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墨西哥水产养殖广泛利用开放和封闭系统,进行粗养、半精养和精养,利用网拦和网箱、悬浮绳、手工挖掘的土池、水道、水泥池槽、简易水池和其他许多新技术进行水产物种的安全繁育,既自已消费,也出售产品获利。墨西哥最重要的养殖种类包括:鱼类、虾蟹类、软体动物、爬行动物、两栖动物、水生大型或微型藻类等。养殖环境包括淡水养殖、咸水养殖和海水养殖。在天然湖泊和水库进行的资源增殖活动已经成功发展了内陆捕捞渔业,渔民和养殖者分享水库资源,在网箱和网拦中放养罗非鱼、鲶鱼和其它具有经济价值的鱼类。水产养殖业本身也创造了许多新的就业机会以及在沿岸带从事水产品加工和水产品贸易的相关行业的间接就业机会。据报告,在墨西哥西北海岸,仅养虾一项就已创造12 000多个长期就业机会。

    2001年,水产养殖产量占渔业总产量(1 521 957.5吨)的12.93%。国家渔业图表显示,墨西哥共有61个养殖品种,其中40个为本地种,21个为引进种或外来品种。水产养殖设施总数达1963个,可以分为五类:沟渠,网拦,手工或水泥池,浮式设施和底层设施。与资源增殖相关的内陆水体的平均单产为:单养每年每公顷120-150公斤;混养每年每公顷400-1 500公斤。

    墨西哥的生产模式和水产养殖产量为:
    • 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尤其是特别贫困地区的乡村水产养殖,产量为每年每公顷50-500公斤,混养产量约为每年每公顷2吨。
    • 商业或工厂化养殖是墨西哥增长最快的行业,养殖几个主要品种,有1963个商业养殖组织,养殖面积31 460公顷。商业养殖在太平洋地区迅猛发展,最重要的养殖种类是海虾,平均产量为每季每公顷1 240公斤(半精养),每季每公顷350公斤(粗养),每季每公顷7 800公斤(精养),一般每年生产1.3季。
    • 在水库(面积1 000 到1万公顷)内投放苗种或鱼苗进行资源增殖,苗种由政府渔业中心生产。
    对水产养殖业的投资主要有几个来源:私人,国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墨西哥银行通过FIRA进行投资。

    FIRA对水产养殖业提供的资金和信贷不断增加,2000年对水产养殖项目提供的信贷占信贷总额的54.4% (1.29 亿美元)。墨西哥政府有多个资助渔业和水产养殖业的项目。产品可以出口到不同国家,墨西哥银行将对出口的全过程提供金融资助。虾类是最大的出口产品,出口额近4.1亿美元。墨西哥水产养殖领域的产量在水产品总产量中比重不足15%,在农业GDP和出口中比重不足1%。

    考虑到水产养殖业对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应谨慎推动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尤其应关注类似粮农组织《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的一些全球战略和指南,寻找新的替代生产机制,来保护本地自然资源。

    而且,墨西哥国内多种多样的地形也造就了各种不同的气候条件和生态环境,有利于发展更加多样化的水产养殖。墨西哥水产养殖业的进一步发展依赖于成功应用高效技术、改革创新、现代化和转化加工。
    历史和总览
    墨西哥水产养殖生产在全国各个地区均有发展,种类多样,广泛利用开放和封闭系统,进行粗养、半精养和精养,利用网拦和网箱、悬浮绳、手工挖掘的土池、水道、水泥池槽、简易水池和其他许多新技术进行水产物种的安全繁育,既自已消费,也出售产品获利。产量主要来自几个种类,特别是七个引进种类:鲤科鱼类、罗非鱼、鲶鱼、鳟鱼、淡水虾、日本牡蛎、贻贝以及一些本地品种:凡纳对虾、贞洁巨牡蛎、鲍鱼、扇贝和淡水虾。多数情况下,根据本地实际应用技术。

    和世界其它地区一样,水产养殖业包括在天然湖泊和水库的资源增殖,在政府设立的渔业中心进行鱼苗和鱼种生产。粗养已经成功的发展了内陆捕捞业,渔民和养殖者分享水库资源,在网箱和网拦中放养罗非鱼、鲶鱼和其它具有经济价值的鱼类。

    2001年墨西哥渔业和水产养殖领域包括16 313个企业(私人,渔业合作组织,捕捞团体,渔业协会等),其中1 275个企业注册为商业水产养殖企业。水产养殖业主要有两类参与者:一类是私人部门,由富裕的投资者组成。另一类是社会部门,一般用来表示农业改革社团,社区组织或生产者合作组织(通常由资源贫乏的个人组成)。社会部门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合作农场,是由墨西哥政府成立的机构,大部分水产养殖业者都包括在社会部门中(DeWalt等,2000年)。
    人力资源
    在墨西哥,许多企业向水产养殖业提供支持,2001年饲料产量为2 100万吨。根据政府部门CANACINTRA的统计,墨西哥的禽类消耗量超过51%, 猪20%, 奶牛17%, 肉牛8%, 水产养殖业1% 以及宠物、马和其他消耗为3%。根据普利纳公司的报告,2001年6月到2002年5月,其水产饲料生产量为36 592吨(其中虾饲料33 000吨,鳟鱼饲料613吨,鲶鱼饲料979吨,罗非鱼饲料2000吨)。根据该公司对市场的预测,同期水产饲料总生产量为63 400吨(Montaño)。墨西哥拥有现代化的饲料加工业。2002年饲料总产量预计达到500万吨,其中家禽饲料比例占70%。

    水产养殖业本身也创造了许多新的就业机会以及在沿岸带从事水产品加工和水产品贸易的相关行业的间接就业机会。据报告,在墨西哥西北海岸,仅养虾一项,就创造了12 000多个长期就业机会(De Walt等,2000年)。水产养殖企业提供了268 727个工作机会,大约有21 000人(20 962人)登记为从事水产养殖“控制体系”的工作,247 765人在内陆水域从事以捕捞为基础的水产养殖业。由于水产养殖业已经与从土地改革产生的各种合作组织和社团建立联系,官方数字也显示,2000年有2 976个注册机构和至少180个不同的合作组织从事水产养殖业(SAGARPA,2002年)。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2001年,水产养殖产量约占渔业总产量的12.93%(SAGARPA, 2002年)。粮农组织认为,将来人类水产品消费的增加将主要来自增加水产养殖产量,与捕捞业相反,水产养殖业在过去15年高速发展(粮农组织,1997和1999年)。

    2001年,墨西哥渔业总产量为1 521 957.5吨,消费量为1 215 599吨,人类直接消费796 069吨,间接消费为419 530吨。全国年人均消费量为12.46公斤,其中人均直接消费为8.16公斤,人均间接消费为4.3 公斤(SAGARPA, 2002年)。

    养殖种类
    墨西哥最重要的养殖种类包括:鱼类、虾蟹类、软体动物、爬行动物、两栖动物、水生大型或微型藻类等。养殖环境包括淡水养殖、咸水养殖和海水养殖。

    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和鲤鱼(Cyprinus carpio),包括其它中国鲤科鱼类2001年的产量为89513吨(SAGARPA, 2002年,资源增殖的成果)。其它养殖种类包括:虹鳟鱼(3 309吨),沟鲶(2 294吨),大口黑鲈(569吨),本地白鱼(841吨)。其它养殖种类还有:热带硬鳞鱼和短吻硬鳞鱼,当地称为“Catan”和“Pejelagarto”;本地鲤科鱼类(食草美洲鱥),来自巴尔萨斯河和帕帕劳潘河领域的鲶鱼(Ictalurus balsanusI. meridionalis),本地的丽鱼(丽体鱼)。养殖的甲壳类包括:罗氏沼虾(Macrobrachium rosenbergii),两个本地沼虾(M.acanthurus M.tenellum),但产量都不高,2001年产量为51吨(SAGARPA,2002年)。鳌虾也已引进,但产量不高,此外,如果鳌虾逃逸,其携带的病原体可能对天然水库内的自然生物群落产生不利影响(Hernandez, 2000年;DOF, 2000年;Romero和Jiménez,2002年)。

    2001年牡蛎总产量为50 565吨,其中贞洁巨牡蛎在墨西哥湾记录的养殖产量为49 080吨,在太平洋沿岸报告的牡蛎产量为1 485吨。其它软体动物产量较低,例如鲍鱼、蛤和贻贝。根据本地种与引进种(鱼类、软体类和甲壳类)产量比重和养殖种类生态类型比例,显示引进种的产量占国内养殖总产量的50%以上。2000年,登记的乡村水产养殖单位有6 985个,商业水产养殖企业有1989个,以养殖为基础的渔业企业783个。

    国家渔业图表显示,墨西哥养殖种类共61种,40个是本地种,21个引进种或外来种。鱼类为26个(10个本地种,16个外来种),本地海洋鱼类4种,海水和咸水软体动物种类16个(15个本地种,1个外来种),淡水甲壳类7种(4个本地种,3个外来种),本地海水甲壳类6种,两栖动物种类2个(1个本地种,1个外来种-美洲牛蛙)(DOF,2000年)。

    水产养殖设施总数达1963个,通常分为五类:沟渠(96个或47 154立方米)、网拦(87个或88 913立方米)、手工或水泥池塘(1 702个或53 171公顷)、浮式装置(56个或572公顷)、底层设施(1个或310公顷)和其它类型(21个或1 344公顷)(SAGARPA,2002年)。内陆水体平均生产力与资源量水平相关,单养单产为每年每公顷120-150公顷;混养单产可达到每年每公顷400-1500公斤。
    养殖方式/系统
    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尤其极度贫困地区进行。1998年养殖产量为8 900吨,对46 000户家庭和21万人产生直接的积极影响,影响力遍及580个城市的2 255个社区,放养了6 300万尾鱼苗(Ramírez和Sanchez, 1999年),利用几百个长期或临时的小水库,水库面积在1到20公顷之间,定期放养鱼苗。年单产为每公顷50-500公斤(Arredondo 和Lozano, 1994年;Lozano, 2000年)。混养年单产可达到每公顷2吨(Blanquel,2000年)。近年来,农村水产养殖项目开始面向高价值种类,例如虹鳟鱼、罗非鱼、鲶鱼和淡水虾。养虾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农村,有许多养殖者组成小组和合作组织养虾(Alvarez 等,1999年a)。

    资源增殖
    在面积1 000-1万公顷的水库进行,苗种来自政府鱼类中心生产的鱼苗(Alvarez等,1999b)。捕捞产量根据水体营养含量而有所差异,大致为每年每公顷100-900公斤。例外时,罗非鱼可以超过每年每公顷3 000公斤,小型水库(1公顷)中的鲤鱼可以达到每年每公顷480-1 877公斤(Rios等,1999年),平均单产每年每公顷865公斤(Hernandez和Peña, 1992年)。微型水库(0.09 - 0.6公顷)单产为每年每公顷200-1250 公斤(Hernandez, 1999年)。2公顷的水库单产为每年每公顷2 750公斤(Blanquel,1999年)。位于伊达尔戈州的梅茨基蒂特兰湖的产量是每年每公顷1吨(Ibañez和García,1999年)。另一方面,在大型水库(例如因菲尼勒水坝)中,1987年鱼类产量为每年每公顷794公斤,但1995年下降到每年每公顷289公斤(Orbe等,1999年)。

    粗养
    主要在天然和水库进行。依赖天然食物放养,不能控制病害、敌害或竞争物种入侵。水库渔业产量较低。

    在池塘和封闭型水体进行,包括长期和临时水体以及沟渠。养殖种类包括几乎所有国内养殖种类。施有机肥料,并投放辅助饲料。

    精养
    该类型水产养殖需要最小规模的设施、专业素质高的人员和专门知识。养殖场所包括池塘、封闭的循环系统、水道、水泥池、沟渠、网箱和网拦。需要随时监控水质,投资很高。
    领域表现
    产量
    2001年水产养殖业生产的鱼苗和苗种达1.4亿尾(SAGARPA,2002年)。1996年,58%注册的水产养殖企业从事水产养殖生产,38%向水产养殖业提供服务,12%提供设备、工具和饲料等(SEMARNAP,1996年)。在上80年代,水产养殖产量稳步增长,随后在90年代出现停滞并稍有下降。主要原因是从1990年起,政府的苗种场缺乏运营资金和设备,无法满足产业发展需要。1989-1993年间,牡蛎产量下降55%,主要原因是海湾地区(生产91%的牡蛎产量)霍乱流行(1991-1992年)减少对牡蛎的需求量。

    2001年墨西哥渔业总产量为1 521 957.5吨,其中水产养殖产量达到76 075吨,产值352 974 130美元。

    比较1985-1998年期间的捕捞业和水产养殖业,很显然捕捞业增长率为0.3%,对产量有巨大影响,而水产养殖业保持较低增长率(1.7%)(Alvarez等,1999年a、b)。墨西哥有超过一万个水产养殖生产单位,其中有1898个商业企业(DOF, 2000年a、b; SAGARPA, 2002年)。2001年,全国水产养殖总产量达到最高水平(超过76 000吨),1990年产量只有22 350吨(粮农组织统计,2003年)。

    2001年罗非鱼产量为68 476吨,其中在受控养殖体系中的产量为2 743吨,资源增殖产生的产量为65 733吨(SAGARPA, 2001年; 2002年)。与罗非鱼不同,虹鳟鱼产量显示稳定增长趋势,1993年为3 353吨,2001年为3 309吨,其中3 066吨来自受控养殖系统,243吨来自资源增殖(SAGARPA,2002年)。

    凡纳对虾养殖使总产量迅速增长。1985年是养殖凡纳对虾的第一年,产量只有35吨;五年后,1990年的产量达到4 371吨;1995年产量达到15 867吨;2000年产量达到33 480吨;到2001年,产量达到48 014吨。从2000和2001年的主要养殖种类产量对比可以看出:鲶鱼、罗非鱼和鲤鱼产量均有稍有下降(鲶鱼为2 294-2 851吨,罗非鱼为68 476-71 702吨,鲤鱼21 037-24 240吨)。中部平原最重要的本地品种是银河鱼或白鱼,当地称为“Pescado Blanco”。这些种类产量呈明显逐年下降趋势,1994年产量为2 665吨,2001年产量为841吨;大口黑鲈产量也具有同样趋势,1994年产量为1470吨,2001年产量为569吨(SEMARNAP, 1999年;SAGARPA, 2002年)。牡蛎产量在1989年达到最高的56 999吨,1993年产量下降为25 847吨,1996年为37 776吨,2001年产量恢复为50 565吨(SEMARNAP,1999年;SAGARPA,2002年)。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墨西哥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
    :
    市场和贸易
    墨西哥政府实施了支持渔业和水产养殖业发展的一些项目。产品出口到不同国家。墨西哥银行也向出口过程的各个阶段提供资金援助,总额达到25万美元(http://www.bancomext.com/Bancomext/index.jsp)。政府对养殖者协会的援助不仅用于产业内部联合,而且用于寻找加强生产链的途径以及减少中间环节,因为中间商提高产品价格和消费者的最终成本,却没有增加水产养殖产品的附加值。2000年,渔业和水产养殖进口价值6.59亿美元的184 679吨水产品;出口渔业产品15 3371吨,价值1.84亿美元。对虾产品是最大宗的出口产品,出口值接近4.1亿美元。其它水产养殖进口产品包括:观赏鱼、水生植物、鱼卵、鱼苗、幼鱼以及其它水产养殖中使用的生物,罐装卤虫和蠕虫主要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和秘鲁(SAGARPA,2002年)。

    渔业部门对整个墨西哥GDP的经济贡献率约为0.4%。1996年31个州之中的3个,提供了51%的渔业GDP(Sinaloa、Sonora和Veracruz)。26万人直接或间接从事水产养殖和渔业生产。墨西哥水产养殖产量占渔业总产量的不足15%,占农业GDP和出口值的不足1%(Bancomext, 2003年)。
    对经济的贡献
    农村水产养殖项目对极度贫困和缺少食物和资源的地区的食品生产具有重要作用。发展水产养殖是消除极度贫困的有效战略,可以为边远农村贫困地区提供帮助。资源增殖可以使农村地区的居民消除贫困,通过水产养殖增加直接经济收入,鱼类增加了他们食物中的蛋白含量,提高生活水平和生活条件。对于从事水产养殖项目的580个行政区、2 255个地方社区和46 258个家庭(1999年数据)来说,农村水产养殖具有非常积极的社会影响(Alvarez等,1999年;粮农组织,2000年)。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墨西哥农业、畜牧、农村发展、渔业和食品部(SAGARPA)负责水产养殖管理,规划和实施,以促进水产养殖的发展。其它与渔业和水产养殖相关的部门包括地方、市和州的相关机构,包括学术界和生产行业。有两个政府部门与水产养殖直接相关:隶属于SAGARPA的国家水产养殖和渔业委员会(CONAPESCA)、国家渔业研究所(是SAGARPA的科研支持部门),负责产业内所有行政管理、技术和科研事务。
    管理规定
    《渔业法》(1992年,2001年修改)和《渔业法实施条例》(1999年,2004年修改) 是调整所有水生动植物的养护、保护、开发和管理的主要法律文件。2001年修改了渔业法,2004年修改了条例。此外,多项正式的墨西哥标准促进了渔业法的实施,对开展渔业和水产养殖的发展活动提出了具体要求。总体上,国家标准是法律要求的具体措施和标准,由不同的行政管理部在其各自管辖范围提出建议并由联邦执行委员会颁布。

    自2001年起,农业、畜牧、农村发展、渔业和食品部(SAGARPA)负责管理渔业和水产养殖法律的实施。根据该法律,SAGARPA的任务和责任,除其他外包括,指定适合水产养殖的区域、管理引进的物种和促进水产养殖的发展(参见)。SAGARPA 包括许多办公室和行政管理实体。其组织结构可参见其规章。

    国家水产养殖和渔业委员会(CONAPESCA)创立于2001年,作为SAGARPA的行政管理实体,负责渔业和水生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开发的管理、协调和制定政策。该委员会支持着国家渔业所(SAGARPA的行政管理实体),进行科技调查、提出水生资源的养护、再投放、增殖、养殖和开发的咨询意见。通过INP,建立了国家渔业图表这一新的渔业管理手段,图表内容每年更新并概要了联邦水体的所有渔业资源。

    SAGARPA确立了2001-2006年农业、畜牧、农村发展、渔业和食品的产业计划,涉及渔业和水产养殖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并促进渔业和水产养殖领域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该计划还寻求更新和促进适用于鱼和水产养殖活动的法律措施。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负责促进和支持科研和技术工作的主要公共机构是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CONACYT)。在CONACYT的职能中,国家研究人员体系(SNI)的主要目标是巩固和加强研究工作的效率和质量(OCDE/教育)。CONACYT也与各个负责科学研究和科技发展的国际组织建立了广泛联系,负责管理国家研究人员体系(SNI),加强包括水产养殖在内的各个领域研究工作的质量和效率。OCDE和世界银行对墨西哥最近的评估显示,尽管在科学领域,尤其是学术部门某些基本设施建设上取得了明显进步,但仍有清楚迹象表明,墨西哥在技术领域存在劣势。目前,政府的一个主要承诺是,将用于研究和发展的经费支出从当前的0.4%的GDP,提高到2006年1%的GDP。同样,在科研和技术领域国际化方面,墨西哥的参与程度也是相当初级的(OCDE, 2002年)。

    信贷

    对水产养殖业的资金投入主要来自几个渠道:私人投资、国家银行和金融机构。目前,墨西哥私人银行可以对水产养殖业提供贷款,但其利率是禁止性的。银行贷款的年利率高达45%。在社会上,政府信贷来源非常严格,至少有四个来源的信贷:最重要的是国家支持企业团结项目(FONAES),帮助生活在极度贫困中的人从事生产行为。国家农村信贷银行也为水产养殖业提供贷款。墨西哥银行通过FIRA向水产养殖行业提供资金和信贷,提供的信贷额占2000年水产养殖业总信贷额的54.4%(1.29亿美元)。提供信贷的第二个机构是农村投资资本基金(FOCIR),有一个专门项目,向墨西哥水产养殖的发展提供帮助。最后是国家对外商业银行,是一个墨西哥政府机构,负责推动出口和吸引国外投资,它也向社会中的一些商业活动提供资金支持。
    趋势、问题和发展
    水产养殖是食物蛋白的一个辅助来源,有助于促进粮食安全、赚取外汇、刺激地区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和降低对自然资源的压力,特别是沿海地区的资源压力。水产养殖产量约占渔业总产量的12%。根据国际预测,在10-15年内水产养殖产量将占渔业总产量的40%。但水产养殖发展缓慢,原因主要有:水产养殖发展政策的导向性差,政府部门定期的制度调整;其它因素还有:信息匮乏、基础科学技术知识利用率低、发展资金不足、缺少法律框架以保障合法的土地使用权,这样就无法从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得到服务,这个问题在沿海地区尤为突出。

    尽管水产养殖业对社会和经济都有积极贡献,但墨西哥水产养殖的潜力仍然远远没有发挥,不能以更持续稳定的方式增加产量。墨西哥在发展水产养殖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利用全国的广阔水利资源,通过向水产养殖业者和邻近社区直接提供食品,可以促进全国各个地区的粮食安全和农村发展。应该在考虑对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的基础上,慎重推动水产养殖的发展。特别应该关注某些全球战略和指南,例如粮农组织的《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其第9款中提到不断增长的对寻找新的替代生产体系的要求,以保护本土自然资源(粮农组织,1995年)。

    而且,墨西哥地形的多样性,产生了多种多样的气候条件和生态环境,有助于发展更加多样化的水产养殖。目前的水产养殖发展计划,预见了各种不同的发展水平,如小规模生存性水产养殖、资源增殖、商业或工厂化水产养殖,目的是使各种养殖生产更好的发展,达到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的和谐统一。但农户繁育的水产养殖产品必须达到特定国际标准,这不仅是自然资源环境保护的需要,而且是产品生产后期条件的要求。这种标准通常会增加生产成本,某些情况下还可能具有禁止性,将使产品失去商业销售的可能。

    墨西哥水产养殖业的进一步发展,依赖于成功应用高效技术、改革创新、现代化和转化加工。尽管近期学术研究机构进行了一些针对本地种类水产养殖技术开发的研究项目,仍然需要建立国家协调机制,以利用现有国家研究能力和现有设施,取得本地种类养殖生产的良好收益。
    参考文献
    书目

    Álvarez, T.P., & Avilés, S. 1995. Hacia una camaronicultura sustentable. Presentado en Tercer Congreso Nacional de Acuicultura de Ecuador. Guayaquil, Ecuador Nov. 1995.

    Álvarez, T.P, 1996. Análisis de la problemática de la producción e investigación acuícola en aguas continentales en México. Memorias de la segunda reunión de la red nacional de investigadores para acuicultura en aguas continentales. REDACUI, Pátzcuaro, Mich. Instituto Nacional de la Pesca.

    Álvarez, T.P. 2000. Marco Institucional del Desarrollo Acuícola en México. En: Álvarez-Torres, M. Ramírez-Flores, L.M. Torres-Rodríguez & A. Díaz de León-Corral (eds). Estado de Salud de la Acuacultura, 2000. INP.

    Álvarez, P., Hernández, M., Díaz, C., Romero, E., Lyle, L. 2000. Cultivo de camarón. Cap. XVI. En: Álvarez-Torres, M. Ramírez-Flores, L.M. Torres-Rodríguez and A. Díaz de León-Corral (eds). Estado de Salud de la Acuacultura, 2000. INP.

    Arredondo, J.L and Lozano, S., 1996. Fundamentos en Acuicultura. México, pp. 1–23.

    Arredondo, J.L & Lozano, S.L., 2003. La acuicultura en México. Universidad Autónoma Metropolitana – Iztapalapa. México. 266 pp.

    Avilés, A., 2000. Cultivo de Peces Marinos. Cap. XV. En: Álvarez-Torres, M. Ramírez-Flores, L.M. Torres-Rodríguez & A. Díaz de León-Corral (Eds). Estado de Salud de la Acuacultura, 2000. INP.

    Boletín del Programa Nacional de Sanidad Acuícola, 2001. Instituciones . Boletín de las Instituciones de la Red de Diagnóstico y Sanidad Acuícola. 1(13):1–10.

    Camacho, E., Luna, C., Moreno, M.A. 2000. Guía para el cultivo de tilapia. Secretaría de Medio Ambiente, Recursos Naturales y Pesca. 136 pp.

    Carta Nacional Pesquera 2004. Diario oficial. Secretaría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Cortés, R.I, Cadena, E. Peña, R. Juárez. 1977. II Avance del inventario Nacional de Cuerpos de Agua Epicontinentales, Rendimiento Potencial e importancia para la Acuacultura. Departamento de Pesca. Dirección de Acuacultura / FIDEA. 133 pp.

    Edwards, P. 1997. Sustainable food production through aquaculture. Aquaculture Asia. 2(1):4.

    FAO. 1993. Diagnostico sobre el estado de la acuicultura en América Latina y el Caribe, Síntesis Regional. Organización de las Naciones Unidas para la Agricultura y la Alimentación.

    Hernández, A. & Peña, M.B. 1992. Rendimiento piscícola en dos bordos semi – permanentes en el estado de Morelos, México. Hidrobiológica 3: 11–23.

    Juárez-Palacios, R.R . 1987. La acuicultura en México, importancia social y económica. En: Desarrollo pesquero mexicano 1986-1987. Secretaría de Pesca. México. Lll: 219–232.

    Ley de Pesca y su Reglamento, 2001. Edición realizada para la Cámara de Diputados. Comisión de Pesca.

    Plan Nacional de Desarrollo. Programa Sectorial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2001–2006. Secretaría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Ramírez–Martínez, C. & V. Sánchez. 1998a. Una propuesta de Diversificación Productiva en el Uso del Agua a través de la Acuacultura. Subsecretaría de Pesca. Dirección General de Acuacultura. México.

    Ramírez–Martínez, C. & V. Sánchez. 1998b. Como las normas y regulaciones existentes se pueden convertir en aliados de los productores. Simposio “La Acuacultura Sustentable en México: Presente y Futuro” dentro de la XXXIV Reunión Nacional de Investigación Pecuaria, Querétaro 1998, 27 de octubre de 1998.

    Rodríguez, M. & Maldonado. 1996. La Acuicultura en México, Bases conceptuales y Principios. Oceanología.

    Rojas, P. & Mendoza. R. 2000. Capitulo XXIII. El Cultivo de Especies Nativas en México. Ed. Álvarez-Torres, M. Ramírez-Flores, L.M. Torres-Rodríguez y A. Díaz de León-Corral. Estado de Salud de la Acuacultura, 2000. INP.

    SAGARPA. 2004. Cuarto Informe de Labores 2004. Secretaría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SAGARPA. 2003. Anuario Estadístico de Pesca 2003. Secretaría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SAGARPA. 2002. Anuario Estadístico de Pesca 2002. Secretaría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SAGARPA. 2001(b). 1 Informe de Labores. Secretaría de Agricultura, Ganadería, Desarrollo Rural, Pesca y Alimentación. 1 de Septiembre de 2001.

    SEMARNAP. 1995. Programa de Pesca y Acuacultura 1995-2000. Gobierno de México, Poder Ejecutivo Federal.

    Sosa, F., Colín, A., Torres, L.M., Hernández, M. 2000. Trucha. Cap. IX. En: Álvarez-Torres, M. Ramírez-Flores, L.M. Torres-Rodríguez y A. Díaz de León-Corral (eds). Estado de Salud de la Acuacultura, 2000. INP.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