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日本的商业化水产养殖生产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迅速发展,如今它在渔业部门占有重要位置。2003年的水产养殖产量估计为1 301 437吨,价值41.99亿美元(粮农组织,2005年),占日本全国渔业总产量的22%,总产值的31%。海水养殖占整个水产养殖产量的96%,占总产值的90%。

    年度渔业统计数据中的水产养殖部分包含60余个种类。其中主要种类是甘紫菜(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27%,产值的18%)、虾夷扇贝(分别为20%和7%)、牡蛎(分别为17%和8%)、五条鰤(分别为12%和25%)、真赤鲷(分别为6%和11%)以及裙带菜(分别为5%和2%)。

    水产养殖使普通消费者能够买得起曾是高价的产品并帮助创造了一个更为多样的饮食文化。它还通过提供地方就业为边远地区的经济做出贡献。但是,近年来养殖场过多和投饲过度造成了沿海地区的环境退化,被认为是造成富营养化、红潮和鱼病的主要原因。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已经在技术开发和机构方面开展了更多的工作。
    历史和总览
    据说大约公元前100年,日本的灌溉池塘和沟渠被用于养殖淡水鱼。一份古代文件记述,在八世纪末期,宫廷池塘放养了鱼,而养的鱼则用于宫廷烹制御膳。有关贝类养殖的第一个记录是十六世纪中叶在濑户内海的牡蛎底播养殖。真赤鲷的商业化养成始于十七世纪初。生活在江户(东京)的渔民在十七世纪末期开始利用支撑系统养殖甘紫菜(紫菜)。半集约化的稻田海带养殖和池塘鳗鲡养殖始于十九世纪中叶。

    五条鰤、竹策鱼和海鲷等海水鱼的首次集约化养殖是在1930年代末。后来在1950年代发展了网箱养殖,使生产能力大幅提高。直到1960年代中期,五条鰤是养殖最多的海水鱼,但是真赤鲷的比例也在增加,目前在日本各地养殖的种类有数十种。商业化的牡蛎养殖最初采用支撑系统,后被筏式吊养所替代。自1950年代起,以抗大浪为特点的延绳吊养主要在日本北部地区占据主导地位。这一技术还被用于养殖较大的海藻,如海带等。珍珠养殖于1893年首次获得成功。1910年以后,由于技术的发展实现了正圆珍珠的生产,这种技术后被世界各地的珍珠养殖场所采用。

    根据农林水产省的资料,2003年的水产养殖产量为1 301 437吨,价值41.99亿美元,占全国鱼产量的22%,占鱼品总产值的31%。年度渔业统计的水产养殖部分包括60余个种类。水产养殖总产量的96%和水产养殖总产值的90%为海水养殖(农林水产省统计信息部,2005年a)。
    人力资源
    在2003年,有23 068个企业从事海水养殖,在高峰季节雇佣69 645名工人,其中35 560名为女性。有4 495个企业从事淡水养殖,雇佣11 558人,其中3 569人为女性。因此,日本水产养殖部门在2003年总共提供了81 203个岗位。但是近年来企业和雇工数量持续下降(农林水产省统计信息部,2005年c)。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日本全部47个都、道、府、县都有海水和淡水养殖。

    养殖种类
    海水鱼(Kumai,2005年)

    五条鰤(Seriola quinqueradiata)和高体鰤(Seriola dumerili
    在日本,五条鰤和高体鰤是经济上最为重要的种类,它们占水产养殖总产值的25%。香川县的能阿弥(Noami)家族在1930年开始了围栏养殖。日本西部地区自1950年代以来广泛采用了网箱养殖。产量从1960年的1 431吨迅速增至1970年的43 354吨和1980年的149 311吨。现在,水产养殖产量在150 000吨左右,是海洋捕捞渔业产量的两倍。尽管1960年代在技术上实现了人工苗种生产,但是在生产中依然主要使用野生苗种。

    真赤鲷(Pagrus major
    从古时候起真赤鲷就在日本被珍视为“鱼中之王”,因为它有优美的外观和颜色以及上好的味道。这种鱼已经成为新年聚会的基本名菜或结婚庆典的一种“吉祥鱼”,它的产值占水产养殖总产值的10%。1980年代开发了其苗种的生产技术,主要生产方法是网箱养殖。它一般养殖在九州岛附近和濑户内海。

    其他海水鱼
    1965年开发了牙鲆(Paralichthys olivaceus)人工孵化技术,1977年实现了商业化生产。自从1985年起,产量大幅度提高,从1983年的648吨增加到1988年的3 097吨,在1990年达到6 039吨。近年来,内陆水产养殖也得到发展。除了上述种类外,日本竹策鱼(Trachurus japonicus)、条纹鲹(Pseudocaranx dentex)和红鳍东方鲀(Fugu rubripe)可以列入其他海水养殖主要种类的名单。在2002年,金枪鱼(Thunnus thynnus)的完整养殖由近畿大学完成。

    淡水鱼(Takashima和Murai,2005年)

    鳗鲡(Anguilla spp.)
    鳗鲡是淡水养殖的主要种类,占总产量和总产值的40%。国内鳗鲡的几乎百分之百来自水产养殖。日本鳗鲡(Anguilla japonica)在1879年首次实现商业化生产并主要在太平洋沿岸的中部地区发展。现在日本西部地区也积极开展这种养殖活动。近年来据说分别来自欧洲和美国的鳗鲡(Anguilla anguilla)和美洲鳗鲡(A. rostrata)鱼苗逃逸到日本的野生环境。就鱼种来讲,通常采用捕获的野生鳗苗,但是自2003年以来,国家水产养殖研究所成功实现苗种生产。

    香鱼(Plecoglossus altivelis
    香鱼的商业化生产自1960年代以来一直在不断发展。目前正在将香鱼放养到河流中供商业化和游钓渔业用。香鱼产量占淡水养殖总产量的20%左右。

    其他淡水鱼
    1977年从加利福尼亚州买进了10 000枚虹鳟鱼(Oncorhynchus mykiss)卵。目前,虹鳟鱼在整个日本实现了商业化养殖并已经被释放到主要的河流中。鲤鱼(Cyprinus carpio)的养殖始于江户时代。此外,具有多种颜色变化的观赏鲤鱼(或锦鲤)的生产是用于展示。自2003年以来,日本的鲤鱼生产受到锦鲤疱疹病毒(KHV)的严重影响。

    贝类(Mori,2005年)

    虾夷扇贝(Patinopecten yessoensis
    虾夷扇贝(Patinopecten yessoensis)是在日本北部沿海养殖的主要种类之一。它在200多年前便出口到中国。尽管过去主要采用底播方式进行养殖,但是在1958年成功实现吊养以及后来的技术发展使其产量大幅增加。

    牡蛎(Crassostrea gigas,C. nippona
    牡蛎的底播养殖法自十六世纪中叶起便用于濑户内海潮间带。但是,筏式吊养在1920年代的实际应用使生产范围扩大到潮间带以外的其他区域。在1950年代初期采用延绳吊养使近海养殖成为可能之后,牡蛎产量显著增加。目前,长巨牡蛎(Crassostrea gigas)和日本巨牡蛎(C. nippona)是贝类养殖的主要品种。

    其他贝类
    日本的其他养殖贝类是鲍鱼(Haliotis discus)、菲律宾蛤仔(Ruditapes philippinarum)、白扇贝(Pecten albicans)和被囊类(Tunicata)。

    其他种类(海藻、对虾、珍珠)

    甘紫菜或紫菜(Porphyra spp. - Porphyra pseudolinearis和P. yezoensis
    甘紫菜(Porphyra spp.)在十七世纪末由渔民利用支撑系统开始在东京湾进行养殖。1952年在人工苗种生产上的成功使其生产范围扩大到整个日本。这是日本水产养殖行业的主要养殖种类之一,占日本水产养殖产量的28%和产值的20%。

    裙带菜(Undaria pinnatifida)
    就裙带菜(Undaria pinnatifida)来讲,研究所和渔业行业在1950年代刺激了技术的发展,使裙带菜在1965年前后实现了商业化养殖。目前它占日本水产养殖产量的5%,占总产值的2%。

    其他海藻
    日本也养殖海带(Laminaria japonicaL. angustata,L. longissima,L. ochotensis)和冈村枝管藻(Cladosiphon okamuranus)。

    日本对虾(Marsupenaeus japonicu
    日本对虾的孵化和养殖始于1889年。1963年人工苗种的采用使产量增加。这些水产养殖技术已经传到中国、东南亚、印度和拉丁美洲。

    珍珠
    在生产正圆珍珠所需技术得到发展之后,Kôkichi Mikimoto是1893年成功实现珍珠养殖的第一人。1910年之后,技术的发展使正圆珍珠生产成为可能,后来这种技术被全世界的珍珠养殖者所采用。现在,珍珠养殖已经采用吊养方式。它的产值占水产养殖总产值的大约5%,产品被出口到海外。
    养殖方式/系统
    海水养殖可以分为主要用于鱼类的精养和贝类、海藻的粗养。大约在1960年以前,天然的海水池塘和堤坝围起的水湾或围网被广泛用于粗放养殖。然而,近年来这种方式仅用于日本对虾和少数几种鱼类和贝类的养殖。

    网箱养殖一般用于有鳍鱼类的养殖。网箱养殖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的方法:(1)浮式;和(2)绳式。在浮式养殖法中,网箱吊在木制、竹制、钢管或塑料管制的浮子下。在浮式养殖中,标准网箱的尺寸是5x5米或10x10米。这种方法便于维护,但是易受风浪影响。在绳式养殖中,网箱用绳索捆绑在漂浮装置上并固定于抛锚或混凝土块。这种方法可以用于养殖诸如金枪鱼和五条鰤等较大鱼的大型网箱。

    浮子和绳索一般也被当作漂浮物,用来悬挂养殖贝类和海带。浮子用于牡蛎、扇贝、珠母贝、鲍鱼等。

    水平方法用于甘紫菜养殖。这一种类需要利用海面水来养殖,因此网具水平展铺于插在附着基的立桩之间或系于延绳,然后固定在抛锚上。海藻在这些水平展开的网具上附着并繁殖。

    关于淡水养殖,流水方法用于诸如香鱼和虹鳟鱼等冷水种类的养殖。鳗鲡和鲤鱼既可采用静水也可采用流水养殖。在1950年代之前,鲤科鱼的无投饲、粗放淡水养殖很普遍,但是现在很难见到这种方法。可以从Mottet(1981年)、Honma(1993年)、FAO(1999年)和Sugiyama(2006年)等人的著作中了解到日本水产养殖方法更详细的情况。
    领域表现
    产量
    2003年的水产养殖总产量为1 327 361吨,价值44.28962亿美元,相当于日本全国鱼品总产量的22%和总产值的31%。


    海水养殖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96%,占水产养殖总产值的90%。主要养殖种类是甘紫菜(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27%,总产值的18%)、虾夷扇贝(20%和7%)、牡蛎(17%和8%)、五条鰤(12%和25%)、真赤鲷(6%和11%)以及裙带菜(5%和2%)、鳗鲡(2%和4%)、香鱼(1%和2%)、虹鳟鱼(1%和1%)和珍珠(0.002%和5%)(农林水产省统计信息部2005年a)。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日本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
    :
    市场和贸易
    为了促进产品的销售和信息交换,在全日本建立了50余个批发市场。1923年建立的东京都中央批发市场是其中最为著名的。

    水产养殖产品通过地方渔业合作协会运输或有中间商购买,然后送达批发市场拍卖。批发商必须持有农林水产省颁发的许可证并交付代理费。就东京都中央批发市场来讲,海产食品的代理费是价格的5.5%。中介批发商或授权经销商从批发商那里购买数量相对较少商品,然后卖给零售商、餐馆等(日本国际渔业研究会,2004年)。

    日本出口的水产养殖产品主要是珍珠。2005年珍珠出口值为2.43亿美元(日本关税协会,2006年)。主要出口市场是美国、德国、瑞士、香港、意大利和韩国。也有观赏鱼出口到英国、香港、德国、美国和荷兰,价值930万美元。还出口少量的黄带鰤鱼片、活真赤鲷和虾夷扇贝。
    对经济的贡献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水产养殖是非常重要的动物蛋白来源,特别是在边远的山区。如今,水产养殖使普通消费者能够买得起曾是高价的产品,帮助创造了一个多样的饮食文化。水产养殖还促进了边远地区的地方经济并创造了就业。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水产养殖活动由农林水产省水产厅管理。水产厅负责保护和管理海洋生物资源和渔业生产活动,但是在实践中,许多任务已经委派给都、道、府、县政府和地方渔业合作协会。水产养殖活动的监管主要由水产厅的鱼类养殖课和促进资源增值部的水产养殖课负责。
    管理规定
    管理渔业活动的主要法律是《渔业法》(1949年,1962年修订),它对日本个人和团体的各种捕鱼权和许可证发放作了具体规定。该法由农林水产省执行。在农林水产省内,水产厅负责保护和管理海洋水生资源和渔业生产活动。水产厅有数个研究所,如国家水产养殖研究所。

    在日本,海洋水域分为许多作为渔业管理行政单位的海区。除了少数情况以外,每一个海区基本与沿海都、道、府、县所辖管的海区一致。《渔业法》规定设立海区渔业管理委员会和中央渔业管理理事会,它们根据法律来处理每一海区的政策、执行和执法事宜并确保在全国的框架内协调都、道、府、县的渔业发展。海区渔业管理委员会由农林水产省和都、道、府、县政府共同管理。

    《渔业合作协会法》(1948年修订)为地方渔业合作协会提供了法律框架,这些协会负责管理特定地理区域,其成员来自这一区域的社区。在都、道、府、县确定的框架内及根据地方规定,每一个渔业合作协会制定其自己的条例来管理和经营渔业,保存并合理开采渔业资源。就日常事务来讲,尽管要接受更高层的管理,但是日本渔业部门基本上由渔业合作协会或渔业合作协会联合会自我管理。

    《确保可持续水产养殖生产法》(1999年)旨在防止渔场周围自然形成的环境退化。根据这一法律,农林水产省发布了《确保可持续水产养殖生产的基本准则》(1999年),渔业合作协会制定并实施了“水产养殖基础改进计划”,这种计划可由单个渔业合作协会或一个以上渔业合作协会制定并必须得到都、道、府、县当局的批准。

    如欲了解更多有关日本水产养殖方面的立法信息,请点击下列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立法概况 – 日本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日本的渔业研究发展有三种方式。首先,国家政府自1929年以来建立了几个渔业研究所。国家水产养殖研究所成立于1979年,负责开展水产养殖的基础研究并向业界提供信息。该研究所于2001年重组为渔业研究机构,包括9个研究所和2个部门。第二,由都、道、府、县政府建立的都、道、府、县渔业试验站。这些试验站从事针对各地的和应用研究。第三,各个大学制定的研究计划。
    第一所国家渔业大学成立于1889年,现在称为东京海洋科技大学。国立渔业大学创建于1941年,它也从事渔业理论和技术的教学与研究。如今,日本有超过18个学院或大学的系从事渔业研究与教学。截至2004年,还有47所与渔业相关的高中,有学生12 620人。
    趋势、问题和发展
    近年来,养殖过多和投饲过量造成水产养殖地点的环境退化并似乎成为富营养化、红潮和鱼病形成的主要原因。为了减少水产养殖活动造成的污染,已经开始采用改进的投饲方法,从使用活体饲料转为使用干颗粒饲料,通过利用光学传感器来限制饲料残渣的自动投饲机也在开发之中。为了响应对环境认识的日益提高,1999年颁发了《确保可持续水产养殖生产法》。除了减轻有机负荷的这些努力之外,按照自然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功能观点来讲,有必要建立一个和谐的沿海地区综合利用/保存体系。

    另外,近年来可能由进口苗种携带的新的病毒病已经发作,造成重大损失。例如,2003年出现锦鲤疱疹病毒病,到2004年年底,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有39个确认出现锦鲤疱疹病毒。但是目前还没有特效治疗方法。为了应对这些新的疾病,遗传研究人员已经在开发耐受水产养殖条件的新品系方面取得进展,但是对作为食物的产品安全和对本地鱼类的遗传影响存在普遍的担忧。

    另一个问题是鱼价的下跌,主要是由于在日本的生产过剩、鱼品进口增加以及人均消费量减少。为了扭转这一趋势,已经采取了各种措施。例如,为了解决生产过剩和过度竞争问题,许多公司正在试图创造以产地和生产方法为特点的品牌产品。正在开发通过互联网的生产可追踪系统,以区别不同产品并增加食品安全的可信度。除了开发新的海产食品或适合于现代生活的烹调方法以外,渔民组织和政府还开展推动传统日本饮食文化和海产食品消费的活动。
    参考文献
    书目
    FAO. 1999 . Marine Ranching: Global Perspectives with Emphasis on the Japanese Experienc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FAO. 2005 .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3. Year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 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Honma, A. 1993 . Aquaculture in Japan. Japan FAO Association, Tokyo, Japan, p10-65.
    Howell, D.L. 1995 . Capitalism from Within: Economy, Society, and the State in a Japanese Fisher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Japan International Fisheries Research Society (JIFRS). 2004 . Japan and her fisheries. Overseas Fishery Cooperation Foundation, Tokyo, Japan, p87-90
    Japan Tariff Association. 2006 . Japan Exports & Imports, 2005, p57-65 (in Japanese).
    Kumai, H. 2005 . Fisheries Enhancement and Aquaculture System (Vol.1 Marine Fish). Kouseisya-Kouseikaku, Tokyo Japan (in Japanese).
    Makino, M. & Matsuda, H. 2005 . Co-Management in a Japanese Coastal Fishery: Its Institutional Features and Transaction Costs. Marine Policy, 29, p. 441-450.
    Mori, K.(ed) 2005 . Fisheries Enhancement and Aquaculture System (Vol.3 Shellfish, Crustacea, Echinus, and Seaweed). Kouseisya-Kouseikaku, Tokyo Japan (in Japanese).
    Mottet, M.G. 1981 . Enhancement of the Marine Environment for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in Japan. Department of Fisheries, State of Washington.
    Ohshima, Y. 1994 . History of Fisheries Enhancement and Aquaculture Technology Development. Midorishobo, Tokyo, Japan, pp. 16 (in Japanese).
    Statistics Department -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eries (MAFF). 2005a . Annual Statistics of Fishery and Aquaculture Production for 2003.
    Statistics Department -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eries (MAFF). 2005b . Annual Report on the Fishery Economy of 2003.
    Statistics Department -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eries (MAFF). 2005c . The 11th Fisheries Census.
    Takashima, F. & Murai, M. 2005 . Fisheries Enhancement and Aquaculture System (Vol.2 Freshwater fish). Kouseisya-Kouseikaku, Tokyo Japan (in Japanese).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