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过去30年,新西兰水产养殖从很小的起步规模发展到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活动,2006年5 500多公顷的海洋面积投入生产,年产值2.3亿美元(Lynch和Berger,2003年,新西兰政府,2007年)。到2005年,该产业在过去20年总销售收入年增长率为13%(新西兰政府,2007年)。水产养殖约占新西兰海产品总产值的20%,是重要的出口产业,水产养殖产品约66%出口(新西兰政府,2007年)。

    新西兰有3种主要养殖种类,按产值或产量均占水产养殖总合计的90%多(新西兰政府,2007年;NZAC,2005年)。

    过去5年,由于新西兰货币的强劲以及政府限制新的海域用于水产养殖,大大减缓了该产业以前有过的快速增长(Lynch和Berger,2003年)。2006年,新西兰水产养殖业确立了产业广泛增长的战略,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年产值7.2亿美元(NZAC,2006年)。2007年,新西兰政府对该战略做出回应,对发展水产养殖业提供更多的支持(新西兰政府,2007年)。过去30年,新西兰水产养殖从很小的起步规模发展到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活动,2006年5 500多公顷的海洋面积投入生产,年产值2.3亿美元(Lynch和Berger,2003年,新西兰政府,2007年)。到2005年,该产业在过去20年总销售收入年增长率为13%(新西兰政府,2007年)。水产养殖约占新西兰海产品总产值的20%,是重要的出口产业,水产养殖产品约66%出口(新西兰政府,2007年)。

    新西兰有3种主要养殖种类,按产值或产量均占水产养殖总合计的90%多(新西兰政府,2007年;NZAC,2005年)。

    过去5年,由于新西兰货币的强劲以及政府限制新的海域用于水产养殖,大大减缓了该产业以前有过的快速增长(Lynch和Berger,2003年)。2006年,新西兰水产养殖业确立了产业广泛增长的战略,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年产值7.2亿美元(NZAC,2006年)。2007年,新西兰政府对该战略做出回应,对发展水产养殖业提供更多的支持(新西兰政府,2007年)。
    历史和总览
    有报告称,新西兰土著的毛利人开展了未发展起来的水产养殖活动,例如在潮间带牡蛎幼体附着带放置合适的石头(Jeffs,2003年)。他们还设想在不同区域间移植鲍鱼和其他贝类来增加局部区域的海产品产量,这些产品是欧洲人来到之前毛利人的主要食物(Best,1986年)。

    新西兰商业水产养殖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在政府帮助下于北岛北部浅海湾潮间带建设了当地的康氏囊牡蛎(Saccostrea commercialis)养殖场(Crimp,2007年)。后来,在上世纪70年代早期引进太平洋巨牡蛎后,这种牡蛎成为新西兰主要的养殖种类。由于太平洋巨牡蛎比当地的康氏囊牡蛎生长快,养殖者转为养殖太平洋巨牡蛎,随后这项活动传播到北岛的更多地方。

    在两个耙网渔业衰退后,于上世纪60年代晚期开始在临近区域(也是目前养殖贻贝的区域)–北岛豪拉基湾和南岛马尔伯勒海峡,养殖新西兰贻贝(Dawber,2004年;Jeffs等,1999年)。随着养殖技术的发展产量快速提高,该产业引进了大规模处理办法以满足向60多个国家不断增加的出口需求。

    大鳞鲑养殖开始于80年代,在80年代后期从加州萨克拉曼多引进大鳞鲑来启动新西兰游钓渔业(Jeffs,2003年)。此后新西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鳞鲑养殖国之一(粮农组织,2007年)。

    在捕捞野生种类的渔业衰退后,从1982年开始在南岛顶端水域增殖野生的新西兰扇贝(Booth和Cox,2003年)。目前,在扇贝自然高度附着区域用固定的塑胶网包捕获大量的扇贝苗,然后撒播在自然扇贝区供定期商业捕捞。在自然扇贝区的撒播使年产量明显提高并保持稳定。在进行增殖之前,渔业年平均产量约为2400吨潮重。但是,通过开发和应用撒播技术,渔业年产量增加了一倍。

    有小规模的罗氏沼虾养殖(Macrobrachium rosenbergii),只能利用地热水。过去10年,对养殖当地鲍鱼种类进行了大量尝试,但产量不高,最多的种类是彩虹鲍。
    人力资源
    预计2005年新西兰水产养殖业提供了2 500个全职的直接就业,多数在加工领域(Lynch 和Berge,2003年;NZAC,2005年)。研究表明,水产养殖的经济流动效果产生的间接就业等同于直接就业,多数在提供商业和服务以及制造、贸易和运输领域(Jeffs,2003年)。目前,水产养殖业对新西兰沿海区域特别重要,许多区域就业机会有限(Lynch和Berger,2003年)。这个农村就业的来源对传统上在沿岸居住的许多毛利人社区特别重要。如果该产业在2025年增长到7.2亿美元年销售额的目标,预计该产业将新增7 000个全职工作岗位。

    近年来,新西兰水产养殖业的技能水平得到了实质性改进,极大了提高了生产力(Lynch和Berger,2003年)。主要是由于海产业培训组织(SITO)以成功培训捕捞企业的经验为基础,努力实施适当的水产养殖培训计划的结果(Lynch和Berger,2003年,SITO,2007年)。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2004年,有645家新西兰贻贝养殖场,总水面为4 747公顷,贻贝产量85 000多吨(NZAC,2005年)。养殖场大多位于南岛北端马尔伯勒海峡。不多的贻贝养殖场位于北岛北部科罗蔓德尔和豪拉基湾,还有更少的位于斯图尔特岛。最近,发放了在北岛东岸普伦蒂和霍克湾外海的大片区域发展养殖的许可。

    2004年有23家大鳞鲑养殖场,水面60公顷,产量7 400吨(NZAC,2005年)。多数养殖场位于马尔伯勒海峡和斯图尔特岛海域,也有少部分位于发电厂排水的淡水水域。

    2004年有230家牡蛎养殖场,水面750公顷,多数位于北岛东北岸的浅湾(NZAC,2005年),产量约3 300吨牡蛎。

    2004年还有35家鲍鱼养殖场,水面20多公顷,产量只有2吨(NZAC,2005年)。多数养殖场位于南岛东岸马尔伯勒海峡或半岛浅滩。
    养殖种类
    新西兰水产养殖业主要养殖3个种类,本地贻贝,也称为青口贝的新西兰贻贝(Perna canaliculus)、大鳞鲑和太平洋巨牡蛎(Crassostrea gigas)(新西兰政府,2007年)。其他水产养殖种类处于商业开发初期或只有小规模生产,包括当地的黄尾无鳔石首鱼、鲍鱼、隆头鱼以及利用地热水养殖的罗氏沼虾(Jeffs,2003年;新西兰政府,2007年)。

    2005年,新西兰贻贝占新西兰3个主养种类1.5亿美元总销售额的64%(新西兰政府,2007年)。3个主养种类产值的27%来自大鳞鲑(6 300万美元)和9%来自太平洋巨牡蛎(2 000万美元)。

    其他种类的产量不大,包括鲍鱼、鲍鱼珍珠、无鳔石首鱼、草鱼和当地的淡水龙虾,合计的产值不足300万美元(NZAC,2005年)。观赏鱼养殖,主要是冷水种类,例如金鱼的预计产值超过1 500万美元。
    养殖方式/系统
    新西兰贻贝养殖利用在贻贝幼体高度附着区收集绳上获得的野生苗以及漂浮海藻上的贻贝苗进行(Jeffs等,1999年)。有数量不多的试验孵化场,但难以与低成本的野生苗竞争。过去5年,政府和企业资助进行了新西兰贻贝选育研发计划,但还没有取得在产量方面的显著结果。新西兰贻贝养殖采用改进型的日本延绳系统,通常在15到30米深的沿海浅水区。一些团组正在进行外海的养殖试验。

    新西兰大鳞鲑有限公司是新西兰大鳞鲑的主要生产者。该公司实施了很好的选育计划,已被纳入质量控制和生产系统。其他鲑鱼养殖者依赖没有被良好开发或没有选育的孵化场的苗种。大部分鲑在沿海水域网箱养殖,少部分在淡水中养殖–主要在为水电站引进河水修建的进水渠中。少部分饲料在新西兰生产,但大部分直接从澳大利亚进口。

    太平洋牡蛎养殖大多依赖野生苗,多数养殖场位于北岛西北岸的凯佩罗湾。有少量商业孵化场运行,包括提供选育亲体的一家。不过,牡蛎养殖者不太愿意接受孵化场生产的苗,主要原因是这类苗不能用于传统的架式养殖系统,而这种系统是多数企业喜欢用的。养殖方式正在增多,包括在澳大利亚开发的悬浮延绳系统。
    领域表现
    产量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新西兰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新西兰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2005年,养殖的新西兰贻贝国内销售为3 000万美元,大鳞鲑为4 000万美元和太平洋牡蛎为900万美元(新西兰政府,2007年)。新西兰贻贝出口值为1.2亿美元,大鳞鲑为2 300万美元,太平洋牡蛎为1 200万美元。

    新西兰贻贝出口到广泛地区,但美国是最大的市场,2005年购买了4 300万美元的产品,随后是西班牙、澳大利亚、韩国和英国(新西兰政府,2007年)。新西兰贻贝大多为半壳冷冻加工产品,按小型零售或大规模销售包装。新西兰是半壳贻贝产品方面的先驱,目前占世界此类贻贝产品类型的75%(国际海产品,2007年)。

    养殖大鳞鲑大多出口日本,2005年为1 100万美元,随后是澳大利亚和美国(新西兰政府,2007年)。这种鲑鱼以多种产品类型销售,包括有附加值的产品,例如熏片、鱼串和鱼排。

    2005年新西兰太平洋牡蛎出口最大的市场是澳大利亚(500万美元),随后是日本和美国(新西兰政府,2007年)。主要以新鲜或半壳冷冻牡蛎供应这些市场。

    新西兰对水产养殖生产实行了卫生监测计划,特别是贝类。1980年新西兰与美国食品和药品署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向美国出口有质量保证的双壳类产品(NZFSA,2007年)。为此,新西兰现在要求养殖的双壳类根据食品和药品署国家贝类卫生计划进行运输、加工和加标签。

    新西兰是新西兰贻贝最大的加工国和供应国,是世界最早进行产品认证的国家之一。贻贝由新西兰相关认证机构“Bio-Gro”认证。许多牡蛎养殖场以及大鳞鲑养殖场被认证为有机生产者。
    对经济的贡献
    按新西兰的标准,水产养殖是相对小的产业,但由于在一些关键农村区域产生了高水平的就业和经济活动,该产业是重要的经济活动。此外,过去30年,该产业显示出强劲的持续增长,是新西兰农村产业中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新西兰已在努力大大提高外汇收入,该产业的重要性还在于是新西兰重要的出口产业。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新西兰没有单一的政府机构负责水产养殖的行政管理。同样,任何具体的政府部门不代表水产养殖的利益(新西兰政府,2007年)。例如,2007年政府发布的水产养殖战略由6个政府部长同意,即环境、毛利人事务、养护、渔业、地方政府、工业和区域发展部。此外,5个政府部门直接介入该战略的编撰。在利用海水和淡水养殖场点方面由17个区域地方政府机构控制,并由许多中央政府机构进一步监督。

    根据法律框架,审查了区域政府分配海洋区域发展水产养殖的问题,2005年年初,颁布了关于水产养殖规划的新法律。在确立该法律之前已经有3年时间禁止发放任何新的水产养殖区域的许可。到2007年年中,由于实施新法律的进展缓慢,还没有分配新的养殖区域。政府为实施新的法律做了大量工作,包括成立由涉及水产养殖管理的政府部门官员参加的小组。最近,政府开始提供资金来推动新法律的实施。

    陆基水产养殖由单独的法律管理,按现代水产养殖方式这些法律已经过时(NZMAF,2000年)。例如,新西兰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将养殖鳟鱼视为非法的国家,尽管有商业利益,特别是公司已经开始养殖其他鲑科鱼类。

    2007年6月,新西兰政府发布了水产养殖发展战略,强化了一些现有行动,建议了一些新的行动以及资助水产养殖的5个关键目标(新西兰政府,2007年):
    • 使投资者更有信心。
    • 提高公众的支持。
    • 促进毛利人的成功。
    • 研究和创新的资本化。
    • 提高销售收入。
    2007年年初,水产养殖业以几个区域和不同养殖种类的产业团体为基础成立了新西兰水产养殖理事会(有限)(NZAC,2006年)。该理事会的目的是实施2006年确立的国家战略发展规划,其中一个目标是与政府更紧密地工作,确保对产业的未来有更积极的影响。
    管理规定
    2004年,新西兰通过了《水产养殖改革法案》,修订了几个现有法案并创立了两个新法案。《水产养殖改革法案》修改了以下的法案:
    • 2004年资源管理修正案。
    • 2004年渔业修正案。
    • 2004年养护修正案。
    • 2004年生物安全修正案。
    • 2004年毛利人事务修正案。
    并创立了:
    • 2004年毛利人商业水产养殖主张解决法案;以及。
    • 2004年水产养殖改革(废止和过渡条款)法案。

    涉及水产养殖管理的主要部门包括养护部,负责沿海海水养殖的环境部和负责淡水养殖的渔业部(MFish)。农林部和其下属机构负责规范所有动物产品的食品标准和安全,包括鱼饲料和水产品。此外,毛利人事务部与新西兰广泛的水产养殖规则体系的一部分有关系,尽管作用与其他部门相比不突出。

    1991年《资源管理法案》修正案为新西兰水产养殖的管理提供了更大的框架。根据该法案,养护部负责制定新西兰沿海政策、批准区域沿海规划、对限制性的沿海活动进行许可和监督。环境部的义务包括对制定国家政策提出建议、确立国家环境标准并发布水域养护命令。该部还调查对税收、财政措施、激励和根据该法案适用的其他经济手段的利用情况。

    MFish保留养殖者的国家注册,管理并向区域和地方渔业资源管理机构提出咨询意见。淡水水域受1983年《渔业法案》修正案规范。依据1996年《渔业法案》,国家渔业咨询理事会可就广泛问题向部长提出咨询意见,包括为水产养殖的目的可持续利用渔业资源的问题。

    通过沿海区域规划,对水产养殖的直接管理在区域和地方一级进行。这些规划明确了允许进行水产养殖的区域、确定水产养殖和相关产业活动的限制、具体限制活动的特征、强度或范围等。环境部有权发布国家政策,指导区域和地方政策制定者确立政策行动。

    欲了解新西兰水产养殖法律更多的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法律回顾-新西兰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新西兰资助水产养殖研究的主要政府机构是研究和科技基金会,在与最终使用者进行一些协商后确定研究资金使用的方向。政府用于水产养殖研究的整体投资预计约为2%的年生产总值,产业的投资预计为同样水平。多数政府资助的水产养殖研究通过竞争性招标方式进行。

    新西兰最大的水产养殖研究组织是国家水和大气资源有限研究所(NIWA),完全由政府所有但结构为赢利的私人公司。NIWA管理着3个水产养殖研究设施:北部的布里姆湾水产养殖园(咸水)、靠近惠灵顿的马汉卡湾水产养殖设施(咸水)和靠近克赖斯特彻奇的银河孵化场(淡水)。布里姆湾水产养殖园以工业化技术园的概念为基础,包括在同一场所的许多私人水产养殖公司。NIWA还养殖商业数量的黄尾无鳔石首鱼销售,供该地点的养殖场养殖成鱼。按类似方式,NIWA还在马汉卡湾的场点生产鲍鱼苗以及在银河孵化场生产幼鲑。第二大水产养殖研究团组是卡修所,是非赢利的区域研究实体,位于南岛顶端的纳尔逊。其管理着邻近的咸水研究设施,名为格兰海威水产养殖有限中心,在管理点也有一些私人水产养殖公司。在新西兰,中级教育部门承担不多的水产养殖研究。

    新西兰只有一所大学提供大学学位专业的水产养殖,即奥克兰技术大学。其他提供水产养殖培训的中心包括普伦蒂湾技术学校、马赫罗奇技术所以及纳尔逊·马尔伯勒技术所。

    作为新西兰海产业有机组成部分的海产业培训组织(The Seafood Industry Training Organization-SITO),提供国家承认的培训计划,培养有创新意识的劳动者(SITO,2007年)。SITO根据相关公司的需要确立水产养殖培训计划。
    趋势、问题和发展
    2006年,新西兰水产养殖业进行了重要的战略规划的工作,产生了新西兰水产养殖战略(NZAC,2006年)。在规划中,该产业确立到2025年整体增长目标为年销售额达到7.2亿美元。该战略确立了实现目标的10个活动领域。

    成立新的全国产业组织
    2006年年底,成立了新西兰水产养殖理事会(有限),作为代表所有新西兰水产养殖产业利益的最高组织,将养殖产量不多的生产者和区域产业代表性组织联合起来。任命了首席执行官领导新的理事会的工作并执行增长战略。

    多年来,中央和地方政府发展水产养殖的愿望不明确。产业界的意愿是与政府一道工作,为水产养殖业的增长提供更明确的意图和支持。

    强化与其他利益相关者的伙伴关系
    鼓励现有区域和分种类的养殖产业代表性组织以及其他团组(例如海产业、研究提供者和中级教育单位)在推进水产养殖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支持产业的发展。

    投资水产养殖是产业增长的关键。但是,如果要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要使投资者更有确定性和安全感,特别是关于海水养殖水面的使用期问题。

    更多的公众理解和支持水产养殖是实现产业增长的关键,特别是在使用新的养殖区域方面。

    促进毛利人成功进行
    毛利人是新西兰水产养殖业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但其商业和技术能力不同,在许多情况下需要一些指导和支持来发挥全部潜力。许多例子显示,水产养殖可以为农村毛利人社区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

    产品和市场的多样化是更好地保障新西兰水产养殖领域以及增长的关键。

    最大程度地创新
    新西兰水产养殖业迄今的增长是以大范围高水平的创新为基础的。继续培育创新环境是实现未来增长的关键。

    新西兰具有强烈的环境意识,部分原因是由于毛利人对自然资源的传统信仰。自然的高质量沿海水域保证了水产养殖产业的兴旺,可靠地生产上好的产品而没有污染的危害。因此,确保环境可持续的水产养殖持续增长将是该产业未来的关键。

    为水产养殖领域劳动者技能的保持和提高做前期准备将帮助确保人员能力使产业增长。

    为实施这一雄心雄心勃勃的产业发展战略,新西兰水产养殖理事会向现有水产养殖生产者收取费用。此外,新西兰政府提供额外资金,重点是改进2005年确立的水产养殖规则机制的运行。

    2007年6月,新西兰政府发布声明,承诺支持新西兰水产养殖产业(新西兰政府,2007年)。该声明有5个关键目标(见上文)、5项指导原则和15项分原则。该战略包括再资助140万美元用于启动实施2005年确立的新的水产养殖法律。
    参考文献
    书目
    Best, E.1986 . Fishing methods and devices of the Maori. Government Printer, Wellington, New Zealand.
    Booth, J. and Cox, O. 2003 . Marine fisheries enhancement in New Zealand: our perspective. New Zealand Journal of Marine and Freshwater Research 37: 673-690.
    Crimp, D. 2007 . Out of the blue – aquaculture. New Zealand Geographic. 84: 98-112.
    Dawber, C. 2004 . Lines in the water; a history of Greenshell mussel farming in New Zealand. River Press, Picton, New Zealand.
    Jeffs, A.G. 2002 . The importance of a helping hand; the growth of aquaculture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Report to the Winston Churchill Memorial Trust, Wellington, New Zealand.
    Jeffs, A.G. 2003 . Assessment of the potential for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in Northland. NIWA Report #AKL2003-012, Auckland, New Zealand. (http://www.enterprisenorthland.co.nz/downloads/aqua_dev.pdf).
    Jeffs, A.G., Holland, R.C., Hooker, S.H., Hayden, B.J. 1999 . Overview and bibliography on the greenshell mussel, Perna canaliculus, from New Zealand waters Journal of Shellfish Research 18:347-360.
    Lynch, C. and Berger, N. 2003 . Aquaculture: a growing and innovative industry. LECG, Wellington, New Zealand.
    NZAC - New Zealand Aquaculture Council2005 . Annual Report 2004-2005 – The New Zealand Aquaculture Council Incorporated. (http://the6322s2.handel.2day.com/doclibrary/industryorgs/nzac/NZACAnnualReport2004-2005.pdf).
    NZAC - New Zealand Aquaculture Council2006 .The New Zealand Aquaculture Strategy. (http://www.aquaculture.org.nz/pdfs/NZ_Aquaculture_Strategy.pdf).
    NZGovt - New Zealand Government2007 . Our blue horizon: He pae kikorangi; the government’s commitment to aquaculture. (http://www.aquaculture.govt.nz/files/pdfs/MED_Aquaculture_doc.pdf).
    NZSMAF. 2000 . Join the discussion. Ministry of Fisheries, New Zealand. (http://govdocs.aquake.org/cgi/reprint/2004/628/6280100.pdf)
    Seafood International. 2007 . Supplies and markets – mussels. June 2007. pp.16-17.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