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种类
    5.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挪威商业水产养殖的发展开始于约1970年,此后在沿海区域水产养殖发展成为主要产业。大西洋鲑精养是最重要的活动,占挪威水产养殖产量的80%以上。虹鳟鱼也具有重要地位,几个海洋鱼类(鳕鱼、庸鲽)和贝类(贻贝、牡蛎)养殖正在商业化。2003年产量超过60万吨,产值135万美元(渔业总局,2003年统计)。

    鲑和虹鳟鱼是溯河性种类,其生活史包括淡水和海水阶段。在岸上水池进行孵化和进行小鲑鱼生产,而养成到上市规格则在外海网箱进行。海洋鱼类,例如鳕鱼的孵化在岸上通过抽取海水进行;然后按与养殖鲑科鱼类一样的方式养成。使用自然卵的贻贝养殖很昂贵,以延绳方式养成。

    95%的挪威产品出口到主要市场的欧盟。但鲑鱼产品出口到世界各地。目前养殖鲑鱼是挪威的主要出口产品,水产养殖和相关产业对挪威经济有实质性贡献,其被认为还有进一步增长的相当大的潜力。对该产业主要的挑战是确立除鲑鱼之外的其他种类的有利可图的水产养殖,并为饲料产业确立可持续的原料供应。
    历史和总览
    挪威的水产养殖可追溯到1850年对鳟鱼的孵化。大约在1900年从丹麦进口了虹鳟鱼并开始了池塘养殖的首次尝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养殖的兴趣增加,并在60年代早期取得突破,首次将虹鳟鱼成功转到海水中。同期大西洋鲑的养成也获得成功。大约在1970年获得技术突破建成首个网箱。在网箱中养成证明比在早期使用的岸上水池或其他封闭的环境更为安全,能提供更好的环境条件,特别是鲑鱼养殖。挪威海岸线长,条件适宜,有上千个岛屿以及提供可靠和稳定温度的湾流,被证明为这种类型的鱼类精养提供了极好的机会(Trygve编辑,1993年)。

    目前,在挪威沿海的多数地区鲑和虹鳟鱼养殖已经成为主要产业。

    随着鲑科鱼类养殖的发展,也对其他种类的的养殖,例如鳕、庸鲽和北狼鱼产生了兴趣。目前正在开始对这些种类的商业化养殖。

    养殖牡蛎也有100多年的历史,最近开始养殖其他贝类(贻贝、扇贝)。
    人力资源
    由于挪威劳力成本高,养鱼生产成为高度合理化的活动。从1995年起鲑鳟鱼产量增加了一倍,而初级生产雇佣的人员数量从1995年的4 500人减少到2003年的3 300人(渔业总局,2003年统计)。在屠宰和加工领域也是同样的趋势,而与养殖其他种类相关的就业增加了。

    由于饲料成本占总生产成本的50%多,服务和供应领域也非常重要。该产业成为就业的主要贡献者,提供技术设备、服务和后勤支持。表1是挪威水产养殖领域总就业情况。

    表1:2003年挪威水产养殖就业情况(人-年)
    活动 鲑科鱼类 其他 服务
    - 孵化/
    小鲑鱼生产
    养成 屠宰/
    加工
    贝类 海洋
    种类
    鱼饲料/
    设备
    销售 后勤/
    运输
    就业 - 970 2 230 3 000 115 200 1 200 350 1 200

    有关的服务还创造了上表所列详细就业以外的其他就业机会。

    近年来生产领域就业下降,但在行政管理和服务领域的情况不同,该产业发生了从不熟练到熟练劳力的变化,有专业资格的雇员数量增加。
    养殖种类
    大西洋鲑和虹鳟鱼

    洄游性种类大西洋鲑(Salmo salar)是挪威水域的本地物种,自最后一次冰河期起在挪威的河流产卵并产生降河洄游习性,随后在海里度过生长期。自远古起就开始在河流和海洋捕捞大西洋鲑野生种群,与庸鲽一道,鲑鱼可能是对沿岸地区生活的人们最有价值的鱼类。与太平洋鲑鱼种类相比,该种群小,每年总上岸量从未超过几千吨。

    虹鳟鱼(Oncorhynchus mykiss)是挪威水产养殖的鱼类种类中唯一的非本地物种,大约在1900年引进到挪威,在60年代早期前在淡水中养殖。在产生降河洄游习性后被转移到海水网箱精养到2-6公斤,这一方式后来成为虹鳟鱼养殖的主要方式。也有少量的(尽管不是不重要的)在淡水池塘或水池养到一份规格的虹鳟鱼生产。

    大西洋鲑和虹鳟鱼的养殖在整个沿岸地区进行,从南方的艾厄德到北方的芬马克。从1975年起按政府的许可规范生产。

    到2003年年底,有832个海水养殖设施和242个岸上孵化场/小鲑鱼生产设施在运行。约25个在淡水池塘生产一份规格的虹鳟鱼许可在运行,主要位于挪威东南部的内陆地区(FHL/Sintef/KPMG,2004年)。

    目前海水养殖主要在网箱进行,网箱基于相连的正方型钢架平台或圆型的塑料环。

    一般情况下几个许可设施一道运行,或由同一公司或几个公司合作运行。除许可外,养殖者必须还要具有利用特定地点生产的许可。要求这些生产场所只养殖同一世代的鱼。换句话说,当小鲑鱼在任何年度被放在一个养殖地点,在原有的鱼养成并全部被捕捞之前不允许养殖者在同一地点投放新的小鲑鱼。在新的小鲑鱼被再次转移到该地点之前,该地点应当空闲或休整,通常为至少6个月。养成阶段为12到30个月,1个养殖场应当有至少3个养成场所。

    孵化场也分布在多数沿海地区,目前最高的小鲑鱼生产为每个许可约250万小鲑鱼,但每个生产者可以运行超过一个的许可设施。因显而易见的原因,小鲑鱼的生产者靠近有主要淡水资源的地方。

    目前,大西洋鲑是挪威水产养殖中最重要的种类,占总产量的80%多,虹鳟鱼占10-15%。



    鳕(Gadus morhua)始终是挪威捕捞渔业最重要的种类。由于可得性季节波动和产量年度变化,希望养殖该种类已有很长时间。经过多年研究,目前养殖的鳕鱼产量快速增加。

    庸鲽

    在古挪威语中,庸鲽(Hippoglossus hippoglossus)被称为“神鱼”。由于庸鲽的味道和很少有野生捕捞的,其价值很高;因此非常看好养殖庸鲽的前景。但庸鲽的生物学复杂,非常难以确立稳定的高质量苗种生产。已经在进行改进,目前苗种数量正在增加,特别是由于高价格使生产有利可图。

    养殖鳕鱼和庸鲽的海水养殖场分布在多数挪威沿海地区。

    其他鱼类

    在挪威南部,一个养殖场每年生产约60万尾瘤棘鲆(Psetta maxima)苗和约250吨的上市规格鱼。北狼鱼是非常有希望的水产养殖种类,其在冷水中生长很好,因此能很适合在北部地区生产。红点鲑也一样,其每年有少量但稳定的产量,在200 到300吨之间。

    贻贝

    贻贝(Mytilus edulis)见于从瑞典到俄罗斯边界的整个挪威沿海。粗养该种类的实验已经进行了50多年,但生产尚未达到商业能力。主要原因是低价格、后勤问题以及鸟类掠食和藻花引起的海洋生物毒素问题。但对养殖贻贝的兴趣依然高,产量正在增加。如果有一天取得了商业上的突破,沿漫长和高度多产的海岸大量生产的可能性很大。

    其他贝类

    挪威生产食用牡蛎(Ostrea edulis)的幼体和上市规格的产品有长期传统,为养殖目的进口了长巨牡蛎 (Crassostrea gigas),但都没有达到显著的产量水平。已经进行了多年的养殖大西洋扇贝 (Pecten maximus)的实验,但还没有开展商业生产。
    养殖方式/系统
    亲体

    挪威的水产养殖基本基于溯河性鱼类(鲑科),生产周期需要淡水和海水期。启始点是生产亲鱼以收集卵和精液。目前几乎全部参与基于遗传繁育的计划,有10个专门生产鲑鱼受精卵的生产者。对养殖的鲑鱼,原种选自从挪威河流捕捞的7到8个世代前的野生鲑鱼种群。虹鳟鱼目前具有9到10个种群世代并在此基础上选择个体。对鳕和庸鲽目前正在确定繁殖计划。

    孵化

    在10月到1月中旬从鲑鱼体内挤卵,而从2月中旬开始从虹鳟鱼体内挤卵,持续2个月。然后孵化受精卵,并在精养系统内开始投喂配合饲料。使用人工光线处理,8月首次产生降河洄游习性,然后将小鲑鱼转移到海水中,产生降河洄游习性过程通常在来年6月完成。一些淡水生产设施包括孵化和小鲑鱼生产,而其他的则购买苗种并生产小鲑鱼。

    庸鲽和鳕鱼受精卵的生产通常在3月和5月进行,但使用人工光照可以改变(光照期处理)。与鲑鳟鱼不同的是,庸鲽和鳕鱼苗的开口饵料以自然的浮游生物(轮虫、卤虫)为食。这主要发生在高密度孵化场,但在少量流入水的半精养系统也用于鳕鱼鱼苗的生产。

    养成技术

    目前海水中鱼类的养成几乎专门在精养网箱中进行,岸上水池依然生产一些庸鲽,但网箱养殖似乎占支配地位。配合干饲料占所用饲料的几乎100%,不过依然使用少量湿性颗粒饲料。在海水中养成需要14到30个月,一个地点的产量通常每生产周期为800到4 000吨,使其成为大型生产系统。

    使用的网箱系统与最早使用的基本没有变化,主要是锚定、浮动、正方、六角形或圆形单位,配以吊在其下方的封闭网。最早的网箱是木制的,网的体积为3 400立方米,目前的网箱是非常坚固的钢制正方形平台或圆形塑料环,网的体积为3 000到40 000立方米。每个网箱通常的表面积为400平方米到1 100平方米,网可达10到40米深。规定允许每个许可的总网箱体积约为2 800立方米,但如果包括固定系统,所要求的总体积将远远大于此数。圆形塑料网箱比钢制平台要求更多的空间。

    贻贝粗养

    所有的贻贝养殖基于使用通过吊置收集器收集的自然卵的延绳养殖,有时用于最后的养成,但生长过程中卵的再播或稀播已成为普遍方式。

    牡蛎半精养

    通常在特别小和狭窄的上水层有淡水的进水道生产牡蛎卵,上水层提供了“温室”效应,温度高到足以使牡蛎产卵。然后卵附着在收集器上,可转送到吊置篮上养成。也进行了扇贝和牡蛎卵精养生产的研究。
    领域表现
    产量
    2003年鲑和虹鳟鱼总产量近60万吨。由于2002年高价格养殖者得到了172万美元的最高回报,2003年该数值下降到135万美元。

    与鲑和虹鳟鱼相比,其他种类的产量和产值依然很少。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挪 威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挪 威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挪威水产养殖产品的95%出口,市场为超过130个不同的国家。欧盟是最主要市场,出口到丹麦和法国的产品最多。目前出口量增加最快的俄罗斯和其他东欧国家市场。日本和俄罗斯进口鳟鱼量最大。

    捕捞时,用盛有水的船将活鱼从养殖场运到屠宰场,船可以装载20到200吨鱼。捕捞站是按保证最佳动物福利和最终产品质量进行设计和运行。加工中产生的废弃物转为生产鱼粉,不向海里排放废物。70%的挪威养殖的鲑鱼以冰鲜、带头去内脏的形式出口,其余以不同方式加工(鱼片、熏制鲑鱼等)或冷冻。

    养殖的鳕和庸鲽很受国内和出口市场欢迎,贻贝也一样。这些种类以新鲜和冰鲜形式销售。
    对经济的贡献
    目前水产养殖在挪威西部和北部沿岸是主要产业。9 000多人-年在该领域从事直接工作(见表1),预计有大约相同数量的人员从事辅助活动(FHL/Sintef/KPMG,2004年)。鲑鳟鱼和挪威的养鱼设备、技术以及咨询服务已成为挪威的主要出口产品,在世界许多市场销售。2002年生产、加工和销售的总营业额预计约为28亿美元,如包括其他辅助活动预计该数值将增加一倍(FHL/Sintef/KPMG, 2004年)。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负责水产养殖公共管理责任的主要机构是渔业总局,是渔业部内的执行机构。该机构的责任是协调、行政管理、实施监视和管制。渔业总局的主要办公室位于卑尔根,在多数挪威的县有地方机构。涉及公共管理的其他机构是挪威沿岸管理局(渔业部),管理与海上交通和运输有关的问题;挪威食品安全局(农业部),控制鱼类健康和福利以及食品安全;环境部负责污染和共同关心的其他问题。所有这些单位均有区域机构。

    当地社区在保持水产养殖用地方面也具有重要责任。
    管理规定
    关于鱼类、贝类等养殖的法案》(1985年水产养殖法案,2003年修改)是调节淡水、咸水和海水鱼类养殖管理、控制和发展的主要法律。该法案就设立和运行养鱼场确立了许可系统。这是实现该法案目标的关键手段,即“对水产养殖业均衡和持续发展以及水产养殖的发展为有利可图的和可行的地方产业做出贡献”。渔业部是负责实施该法案的机构,被授予在该法案中规定的所有事务方面制定规定的总体权力。渔业总局有权发放所有养鱼场的许可,并拥有管理和执法权。

    海洋增殖法案》(2000年,2003年修改)适用于为商业目投放并再捕获甲壳类、软体动物和棘皮类动物的活动。渔业部是负责管理海洋增殖的机构,被授予在该法案中规定的所有事务方面制定规定的总体权力。渔业总局有权发放所有海洋增殖的许可,并拥有管理和执法权。

    《食品生产和食品安全法案》(2003年食品安全法案)是处理有关食品生产、培育和销售、种子和饲料以及有关动植物健康问题的主要法案,因此适用于鱼类生产和鱼类加工以及鱼类健康。卫生部、渔业部和农业部是实施该法案的机构,有权就法案的所有方面制定规定。挪威食品安全局被授予与该法案有关的管理和执法权。

    《防止虐待动物法案》(1974年,2003年修改)也在水产养殖领域有重要意义。

    EEA 协定使挪威的法律有几项义务。特别有关的是实施欧盟关于兽医检查、动物健康和食品卫生的法律。

    关于挪威水产养殖法律的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法律回顾-挪威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挪威水产养殖已经建立了产业和研究机构的密切合作。主要研究管理机构是挪威研究理事会,由一个更多涉及产业发展计划的被称为创新挪威的另一个政府机构支持。

    几乎所有的挪威大学进行水产养殖研究和理论教学,最重要的是特罗姆斯和卑尔根大学、挪威农业大学、挪威兽医科学学院和挪威科技大学。区域大学的学院也提供教学课程。

    几个高中级学校提供职业培训,以在学校进行2年理论教育和2年的实习为基础进行,可获得工艺证书。几个公共研究机构也进行水产养殖研究,最重要的是渔业和水产养殖研究所、海洋研究所、SINTEF渔业和水产养殖以及水产养殖研究所(AKVAFORSK)。主要饲料生产者(Skretting、EWOS和Biomar)也有其自己的研究单位和实验设施。

    研究资金来自公共和私人两部分。公共资金的主要渠道是研究理事会,大学和研究所是主要收益者。私人资金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是所有海产品出口值0.3%的一般收费,一年可以为渔业和水产养殖基金产生1 000万美元的收入,第二个是私人公司的研究计划,由公司全部资助或与公共基金结合部分资助。
    趋势、问题和发展
    挪威鲑科鱼类养殖的高速发展与世界范围的水产养殖发展同步进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市场对海产品的需求持续增长。野生捕捞渔业的增长不能再满足这一增长的需求。为解决短缺问题,在湖泊、河流和海洋养殖鱼类似乎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水产养殖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后勤基础。目前的消费者和销售系统要求高质量和稳定的供应,而这些野生捕捞产量难以满足。尽管捕捞业有了极大发展,海产品产业要赶上水产养殖的发展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改进的后勤系统使水产养殖能开发与捕捞渔业竞争的其他种类的养殖。尽管在养殖鲑鱼方面生产和需求的关系不稳定,但没有理由相信市场需求已到顶峰。因此鲑科鱼类和特别是其他“新”种类养殖的进一步增长是可能的。

    目前传统渔业和水产养殖已经结合。“以捕捞为基础的养殖”正引起兴趣,捕捞并将活鱼运到岸边、分级,存放在网拦中,在需要时投喂,在市场需要时捕捞。

    在开发了鲑鱼精养之后不久,出现了细菌病(弧菌病、冷水弧菌病、疖病等),但使用抗生素不能成功处理这些病害。问题持续增加,到1987年使用的抗生素达到接近50吨/年的高峰。然后进行了对该产业的主要审查,包括实施更好的环境操作和开发鱼类疫苗。开发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自1996年起在鲑鱼养殖中使用抗生素的量不到1 000公斤/年(渔业总局,2003年和FHL Havbruk,2003年)。

    目前挪威的鱼类养殖是一个“健康”的产业,其中病害和寄生虫问题被相对好的控制,减少了污染问题,其他与环境有关的方面也得到了很大改善。但依然有一些病毒病的问题,海虱的控制要求审慎关注,需要减少鲑鱼的逃逸。如果要满足消费者和消费者的需求,对这些问题以及对生产全过程文件和可追踪性给予进一步关注将是关键。

    有限的市场准入也是一个问题。随着对固定价格的指责,1996年欧盟实施了限制挪威鲑鱼进口到欧盟的限制。

    长期来看,对鱼饲料有限的可能缩小的海洋蛋白和油的供应将可能是未来发展的主要限制。鱼粉和鱼油产业可得到的海洋鱼类数量被限制,用于此目的的比例正逐渐缩小。在鱼饲料中植物蛋白和油已用来替代源于海洋的营养,正在进行更多的研究以最佳利用替代的原料。
    参考文献
    书目

    Directorate of Fisheries. Statistics 2003

    FHL/Sintef/KPMG. 2004. Betydningen av Fiskeri- og Havbruksnæringen for Norge – en ringvirkningsanalyse: an analysis of spreading effects from the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sector in Norway.

    Direct information from the industry.

    FHL Havbruk. 2003. Aquaculture in Norway. (Information pamphlet).

    Gjedrem Trygve (ed). 1993. Fiskeoppdrett. Vekstnæring for distrikts-Norge. Landbruksforlaget.

    FAO. 2005.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3. Year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相关来源

    The Directorate for Nature Management

    The Directorate of Fisheries

    The Ministry of Fisheries

    The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The Norwegi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Norwegian Seafood Federation (FHL)

    FHL Aquaculture

    Norwegian Seafood Export Council (EFF) (in Norwegian)

    Norwegian Seafood Association (in Norwegian)

    The Research Council of Norway

    Fishery and Aquaculture Industry Research Fund

    Norwegian Institute of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Institute of Marine Research

    Institute of Aquaculture Research

    National Veterinary Institute

    Sintef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Ltd.

    National Institute of Nutrition and Seafood Research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