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水产养殖自1920年代在马来西亚兴起后便迅速发展并且成为当今的一项重要活动。采用的养殖方式有多种。咸淡水养殖是主要方式,但也有淡水池塘养殖和海水养殖。养殖的种类很广泛,包括贝类、淡水鱼类和海水鱼类。作为提高当地生产来保障粮食安全和增加出口收入的一种方式,水产养殖日益重要。在政府最新的1998年至2010年的政策计划中,该部门已成为一个优先领域。目标是到2010年将水产养殖产量提高200%。然而,征地困难、生产成本上升、缺乏熟练劳动力和疾病威胁等是养殖业发展的障碍。鉴于水产养殖作为鱼品供应的一种替代方式的重要性,正在对研究给予优先考虑。
    历史和总览
    马来西亚的水产养殖开始于1920年代,在废弃的矿坑中采用粗放混养方式养殖从中国引进的鲤科鱼类,主要是鳙鱼( Hypophthalmichthys nobilis )、鲢鱼( 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 )和草鱼( Ctenopharyngodon idellus )。在1930年代中期,马来西亚半岛南部的柔佛州首先开发展了海水虾诱捕池。1940年代初期开始泥蚶(Anadara granosa)养殖。在随后的1950年代中期开始在土池中进行淡水鱼的粗放养殖。

    在1970年代初期,当对虾半集约化养殖在柔佛得到发展时,水产养殖业开始发生巨大变化。对虾养殖的特点是非常低的放养密度与池塘施肥相结合。在同一时期,海水鱼类浮式网箱养殖开始出现,主要用于养殖斜带石斑鱼(Epinephelus coioides),随后是翡翠贻贝的筏式养殖。到了1990年代初期,随着放养密度非常高和完全依赖补充投饲的集约化商业水产养殖的引入,水产养殖活动得到进一步提高。商业水产养殖通过在1980年代初开始兴建政府和私人所拥有的鱼虾孵化场得以实现。1980年代兴建的私营饲料厂也推动了水产养殖的商业化。

    在过去的5年中,水产养殖部门取得了约10%的年增长率。如今,随着主要是对虾、海水鱼类和高值淡水鱼类的养殖,它已成长为一个盈利丰厚和可持续发展的行业。
    人力资源
    在2004年,水产养殖业创造的就业岗位是20976个(Anon,2004)。其中约70%的人就业于淡水池塘和混凝土池养殖系统。这个数字包括所有家庭成员。约10%的人从事湖泊、水库、废弃矿池和淡水泻湖的浮式网箱养殖,7%的人从事泻湖和沿海水域的咸淡水和咸水浮式网箱养殖,6%的人就业于黑虎虾的咸淡水池塘养殖系统和海水鱼孵化场。大约4%的人从事双壳类软体动物养殖,即泥蚶、翡翠贻贝和牡蛎。其余大约3%的人从事海藻养殖。

    由于水产养殖已经成为一个盈利丰厚的行业,在过去的3-5年里专业人员的参与不断增加,如来自当地和国外高等院校的合格和熟练养殖者、承包商、工程师、律师和会计师。然而,没有数据来支持这一说法。也有大量的妇女就业于该部门,但尚无可利用的数据。女性大多从事淡水养殖,特别是使用水泥池的养殖。妇女也参与海水鱼类、虾类、淡水鱼类的孵化工作。据估计,妇女占水产养殖总劳动力的大约10%。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由于拥有大约4780公里漫长的海岸线,咸淡水养殖在马来西亚的水产养殖业中占主导地位,总产量144189吨,占地面积17357公顷。这相当于2003年水产养殖总产量的70%以上(Anon,2004)。咸淡水养殖以双壳贝类的粗放养殖为主,占地7659公顷,主要集中在西部沿海水域,那里拥有适合泥蚶养殖的大面积滩涂。陆地的土池遍布全国各地,其中沙巴州的面积最大。土池的总面积为7879公顷,主要用于黑虎虾养殖,在某种程度上也用于海水鱼的池塘养殖(Gopinath and Chin,1998)。泻湖和受保护沿海水域的海水鱼浮式网箱养殖面积为102公顷,且主要集中在马来西亚半岛西海岸。仅在沙巴海域采用吊养方式养殖海藻(1908公顷)。

    淡水养殖以池塘养殖为主,面积4769公顷,产量49951吨。在2003年,淡水养殖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30%左右。养殖地区遍布全国各地,其中土池占地面积最大,为4769公顷,产量超过淡水养殖产量的80%,主要包括红杂交罗非鱼、杂交蟾胡鲇和攀鲈。在湖泊、水库和废弃矿池,采用浮式网箱养殖红罗非鱼及河川海鲇Pangasius和Mystus,面积为2734公顷。大约10%的淡水池塘面积用于混养中国鲤科鱼、爪哇鲤和鲤鱼,还有一些用于养殖印度鲃、乌鳢、云斑尖塘鳢、双须骨舌鱼和罗氏沼虾。
    养殖种类
    咸淡水的主要生产种类包括占54%双壳类软体动物,主要是泥蚶(Anadara granosa),其次是虾,斑节对虾( Penaeus monodon )(占 17.3 %)和海水鱼类(占6.3%)。然而,就产值而言,黑虎虾在过去的5年中一直是最主要的品种,产值为160186美元。黑虎虾是地方品种,生存在马来西亚水域。外来的南美白对虾( Penaeus vannamei )大约是在1995年从太平洋引进的,其生产开始于2001年,与2000年相比,当年的海水虾产量呈现出近70%大幅增长。马来西亚也有本地的白虾,Peneaus merguiensis,但是其生产尚未商业化。泥蚶是马来西亚的本地种,尤其是在马来西亚半岛西海岸。翡翠贻贝、牡蛎、虾虎也是马来西亚水域所特有。所有海洋鱼类均是本地特有的,但有些苗种从中国台湾省和泰国进口。本地孵化场目前具备生产鱼苗和鱼种的能力,但仍然供货不足。水产研究所于1982年开始了尖吻鲈( Lates calcarifer )的苗种生产研究(Ali,1987)。尖吻鲈(Lates calcarifer)的浮式网箱养殖始于1980年代,并在1990年代中进入商业化生产(Hussin et al,1996)。

    在商业化养殖的淡水品种中,1944年首次从印度尼西亚引进的尼罗罗非鱼( Oreochromis niloticus )(Ang et al,1989 )占淡水养殖总产量的44.7 %,其次是鲶鱼(36.7%)和鲤鱼(10.08%)。在产值方面,罗非鱼占49.37%,其次是鲶鱼(37%)和鲤鱼(10%)。按价值计算,红罗非鱼创造的价值最高,为2700万美元。1950年引进的黑尼罗罗非鱼因为其颜色不如1979年从泰国引进的红杂交罗非鱼而前景不佳(Ang,et al,1989 )。根据GIFT(罗非鱼遗传改良)计划与世界鱼类中心开展合作并在2001年成功实现全雄性罗非鱼生产,这标志着体形较宽、产量更高的全雄性或单性罗非鱼商业化生产的开始。

    诸如中国鲤科鱼、爪哇鲤科鱼和印度鲤科鱼等大部分养殖的鲤科鱼都是由英国人在1950年代引进的。然而,印度鲤科鱼并未持续很久,原因是它们与中国鲤科鱼类竞争,而且外观不如中国鲤科鱼。在河鲤中,只有细鲃和印度鲃是当地特有。Pangasius系1980年代从泰国引进,并成功实现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的诱导繁殖(Thalathiah and Hamilah,1983; Thalathiah and Hamilah,1986)。在人工饲养条件下成功实现性腺发育成熟以及诱导繁殖和大规模苗种生产Thalathiah et al,1988 )使得本地孵化场生产能力提高,为本地水产养殖业提供各种淡水鱼苗种。当前广泛养殖的鲶鱼是本地的Clarius batrachus与1980年代引进的外来种非洲鲶鱼 Clarias gariepinus 的杂交品种。本地蟾胡鲇(Thalathiah,1986)和非洲鲶(Thalathiah and Ibrahim, 1992)的诱导繁殖和苗种生产成功为杂交鲶鱼的商业化苗种生产铺平了道路。
    养殖方式/系统
    马来西亚已经成功采用或正在开发一些养殖方式和系统。它们分别是:
    • 沿海滩涂的鸟蛤养殖。
    • 池塘、废弃矿池、混凝土池的淡水养鱼和内陆湿地或浅水湖的围栏养殖。
    • 淡水浮式网箱养鱼。
    • 咸淡水/咸淡水池塘海水虾养殖。
    • 海水鱼的浮式网箱养殖。
    • 采用浮筏(离底)养殖贻贝。
    • 采用浮筏和延绳养殖牡蛎。
    • 观赏鱼的池塘、水箱、水族箱和浮式网箱养殖。
    • 采用吊养法养殖海藻。
    粗养系统仅用于双壳类软体动物。作为滤食性动物,它们捕食大量存在于海水中的浮游生物和底栖生物,所以不需要投饲。在马来西亚渔业部的领导下,诱导繁殖和孵化场大规模苗种生产技术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通过推广计划成功普及到私营部门,此后淡水鲤科鱼类、海水和淡水鱼虾的粗放养殖方式就不再采用(Thalathiah,1995)。集约化养殖系统出现在1990年代初,那时成功地实现了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的大规模苗种生产(Cheah and Thalathiah,1993)。1980年代,淡水鱼和海水鱼-包括淡水品种(Thalathiah et al,1988)、海虾和黑虎虾的亲体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的成熟获得突破。除了继续依赖尤其是泰国的进口苗种外,这还导致早期孵化场的形成。1980年代初建立的私营鸡饲料生产厂也促进了鱼虾配方饲料的生产。

    在开始采用集约化养殖的时候,人们对可持续水产养殖和负责任水产养殖不甚了解。因此疾病和管理不善造成了巨大的损失(Shariff and Subasinghe,1993)。池塘和混凝土池的开放式流水养殖系统在90年代很流行,因为所有地区都有丰富的水源。封闭式循环养殖系统技术在1990年代引进,但是并没有很好地得到养殖渔民的接受,原因是这种系统造价昂贵,而且运营成本较高。只有政府的孵化场能够担负这种养殖系统的高昂费用。在1990年代困扰黑虎虾集约化养殖的疾病问题为水交换最少的池塘封闭养殖系统的采用铺平了道路。封闭系统在泰国和该地区其他周边国家的成功也意味着要在黑虎虾养殖中推行封闭式养殖系统。
    领域表现
    产量
    1990年的水产养殖产量为52302吨。到1994年,产量翻了一番,达到114114吨。2003年,水产养殖产量为194139吨,价值3.08亿美元 – 占马来西亚渔业生产总价值的20%左右。按价值计算,咸淡水品种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70%以上。其中,泥蚶产量最高,其次是海水虾和其他淡水品种,如罗非鱼、鲤科鱼和鲶鱼,以及海水鱼类。鸟蛤几乎占了咸淡水养殖总产量的50%,占水产养殖年产量的大约37%。然而,海虾的产值最高,占2003年咸淡水养殖总产值的约65%和水产养殖总产值的52%。与2002年相比,海水和咸淡水养殖产量的增幅超过20%。但是与2002年相比,淡水养殖产量仅仅增加大约7%。
    根据粮农组织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马来西亚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
    :
    市场和贸易
    水产养殖产品由同时作为经销商的批发商销售。诸如蟾胡鲇、攀鲈(Anabas testudineus)、罗非鱼、罗氏沼虾、中国鲤科鱼,河鲤和河川海鲇等大部分淡水养殖产品在当地销售,供国内消费。对养殖场价格和出场价格不实行控制。养殖场的价格多由供需来决定。有些种类,如云斑尖塘鳢、罗氏沼虾(Macrobrachium rosenbergii)、罗非鱼、蟾胡鲇、乌鳢和海水鱼等的售价较为稳定,而海虾的价格则随国际市场的价格波动。

    一些海洋鱼类向新加坡、中国台湾省、中国大陆和香港出口,如尖吻鲈、石斑鱼、螃蟹、黑虎虾、南美白对虾和一些淡水鱼。黑虎虾和南美白对虾以块冻形式或作为增值产品出口到欧盟、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可以说,几乎所产的全部养殖黑虎虾经加工后供应给出口市场。马来西亚也进口海水鱼的鱼苗和鱼种以及鱼粉。目前尚没有关于供本地和出口市场的加工水产养殖产品数据。2003年的出口值为大约1亿美元。

    就出口市场而言,产品必须经由HACCP(危害分析和关键控制点)认证的加工厂加工和包装,这些工厂由负责食品安全的马来西亚卫生部管理。此外,销往欧盟的产品必须事先获取由卫生部颁布的一个欧盟号码。该号码必须标在每件货物的包装上。
    对经济的贡献
    作为增加当地渔业生产来保障粮食安全的一种方式,水产养殖在经济上的重要性日益提高。与捕捞渔业相比,水产养殖产量仍然很小:它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不足0.2%。然而,它成功地为国内市场和出口市场生产出高价值品种。它推动了扶贫计划,改善了最贫困家庭的收入。双壳类软体动物的养殖最为容易,经营成本低并已证明在沿海地区的贫困家庭中非常成功。在提高贫困渔民生计方面,沙巴的海藻养殖已被证明非常成功,因为这种产品可以晾干出售并出口到菲律宾。在内陆地区,贫困家庭通过政府提供帮助的项目在土池中养殖罗非鱼获得巨大成功,原因是采用自然繁殖。通过政府提供帮助的项目在湖泊和水库开展浮式网箱养殖也被证明是成功的,并可改善生计,提供廉价的蛋白质来源。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根据1985年渔业法的规定,马来西亚渔业局负责水产养殖的发展。渔业局是农业及农基产业部下设的11联邦机构之一,是负责推动水产养殖发展的四个机构之一。渔业局由局长领导,马来西亚联邦的14个州的机构由局长领导。农业及农基产业部由一名部长领导并由负责行政管理的秘书长和渔业局局长共同负责水产养殖业部门的全面管理。

    马来西亚渔业局通过制定政策、立法、战略和行动计划来发展和管理水产养殖部门。水产养殖产品的销售和贸易由马来西亚渔业发展局管理,这是设立在农业及农基产业部的一个平级机构。马来西亚渔业发展局的职能是通过水产养殖活动以及规范渔业和水产养殖产品的营销来提高渔民的生计。马来西亚渔业发展局还通过发放进出口许可证来管理国际贸易
    管理规定
    马来西亚渔业由《317号渔业法案》(1985年)(Fisheries Act No.317 (1985))和其配套条例规范。内陆渔业和内陆水产养殖条例由州的机构发布,而海洋渔业和海水养殖是联邦事务。不幸地是,《吉打州渔业(河流)规则》(1990年)(Kedah State Fisheries (Riverine) Rules (1990))和《霹雳州渔业(河流)规则》(1992年)(Perak State Fisheries (Riverine) Rules (1992) )均没有关于水产养殖的规定
    联邦一级的主要渔业机构是农业和农业产业部(MOA -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Agro-based Industry)。在水产养殖方面,渔业局长有权为海洋和内陆养殖的发展与有关州的机构协商。特别是,促进内陆水产养殖包括创建为演示目的的水产养殖试验站、繁殖设施和培训中心。
    在确立国家海事政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是马来西亚海事所 (Maritime Institute of Malaysia (MIMA)),是由马来西亚政府成立的政策研究所,专门处理国家、区域和全球海事问题。淡水渔业研究中心隶属农业部渔业局,负责淡水水产养殖的发展、水生资源的养护和管理。

    有关马来西亚水产养殖法律的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立法概况 – 马来西亚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水产养殖应用研究由渔业局的渔业研究所、马来西亚农业大学和马来西亚理科大学负责。渔业研究所有三个研究中心,分别开展咸淡水、淡水和海水品种的研究。应用研究大多集中在性腺成熟、养殖技术、苗种生产、营养、鱼病及池塘和网箱生产技术。

    水产养殖仅在高等学府作为文凭和学位课程教授。水产养殖培训目前由马来西亚渔业局的人力资源处负责。水产养殖各个领域的基础和高级培训在渔业局的三个咸淡水、淡水和海水养殖培训中心进行。迄今为止,共有大约5万人接受了水产养殖各领域的培训。

    鉴于水产养殖在作为鱼品供应的一种替代方式,以及在增加出口收入方面的重要性,2003年成立了国家农业培训学院。该学院涵盖水产养殖、农业和畜牧业三个基本领域。目前隶属于渔业局、农业局和兽医局的各培训中心正在与培训学院合并。该学院提供学位、文凭和培训证书培训,其中包括工人安全方面的基本培训。
    趋势、问题和发展
    自从马来西亚第七个五年计划(1996-2000年)起,水产养殖便被确定为是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活动之一。马来西亚第八个五年计划(2001-2005年)将水产养殖作为第三个引擎,进一步推动了它的发展。水产养殖还被确定是继油棕和橡胶的一个潜在重要出口创汇行业。与诸如油棕、橡胶、水稻、水果和蔬菜等其他农业部门相比,按每年每公顷土地投资产出比计算,水产养殖是生产力最高的部门之一。

    为了规划马来西亚农业部门的发展,政府在1980年代初制定了第一个全国农业政策。在第三个全国农业政策( 1998-2010年)中,促进可持续水产养殖发展是优先事项之一,其目的是到2010年将水产养殖产量增至60万吨,与目前的20万吨水产量相比,增幅约为200%。

    水产养殖发展需要土地。虽然超过40万公顷土地和内陆水体已被确定为适合水产养殖,但是来自其他经济活动的竞争使征地工作非常困难。自2004年以来,包括水产养殖发展在内的农业已被政府列为最优先的事项,以确保粮食安全和减少粮食进口费用。为了解决土地问题,各州政府建立了水产养殖产业区,作为永久性粮食生产区的一部分,这项措施将确保有足够的土地用于水产养殖业的发展。目前各洲分配给水产养殖并等待投资的土地约有4万公顷。

    此外,生产成本上升、缺乏熟练劳动力、疾病威胁,以及水产养殖产品的食品安全和质量问题已经成为困扰水产养殖发展的瓶颈。

    水产养殖产品已被认定为是可以增加出口收入的商品。水产养殖产品的食品安全已经成为卫生和植物检疫协定中最重要的标准。在尤其是对虾的水产养殖产品中禁止抗生素残留问题已经造成巨大损失,出口货物因被发现受到污染而被拒收和销毁。近来,环境和社会方面的问题也被用来作为除食品安全以外附加标准,作为可持续水产养殖产品的标志。
    参考文献
    书目


    Anon. 2003. Annual Fisheries Statistics Volume 1, 2003. Department of Fisheries Malaysia,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Afro-Based Industry, 2004. 217 pp.

    Ali, A. 1987. Status of Sea Bass, Lates calcarifer culture in Malaysia. In: J.W. Copland and D.L. Grey (editors), Management of Wild and Cultured Sea Bass/Barramundi. ACIAR Proceedings, No. 20,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Canberra. pp 165-167.

    Ang, K.J., Gopinath, N. and Chua, T. E. 1989. The status of introduced fish species in Malaysia, in S.S. de Silva (ed.) Exotic Aquatic Organism in Asia, Asian Fisheries Society Special Publication No. 3,71-82.

    Cheah, S.H. and Thalathiah, S. 1993. New Technologies in Aquaculture (Eds.). Proceeding of the Malaysian Fisheries Society, Occasional Publication No. 6.

    Gopinath, N. and Chin, C. W. 1998. Marine Finfish Culture. In N. Gopinath and T. Singh (editors). Aquaculture Practices in Malaysia. Malaysian Fisheries Society Occasional Publication No.9. UPM, Serdang, Selangor, p 81-86

    Hussin, M.A., Nik Daud, N.S. and Nik Razali, N.L. 1996. Natural spawning and larval rearing of tiger grouper, Epinephalus fuscoguttatus (Forskal). A preliminary result. Paper presented at the 5th Fisheries Research Institute Conference. 8 – 10 July 1997. Fisheries Research Institute Penang Malaysia.

    Lim, C.F. and Thalathiah, S. 1995. Shrimp and carp aqua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Malaysia study report. Paper presented in a regional workshop on Aquaculture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6-10 October, 1995. Beijing, China. 64 pp.

    Ministry of Finance Malaysia. 2004. Malaysia: Key Economic Data.

    Ong, K.S. , Liong, P.C. and Hambal, H. 1993. The development of marine prawn/shrimp farming in Malaysia. Proceedings Asian Fisheries Federation Council Meeting and Business Conference, 28-29 June, 1993, Kuala Lumpur Malaysia, pp 31-37.

    Shariff, M. and Subasinghe, R. P. 1993. Disease in Malaysian Aquaculture. In R.P. Subasinghe and M. Shariff (eds.). Diseases in aquaculture: The current issues. Malaysian Fisheries Society Serdang Selangor.

    Tan, C. K. 1994. An Overview of Aquaculture in Malaysia. In N. Gopinath and T. Singh (editors). Aquaculture Practices in Malaysia. Malaysian Fisheries Society Occasional Publication No.9. UPM, Serdang, Selangor, p. 18-26.

    Thalathiah, S. 1995. National strategies for Technology transfer to small and medium scale aquaculture in Malaysia. Paper presented in ASEAN-EEC Aquaculture and Coordination Programme (AADCP) Workshop on Strategy for Technology Transfer in Aquaculture, organized by Component 3, The Philippines, November 14-16, 1994 at Peurto Azul Beach Hotel, In AADCP Proceedings No. 6, 242 pp.

    Thalathiah, S., S. Pathmasothy, W.L.T. Van Densen and Buijse, A.D. 1993. Development of Malaysian lakes and reservoirs for fish production. A paper presented in the World Aquaculture ’93 Conference, Torrremolinos, Spain, 24-28 May, 1993. 10 pp.

    Thalathiah, S., and Ibrahim, T. 1992, Seed production of Clarias gariepinus (Burchell). In: Ho. Y.W. et at (ed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Intensification of Research in Priority Areas Seminar, Kuala Lumpur, 6-11 January, 1992, Volume II, pp. 239-240.

    Thalathiah, S, T. Ibrahim, and Mansor, A. 1991. Induced spawning of Mystus nemurus (C&V) using heteroplastic pituitary extract and an analog of LHRH. In: Proceedings of Fisheries Reseach Seminar 1989. Kuala Lumpur, Department of Fisheries, pp. 185-188.

    Thalathiah, S., O. Ahmad – Ashhar, and Mohammad-Zaini, S. 1988. Induced spawning techniques practiced in Batu Berendam Melaka, Malaysia. Aquaculture 74: 23-33.

    Thalathiah, S. 1988. First successful attempt to induce breed, baung river catfish, Mystus nemurus (C&V) at Batu Berendam. In: Proceedings of the 11th Annual Conference, Malaysian Society of animal Production, pp 53-55.

    Thalathiah, S. and Hamilah, H. 1986. A study on the breeding aspects of Paangasius sutchi (Fowler) in Melaka. In: Chan, H.H., K.J. Nag, A.T. law, M. Mohr.- Abraham, O. Ishak (eds.),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Development and Management of Tropical Living Aquatic Resources, Serdang Selangor, 2-5 August, 1983. Universiti Pertanian Malaysia, Serdang, pp. 52-57.

    Thalathiah, S., and Hamilah, H. 1986. Induced spawning of Pangasius sutchi (Fowler) using an analog of luteinizing-releasing harmone and homoplastic pituitary extract. In: Maclean, J.L., L.B. Dizon, L.V. Hosillos (eds.), The First Asian fisheries Forum, Manila, Philippines, 26-31 May, 1986. Asian Fisheries Society. Pp 687-688.

    Thalathiah, S. 1986. Induced spawning of Clarias macrocephalus (Gunther). In: Maclean, J.L., L.B. Dizon, L.V. Hosillos (eds.), The First Asian Fisheries Forum, Manila, Philippines, 26-31 May, 1986. Asian Fisheries Society. pp. 683-688.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