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尽管有大量淡水和咸水资源,但斯里兰卡没有水产养殖的传统,只开发了一定程度上的海水对虾和观赏鱼养殖。斯里兰卡拥有数量不多的当地淡水鱼类和18种外来物种,在引进的种类中,3种主要中国鲤(即草鱼、鲢和鳙)以及3种主要印度鲤(喀拉鲃南亚野鲮和有112种可食用的咸水种类,但只有一种海水对虾被用于沿海水产养殖。

    最近几年,养殖对虾出口占渔业出口值的50%多,而观赏鱼产品占11%。目前来自季节性乡村水池的产量仅占全国内陆淡水总产量的1.2%,但由于其潜力,季节性乡村水池已被认为是可以促进国内淡水鱼产量和改善农村穷人生计的一项活动。被确定进行开发和促进的水产养殖其他领域包括沿海鱼类养殖、海藻养殖和淡水虾养殖。

    在渔业和海洋资源部下有关水产养殖发展和管理的关键机构是水产资源局、国家水产资源研发所(NARA)以及国家水产养殖发展局(NAQDA)。NARA是进行水产资源研发活动的主要国家研究所,NAQDA被委托进行商业水产养殖开发和推广活动。国家渔业和航海工程所(NIFNE)负责教育和培训。于2002年年中开始的亚洲开发银行援助的水产资源开发和质量改善项目涉及在国家渔业发展行动计划中水产养殖和内陆渔业发展问题。实施这一项目的原理是利用开发内陆水产资源的巨大潜力作为非沿海地区减少贫困的办法来保证粮食安全和提高农村人口的社会经济地位。
    历史和总览
    尽管有大量淡水和咸水资源,但斯里兰卡没有水产养殖的传统,在1980年之前事实上没有进行水产养殖。此后,季节性乡村水池养鱼、沿海土池养殖海水虾和活观赏鱼出口达到了商业规模,但其他类型的养殖,例如咸水池塘养鱼、网箱养鱼、贝类和海藻养殖尚需开发。

    季节性乡村水池养殖淡水鱼由渔业部内陆渔业处开始于1979年,在斯里兰卡干旱带使用23个水池,从1979年开始进行罗非鱼和鲤鱼混养。在80年代早期大量小型企业和跨国公司响应政府提供的激励措施,包括投入品免税,开始从事沿海池塘斑节对虾养殖。在90年代后期,在沿海泻湖开始了网箱商业养殖锯缘青蟹。

    相反,斯里兰卡观赏鱼产业拥有悠久历史,开始于城市家庭小型展示缸。30年代早期,斯里兰卡有几个小规模进口商、饲养者和爱好者;商业水族馆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开始于1952年。大约50年前几个企业家将该产业商业化,目前该产业已发展成为兴旺的产业,为许多人带来利益和就业。观赏鱼养殖主要在水泥池进行。
    人力资源
    季节性乡村水池养鱼产生的就业预计约6 000人,其中13%是妇女(Siriwardena和Jayakody,2003年)。预计1999年对虾养殖业提供了约4万个直接和间接工作,占渔业领域总就业的11%(Siriwardena,1999年)。但以前预计的对虾养殖直接就业的2万的数字目前减少到8 000(Hettiarachchi,2000年),原因是重复发生对虾病。妇女参与对虾养殖的比例约为总劳力的5%(Siriwardena和Jayakody,2003年)。

    预计有2 500人从事观赏鱼生产和养殖(Haputanthri等,2001年);其中约30%预计为妇女,但没有对此进行全面调查(Siriwardena 和Jayakody,2003年)。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季节性乡村水池

    目前利用的面积为667公顷(Siriwardena和Jayakody,2003年),只占可开发潜在面积的10%。采用的管理季节性乡村水池养殖的措施主要包括幼鱼投放和随后捕捞,不投喂辅助饲料。投放率为2 000到3 000尾鱼种,年单产为750 到1 000公斤/公顷,为4.5 公顷到7公顷。加上额外投入(例如肥料、饲料和更高投放率)显示这些水体的单产可达到2 000公斤/公顷。

    对虾养殖

    目前斯里兰卡对虾养殖业集中在西北沿海带,养殖面积4 500多公顷,有70个孵化场,在总养殖面积中池塘面积约为3 000公顷。共有1344个养殖场,其中47.7% 被认为无适当许可经营(Siriwardena,2001年b)。首先于70年代后期在斯里兰卡开始对虾养殖但由于国内动乱而荒废的拜蒂克洛区东海岸,近年重新开始运行。在2002年年底,有60多家小型养殖场运营,养殖场平均面积为1‑2公顷,池塘总面积155公顷。

    在1996年白点病毒病和1998年黄头病毒病造成对虾养殖产业严重经济损失前,对虾养殖采用的是土池开放系统。生产周期在140到160天之间,1年有1.8个完整的生产周期。在病害爆发后,业者开发了封闭和半封闭生产系统以及全循环系统。在病害爆发前的放养比例为每平方米20到30尾后期幼体,在病害爆发后业者降低了放养密度,为低于15尾后期幼体/平方米。饲料作为对虾养殖的主要投入是重要的,如同风车、抽水机和发电机。饲料占对虾生产总成本的50-60%。

    螃蟹肥育

    商业养殖单位使用不同规格塑料线网制作的网箱进行螃蟹肥育,但最普遍使用的网箱为2米x2米x0.5-0.75米,易于操作(Jayamanne,2003年)。养殖者采用的平均放养密度为10-15公斤蟹/平方米。双壳类、虾头、屠宰场废料和杂鱼是螃蟹肥育的基本饲料。

    观赏鱼养殖

    观赏鱼养殖在斯里兰卡广泛分布,但繁殖者和出口商主要集中在科伦坡区域。养成设施多为水泥池、玻璃池和土池,繁殖者采用简单自然产卵技术繁殖淡水观赏鱼。该领域最普遍采用的辅助饲料是养殖场制造的饲料、对虾和家禽饲料。
    养殖种类
    斯里兰卡拥有相对有限数量的淡水鱼类,记录有111种(Pethiyagoda,1991年)。80种当地淡水鱼属于11个科,包括河流沼泽栖息种,缺乏真正的湖泊种类(Fernando和Indrasena,1969年),27种为地方种,鲤科为最普遍的科(De Silva,1988年)。与当地不多的本地动物区系不同,引进到斯里兰卡的外来物种有18个,包括引进的一种河口种—鳟鱼(Chandrasoma,1983年)。一般认为斯里兰卡只是在引进了外来的莫桑比克罗非鱼(Oreochromis mossambicus)后才开始了商业内陆渔业。

    在引进的物种当中,以下3种中国鲤和3种主要印度鲤对水产养殖特别重要。
    1. 中国鲤:草鱼(Ctenopharyngodon idellus)、鲢(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和鳙。
    2. 印度鲤:喀拉鲃(Catla catla)南亚野鲮(Labeo rohita)和印鲮(Cirrhinus mrigala)
    在当地淡水鱼中,54种定期出口,是观赏鱼出口产业的支柱。在27种地方淡水种类中,有21种具有观赏价值。

    皮莱(1965年)报告了斯里兰卡有记录的112种可食用的咸水水域种类:65%为从海洄游的种类、30%是严格的咸水种类和5%的淡水种类。在112个种类中,只有遮目鱼和斑节对虾被用于沿海水产养殖。
    养殖方式/系统
    国家渔业发展计划确定开发季节性乡村水池养殖为水产养殖优先发展的领域,以促进国内淡水鱼生产。相反,对虾养殖业是有价值的创汇者,由于其包含最大量的出口产量和最高数量的创汇值,已经开始进一步扩大。螃蟹肥育也作为以出口为导向的活动受到关注。

    咸水鱼养殖、在沿海被网封闭的环境中养殖鱼类、海藻养殖和贝类海水养殖尚未达到商业规格。1987年记录有59家养殖场从事遮目鱼养殖,总水面为3.70公顷,产量6.6吨,产值92 000斯里兰卡卢比(Siriwardena,1989年),尽管一些实验性的网栏养殖有实质性的单产水平(Siriwardena,1986年),但由于经济效益的原因其尚未完全发展到商业规模。
    在西部和南部区域几个养殖场开展的南美股贻贝的生产提供了一些有希望的结果。
    领域表现
    产量
    表1. 1994-2003年粮农组织统计的斯里兰卡水产养殖产量(吨)和产值(千美元)
    产量(吨) 产值(千美元)
    1994 5 600 24 950
    1995 6 329 27 053
    1996 6 102 44 877
    1997 6 440 32 088
    1998 10 020 61 331
    1999 8 305 47 070
    2000 11 360 84 510
    2001 8 250 56 441
    2002 8 312 51 811
    2003 10 156 65 575
    (来源:粮农组织水产养殖统计年报)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斯里兰卡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斯里兰卡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淡水鱼完全在当地集市(称为“pola”)由养殖者自己销售或出售给中间人在当地市场销售。与此相反,90%多的养殖对虾出口,并从生产者直接销售给加工者/出口商,余下部分在当地市场销售。

    随着超过46种淡水观赏鱼繁殖和养殖技术的开发,观赏鱼出口增加。但海水观赏鱼的出口则完全取决于捕捞野生种群,目前出口的20多种海洋种类属于40个科。对海洋观赏鱼类日益增加的压力导致几个野生鱼类种群衰退,因此政府已禁止或限制特定海洋和淡水鱼类出口。

    斯里兰卡养殖对虾主要的出口市场是日本,其次是美国和欧盟国家。欧盟市场主要接受带头和无头两种类型的小对虾。

    《1998年鱼类生产(出口)规定》和《2000年水产养殖(残留物监测)规定》要求对每批出口的货物遵守检查和发证规定,需要有许可。实施了监测特别重点以保证根据欧盟指南和要求没有抗生素残留。发放无残留证书的主管人是水产资源局局长。

    斯里兰卡向超过18个市场出口观赏鱼,按观赏鱼出口产值的10个主要市场是:德国、法国、英国、比利时、荷兰、西班牙、瑞典、日本、美国和意大利。根据海关统计,斯里兰卡有66家大型和小型观赏鱼出口商,其中10家每年出口观赏鱼的价值在1千万斯里兰卡卢比。

    在观赏鱼出口前特定的买主要求有文件证明细菌的类型和数量,特别是霍乱弧菌,这可以预防通过活体水生动物跨境运输传播疾病。兽医和畜牧局根据亚太水产养殖中心网 (NACA)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所列的传染性病原体和病害发放活鱼出口健康证书。
    对经济的贡献
    内陆淡水鱼类供应主要来自水库捕捞渔业,季节性乡村水池养殖和淡水池塘养殖对内陆鱼类产量和收入以及提高生计的能力没有明显影响。由于缺乏有能力管理季节性水池的村一级组织以及在苗种供应方面社区/私人的参与,季节性水池养殖和淡水池塘养殖的发展在1990年取消国家资助后失败了,但1994年这种支持重新恢复。

    目前季节性乡村水池养殖的生产力为每公顷0.46吨,对内陆淡水鱼产量的贡献量为330吨,只占全国淡水鱼产量的1.2%。不过由于在提高农村穷人生计方面的潜力,其被确定为要支持的领域。

    过去10年,对虾养殖获得的外国收入为1992年的5.517亿斯里兰卡卢比和1998年的40亿斯里兰卡卢比。最近几年,养殖对虾出口占整个渔业领域出口的50%多。按绝对条件,该产业自1995年起已持续净赚了20多亿斯里兰卡卢比的外汇,对虾养殖还对辅助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例如石灰生产、玻璃钢制造者、饲料生产、机械供应和维修设施、五金器具商店和实验室。

    观赏鱼出口赚取了相当数量的外汇。2002年为6.8亿斯里兰卡卢比,占鱼和渔业产品出口值的约11%。斯里兰卡观赏鱼的出口在价值方面占全球观赏鱼价值的1%强。

    斯里兰卡水产养殖的发展主要以潜在的出口商品为目标,为农村穷人的就业,主要是劳力提供机会。与对虾养殖相比,观赏鱼繁殖和养殖由于已发展成在整个斯里兰卡的家庭产业而对人们的生计影响更大,主要是养殖者和小型繁殖者。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渔业和海洋资源部(MFOR)对斯里兰卡水产养殖活动负有全责。在该部内有3个局(所)对有关水产养殖在全国的推广有着特别的责任,即:
    1. 渔业和水产资源局(DFAR)。
    2. 国家水产资源研发所(NARA)。
    3. 国家水产养殖发展署(NAQDA),在其管理下的是内陆水产养殖发展处(IAD)和沿海水产养殖发展处(CAD)。
    管理规定
    渔业和水生资源法案》(1996年)涉及斯里兰卡渔业和水生资源的管理、规范、养护和开发。该法案的第六部分涉及水产养殖。第十部分授予水生资源和渔业部就该法案所有事项方面制定条例的总体权力,包括管理和规范水产养殖。根据该法案,通过了几项条例,对水产养殖和水产养殖产品有影响。
    斯里兰卡国家水产养殖发展局法案》(1998年)创立了国家水产养殖发展局并对其职能和构成做出了规定。该机构具有在斯里兰卡发展水产养殖的一般政策责任。

    关于斯里兰卡水产养殖的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国家水产养殖法律回顾-斯里兰卡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国家水产资源研发所(NARA)是进行水产资源研发活动的主要国家研究机构,国家水产养殖发展署(NAQDA)被委托进行商业水产养殖开发和推广活动。研究的优先内容主要根据国家的要求决定。研究的方向是满足国家渔业发展计划确定的目标,是政策在渔业领域的表现。产业问题、机构-企业伙伴关系和区域趋势也是确定优先研究要考虑的内容。最近农村水产养殖的发展作为改善生计和减少农村穷人贫困的措施处于优先位置。在科学论坛确定的重点领域之外,通过养殖者/社区协商以及推广活动反馈的内容确定研究问题。除NARA和NAQDA外,几个大学也从事水产养殖研究,尽管在特征上主要是理论性的。

    目前,在水产养殖领域有几个起作用的协会:
    1. 虾养殖者和出口者协会。
    2. 对虾养殖者协会。
    3. 当地小规模养虾者协会。
    4. 观赏鱼饲养者和出口者协会。
    在水产养殖研究方面,研究机构和业界之间的伙伴关系不多,尽管来自水产养殖领域的研究工作由这些机构进行。NARA的研究优先领域是为养殖者/社区参与研究确定的,而不是为机构研究确定的,目前NARA就农村综合养殖、淡水虾繁殖和养殖、观赏鱼和对虾病的诊断、控制和预防、季节性乡村水池养鱼管理,养殖场生产的水产饲料、水库社区参与苗种养殖、鱼类繁殖技术和促进良好管理操作进行了现场参与的研究。
    趋势、问题和发展
    1990年7月做出的一个决策是从内陆渔业和水产养殖中撤除国家的支持,因此包含在国家渔业发展计划中的该分领域的建议被删除,但完全由私人控制的养虾以及观赏鱼繁殖和养殖除外。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预计,1990年内陆渔业和水产养殖每年对斯里兰卡农村经济的贡献为2400万美元。在随后没有支持期间,即在1990‑1994年期间,内陆和水产养殖产量急剧下降到1994年的12000吨。政府停止供应苗种以及推广和技术支持是衰退的主要原因。

    1994年政府宣布在2002年-2012年计划的10年期间恢复开发内陆渔业和水产养殖的政策。渔业和海洋资源部2002‑2010年行动计划的主要部分是有关水产养殖和内陆渔业开发计划。

    开始于2002年年中的亚洲开发银行援助的水产资源开发和质量改善项目涉及水产养殖和内陆渔业开发内容。实施该项目的原理是利用开发内陆水产资源的巨大潜力作为非沿海地区减少贫困的办法来保证粮食安全和提高农村人口的社会经济地位。

    尽管季节性乡村水池有促进内陆淡水鱼产量的潜力,但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投放到季节性水池的幼鱼。需要强化社区参与苗种养殖生产以满足对幼鱼的需求,在这方面,建议设立包括养殖者、小型孵化场经营者、幼鱼生产者和技术支持单位参加的季节性水池管理组进行管理。

    在沿海对虾养殖领域,病害爆发管理已经成为主要问题。未控制的超过承载能力的扩张和水质恶化是造成病害爆发的主要原因,导致损失了10亿斯里兰卡卢比的外汇(Siriwardena,2001年a)。

    过去10年对虾养殖业快速扩张带来了环境问题以及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冲突和最近的病害爆发。以下的资源已经或被认为已经受到对虾养殖活动的影响(Siriwardena,2001年b):生态脆弱的生境、野生生物、农田、野生鱼类种群和地下水。根据西北省渔业部的预计,1200多公顷的红树林被养虾活动全部破坏。尽管建议宣布盂德尔泻湖北部和南部滩涂为禁止开发区(De Silva和Jacobson,1995年),但这些区域的相当大比例的部分被开发用于养虾。

    在西北沿海带受到对虾养殖影响的主要农田为稻田和椰子生产地。对虾养殖有吸引力的利润使这些农田被不正当地转为虾池。

    根据西北省渔业部的信息,使用地下水养虾的面积为720公顷。有25%的实际养殖水面需要补充淡水稀释。预计对地下水的需求约100立方米/稀释(Siriwardena,2001年b)。因此该区域由于缺乏饮用和其他用途淡水的充分供应,对虾养殖导致一定程度的使用者之间的冲突。这可能是报告的该产业主要水源地达奇渠鱼死亡的原因,这类是水中硫化物、离子氨和亚硝酸盐含量均为有记录的高水平(Corea等,1995年)。

    此外,生活在对虾养殖区的乡村社区提出了以下问题(Siriwardena,1999年)。
    1. 社区比“侵入”的非居民养虾者对国有土地拥有更大权利。
    2. 盐水侵入水井和农田。
    3. 清除红树林影响着可持续利用这些资源的当地社区。
    4. 失去草地影响牲畜。
    5. 没有为当地社区提供预期的就业机会。
    6. 妨碍了进入渔场的传统通道。
    7. 对虾养殖大量抽取导致失去地下水。
    参考文献
    书目
    FAO . 2005 .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3. Year 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Corea, A.S.L.E. , Jayasinghe, J.M.P.K. , Ekaratne, S.U.K. & Johnstone, R.W. 1995 .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prawn farming on Dutch Canal: The main water source for the prawn culture industry in Sri Lanka. AMBIO, 24:423-427.
    Costa, H.H. & De Silva, S.S. 1995 . Limnological research and training in Sri Lanka: State of art and future needs. In: B. Gopal and R.G. Wetzel (eds.) Limnolog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Pp. 63-203,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Limnology.
    Dayaratne, P. , Linden, O. & De Silva, R. 1997 . The Puttalam/Mundel estuarine system and associated coastal waters. A report on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resources management issues and options for their solution. 98 pp.
    De Silva, S.S. 1988 . Reservoirs of Sri Lanka and their fisheries. FAO Fisheries Technical Paper No. 298: 128 pp.
    De Silva, R.I. & Jacobson, S. 1995 . Mundel Lake (Sri Lanka): An important habitat for migratory shore birds. Published by the Wlidlife and Nature Protection Society of Sri Lanka.
    Fernando, C.H. & Indrasena. 1969 . The fresh water fisheries of Ceylon. Bull. Fish.Res. Stn. Ceylon, 20:101-134.
    Haputanthri, S. , Perera, P.A.J.C. & Vidanage, S.P. 2001 . Development of ornamental fish production and culture for increased export earnings and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Unpublished report of NARA, Colombo 15, Sri Lanka. 49 pp.
    Jayamanne, S.C. 2003 . A manual for crab fattening. National Aquatic Resource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gency, Colombo, Sri Lanka. 12 pp.
    Pethiyagoda, R. 1991 . Fresh water fishes of Sri Lanka. Wildlife Heritage Trust, Colombo, Sri Lanka.
    Pillai, T.G. 1965 . Brackish water fishery resources. Bull. Fish. Res. Stn. Ceylon, 18:5-85.
    Siriwardena, P.P.G.S.N. 1986 . Milkfish pen culture in Sri Lankan lagoons. In J.L. Maclean, L.B. Dizon and L.V. Hosillos (eds). Proc. The First Asian Fisheries forum, Asian Fisheries Society, Manila. Philippines: pp. 89-92.
    Siriwardena, P.P.G.S.N. 1989 . Survey on aquaculture - Phase II (Sri Lanka): A descriptive report. Asian Productivity Organisation, Tokyo, Japan.
    Siriwardena, P.P.G.S.N. 1999 . Shrimp culture in Sri Lanka: The benefits, problems and constraints associated with the development and management and responses to address problems. Bangkok FAO Technical Consultation on Policies for Sustainable Shrimp Culture. Pp. 99-110, FAO Fisheries Report No. 572.
    Siriwardena, P.P.G.S.N. 2001 a. Management strategies for major diseases in shrimp aquaculture in Sri Lanka. In R. Subasinghe, R. Arthur, M.J. Phillips and M. Reantaso (eds.) , "Thematic Review on Management Strategies for Major Diseases in Shrimp Aquaculture", Proceedings of a workshop held in Cebu, Philippines, 28-30 November 1999. WB/NACA/WWF/FAO Consortium Programme on Shrimp Farming and the Environment.
    Siriwardena, P.P.G.S.N. 2001 b. Shrimp farming and associated problems. In N. Farmer (ed.). Report of the Workshop on Effective Management for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in Sri Lankan Coastal Wetlands: Muturaawela Marsh, Negombo Lagoon and Chilaw Lagoon (MMNCL), Centre for the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of Aquatic Resources, University of Portsmouth. Report No. 55: pp. 55-66.
    Siriwardena, P.P.G.S.N. & Jayakody, D.S. 2003 . Aquaculture technologies and fishing practices of Sri Lanka. Report submitted to ICLARM on the Strategies and options for increasing and sustaining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production to benefit poor households in Asia, ADB - RETA 5945 Project. Sri Lanka (in press).
    Wanninayake, W.M.T.B. 1998 . Raft culture of brown mussel, Perna perna, in Rumassala Bay, Sri Lanka. A manual on culture. National Aquatic Resource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gency, Colombo, Sri Lanka. Pp. 12.
    Wijesekera, R.G.S. Techno-economical evaluation of freshwater ornamental fish industry in Sri Lanka. M.Sc. Thesis, As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Bangkok, Thailand, pp. 112 (Unpublished thesis).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