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印度尼西亚是个拥有17 000余个岛屿的国家,海岸线长约81 000公里,可用于水产养殖发展的面积为26 606 000公顷。水产养殖在减少失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2003年,有2 284 208个家庭参与水产养殖业,占渔业部门就业总人数的约40%。

    印度尼西亚有淡水、咸淡水和海水养殖,而且种类、生产设施和养殖方法各异。淡水养殖的发展始于1970年代末期,由于引进的新型养殖技术促进了孵化场生产的苗种供应和复合饲料的发展,淡水养殖产量大幅度增加。最流行的养殖种类是鲤鱼(Cyprinus carpio)、鲇鱼(Clarias spp., Pangasius spp.)和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在1978年,随着眼柄切除技术的发展以及虾类孵化场的快速增多,咸淡水池塘面积大幅度增加。在南苏门答腊和楠榜省,私营部门通过扩展咸淡水池塘面积,利用小产业系统发展大规模的池塘养殖。对虾和遮目鱼(Chanos chanos)是常见的产品。海水养殖仅在过去十年才发展起来,以石斑鱼品种为主,如驼背鲈(Cromileptes altivelis)和棕点石斑鱼(Epinephelus fuscoguttatus),以及海藻(Eucheuma spp.和Gracilaria spp.)。

    在2003年,用于淡水和咸淡水养殖的面积分别是250 276公顷和480 762公顷。海水养殖种类的养殖总面积为981公顷。水产养殖产量占鱼品总产量的20.6%。该国鱼品总产量的约90%为国内消费。2003年的人均鱼品消费量约为24.67公斤/年。

    在鱼产品的出口量中未单独列出水产养殖产品和捕捞鱼产品。虾类是鱼产品出口的主要商品,在2003年,按价值和数量计算分别占52%和16%。
    历史和总览
    水产养殖是印度尼西亚渔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为国家的粮食安全、收入和创造就业,以及赚取外汇做出贡献。另一个积极作用是它减少对海洋自然资源的压力。最近印度尼西亚的水产养殖发展速度提高,它被视为是对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持。

    印度尼西亚是个拥有约81 000公里海岸线的岛屿国家,因此具有巨大的水产养殖潜力。具有水产养殖潜力的面积估计为7 231 039公顷,其中包括海水养殖面积3 775 539公顷(52.21%)(DGA,2004年)、咸淡水养殖面积1 225 000公顷(16.94%)(DGA,2003年)以及淡水养殖面积2 230 500公顷(30.85%)。现有用于海水、咸淡水和淡水养殖的面积仅分别占具有发展潜力面积的0.03%、39.25%和11.22%。

    水产养殖和内陆水域捕捞渔业占全国鱼类总产量26%(海洋事务和渔业部,2003年)。由于技术创新、面积扩大以及优质适宜鱼种的供应,水产养殖总产量从1993年的600 384吨增至2002年的1 137 153吨,每年增长约10%。水产养殖采用各种生产设施和方法,在淡水、咸淡水和海水中进行。根据水生生物的放养密度、投入物的多寡以及管理的水平,养殖系统涉及从粗养到精养等各种方式。水产养殖部门的快速发展是自1980年代起对水产养殖发展高度重视的结果,而这种高度重视来自对食用鱼品的巨大需求,特别是边远内地对鱼品的需求以及在1980年实行禁止拖网捕鱼所致。

    淡水养殖始于十九世纪中叶荷兰人占领期间,那时在西爪哇岛的后院池塘进行鲤鱼放养,随后在二十世纪初传到爪哇、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等岛屿的其他地方。然而,只是到了1970年代才实现淡水养殖产量的明显增长。这归功于促进孵化场生产苗种供应的新型养殖技术引进以及复合饲料的发展。最普通的养殖种类是鲤鱼(Cyprinus carpio)、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和丝足鲈(Osphronemus goramy)。鲤鱼是最主要的种类,产量占淡水养殖捕获量的大约一半。继在芝塔龙河系的一系列水库发展浮式网箱之后,鲤鱼的重要性迅速提高。另一种类尼罗罗非鱼于1969年首次引入印度尼西亚并变得日益重要,其产量从1999年的31 217吨增加到2003年的71 789吨(DGA,2004年)。由于巨大的出口需求和政府的有力支持,淡水观赏鱼类的养殖也正在发展。这一行业包括广泛的生产者,从小型后院经营者到大型商业化生产商,通过每年出口3 000-4 000万尾鱼,可赚汇2000万美元。由于影响鲤鱼生产的KHV(锦鲤疱疹病毒)爆发,许多鲤鱼孵化场、育苗场、成鱼养殖渔民和经营者转向生产观赏鱼类供应出口市场。

    与此同时,主要在爪哇岛的咸淡水池塘养殖是印度尼西亚的一项古老传统,作为一种生存手段,它已经存在400多年。私营部门通过在南苏门答腊和楠榜省大量扩展咸淡水池塘面积,利用小产业系统发展大规模的池塘养殖。遮目鱼(Chanos chanos)和鲻鱼(Mugil spp.)是传统的养殖种类。按价值计算,对虾是最主要的商品,占渔业出口的80%。但是,由于白斑病毒爆发造成了虾类在池塘内的大量死亡,从1997年到2001年斑节对虾生产实际停滞在90 000吨的水平上。为了弥补产量的下降,政府引进了南美白对虾(Penaeus vannamei)和细角对虾(Penaeus stylirostris),它们比斑节对虾的抗病性更强,已经在东爪哇、楠榜和巴厘得到成功养殖(Ablaza,2003年)。

    印度尼西亚的主要海水养殖种类是各种有鳍鱼类、贝类、海藻和其他种类,包括海参。2002年产量达到8 760吨的有鳍鱼类,如舌齿鲈、石斑鱼和笛鲷是高价值种类,在出口市场售价很高。驼背鲈和虎纹石斑鱼的幼鱼在巴厘的孵化场和育苗场养至3-10厘米长,然后出售给印度尼西亚或海外的养成渔场。

    印尼养殖四种海藻(Eucheuma cottoniiE. spinosumGracilaria spp. 和 Gelidium spp.)被作为鲜活产品出售,或晾干和加工,供应制药、食品加工和化妆品行业。海藻产量比虾类产量增幅更高,从1985年的58 217吨增至1990年的115 764吨和2002年的 223 080吨(DGA,2003年)。海藻产量中至少有70%被作为原料(干海藻)出口,其余部分被加工成鹿角菜胶,每年产量约1 000-2 000吨。
    人力资源
    一般来讲,养殖渔民的鱼类养殖技能已经存在多年。这类生产技术是通过经验和渔民之间的技术转让来获得。劳动力的参与是鱼类养殖的最重要投入。在2003年,水产养殖直接雇用大约2 284 208人,这些人员分别在淡水池塘(54%)、稻田(24%)咸淡水池塘(16%)、海水养殖(4%)和浮式网箱养殖(2%)领域工作。

    在咸淡水养殖中,大部分(55%)家庭的鱼类养殖面积不足2公顷,而27%的家庭拥有2-5公顷的面积,12%拥有5-10公顷,仅有6%的家庭拥有10公顷以上的土地。在淡水养殖中,64%的养鱼家庭拥有的面积不足0.1公顷,22%拥有0.1-0.5公顷,9%拥有0.3-0.5公顷,只有5%拥有超过0.5公顷的面积。

    妇女在手工渔业生产、加工和销售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已经得到承认,目前正在努力提高她们的生活条件并解决男女之间的不平等问题。妇女参与渔业发展的基本目的是使她们成为与男人平等的伙伴,这也将使她们通过提高生产力和自力更生来改善家庭营养和生活水平。如果能够满足妇女对适当技能及相应知识和技术的要求,她们也将更好地在社会和经济上为其社区福利做出贡献。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在2003年,用于咸淡水发展的面积为480 762公顷,或占可用于虾类养殖(40%)、遮目鱼(30%)及虾类和遮目鱼混养(30%)面积的53%。约75%的养殖场采用传统(粗放)技术,其它的采用半精养(15%)和精养(10%)技术。咸淡水养殖的平均产量每年稳步增长5%,在2003年达到501 977吨。主要产地是南苏拉威西(19%),其次是东爪哇(17%)、西爪哇(14%)、中爪哇(13%)和楠榜(8%)。

    在2003年,用于水产养殖的潜在面积主要集中在爪哇(43.18%)和苏拉威西(20.86%)。同样,海水养殖的主要地区是包含哥伦打洛、南苏拉威西和北苏拉威西的苏拉威西(65.59%),而巴厘和奴沙登加拉一共约占23.82%。除此之外,主要咸淡水养殖区是爪哇(32.39%)、苏拉威西(28.16%)和苏门答腊(22.66%)。苏门答腊岛的淡水池塘养殖面积(73.15%)和网箱养殖(85.47%)最多,但是爪哇有更多的浮式网箱养殖场(68.14%)和稻田养殖系统(71.67%)。

    在2003年,用于淡水养殖的总面积250 276公顷,每年增幅为2.05%。稻田所占比例最高(60%),面积为151 414公顷,其次是池塘(39%),面积达到97 821公顷。2003年的淡水养殖产量472 973吨,与1999年的334 085吨相比每年增加9.09%。可以说,通过采用废弃池塘和挖掘新的池塘来扩大池塘养殖面积使产量增加,而生产能力的提高则主要是技术创新的结果。淡水鱼类的主要生产省份是西爪哇(34%)、东爪哇(13%)、西苏门答腊(8%)中爪哇(7%)和南苏门答腊(5%)。

    在2003年,海水养殖产品的主要生产省份是西爪哇(19%)、东爪哇(12%)、东苏拉威西(11%)和巴厘(10%),总产量达到249 242吨,每年增幅17.37%。按地区划分,巴厘的海水养殖产量最高(44%),其次是南苏拉威西(14%)和西奴沙登加拉(13%)。
    养殖种类
    产值最高的种类(占总产值的75%以上)是海水养殖产品,即石斑鱼(74 208美元)和珍珠(47 660美元);咸淡水的斑节对虾(662 594美元)、遮目鱼(166 987美元)和墨吉对虾(105 294美元),以及淡水的鲤鱼(181 908美元)、鲇鱼(41 241美元)和尼罗罗非鱼(23 653美元)。

    在咸淡水的水产养殖发展初期,特别是在东爪哇,遮目鱼被选中用于生产。由于斑节对虾和南美白对虾的高价值,其养殖技术得到发展,遮目鱼养殖被虾和鱼的混养或虾的单养所取代。池塘养殖的产品是鲤鱼、罗非鱼、tawes(鲤科鱼类)、蟾胡鲇、丝足鲈科(giant gourami、sepat siam)和南洋鯽仔。通过驯化河鱼种类,许多养殖渔民将其养殖种类多样化,特别是罗氏沼虾(Macrobrachium rosenbergii)和鲶鱼(Pseudopangasius nasutus),因为其价格较高。随着需求的增加,采用淡水浮式网箱养殖方式生产的鱼类也已经多样化,从鲤鱼作为主要种类发展到包括尼罗罗非鱼和鲶鱼。除了已经在诸如西奴沙登加拉、东奴沙登加拉、东南苏拉威西和马鲁古形成工业化生产规模的珠母贝养殖及巴厘和南苏拉威西的海藻养殖以外,与其他养殖相比,海水养殖是最近发展起来的,并且范围依然很小。通过海水养殖发展的经济商品是石斑鱼、珠母贝、海藻,甚至彩色珍珠贝壳。

    此外,为了使养殖种类多样化,政府引进了外来种,如中国的草鱼、中国台湾省的杂交罗非鱼、菲律宾的红罗非鱼和GIFT(经遗传改良的养殖罗非鱼)罗非鱼品系以及非洲和南美洲的淡水观赏鱼类。目前养殖的种类众多,而且还包括产量很难估计的其他种类,如珍珠蛤、海藻和海参。

    自1993年以来,印度尼西亚斑节对虾(Penaeus monodon)养殖产量的下降促使部分虾农进口据称生长特性优于斑节对虾的新型对虾种类,如南美白对虾(Penaeus vannamei)和细角对虾(Penaeus stylirostris)。南美白对虾于2000年从夏威夷引入,2001年7月政府宣布这是一种优质对虾,通过采用集约化技术可以成功进行养殖,它具有抗病性更强、生长更快,对环境变化的耐受性更好的特点。从后来发展成为商业化生产的试验养殖开始,楠榜、东爪哇和巴厘的所有精养池塘都养殖南美白对虾,每年每公顷产量约8-10吨。然而,尽管在养殖方面取得成功,但这种虾是托拉综合症病毒(TSV)的“生物载体”,这对所有虾农是一个打击。除此之外,另一个限制因素是对其苗种的需求增长超过了亲虾生长的速度。因此,不可避免地需要使用来自虾类养殖生产的地方亲虾,特别是由于从虾类养殖中生产亲虾较容易,而且地方亲虾比进口亲虾便宜。同样在2000年从夏威夷引进的细角对虾(Penaeus stylirostris)也被政府在2002年5月宣布为一种优质对虾。但是与南美白对虾不同的是,虾农未对此做出积极响应,因此细角对虾的养殖发展缓慢,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开展任何这类养殖活动。从技术上讲,细角对虾的养殖密度不如南美白对虾(超过70只/平方米)高,但是与生长速度为每周1.37克的南美白对虾相比,它的生长速度非常快,每周达到3.5-4克。

    为了支持水产养殖的发展,特别是水产养殖促进计划,需要有足够的亲虾和苗种,从质量和数量上满足需求。为了应对这一要求,政府就对虾、石斑鱼、罗非鱼和海藻建立了国家亲体培育中心和区域亲体培育中心,这些中心的主要活动是在印度尼西亚的所有水域开展亲体和前期亲体收集、前期亲体的生产以及繁殖计划的执行。就斑节对虾来讲,这一点的实现是通过对现有斑节对虾特性的描述和制定开发斑节对虾亲体的初步计划。在石斑鱼方面则是通过国家研究战略予以实现,该战略将由诸如大学和研究所等相关机构执行。国家亲体培育中心和区域亲体培育中心已经生产出南美白对虾、细角对虾、墨吉对虾及YY型超级雄性罗非鱼的前期亲体。
    养殖方式/系统
    鉴于在可用于养殖的面积方面存在的巨大潜力以及虾的较高的经济价值和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政府致力于促进虾类的生产。根据池塘结构、放养密度、水质和投饲管理的不同,在斑节对虾生产中采用的技术分为低(粗养)、中(半精养)和高(精养)三个等级。

    池塘养殖通常采用传统方式,地点是后院或附近的池塘。池塘的面积大约1 000平方米,放养密度5-110尾/平方米、苗种规格8-12厘米,养殖时间3-4个月,成活率80%,饲料转换比为1.2,收获规格在250-300克/尾时,产量为每造2吨。自1960年起,印度尼西亚采用了从日本传入的流水系统。在这种系统中,一般使用方形或三角形混凝土池,每个50-100平方米,使用100克的苗种放养,其密度为5-10尾/平方米。鲤鱼是主要的商品,产量为每池每造1吨或更多。

    网箱养殖是一种更为商业化的养殖方式,是从事养殖人员的主要生计来源。在爪哇的河流和沟渠中,每个网箱的规格约4x2x1米,而在苏门答腊和加利曼丹,网箱的规格更大一些,为4x2x2米/个。浮式网箱养殖用于湖泊和水库。浮式网箱采用竹条或铁条编制,外边用网罩住,内含卷筒/箱体/泡沫聚苯乙烯,漂浮在水中。网箱采用聚乙烯网,规格为四个7x7x2.5 米/个,放养的密度为50-70尾/立方米,苗种规格为30-50克/尾。养殖3-4个月后的产量为5-6吨/单元/造。

    稻田养殖的做法是在将苗种放入网箱或浮式网箱内养殖之前建立育苗场。养殖种类根据养殖渔民的要求而有所不同,有鲤鱼、无须鲃、鲈科(sepat siam)和甚至罗非鱼,养殖周期30天。稻田养殖分为三种类型:“Penyelang”(播种前)、“Tumpang Sari”(与稻谷播种同期)和“Palawija”(两季稻谷播种之间)。

    海水养殖通常采用木筏来养殖鱼类或藻类。木筏被制成8x8米的网箱形式,每个内含4个3x3x3米的单元。网箱架采用竹、木、钢管或塑料管制作并配备浮子。常见的养殖种类的是棕点石斑鱼(Epinephelus fuscoguttatus)和驼背鲈(Cromileptes altivelis)。就棕点石斑鱼来讲,苗种密度是150-200尾/立方米,规格为5-25克。在养殖7个月后鱼的成活率可以达到95%,收获产量为1 000公斤/伐/周期,规格为400-500克。驼背鲈在放养密度、苗种规格同样的条件下养殖12个月后,其成活率为90%,收获产量为1 000公斤/伐/周期,规格为400-500克。

    海藻养殖通常采用四种方式,即在陆地沙基地区或沙泥的自由基方法、混合土地和多浪地区的浮式方法(木伐)、由于耐用而且工具和材料易于获得而广泛采用的延绳法,以及浮式和延绳的混合方法。每一种方式的采用取决于开展养殖地区的水域条件。
    领域表现
    产量
    在1999-2003年期间,水产养殖产量从1999年的882 989吨增加到2003年的1 228 559吨,价值17.15901亿美元(粮农组织,2005年),每年增幅8.5%。这一增长是技术创新、水产养殖面积扩大和获得质量适当的鱼种供应的结果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鱼产品国际贸易的扩大超过了世界鱼产量的增长。印度尼西亚在2003年37 851 356吨世界总产量中所占份额为3%,是仅次于中国(60.2%)和印度(5.82%)的第三大鱼品生产国。

    在1999-2003年期间,鱼产品出口(包括捕捞和养殖渔业)稳步增长。出口总量每年增加10.53%,从1999年的644 604吨增加到2003年的857 783吨。按价值计算每年增长率约0.66%,从1999年的16.05421亿美元增长到2003年的16.43542亿美元.

    出口市场还可以进一步发展,因为印度尼西亚拥有国外需求量很高的各种鱼类品种和加工产品。例如,水产养殖的主要出口产品是虾类(未冻、冷冻和灌装)、螃蟹(未冻、冷冻和灌装)、田鸡腿(鲜或冷藏)、海藻(干)、观赏鱼类(淡水和海水)、软体动物(扇贝和蜗牛)、珍珠和其他产品,包括捕捞产品诸如金枪鱼、海蜇和珊瑚礁鱼类以及鱼脂/鱼油和虾片。

    在2003年,印度尼西亚向210多个目的地国家出口了鱼产品。主要进口国和地区是日本、香港、新加坡、马拉西亚、美国、法国、中国台湾省、韩国、澳大利亚、中国、德国、英国、荷兰和泰国。

    养殖和捕捞的虾在出口产品中发挥重要作用,占2003年出口值的 52%,出口量的16%。出口量每年增长6%,从1999年的109 651吨增加到2003年的137 636吨。实际上,印度尼西亚出口虾的平均价格每年降低6.24%,从1999年的每公斤8.11美元降至2003年的每公斤6.18美元。

    石斑鱼是珊瑚礁鱼类中最贵重的,地方需求相当有限。诸如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的产品目前通过空运出口。在亚洲国家中,日本是最重要的活鱼市场。石斑鱼在香港、中国台湾省、韩国和新加坡也很受欢迎。将活鱼运送到数百公里以外的市场可能造成鱼的逆境反应,因此需要特殊关照。为此,应当就鲜活石斑鱼的有效运输和销售制定基本计划并付诸实施。

    海藻出口量的增长相当快,在2003年达到了40 162吨或2051.1万美元。主要目的地国家是中国、香港、丹麦、菲律宾和西班牙。尽管在印度尼西亚鱼产品出口总量中所占份额和价值相对较低,仅占1.25%,但是这种商品有进一步发展的余地。

    传统的鱼品销售渠道在农村地区占主导地位。大部分鱼产品,无论干(加工)鲜,都是通过传统销售体系分销,通常以国内市场为终点。出口生产商与大型、工业化海产品公司有业务联系,它们通过销售的纵向结合进行经营,全部活动由公司处理。虾品公司按照小产业计划进行经营,与养殖渔民签订合作协议,产品由公司收购用于出口。

    在传统的鱼品销售体系中,鱼产品在最终销售之前要多次易手。很多人参与从鲜鱼到加工鱼产品的收购和分销,最后到达零售商手中。在边远地区,进入鲜鱼分销渠道的机会是有限的,因此鱼品以某种加工产品的形式销售,例如传统的腌制和晾晒或用浓盐水煮。

    在大多数情况下,小型养殖渔民没有获得广泛的买主和加工的机会。包括鱼苗或幼鱼在内的水产品大多由个体商人、收鱼者或中间人销售,其中很少有妇女参与。地方的收鱼者一直在发挥从生产点到加工厂和超市的推销作用,通常属于本村的,以村庄为基地的收鱼者作为中间人开展活动,他们将鱼作为原料提供给区域收鱼者。后者常常为加工单位提供贷款以向小型养殖渔民支付原料费用,或发放小额信贷或预支款,以确保这些人向他们出售产品。

    在多数大区首府的公共市场中都划有鱼品销售区。鱼品零售商通常将其产品卖给市场。在大城市,公共市场为公众,特别是中等到低收入的消费者提供每日所需的海产品。现代化的连锁超市已经在各个城市建立,它们主要适应中等到高收入阶层。人们对鲜鱼或带水销售鱼品的卫生普遍表示关注。

    政府针对一些涉及标签和认证的问题颁布了政令,而且有专门机构负责这些活动。根据农业部1994年10月2日第752/Kpts/OT.210/10 /1994号和1997年6约6日第No. 562/Kpts/OT.210/6/97部令,生产公司在获得地点许可或原则认可之后和在开始施工之前,须要制定环境管理工作计划和环境监督工作计划。除此之外,政府第752/Kpts/ OT.210/10/1994号条例提供了有关环境监测工作的技术准则。

    除了大型公司使用的设施以外,用于产品装运和加工的基础设施由政府负责提供。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有一个主管机构来负责质量管理和监督、搬运和加工技术、推广和监测工作以及对环境保护的支持等。

    为了保护国内和国外的消费者,印度尼西亚政府实施了一项与鱼产品质量监督和管理相关的条例,即有关执行政府关于鱼产品质量综合管理系统的第41/Kpts/IK.210/1998号法令和关于鱼产品质量综合管理系统实施准则的第14128/Kpts/IK.130/1998号法令的规定。

    这些法令的重点是,每一个加工单位必须申请(1)加工合格认证(2)鱼品加工认证,以及(3)基于HACCP(即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一项旨在确定和防治食品生产中的微生物和其他有害物质的加工管理系统)的综合质量管理计划。此外,每批出口鱼品需要获得由鱼品检验和质量管理实验室签发的综合质量认证或卫生证书。法令还规定,鱼品检验员和省级渔业部门应当监督这一条例在整个印度尼西亚的实施。

    印度尼西亚政府有关质量监督和管理的条例已经得到一些国家(包括欧盟国家)的承认,如欧盟委员会1994年5月19日通过了关于“为印度尼西亚鱼和鱼产品进口设定特殊条件”的第324/94/EC号决定;根据类似的一份谅解备忘录,这也同样适用于来自加拿大和美国的鱼和鱼产品。
    对经济的贡献
    印度尼西亚目前是世界第九大鱼品生产国。在1999-2003年期间,鱼产量每年平均增长8.5%,从1999年的495.2万吨增加到2003年的596.1万吨,其中五分之一的产量来自水产养殖。水产养殖是提供就业的重要部门,为从事海水、咸淡水池塘、淡水池塘、淡水网箱和稻田养殖的2 384 208个家庭提供生计(海洋事务和渔业部,2004年)。

    自从1980年代末,来自水产养殖的产量大幅增加,特别是主要的商品(虾、遮目鱼、罗非鱼和鲤鱼),其中部分产品的产量翻番,其他产品增长四倍。在2003年,大约122.8万吨的水产养殖总产量占全国鱼类总产量的大约20.63%。在同一年,对虾、螃蟹和海藻分别占印度尼西亚鱼类和水产品总出口量的16.05%、1.40%和4.68%,仅一年就创收外汇超过16.43542亿美元(亚洲开发银行, 2004年)。

    通过确保粮食供应、提供家庭粮食安全和改善贫穷农村社区的生活水准,水产养殖在印度尼西亚的经济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除了占国家鱼类总产量的五分之一以外,水产养殖分部门还为220万人提供就业,占渔业部门就业总人数的40%。即便它的薪酬一般不是很高,但是对那些寻求有薪就业或生计手段来供养家庭的人来讲,水产养殖总是能够帮助减轻他们所面临的经济困难。

    印度尼西亚鱼类总产量的大约90%在国内消费。鱼是家庭的主要膳食来源,提供了国内动物蛋白供应总量的三分之二。在不同动物蛋白来源中,仍可将鱼视为相对便宜的食品,因此是穷人(即那些人均年收入低于320万印度尼西亚卢比的人; 2006年2月的汇率为:1印度尼西亚卢比=0.0001067美元)的主要廉价蛋白来源。该国人均鱼品消费量已经翻番,从1982年很低的12.8公斤/年(亚洲开发银行,2004年)增加到2002年的约23.63公斤/年(海洋事务和渔业部,2003年)。

    小规模养殖渔民通常采用低产、低投入和低技术水平的粗养方式,而且他们缺少采用新的或增产方法所必需的技术知识和技能。内陆和沿海农村地区的大部分新鲜和加工鱼品均通过传统的渠道销售。

    随着人口的增长,对鱼和鱼产品的需求持续高涨,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而手工捕捞渔业的生产依然维持在满足生计的水平上,因此水产养殖被视为优质动物蛋白和特别是低收入人群生计的另一个来源。预计在提供优质动物蛋白、就业和出口收入方面,它即使不超过,也将取代海洋捕捞渔业的重要性。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海洋事务和渔业部(MMAF)是负责印度尼西亚海洋和渔业部门规划、管理和行政事务的主要机构。截至2005年2月,该部含有:(1)六个直属办事机构,包括一个海洋事务和渔业机构及五个总局 – 水产养殖、捕捞渔业、沿海和小岛屿、海洋和渔业资源管理,以及能力建设和销售;(2)两个辅助机构,一个总秘书处和一个总检察署;以及(3)向部长提供特殊领域专家意见的顾问团。

    地方海洋渔业管理的责任由省海洋和渔业局负责,它在省、区和分区各级设有办事机构。随着第22/1999号法律的通过,省海洋和渔业局被授予更多的职责,在发挥其职能方面享有更大的自主权,从技术方面不再接受海洋事务和渔业部的监管。
    管理规定
    印度尼西亚渔业的主管机构是海洋事务和渔业部。该部通过水产养殖发展总局处理有关水产养殖事项。

    在国家一级,渔业和水产养殖通过第31/2004号渔业法(2004年)予以管理,该法强调了在发展渔业中可持续利用水生资源的重要性。

    根据第22/1999号区域行政管理法 (1999年)以及权力下放的进程,省政府负责其所属地界、地界内水域的海洋资源管理、利用和保护。但是下述分析仅集中在国家立法方面。

    如欲了解更多有关印度尼西亚水产养殖方面的立法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立法概况 – 印度尼西亚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海洋和渔业研究机构向海洋事务和渔业部负责,它的主要任务是就海洋领域和渔业开展战略研究。除了海洋和渔业研究机构以外,诸如技术研究和分析机构和印度尼西亚科学研究所等其他机构也制定并协调水产养殖研究规划。

    水产养殖研究的优先重点系根据政策方针和对广泛环境的理解、不同渔业组织的能力和职能所确定。为了进一步将研究塑造成为一个“系统”,旨在解决问题的研究由水产养殖总局的执行单位进行。通过这些执行单位,经研究发展的技术得到验证、评估和实施,并最终到达那些可以在实践中应用的人手中。在研究规划制定过程中听取并采纳孵化场和咸淡水池塘(tambak)所有者/经营者、养殖渔民、受雇的鱼场劳力和销售人员以及非政府组织的意见。

    现有的水产养殖准则将试养和失误或研究站在试验条件下开展的有限试验为基础。曾经在养殖场开展过试养,包括在养殖渔民那里开展的参与性研究和开发。预计研究工作将会取得技术适宜、环境友好和有利于社区福利的结果。新技术是否成功需要通过孵化场经营者、养殖渔民或其他利益相关者对它们的应用来予以衡量。

    研究结果通过下列方式得到传播:信息传播、研讨会和讲习班的宣传、媒体刊物和报刊的电子和印刷材料、培训、展览和科技柜台、图书馆以及与研究人员的其他合作方式。研究和其他应用技术的验证和评估通过研讨会、技术指南和实地会议以及区域和国家实地日等方式传达给养殖渔民和利益相关者。

    提供有关水产养殖学位和/或培训课程的政府主要水产养殖研究机构、大学和技术学校包括:有关海水养殖、淡水渔业、沿海渔业、产品加工和社会经济学的三个研究机构;十二个海水养殖、淡水和咸淡渔业发展中心;茂物农业学院和廖内、帕提穆拉和巴拉维查雅大学的五个渔业系;两个渔业学院;三个渔业研究院;五个渔业研究和培训学院;及七所渔业学校。
    趋势、问题和发展
    在1980年代以前,渔业发展更多地集中在捕捞渔业而非水产养殖。在预见到由于过度开采造成的鱼类资源退化之后,政府决定将渔业发展划分为捕捞渔业和水产养殖,这项政策旨在通过控制捕鱼和鼓励水产养殖来改善可恢复的鱼类资源。

    由金融危机触发的经济危机使印度尼西亚在1997年的年中遭受严重打击。这一灾难突现了利用高技术和进口原料发展工业部门的失误。宏观经济政策现在需要调整到更多注重以资源为基础的行业。鉴于印度尼西亚三分之二的领土包含具有丰富自然资源的海洋和内陆水体,水产养殖被认为是恢复国家经济的一条很有潜力的途径。因此,通过水产养殖发展,它应当能够鼓励以社区为基础的经济活动,促进通过出口水产养殖产品赚取外汇并加速农村经济发展。

    如同粮农组织“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所表述的那样,通过提高养殖渔民社区应用环境友好(包括确保土地和水资源保存)技术的能力,水产养殖的发展应当能够改善全球渔业系统。以前,赚取外汇的四种主要商品是虾、尼罗罗非鱼、石斑鱼和海藻;这些商品现已新增六个品种,即遮目鱼、舌齿鲈、鲇鱼、蟹、贻贝和珍珠。

    自从1980年代起,政府更加重视水产养殖发展,因为它有能力为内地社区提供人类消费的鱼品。1980年代引进的流水系统很快被养殖渔民采用。此后,网箱养殖迅速发展,在1980-1990中期,那些被鼓励采用流水系统养鱼的养殖渔民改用网箱养殖系统,因为后者在投资、饲料转换和用水方面效率更高。

    虽然没有禁止发展诸如尼罗罗非鱼、田鸡和观赏鱼类等出口产品,但是淡水鱼产品一直用于国内消费。因此,工作重点是营养水平较低的淡水产品。目前水产养殖面临的一个困难与亲体和苗种遗传退化相关,这一问题体现在生长缓慢、饲料转换率高和易染病,包括锦鲤疱疹病毒的爆发。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政府在许多地区建立了亲体培育中心。

    1980年通过签发有关禁止拖网捕鱼的第39/1980号总统令,促进了咸淡水水产养殖中的虾类养殖发展。在1980年代,养殖虾成为主要商品并在增加外汇收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导致养虾业的大规模发展。强化和超强化技术的采用没有特别重视现有的基础设施,如水库、沟渠的进出水,造成环境的迅速退化以及由于废物积聚造成的疾病爆发。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引进了虾和江篱属未定种海藻的混养,以便吸收积聚的养分。亲体的遗传退化和特别是那些病毒性疾病是另外几个主要问题,可能会妨碍虾类养殖。建立亲虾中心和发展诸如南美白对虾和细角对虾的SPF(无特定病原体)亲虾和虾种是解决这些问题所采取的部分措施。

    到1990年,尽管仅限于海藻养殖,海水养殖开始发展,外汇收入大幅增加。后来又成功地发展了珍珠养殖。目前,发展海水养殖的兴趣正在逐渐加大,因为海水养殖已被证明利润很高,特别是石斑鱼养殖,而且还大量增加了印度尼西亚的外汇收入。近来,诸如贻贝和鲍鱼等低营养水平商品的养殖也正在得到开发。
    参考文献
    书目

    FAO. 2005.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4. Year 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Ablaza, E.C. 2003. Profile of the Indonesia Marine and Fisheries Sector. Proposed Technical Assistance for The Marine and Fisheries Sector Strategy Study, Indonesia. A report submitted to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Manila, Philippines. December 2003. 54 p. plus appendices.

    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04. Suistainable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For Food Security and Poverty Reduction, Indonesia. Final Report. Volume I : Main Report. Manila, Philippines. September 2004. 133 p. plus appendices.

    Directorate General of Aquaculture. 2003. Aquaculture Production Statistics. 2001. Jakarta. Indonesia. 124 p

    Directorate General of Aquaculture. 2003. Masterplan of brackish water Area Development Program, 2004. Jakarta. Indonesia. 272 p. plus appendices

    Directorate General of Aquaculture. 2004. Aquaculture Production Statistics, 2003. Jakarta. Indonesia. 121 p.

    Directorate General of Aquaculture. 2004. Masterplan of Mariculture Area Development Program, 2004. Jakarta, Indonesia. 137 p. plus appendices.

    Ministry of Marine Affairs and Fisheries. 2003. Center of Data and Statistics, 2002. Jakarta, Indonesia.

    Ministry of Marine Affairs and Fisheries. 2004. Center of Data and Statistics, 2003. Jakarta, Indonesia.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