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菲律宾的水产养殖具有悠久的历史,而且在不同的生态系统内涉及许多种类和养殖方式。主要养殖种类是海藻、遮目鱼、罗非鱼、虾、鲤鱼、牡蛎和贻贝。水产养殖对国家的粮食安全、就业和创汇做出了巨大贡献。它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捕捞渔业。然而,菲律宾在全球水产养殖产量的排位从1985年的第四位降至现在的第12位。与以前占全球养殖鱼类产量5%相比,菲律宾目前所占比例仅略高于1%。

    除非开发出新的市场,市场竞争力得到加强以及养殖风险减少,否则菲律宾水产养殖未来的增长将不会持续。在当前这种国际贸易和竞争环境下,菲律宾的水产养殖业需要规划和实施具有全球视角的发展和管理计划。菲律宾政府和私营部门目前正在制定包括水产养殖在内的国家渔业发展规划。
    历史和总览
    菲律宾的水产养殖历史悠久并涉及许多种类和养殖方式。

    被普遍接受的事实是,最早的养殖方法是采用来自潮间带的天然鱼苗,利用咸淡水在养鱼塘养殖遮目鱼。在很长的时间里,菲律宾的水产养殖与遮目鱼养殖实际上是同义词,特别是咸淡水池塘养殖完全依靠天然饵料进行养殖。在二十世纪70年代初期,遮目鱼养殖范围扩大,包括了在该国最大的淡水湖内湖采用的竹栏和网栏养殖。在二十世纪90年代,遮目鱼的围栏养殖扩大到浅海湾和河口地区,特别是在林加延湾地区。遮目鱼养殖很快扩展到淡水和海水的固定或浮动网箱养殖。遮目鱼的网箱养殖依靠并受驱动于饲料厂的商业饲料发展和销售(Yap,1999年)。

    虾一直是从咸淡水收获遮目鱼的兼捕鱼获物。由于二十世纪70年代中期的促销运动,斑节对虾开始在日本流行。作为试验性发货,450公斤的斑节对虾在1975年被出口到日本。在二十世纪80年代之前,虾类养殖已经进入菲律宾,但是产量的真正快速增长始于二十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内格罗斯省的富裕家庭开始认真地将他们的甘蔗种植园改造成养鱼塘。他们注意到虾类养殖比甘蔗种植更有利可图。虾成了菲律宾的主要出口海产品,在出口达到高峰的1992年赚取了大约3亿美元外汇。然而,二十世纪90年初期的疾病问题造成产量的大幅度削减。

    莫桑比克罗非鱼(Oreochromis mossambicus)于1950年被引进到菲律宾。这种鱼由于颜色深,个体小及形象差,它在二十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并未被消费者所接受(Guerrero,1994年)。在70年代初期,作为浅色品种的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改善了罗非鱼的形象并大大促进了商业化生产。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尼罗罗非鱼在浮式围网内繁殖技术的发展和在浮式网箱中采用投饲生产尼罗罗非鱼促进了罗非鱼的商业化生产。这一新的技术被转让给私营部门进行评估。1988年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Yapp,1999年),在亚洲开发银行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资助下,国际水生生物资源管理中心(ICLARM)在这一年开始实施一项计划,为低成本可持续水产养殖开发改良的罗非鱼品系并实现了吉富(GIFT)罗非鱼的生产。吉富项目的其他合作者是渔业和水生资源局(BFAR)、中吕宋国立大学(CLSU)和挪威水产养殖研究所(AKVAFORSK)。在同一年,英国海外开发署(ODA)也资助了改良罗非鱼遗传操作(GMIT)项目。两个项目均在中吕宋国立大学的校园实施。

    鲤鱼(Cyrpinus carpio)于1915年从香港引进到菲律宾。鲤科鱼的其他品种后来也被引进。鲤鱼的围栏和网箱养殖始于二十世纪80年代的后半期。通过在数个地区建立孵化场,菲律宾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鲤鱼养殖。但是由于消费者的接受度相对较低,鲤科鱼一直未得到普及。许多菲律宾人认为鲤鱼味道不好,但是鳙鱼(Aristichthys nobilis)近来已经成为内湖围栏养殖的一个主要种类(Yap,2002年a)。

    在菲律宾许多地方,海藻(Caulerpa通常用来鲜食。蕨藻(C. lentillifera是二十世纪50年代初期在麦克坦岛的咸淡水养鱼塘中最早进行商业化养殖的种类(Yap,1999年)。渔业研究局在民都洛岛和其他地方进行过试验性养殖。试验成功后,在Tapaan岛、Siasi和苏禄,以及后来的Sitangkai、Sibutu岛为家庭养殖划定地块。1973年,当一种可以每20天将自己扩大一倍的突变栽培种被发现后,生产得到强化,这一品系成为众所周知的“tambalang”品种。麒麟菜(Eucheuma)在菲律宾的成功养殖使该国迅速成为世界最大的carageenophyte海藻生产国(Yap,1999年)。红藻(Gracilaria)也是菲律宾人食用的藻类,但是主要作为一种琼脂原料使用。它在咸淡水池塘中的商业化养殖可能开始于1973年麒麟菜的成功养殖之后。

    1931年在西内格罗省的Hinigiran建立一个养殖场之后就开始了牡蛎的养殖,采用的是播种养殖方法。在该国,这种方法现在已经传播到包括棉兰老岛在内的许多地方。贻贝养殖开始于1955年,即渔业和水生资源局在甲米地省的Binakayan牡蛎养殖站建立贻贝示范养殖场的时候。
    人力资源
    根据国家统计局2002年的渔业普查,菲律宾共有226 195名水产养殖经营者,从事:养鱼塘经营(126 894)、海藻养殖(73 549)、围栏养殖(5 325)、牡蛎养殖(3 041)、贻贝养殖(2 422)及其他活动(14 964)。据海藻业负责人估计,差不多有18万家庭直接依赖海藻养殖。水产养殖部门没有性别和就业方面的数据,但是妇女是生产和收获后活动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各类养成和孵化系统都需要熟练工和技术人员。水产养殖与各投入物供应部门有密切的联系:鱼苗/鱼种生产/采集和贸易、肥料和化学品供应、建筑材料和饲料成分供应,以及饲料制造、运输和储藏。许多人在相关的部门工作:收获后加工、运输和储藏。受过高级培训的人员从事研究、开发和推广活动。现有少量有关某些养殖系统的研究对水产养殖的人力资源情况作了介绍。

    根据1995年对遮目鱼行业所做的评估(Dureza,1995年),大多数传统的遮目鱼养殖者对遮目鱼的正确养殖方式不甚了解。但是,有意改革、接受过教育和有知识的遮目鱼养殖者愿意探索新的技术来改进生产和提高收益。他们采用半集约化和集约化遮目鱼养殖系统,其中部分人甚至经营遮目鱼孵化场。在遮目鱼繁育和孵化技术方面,大多数技术人员缺乏必要的技能和知识来开展这些活动。从事遮目鱼加工的人员缺乏加工增值产品的知识。1996年对罗非鱼养成经营者所做的研究显示,养殖者的平均年龄为47岁。小型养殖场(4.43公顷以下)经营者的平均年龄较小(44岁),其中大部分在30-40岁。大型养殖场(4.43公顷或更大)经营者的年龄较大(51岁)。小型和大型养殖场经营者的受教育年限分别为10年和11年。大约41%的大型养殖场经营者和47%小型养殖场经营者拥有大学学历。

    罗非鱼养殖收益较高的部分原因是养殖经营中的技术效益水平很高,平均为83%,大型养殖者的效益(88%)比小型养殖者的效益(79%)更高,这与他们较高的教育水平相关(Dey等,2000年b)。根据1994年对罗非鱼孵化场经营者所做的一项研究,他们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0年。大多数经营者都完成了大学学业(41%),仅有少数人缺少正规教育(5%)。他们的平均工作经历为10年。大约79%的经营者视罗非鱼孵化业务为其主要工作,分别有56%和23%的人专职或兼职从事这项工作(Bimbao等,2000年)。

    2001年对邦板牙(该省占对虾产量的40%)的斑节对虾(Penaeus monodon)咸淡水池塘经营者所做研究揭示,绝大多数(84%)认为鱼类养殖是他们的主要专业活动。受教育水平相对较低,三分之二的经营者仅接受过初等教育,并且只有12%上过大学。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2002年遮目鱼生产的总收获面积为281 727公顷。五个主要生产省份为布拉干、邦阿西楠、卡皮斯、Iliolo和西内格罗斯。

    遮目鱼的大部分产量出自咸淡水养鱼塘(84.37%),其余的产自海水围栏(3.91%)、海水网箱(3.62%)、淡水围栏(3.56%)、咸淡水围栏(1.89%)、咸淡水网箱(1.40%)、淡水网箱(1.23%)和淡水养鱼塘(0.01%)。

    2002年虾类生产的总收获面积为77 172公顷。2002年的五个主要生产省份是邦板牙、南三宝颜/锡布格、北拉瑙、巴丹和保和。

    虾类产品全部来自咸淡水池塘。

    2002年罗非鱼生产的总收获面积为30 221公顷,五个主要生产省份是邦板牙、八打雁、布拉干、内湖和苏丹库达拉。

    罗非鱼的大部分产量出自淡水养鱼塘(53.88%),其余的产自淡水网箱(37.85%)、咸淡水养鱼塘(6.75%)、淡水围栏(1.40%)、咸淡水网箱(0.06%)咸淡水围栏(0.04%)和海水网箱(0.01%)。

    2002年鲤鱼生产的总收获面积为3 519公顷。五个主要生产省是黎刹、北拉瑙、大马尼拉、邦板牙和布基农。

    鲤鱼的大部分产量出自淡水围栏(96.31%),其余的产自淡水网箱(2.50%)和淡水养鱼塘(1.19%)。

    2001年海藻生产的前五个省份是塔威塔威、苏禄、巴拉望、三宝颜市和保和。海藻的总收获面积为21 281公顷。全部海藻产量来自沿海开阔水域。

    2002年全部牡蛎和贻贝产量来自沿海开阔水域。

    菲律宾的大部分养鱼塘都是从红树林沼泽地开发出来的咸淡水池塘(239 323公顷)。土地在菲律宾是非常宝贵的商品,因此很少将农田转变为养鱼塘,因为这将降低土地的市场价值(Yap,1999年)。尽管该国大部分可耕地已用于农业,就水产养殖来讲,大片地区,特别是海洋水域,依然未充分利用。菲律宾拥有17 460公里的海岸线、246 063公顷的沼泽地、200 000公顷的湖泊、31 000公顷河流和19 000公顷水库,是世界上水资源最多的国家之一。随着养鱼塘生产的集约化及网箱和围栏养殖对沿海水体利用的日益增加,现在对饲料而不是肥料的需求越来越大。大部分本地供应的饲料已经很有限。季节性供货和自然灾害加重了这一问题。该行业继续依靠进口的原料,如鱼粉和豆粕粉(Cruz,1997年)。
    养殖种类
    养殖种类包括遮目鱼(Chanos chanos)、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莫桑比克罗非鱼(Oreochromis mossambicus)、鲤鱼(Cyprinus carpio)、鳙鱼(Aristichthys nobilis)等、胡鲇(Clarias batrachus)、尖齿胡鲇(Clarias gariepinus)、纹鳢(Channa striata)、丝足鲈(Osphronemus gouramy)、尖吻鲈(Lates calcarifer)、石斑鱼(Epinephelus spp.)、点篮子鱼(Siganus guttatus)、蠕纹篮子鱼(Siganus vermiculatus)、金钱鱼(Scatophagus argus)、斑节对虾(Penaeus monodon),其他对虾:印度对虾( Penaeus Indicus )、墨吉对虾(Penaeus merguiensis)、刀额新对虾(Metapenaeus ensis)、锯缘青蟹(Scylla serrata, Scylla oceanica)、罗氏沼虾(Macrobrachium rosenbergii)、龙虾(Panulirus spp.)、易迁巨牡蛎(Crassostrea iredalei, Saccostrea spp.)、翡翠股贴贝(Perna viridis)、鲍鱼(Haliotis asinine)、以及海藻( Eucheuma spp.Gracilaria spp.,Caulerpa spp.)。

    菲律宾七种主要养殖种类是:
    1. 海藻(主要是KappaphycusEucheuma spp.)。
    2. 遮目鱼(Chanos chanos)。
    3. 罗非鱼(主要是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
    4. 虾(主要是斑节对虾Penaeus monodon)。
    5. 鲤鱼(主要是鳙鱼Aristichthys nobilis)。
    6. 牡蛎(易迁巨牡蛎Crassostrea iredalei)。
    7. 贻贝(翡翠股贴贝Perna viridis)。

    在2002年,海藻占水产养殖总产量的66.9%。其余的是遮目鱼(17.3%)、罗非鱼(9.1%)、对虾(2.65%)、鲤鱼(1.36%)、牡蛎(0.94%)、贻贝(0.87%)和其他种类(0.88%)(农业统计局,2004年)。海藻、斑节对虾、遮目鱼、牡蛎和贻贝是菲律宾本地种,而罗非鱼和鳙鱼则是引进种。

    麒麟菜(Eucheuma)的养殖开始于二十世纪,是为了应对国际市场对鹿角菜胶的旺盛需求。遮目鱼的养殖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而斑节对虾是次要的鱼获物。为了满足主要来自日本的出口需求,斑节对虾商业化养殖开始于二十世纪80年代。海藻和遮目鱼的产量每年都在增长,而由于疾病,斑节对虾的产量在二十世纪90年代中期下降并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1950年罗非鱼被首次引入该国(来自泰国的莫桑比克罗非鱼)。随后引进了其他种类。在菲律宾开发出来的遗传改良罗非鱼,如吉富(遗传改良的养殖罗非鱼)和GMT(遗传雄性罗非鱼)现已开始为该国鱼饵生产做出重大贡献。
    养殖方式/系统
    菲律宾的水产养殖生产拥有多种生态系统(淡水、咸淡水和海水),采用各种养殖方式和不同的集约化程度。例如,遮目鱼可在咸淡水池塘、淡水湖泊的围栏、浅海湾的围栏、固定或浮式湖泊网箱以及海水网箱中养殖。与遮目鱼的养殖相比,或许没有任何其它养殖种类能够在更广泛的环境和养殖系统中进行生产。

    菲律宾的水产养殖发展水平根据不同种类而差异很大,范围从几乎没有任何技术的金钱鱼到经遗传操作的罗非鱼。而就同一个种类,养殖方式亦有不同,从每公顷仅生产500公斤的粗放土池系统到面积不足300平方米而产量高达5万公斤的高度集约化海水网箱,如遮目鱼的养殖(Yap,1999年)。遮目鱼的产量大多来自咸淡水养鱼池。

    由于气候、资金状况、地点、水源供应、产品的销售以及养殖投入物的供应和费用等原因,菲律宾的虾类养殖采用各种不同的系统。虾类养殖采用传统的、半集约化和集约化系统(Corre,1995年)。

    罗非鱼的大部分产量来自淡水池塘和网箱。在1米深土池(0.25-1公顷)条件下进行的尼罗罗非鱼半集约化单养系统中,鱼种(0.25-0.5克)的放养密度为3-5尾/平方米。采用施肥/投饲养殖3-4个月后,每公顷每造产量为4-8吨,鱼的重量为150-250克(Guerrero,2002年)。在100平方米的浮式网箱中,尼罗罗非鱼鱼种(1.6克)按平均67尾/平方米的密度放养并利用饲料养殖5个月。所获得的平均产量为每个网箱每造540公斤,每条鱼重175克(Dey等,2000年)。

    近年生产的大部分鲤科鱼类是鳙鱼,产自该国最大的湖泊内湖的淡水围栏。鳙鱼不需要昂贵的饲料,并且可在很小的面积内获得非常高的产量(Yap,2002年)。

    牡蛎和贻贝养殖在沿海开阔水域中进行。牡蛎养殖通常采用的是底播、插桩和筏架或浮筏吊养等方法。牡蛎的插桩养殖是最常见的方法。就产量来讲,吊养方法产量最高,其次是插桩和底播方法。底播和插桩方法用于水浅(潮间)地带,而吊养方法用于水深地区(Gallardo,2001年)。

    海藻养殖方法可以分为两类:浅水养殖和深水养殖。插桩和底播方法用于浅水水域。单线、浮筏和网式养殖用于深水水域。以浅水地区养殖作为开始是最简单和最经济的方法。然而,这种做法易于感染疾病(ice-ice disease)和被小型中上层鱼类摄食。深水养殖意味着增加产能和产量以及提高海藻种类的价值。不利的方面是所需启动资金较多。
    领域表现
    产量
    根据农业统计局的数据,2002年水产养殖总产量为133.8178万吨,价值22.6488亿美元(1美元=50铢)。主要种类的产量如下:
    主要种类 产量(吨)
    海藻 894 857
    遮目鱼 232 161
    罗非鱼 122 390
    35 493
    鲤鱼 18 151
    牡蛎 12 569
    贻贝 11 646
    其它 10 908
       
    总计 1 338 175
    资料来源:农业统计局,2002年


    2002年咸淡水池塘、围栏和网箱养殖遮目鱼的平均产量分别为0.71吨/公顷、56.19吨/公顷和171.37吨/公顷。咸淡水池塘养殖对虾的平均产量是0.46吨/公顷。淡水池塘和淡水网箱罗非鱼的平均产量分别达到3.37吨/公顷和18.34吨/公顷。淡水围栏、网箱和养鱼塘的平均产量分别为5.44吨/公顷、2.52吨/公顷和1.72吨/公顷。沿海开阔水域海藻平均产量为42.05吨/公顷。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参与该国水产养殖产品经销的中间商一般有四类:经纪人、批发商、批发兼零售商和零售商。马尼拉是水产养殖产品的最大市场。来自吕宋、米沙鄢和棉兰老岛三个主要岛屿的大量产品通过经纪人进行流通。在这一过程中,大批交易在同一层次的销售渠道中进行,特别是在经纪人、批发商和零售商之间,造成上岸水产养殖产品价格的上扬,使它们超出城市贫困人口,甚至是马尼拉消费者的购买能力(Olalo,2001年)。

    遮目鱼的生产者通常以5%的利润将他们的产品卖给经纪人,其中含有加价和销售成本。然后经纪人再以10%的利润卖给批发商。批发商将产品分销给“viajeros”(游商小贩),尔后这些小贩再将产品转卖给鲜鱼市场的零售商。批发商和小贩的利润均为15%(BFAR,2004年a)。罗非鱼也有类似的供应链(BFAR,2004年b)。

    海藻和虾类是水产养殖的两种主要出口产品。海藻以两种形式出口:未加工海藻或鹿角菜胶。该国在2002年出口了32 098吨未加工海藻,价值3 413.5万美元,出口7 928吨鹿角菜胶,价值3 861.8万美元。2002年未加工海藻的主要买方是法国(21.3%)、大韩民国(16.4%)、中国(14%)、香港(12.2%)和联合王国(12.1%)。鹿角菜胶的主要买方是丹麦(20.1%)、联合王国(15.4%)、法国(12.1%)、加拿大(7.8%)和美国(7.8%)(BAS,2004年e)。在2002年,虾类主要以鲜/冷藏/冷冻形式(98%)出口到日本(53%)、大韩民国(20%)和美国(9%)(BAS,2004年b)。

    为了提高在全球的竞争性,投资局鼓励对虾类、遮目鱼和罗非鱼等部分菲律宾水产养殖出口产品使用原产地印章。根据政府与行业协会达成的谅解协议,为保护标签的诚实性,只有遵守国际标准的生产者才有资格获得这种原产地证明。
    对经济的贡献
    目前大约有18%的食用鱼来自水产养殖。遮目鱼和罗非鱼占水产养殖产量的大部分。从1998年到2002年,遮目鱼和罗非鱼产量的年平均增长率为11.7%,相比之下捕捞渔业的增长率仅为2.6%。2002年,遮目鱼和罗非鱼合计总产量为364 289吨,占动物肉类消费总量的8-9%。因此,水产养殖产量进一步增加的前景非常可观。由于过去五年来水产养殖产量充裕,因此与捕捞鱼类相比,养殖鱼类更为人们所买得起。在过去的十年里,遮目鱼和罗非鱼价格分别平均提高3.4%和1.7%,与此相比小型中上层的长体圆鲹Decapterus macrosoma (Cruz,2004年)。

    根据渔业和水生资源局的数据,自1987年以来有258 480人就业于水产养殖业。据估计,该行业创造的就业机会较高。根据菲律宾海藻行业协会(SIAP)的报告,2002年仅在海藻养殖业就业的便有1 017 925人(Monzales,2003年)。

    菲律宾海藻行业协会报告,2002年海藻出口创汇达到138 438 853美元。海藻养殖不需要高额投资,但是投资回报率非常高。一个面积为1公顷的海藻养殖场两个月的产量可以高达48吨(湿重)(Gurrero,2003)。

    除了海藻养殖之外,牡蛎和贻贝养殖也是沿海社区的一个生计来源。尽管不是主要生活来源,但是这类活动可以大幅增加家庭收入和食物来源。妇女和儿童也可以参与这项活动(Gallardo,2001年)。据报告,在六、七个月里,牡蛎的产量可以达到5 000公斤/公顷。马尼拉湾的一个贻贝养殖场利用尼龙网可以使产量在四个月内达到180吨(Guerrero,2003年)。海藻养殖及牡蛎和贻贝养殖还被广泛视为是“环境友好”的。

    因此,水产养殖可以对粮食安全、就业、出口创汇做出巨大贡献。但是,不可持续的水产养殖方式也会造成严重的生态和社会经济问题。过去在内湖围栏养殖和Sampaloc湖网箱养殖出现的相关问题只是几个突出例证(Santiago,2001年)。在海水网箱和围栏养殖中,2002年Bolinao和邦阿西楠经历的灾难是菲律宾近年来沿海水域发生的主要事件,造成数千公斤遮目鱼死亡,给经营者和沿海养殖者造成的损失估计为1万美元(San Diego-McGlone,2003年)。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根据1998年颁布的菲律宾渔业法规,农业部下设的渔业和水生资源局是负责渔业资源开发、保存、管理、保护和利用的国家政府机构。渔业和水生资源局在全国各地设有区域分支机构。

    1991年的地方政府法和渔业法规将政府的监管和各类水产养殖许可证发放的权力转交给地方政府单位。渔业和水生资源局保留的唯一涉及水产养殖许可证发放职能是审批公共土地养鱼塘租借协议。

    作为政府赋权于渔民计划的组成部分,在国家一级和沿海城市建立了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FARMCs),该委员会就渔业政策和规划向国家政府和地方政府单位提供咨询。

    政府越来越鼓励非政府组织和群众组织参与渔业的共同管理。许多渔业非政府组织属于促进渔业改革非政府组织。许多群众组织属于东南亚渔民联盟(Kilusang Mangingisda),而Pambansang Alyansa 和mga Mangingisda则属于Pamunuan ng Organisasyon(PAMPANO)。

    商业部门参与水产养殖业开发和管理的作法尚未制度化或得到加强。有若干团体参与水产养殖生产,其中最积极的团体是菲律宾渔业和水产养殖理事会、菲律宾水产养殖学会/菲律宾水产养殖工程师学会、菲律宾水产养殖饲料加工商协会、PHILSHRIMP、PHILFRY和菲律宾罗非鱼公司。
    管理规定
    菲律宾《环境法规》(1988年)为菲律宾自然环境方面的所有措施奠定了基础,这些措施涉及大气质量、水、土地使用、自然资源及废物管理等问题。作为框架文书,该法的其中一章专门针对渔业和水生资源并要求政府制定合理开发机制。菲律宾《渔业法规》(1998年)对渔业和水生资源的开发、管理、保存和利用作出了规定。该法综合了所有与这一问题相关的法律。该法的第二章第III条(第45-57款)涉及水产养殖。《实施规则》(1988年)对法律的实施确定了程序和指导原则。该法通过数项有关各类具体事项的渔业行政命令得到进一步的实施。

    《渔业法规》由农业部负责执行。在农业部,负责渔业和水生资源的副部长负责制定政策和标准并行使全面的监督权。渔业和水生资源局是管理和开发渔业和水生资源的机构。根据《渔业法规》,还建立了一个国家渔业研究和发展研究所,作为渔业和水生资源局的主要研究机构。渔业和水生资源局的职责广范并主要包括国家渔业发展规划的制定和实施、法律法规的执行(除了市政水体)以及渔业和水产养殖产品、鱼品加工设备的进出口监督和管理。

    《渔业法规》还对在各级建立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做出规定:即国家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直辖市或市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以及与多个直辖市或市交界的海湾、湖泊、河流和坝区等的综合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国家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是农业部制定政策和国家渔业发展规划的一个咨询机构。直辖市/市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协助直辖市制定渔业发展规划和在相关直辖市水域内执行法律法规。除了覆盖多个城市以外,综合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与直辖市/市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具有同样的职能。渔业行政命令第196号(2000年) 对建立和落实渔业和水生资源管理委员会提供具体指导原则。

    另一个与水产养殖相关的法案是《农业和渔业现代化法案》(1997年),该法案对旨在提高农业和渔业部门收益而实现现代化的措施作出规定。鉴于《渔业法规》强调的是渔业和水生资源的管理、保存和保护,《农业和渔业现代化法案》以增加产量和鼓励迅速向工业化转变为重点。国家农业和渔业委员会在农业和渔业现代化的进程中协助农业部开展监测和协调工作。

    最后,根据环境和自然资源部重组法案(DENR)(1987年)建立了环境管理局,它包括前国家环境保护理事会、前国家污染控制委员会和前菲律宾环境中心。还根据该法案设立了保护区和野生动物局。应当注意的是《渔业法规》包含若干渔业和水生资源局与环境管理局管理范围相互交叉的情况。这种交叉或者明确,如水生动植物群落中珍稀、受威胁或濒危物种的分类或鱼区分类,或者含蓄,如制定沿海综合管理框架和水质标准的确定、监测和评估。

    如欲了解更多有关菲律宾水产养殖立法方面的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立法概况–菲律宾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菲律宾的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水产养殖学部(SEAFDEC AQD)填补了菲律宾水产养殖研究的许多空白。通过与行业和地方水产养殖研究和开发部门的磋商和讨论,SEAFDEC AQD为其研究确定优先重点并避免与地方机构的工作重叠。SEAFDEC AQD研究成果大多发表在国际刊物上(Yap,1999年)。

    水产养殖研究和开发工作由科学技术部所属的菲律宾水生和海洋研究和发展理事会和农业部的农业研究局负责协调。

    有许多国立大学和学院开展水产养殖教育和研究。海洋科学学院、菲律宾大学和中吕宋国立大学(均在吕宋岛)、米沙鄢的菲律宾大学和棉兰老岛国立大学对该国水产养殖的教育和研发做出巨大贡献。所有渔业方面的教育机构都得到国家的支持。有40余所国立学院和学校由高等教育委员会管理,7所学校由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机构负责(Juliano,2004年)。

    渔业和水生资源局在全国各地有数个水产养殖中心/站,它们提供水产养殖推广服务。部分私营公司(如饲料公司)也开展水产养殖研究和推广。
    趋势、问题和发展
    从1997年到2001年,水产养殖每年平均增长6.4%,与此相比,城市渔业增长0.72%,商业化渔业增长2.6%(Cruz,2004年)。海藻产量在1998-2002年期间平均增长7.04%(BAS,2004年e)。海藻产量的稳步增长可以归结于下列原因(Mozales,2003年):
    • 鹿角菜胶的贸易受市场的驱动,年销售量增长5%到15%,随着更多使用方法的出现,需求不断增加。
    • 养殖成本和投资较低,但投资回报率高。
    • 菲律宾拥有最佳质量的原料。
    • 菲律宾海藻行业协会很活跃,能够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并与政府密切合作。
    由于在遮目鱼养殖中越来越多地采用海水网箱和海水围栏,目前遮目鱼产量的高速增长得以维持。去骨(或无骨)和熏制增值遮目鱼产品的日益流行及其出口的潜力将有助于维持目前的增长模式。大型商业化遮目鱼孵化场在菲律宾的出现是一个积极的现象,它将进一步推动遮目鱼养殖业的发展(Yap,2002年b)。

    罗非鱼生产在菲律宾的成功可以归结于下列原因(Guerrero,1994年):
    • 政府对研究和推广的支持。
    • 政府暂停对罗非鱼价格和市场的干预。
    • 菲律宾政府与私营部门以及研究人员之间的合作。
    • 许多国际组织的合作和支持。
    • 新繁殖种群的引进(尼罗罗非鱼)。
    然而,水产养殖行业的持续发展受到许多因素的威胁,如养殖渔民相当低的利润率和与养鸡养猪相比日益增高的养鱼成本。在水产养殖业努力提高竞争性的过程中,一个严重障碍是季节性野生鱼类收获造成的市场价格极不稳定(Cruz,2004年)。在过去的20年间,菲律宾在世界水产养殖产量的排位中从1985年的第4位逐步降为第12位。菲律宾目前仅占世界水产养殖产量的1%稍多一点。除非开发出新的市场并降低养殖风险,否则在未来几年菲律宾的水产养殖业将不会持续增长(Cruz,2004年)。菲律宾政府和私营部门目前正在制定国家渔业全面发展规划。其中内容之一就是水产养殖的发展和管理。鉴于国际贸易和竞争,菲律宾水产养殖业有必要采纳一项具有国际视野的国家渔业全面发展规划(Cruz,2004年)。为此提出下列建议(Cruz,2004年):
    • 具有以市场为导向的发展框架。
    • 开发当地和出口的新市场。
    • 推广降低生产成本的技术。
    • 开发生产成本低的新种类。
    • 发展加工和增值产业。
    • 渔业政令合理化,以便支持国家渔业全面发展规划。
    • 对照其他国家来制定基准战略。
    • 促进和支持私营部门的领导作用和举措。
    参考文献
    书目

    Bagarinao, T. 1999. Ecology and Farming of Sabalote. SEAFDEC Aquaculture Department, Tigbauan, Iloilo, Philippines. 171 pp.

    Bimbao, G.B., Paraguas, F.J., Dey, M.M. & Eknath, A.E. 2000. Socioeconomics and production efficiency of tilapia hatchery oper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 Aquaculture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4(1/2): 49–63.

    Bureau of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2004a. Sabalote Situation Report, 1998–2002.

    Bureau of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2004b. Tiger Prawn Situation Report, 1998–2002.

    Bureau of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2004c. Tilapia Situation Report, 1998–2002.

    Bureau of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2004d. Carp Situation Report, 1998–2002.

    Bureau of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2004e. Seaweeds Situation Report, 1998–2002.

    Bureau of Fisheries and Aquatic Resources. 2002. Philippine Fisheries Profile, 2002.

    Bureau of Fisheries and Aquatic Resources. 2004a. Fisheries Commodity Road Map: Sabalote.

    Bureau of Fisheries and Aquatic Resources. 2004b. Fisheries Commodity Road Map: Tilapia.

    Corre, V. 1995. Assessment of the shrimps and crabs industries. In: Assessment Reports, Module I: Export Winners. DOST-UNDP Project: Achieving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through Technology Development and Transfer. pp. 65–134.

    Cruz, P.S. 1997. Aquaculture Feed and Fertilizer Resource Atlas of the Philippines. FAO Fisheries Technical Paper pp. 366.

    Cruz, P.S. 2004. Perspectives in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and management. Paper presented in the First Consultative Meeting for Preparation of the Comprehensive National Fisheries Industry Development Plan, 21–23 September 2004, Subic International Hotel, Subic Bay, Zambales, Philippines.

    Dey, M.M., Bimbao, G.B., Yong, L., Regaspi, P., Kohinoor, A.H.M., Chung, D., Pongathana, N. & Paraguas, F.J. 2000a. Current status of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of tilapia in selected Asian countries. Aquaculture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4(1/2):13–31.

    Dey, M.M. , Paraguas, F.J. , Bimbao, G.S. & Regaspi, P.B. 2000b. Technical efficiency of tilapia grow out pond oper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 Aquaculture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4(1/2): 33–47.

    Dureza, V. 1995. Assessment of the sabalote industry. In: Assessment Reports Module I: Export Winners. DOST-UNDP Project: Achieving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through Technology Development and Transfer. pp. 179–207.

    Gallardo, W.G. 2001. Farmer's methods of oyster and mussel culture in the Philippines. In: Utilizing Different Aquatic Resources for Livelihoods in Asia: A Resource Book.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Rural Reconstructio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r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ers in Asia-Pacific and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Living Aquatic Resources Management. pp. 371–379.

    Guerrero, R.D. 1994. Tilapia Farming in the Philippines: A Success Story. Asia-Pacific Association of Agricultural Research Institutions, FAO Regional Office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 Bangkok, Thailand. 14 pp.

    Guerrero, R.D. 2002. Tilapia farming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International Forum on Tilapia Farming in the 21st Century, 25–27 February 2002, Los Banos, Laguna, Philippines.

    Guerrero, R.D. 2003. Aquaculture in the Philippines: A performance review, developments and recommendation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Philippine Aquaculture Conference and Exhibition held at Bacolod City, Philippines on 8–10 May 2003.

    Irz, X. & McKenzie, V. 2002. Profitability and technical efficiency of aquaculture: a comparison of intensive and extensive production systems in the Philippines. International Forum on Tilapia Farming in the 21st Century, 25–27 February 2002, Los Banos, Laguna, Philippines.

    Juliano, R.O. 2004. Professionalizing fisheries and upgrading fisheries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Towards an Improved Philippine Fisheries Code: An Analysis of the Capture Fisheries Provisions. WWF Sulu-Sulawesi Marine Ecoregion Program. WWW-Philippines, Quezon City. 80 pp.

    Monzales, O.A. 2003. 2002 Performance Seaweed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the Philippines (SIAP). Paper presented at the 1st Philippine Aquaculture Congress and Exhibition, 7–10 May 2003, Bacolod Convention Plaza Hotel, Bacolod City, Philippines.

    Olalo, C. 2001. Production, accessibility and consumption patterns of aquaculture products in the Philippines. In: Production, Accessibility, Marketing and Consumption Patterns of Freshwater Aquaculture Products in Asia: A Cross-Country Comparison. FAO Fisheries Circular No. 973.

    San Diego-McGlone. 2003. The fish kill in Bolinao, Pangasinan- A case study. Paper presented at the 1st Philippine Aquaculture Congress and Exhibition, 7–10 May 2003, Bacolod Convention Plaza Hotel, Bacolod City, Philippines.

    Santiago, A. 2001. Pen and cage culture in Philippine lakes. In: Utilizing Different Aquatic Resources for Livelihoods in Asia: A Resource Book.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Rural Reconstructio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r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ers in Asia-Pacific and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Living Aquatic Resources Management. pp. 371–379.

    Yap, W.G. 1999. Rural Aquaculture in the Philippines. FAO RAP Publication 1999/20.

    Yap, W.G. 2002a. Carp displacing sabalote in Laguna fish pens. SAEP Newsletter (A popular publication of the Society of Aquaculture Engineers of the Philippines, Inc.). January 2001– June 2002.

    Yap, WG. 2002b. Philippine sabalote production on the rebound. SAEP Newsletter (A popular publication of the Society of Aquaculture Engineers of the Philippines, Inc.). January 2001–June 2002.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