,捕捞规格通常为300-500克。一般放养密度为1万-2万尾/公顷,但几个养殖场还达到5万尾/公顷。研究结果显示这些系统生产潜力高,年每公顷单产最高记录达到9吨多鱼。最近的水产养殖还被用来作为处理家庭污水的主要选择。
    稻田养鱼在低地区域的中度到半深水稻田进行,田埂牢固以预防养殖鱼类在洪水季节逃逸,稻田中的沟、池为鱼提供藏身处。该系统大多依靠自然苗,但在几个区域进行的现代养殖为投放5000-10000尾/公顷的大型和小型鲤科鱼以及淡水虾。在1年内良好管理的稻田养鱼系统可达到3.5吨稻谷和0.5-1.0吨鱼/公顷的生产水平。

    咸水养殖

    印度的咸水养殖限于使用半精养方式的斑节对虾养殖,投放密度为10万-30万尾/公顷。提供高蛋白含量饲料、水交换、增氧并改善健康管理,在4-5个月生产时期单产达到4-6吨/公顷。但1994-1995年出现的白点病使对虾养殖活动在90年代后期急剧减少。采用更审慎的方式,包括适度放养密度和良好管理操作使该产业复苏,并支持着印度的对虾生产。

    海水养殖

    海水养殖的地位依然不高,只涉及不多的贝类,例如翡翠贻贝和印度贻贝,使用筏式或延绳式养殖方式,使用架和REN、架和盘方式养殖印度巨牡蛎;用筏式养殖方式养殖合浦珠母贝
    领域表现
    产量
    2003年水产养殖占印度水产品610万吨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多。水产养殖总产量为220万吨,产值25亿美元,其中鲤科鱼类产量为187万吨。高价值种类产量,即罗氏沼虾产量为30000吨,咸水虾(主要是斑节对虾)产量为115000吨。



    :
    :
    市场和贸易
    淡水鲤和咸水虾是印度生产的主要养殖种类,水产养殖生产的几乎所有鱼在国内消费,而对虾和淡水虾主要是出口。印度东部人们喜好淡水鱼,印度南方人喜好捕捞的海水鱼。作为在西孟加拉邦之后的第二大淡水鱼生产者,安德拉邦通过有组织的和已经建立的销售网络向印度东部和东北部的邦销售其大量产品。带冰的绝缘卡车是2000多公里的长途运输的主要工具。印度几乎没有对虾和淡水虾之外的水产养殖种类的加工。政府没有控制水产养殖产品国内市场的规定,价格随供求关系波动,此外在国内市场出售鱼没有证书系统。在2002-2003年期间,养殖对虾和虾占对虾和虾出口总量的65.7%,主要是冷冻形式,产值为8000多万美元。美国是2002-2003年期间最大进口者,日本为第二。海产品出口开发局自成立起就在促进出口的指南制定、定期修改和实施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对经济的贡献
    过去5年渔业在农业GDP的份额明显增加,从1950-51年的0.84%到1999-2000年的4.19%(Anjani Kumar, 2003年)。单独的水产养殖贡献的信息目前没有得到。鱼对印度的国内粮食安全有实质贡献,人均消费为8公斤。淡水养殖在该国的几个部分是家庭活动,除增加营养安全外,还帮助农村家庭得到额外收入。422个FFDA的网络使大约45.6万公顷的水面处于现代化的养鱼生产中,约83万人收益。该领域的快速发展为专业人员、熟练和半熟练工人提供了不同辅助活动的大量就业机会,例如建筑和养殖场、孵化场、饲料场、加工单位的管理等。预计咸水对虾养殖本身和辅助领域产生了约30万个工作,尽管没有关于从事水产养殖人员的确切数字。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印度政府农业部畜牧和奶业局下有渔业处作为关键的机构。该机构负责印度所有邦的与渔业和水产养殖有关的规划、监测和资助几个中央支持的开发计划。多数邦有单独的渔业部或在畜牧部中。所有的邦有良好组织的渔业局,在区一级有渔业行政官员,在街区一级有渔业推广官员,负责该领域的全面发展,但各邦之间的行政管理结构不同。中央支持的计划例如422个FFDA包含印度几乎所有的区,海洋区的39个咸水鱼养殖者开发代理(BFDA)也对水产养殖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印度农业研究理事会隶属印度农业部下的农业研究和教育局,有一个渔业室通过许多研究所承担有关水产养殖和渔业的研发工作。印度有大约400个养殖场科学中心,通过邦的农业大学、ICAR研究所和非政府组织运行,大多数还在其活动范围内承担水产养殖开发的工作。商务部下的MPEDA的职能除了在水产品出口方面的作用外,还对促进沿海水产养殖有贡献。其他许多组织和机构也在这方面给予了支持或进行研发工作,这些机构包括科技局、生物技术局、大学、非政府组织和私人企业。
    管理规定
    印度是一个联邦共和国,分为28个邦和6个中央直辖区。根据《宪法》,邦的立法机构有权在其管辖事务方面制定法规,包括水(即水的供应、灌溉和沟渠、排水和堤防、蓄水和水力发电)、土地(即对土地和在土地上的权力、土地使用期、农田流转)、渔业、种群养护、保护和改善以及预防动物病害。尽管在邦一级有关水产养殖的法规很多,本次回顾只涉及中央政府通过的法规。 在中央一级,有几个与水产养殖有关的关键法律,包括有百年历史的 《印度渔业法案》(1897年) , 规定对毒鱼和炸鱼进行处罚 《环境(保护)法案》(1986年) , 是所有有关环境问题的框架法案。还包括 《水(预防和控制污染)法案》(1974年) 以及 《野生生物保护法案》(1972年) .在本质上必须有关联地了解所有法律以理解适用于水产养殖的整个规则。

    1996年12月11日,印度最高法院就在沿海区域建立养虾场做出了对水产养殖有主要影响的历史性决定。高等法院,除其他外,禁止在沿海规则区域内以及吉尔卡湖和普利卡特湖1000米以内建设/设立养虾池,但传统和传统改进型池塘除外。其还裁决应成立政府机构以保护生态脆弱的沿海区域、海滨、岸线和其他沿海区并特别涉及在沿海邦和中央直辖区对虾养殖业产生的问题。

    为履行最高法院确定的职能,根据《环境(保护)法案》,》,《SO 88 (E)通告》(1997年)  建立了水产养殖局。该局受农业部行政管理,具体负责水产养殖事务。

    关于印度水产养殖法律的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法律回顾-印度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ICAR是印度农业研究的关键机构,有8个渔业研究所,其中3个主要负责水产养殖研究,即位于布巴内斯瓦尔的从事淡水养殖的CIFA;位于清奈的关于咸水养殖的CIBA和位于库奇的关于海水养殖的CMFRI。此外,在皮默塔的冷水渔业国家研究中心负责冷水渔业和水产养殖。根据国家重点制定研究计划并对这些研究所提出具体要求。位于不同农业生态区的区域中心也承担有区域重要性的研究工作。根据国家重点和区域需求确定研究计划,同时对养殖者反馈的意见也给予适当的重视。另外,国家级会议、研讨会的建议帮助确定这些研究计划的优先领域。每个机构通过研究咨询委员会和ICAR任命的5年回顾工作组以及几个其他机制确定优先研究计划。科学审计组审计研究计划,此外,由国会议员为首的社会审计组也评价这些研究所对整个社会的作用。在不同邦的农业大学以及其他大学和组织中的渔业学院也承担水产养殖研究工作。
    不同研究所开发的重要技术通过全印度协调者研究项目和ICAR资助的运行研究项目在不同农业-气候条件进行多点实验。多年来,ICAR进行了几个其他计划以建立研究和养殖者更密切的交流,包括实验室到土地计划、国际发展研究中心(IDRC)农村水产养殖项目、研究所-乡村联系计划等。研究所通过在国家和国际杂志上公布研究成果、以地区语言的手册和小册子和培训计划传播开发的工艺和技术,在一些情况下还在养殖场演示。印度专业渔业教育主要通过12座渔业学院的4年学位课程(渔业科学学士)以及随后的2年硕士学位(渔业科学硕士)和在一些学院的博士学位进行。在邦一级,主要由FFDA和BFDA进行培训。电子传媒,例如广播、电视也通过定期访谈特别节目在推广新技术方面发挥主要作用。

    表1.印度主要水产养殖研究和教育机构
    研究机构城市/邦
    淡水养殖中央所 布巴内斯瓦尔
    咸水养殖中央所 清奈
    中央海水渔业研究所 柯钦
    教育机构
    渔业教育中央所 孟买
    渔业科学学院 (共12个)安德拉邦、阿萨姆邦、比哈尔邦、古吉拉特、喀纳塔克邦、喀拉拉邦、马哈拉、奥里萨邦、泰米尔纳德邦、特里普拉邦、乌塔兰契尔邦和西孟加拉邦
    趋势、问题和发展
    过去10年水产养殖规模扩大,总产量从1992年的139.5万吨增加到2001年的220.2万吨,增长了57%。淡水养殖领域增长的重要领域是鲤科鱼类的常规养殖和重要性增加的淡水虾的多样化养殖以及一定程度上的鲶鱼养殖。采用更现代养殖技术和保证鲤科鱼类养殖比大多其他农业产业更高的利润率吸引了农民养鱼。淡水养殖通过养殖高价值淡水虾增加了养殖种类,淡水虾产量从1992年的455吨增加到2003年的3万多吨。

    上世纪90年代早期养殖对虾产量显著增加,从1991-1992年的4万吨增加到1994年的82900吨。此外,该领域用了几乎4-5年的时间从白点病造成的损害中恢复。随后采取审慎方式以及良好管理操作使该领域在2002-2003年达到创记录的115000吨产量,生产面积约152000公顷。前10年高增长的驱动力是建立大量对虾孵化场保证高质量苗种供应的高出口潜力、得到其他关键投入(例如配合饲料、容易得到机制性的财政支持、增加企业介入、几个私人大公司的参加)以及最重要的是更高利润率。近年来的水产养殖不仅提供了实质性的社会经济效益,例如增加营养水平、收入、就业和创汇,还开发了大量的未利用和低度利用的土地以及水域资源用于养殖。随着淡水养殖与其他养殖系统的协调,其在基本上是环境友好型的产业并循环和利用几种类型的有机废物。但多年来,养殖强度加大,为获得高生产力不同养殖方式之间有变化。在咸水养殖中有产生废物、转用农田、盐化、由于广泛使用药物和化学品使土壤和环境退化、破坏红树林等问题。尽管这些问题中有一些引起关注,但多数是孤立的问题,大部分养殖活动符合生态要求。
    参考文献
    书目
    Anjani, K. , Joshi, P.K. & Pratap, S.B. 2003 . Fisheries Sector in India: An Overview of Performance, Policies and Programmes. In: Anjani, K., Pradeep, K.K. & Joshi, P.K. (Eds.), A Profile of People, Technologies and Policies in Fisheries Sector in India. pp.1–16.
    Anon. 2002 . Aquaculture Authority News. Vol.1(2), December, 2002.
    Ayyappan, S. & Jena, J.K. 2003 . Grow-out production of carps in India. J. Appl. Aqua., 13(3/4): 251–282.
    Bhatta, R. 2003 .Socio-economic Issues in fisheries sector in India. In: Anjani, K., Pradeep, K.K. & Joshi, P.K. (Eds.), A Profile of People, Technologies and Policies in Fisheries Sector in India. pp.17–42.
    CIBA . 1997 . Final Report: Assessment of Ground realities regarding the impact of shrimp farming activities on environment in coastal areas of Andhra Pradesh and Tamil Nadu. Mimeo.
    FAO . 2005 .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3. Year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Gopakumar, K. , Ayyappan, S. , Jena, J.K. , Sahoo, S.K. , Sarkar, S.K. , Satapathy, B.B. & Nayak, P.K. 1999 . National Freshwater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Plan. Central Institute of Freshwater Aquaculture, Bhubaneswar, India.
    Rao, G.R.M. & Ravichandran, P. 2001 . Sustainable Brackishwater Aquaculture. In: Pandian, T.J. (Eds.), Sustainable Indian Fisheries, National Academy of Agricultural Science, New Delhi, pp. 134–151.
    Surendran, V. , Madhusudhan Reddy, K. & Subba Rao, V. 1991 . Semi-intensive shrimp farming-TASPARC's experience at Nellore. Fishing Chimes, February 1991: 23–29.
    Tripathi, S.D. 2003 . Inland Fisheries in India. In: Fish for All National Launch, 18–19 December 2003, Kolkata, India, pp. 33–57.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