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土耳其的水产养殖历史相对较短,它始于1960年代末期虹鳟鱼(Onchorhynchus mykiss)和鲤鱼(Cyprinus carpio)的养殖,并在1980年代中期发展到银头鲷(Sparus aurata)和舌齿鲈(Dicentrarchus labrax)的养殖。三个主要养殖品种,即虹鳟鱼、鲈鱼和海鲷的产量在1990年代中期迅速增长,到2003年1 659个养殖场的虹鳟鱼、鲈鱼、海鲷、贻贝和鲤鱼产量已经达到每年80 000吨。

    目前,水产养殖在渔业总产量中所占比例按数量计算为10-14%,按价值计算为255%。产品的主要部分(约98%)来自精养系统;虹鳟鱼主要在当地消费,而75%的鲈鱼和海鲷则出口到欧盟国家。几乎所有的水产养殖产品都是以新鲜全鱼形式销售。

    隶属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水产养殖发展的体制结构早已确立。通过许可证、卫生和环境规定等对该部门进行管理。涉及水产养殖的主要法律是1971年颁布的第1 380号《渔业法》和2004年6月24日颁布的第25 507号《水产养殖条例》。

    水产养殖生产者协会于最近成立并开始为水产养殖发展提供宝贵的帮助。尽管依然需要对相关活动的全面协调工作进行改进,但是目前该国拥有大量知识和研究能力。土耳其政府最近颁布了法令,要求超过一定规模的水产养殖企业必须聘用技术人员。土耳其水产养殖部门目前的发展速度将会继续,公众的支持、鱼品需求量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是该部门的主要优势,而劣质品种和产品多样化、资源利用矛盾、水源供应以及日益增加的环境和动物福利问题则是限制因素。
    历史和总览
    地中海的水产养殖是几百年前在土耳其的地中海泻湖开始的一项活动,其形式是当地称之为“dalyan渔业”的粗放养殖。现代水产养殖始于1960年代末期,首先养殖的品种是虹鳟鱼(Oncorhynchus mykiss),从意大利进口的发眼卵开始养殖。1970年代开始养殖鲤鱼,但是到1985年开始养殖鲈鱼(Sparus aurata)和海鲷(Dicentrarchus labrax)之前未取得进展。此后的主要发展是1990年代初期在黑海开展的虹鳟鱼和鲑鱼(Salmo salar)商业化海水养殖试验;1990年代在地中海沿岸开展的日本对虾(Penaeus japonicus)养殖以及在爱琴海北部和马尔马拉海开展的贻贝养殖。在黑海进行的鲑鱼养殖试验失败了,但是虹鳟鱼的海水养殖仍在继续。
    三个主要种类,即虹鳟鱼、鲈鱼和海鲷的产量在1990年代迅速增长,对新品种的开发也进行了努力,如黑海菱鲆(Scophthalmus maeoticus)和部分地中海品种,如尖吻重牙鲷(Diplodus puntazzo)、赤鲷(Pagrus pagrus)、牙鲷(Dentex dentex)和石斑鱼(Epinephelus spp.)。就品种多样性来讲,最新发展情况是千年之交开始的金枪鱼(Thunnus thynnus thynnus)育肥。
    人力资源
    土耳其目前拥有以合格人力为代表的大量知识和相对廉价的劳力。有14个水产学院和农学院的5个系提供渔业(包括水产养殖)和水生科学的本科和研究生课程。每年有300余名学生从这些院校毕业,但是该部门聘用的人数依然很少,受聘人员主要在海水养殖部门工作。

    尽管在养殖系统上实现了现代化,但是对劳力的需求依然很高,主要是因为劳力的价格低廉。由于尚未建立综合数据收集系统,因此在土耳其水产养殖部门工作的准确人数不得而知。据估计,超过5 000名雇员为该部门和相关活动工作(Okumus、2003年)。次要的辅助服务,即饲料、设备和咨询也在迅速发展并提供就业机会。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土耳其的水产养殖以鱼类生产为主,年产不到1 000吨的贻贝是唯一的贝类养殖品种。淡水和海水鱼类在水产养殖总产量中的比例相近,分别为淡水类40 217吨,海水类39 726吨。多年来,该部门一直以淡水养殖鳟鱼为主。

    鳟鱼养殖场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而大多数海鲷和鲈鱼养殖场坐落在爱琴海南部沿岸,那里提供了大量有屏蔽的地点,适于传统网箱的系泊。目前,海鲷和鲈鱼产量的大约95%来自爱琴海地区,占土耳其水产养殖总产量的45%。该地区穆拉省提供的鱼品占总产量的36%,那里不仅以海鲷和鲈鱼,而且还以虹鳟鱼而出名(Yιldιrιm 和Okumus,2004年)。该省只有占总数16%的养殖场。爱琴海沿岸的部分地区养殖场数量过多并与旅游部门和其他资源的用户存在矛盾。

    黑海地区的贡献也很大,占总产量的大约25%,其次是马尔马拉海、地中海和安那托利亚中部地区。虹鳟鱼是安那托利亚中部地区的主要养殖品种并且既在陆基的长条池也在海水网箱中养殖,其次是海鲷和鲤鱼。

    水产养殖的大多数支持服务(饲料厂 、设备供应商/分销商和顾问)以该国西部为基地,即爱琴海沿岸和伊斯坦布尔周边。共有15家饲料生产厂,年产量超过40 000吨,这些工厂的三分之一只生产水产养殖饲料,此外,部分欧洲水产养殖饲料的主要生产厂家在该国设有分销机构。

    目前,土耳其水产养殖部门的特点可以归纳为种类、系统和产品多样性较少,以家庭经营的小型养殖场和以生产为导向的方法为主。
    养殖种类
    虹鳟鱼、海鲷和鲈鱼占水产养殖产量的98%。自1970年代初期便开始养殖虹鳟鱼(Onchorhychus mykiss)而且土耳其已经成为欧洲名列前茅的鳟鱼生产国之一,年产40 000吨, 或占全国水产养殖总产量的51%。如今,在黑海共有1 215个淡水养殖场和11个以海水为基础的养殖场(表1)。大约半数的养殖场年产能力不足10吨,而其余的养殖场年产不到50吨。大多数养殖场(大约80%)为家庭所有,几乎三分之二的产量来自黑海、爱琴海和马尔马拉地区,该国三分之一的鳟鱼养殖场坐落在安那托利亚中部地区。

    除了海水和部分淡水网箱养殖以外,大多数鳟鱼养殖场采用小型混凝土长条池,主要利用溪水。超过50%的养殖场拥有自己的孵化设施,在自然繁殖期生产鱼卵,如在12月至2月期间。在长条池的养成需要12到24个月。大多数在当地销售的是单人份规格的白鳟。在黑海,鱼在网箱中被养至0.5-1.5公斤并作为“大麻哈鱼”出售。

    如同在其他地中海国家,银头鲷(Sparus aurata)和舌齿鲈(Dicentrarchus labrax)的养殖相当成功,到2003年年底, 345个养殖场的产量已经增长到37 717吨(表1)。到2003年年底,共有17个孵化场每年总计生产1.5亿尾鱼苗,但是,一半的孵化场并非每年都在运转。在春末,鱼苗被暂养在养成装置中,在爱琴海的生长期大约持续16-18个月,在黑海还要另加一个夏季。鱼的收获季节为夏季和秋季并作为鲜活整鱼出售。
    根据记录,有86个养殖场从事鲤鱼(Cyprinus carpio)的养殖,但是近年来的产量几乎未超过1 000吨。目前,地中海贻贝(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是在爱琴海和达达尼尔海峡养殖的唯一贝类品种。有4-6个金枪鱼(Thunnus thynnus thynnus)养殖场,产量约1 000-3 000吨,但是这一数字未被包括在水产养殖产量中。同样,部分鳟鱼养殖场生产鲑鱼品种,如溪红点鲑(Scophthalmus maeoticus)和褐鳟(Salmo trutta)。已经成功地在黑海进行了黑海菱鲆(Scophthalmus maeoticus)的实验性生产。最近几年间还对其他养殖品种进行了实验,以促进水产养殖生产的多样化,这些品种包括Puntazzo puntazzo(尖吻重牙鲷)、Pagrus pagrus(赤鲷)、Dentex dentex(牙鲷)和 Epinephelus spp(石斑鱼属)。
    养殖方式/系统
    土耳其的水产养殖主要以鱼类精养为基础,粗养和半精养仅限于贻贝和鲤鱼生产,其产量不足1 500吨/年。鱼类精养生产中采用不同的饲养系统,淡水鳟鱼生产中最常见的饲养系统是长条池,部分较大养殖场还有现代化的混凝土循环池,土池也用于鳟鱼的集约化养殖。在水库中使用的网箱一般是当地制作的简单木质结构。半精养土池的使用在鲤鱼养殖中最常见。

    浮式网箱是海鲷和鲈鱼生产中采用最广泛的精养系统,它们可以是5x5x5米的方形或大至12x50米圆形、六角形或八角形的网箱。最近,海水养殖场已经移至更靠近开放地区或次生海湾的地点,因此所采用的网箱类型和规格正在发生变化。也有使用土池的海鲷和鲈鱼养殖场,但仅有一个高技术(再循环)陆基养殖场,在部分泻湖也有在大型土池中采用半精养方式的做法。直径为50-75米的大型网箱用于金枪鱼的育肥。
    领域表现
    产量
    在1990年代期间,三个主要种类的养殖产量迅速增加,但是在2003年产量从1 659吨增至79 943吨之前,2001-2002年间产量再次下降(表1和表2)。水产养殖产量的大约51%来自鳟鱼,约26%来自鲈鱼,21%来自海鲷,其余部分是贻贝和鲤鱼。大约1 000-3 000吨的金枪鱼育肥产量未被包括在水产养殖产量的数字中。

    2003年水产养殖产量的总价值约为3亿美元,淡水水产养殖占总值的大约35%,鲈鱼占36%,海鲷占27%。

    表1. 2003年土耳其养鱼场数量、生产能力和产量
    种类 养鱼场数量 生产能力(吨/年) 产量(吨/年)
    鳟鱼(淡水) 1 215 29 998 39 674
    鳟鱼(海水) 11 1 139 1 194
    鲈鱼和海鲷 345 51 211 37 717
    鲤鱼 86 2 613 543
    贻贝 2 320 815
    总计 1 659 85 281 79 943
    资料来源:农业和农村事务部(Gozgozoglu,2004年)

    表2. 按品种和年份列出的土耳其水产养殖年产量(吨)
    种类 1986 1990 1992 1994 1996 1998 2000 2002 2003
    鳟鱼 990 3 512 6 393 6 977 17 510 34 630 44 533 34 553 40 868
    海鲷 34 1 031 937 6 070 6 320 10 150 15 460 11 681 16 735
    鲈鱼 -- 102 808 2 229 5 210 8 660 17 877 14 339 20 982
    贻贝 -- -- -- -- 1 918 2 000 321 2 815
    鲤鱼 2 050 1 136 284 288 780 950 813 590 543
    -- -- -- -- 270 270 27 -- --
    大麻哈鱼 -- -- 680 434 193 40 -- -- --
    总计 3 075 5 781 9 102 15 998 32 201 56 700 79 031 61 165 79 943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土耳其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土耳其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土耳其的人均渔产品消费量约7公斤,尽管这一数字正在稳步下降(国家统计局,2004年)。养殖鱼类产品仅占国内鱼品消费总量的约10%,这与全球和欧洲的平均数以及与土耳其现有水生资源相比是相当低的。因此,土耳其政府明确表示要通过提高产量来增加人均鱼品消费量,而水产养殖部门似乎成为实现这一增长的唯一选择,而不是增加渔业生产所能提供的有限选择。

    养殖鱼类的形象和接受程度正在通过政府相关组织和生产者的努力得到改善,但是现在亟需改善整个生产链中的销售基础设施。此外,由于文化上的偏好以及认为质量低而影响了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贝类和鲤科鱼的消费量很低。

    虹鳟鱼几乎全部在国内市场消费,而地中海的海水品种则出口到南欧国家。鱼类主要是以新鲜全鱼形式销售,仅有极少量的养殖鱼类产品进口到土耳其。一般来讲,由于利润率的下降,所有种类的市场价格,特别是批发价格都在下跌。

    鳟鱼的销售完全依赖国内市场,特别是地方市场。淡水养殖场生产的鱼都以单人份规格销售,而由于其个体较大,那些产于海水网箱的鱼则按“大麻哈鱼”销售。土耳其鳟鱼养殖不使用色素,因此,所有销售的鳟鱼肉都是白色的,同样,也很难发现增值的产品,如鱼片、熏制或冷冻鳟鱼。在淡水中饲养的鱼在夏季销售,而在海水网箱中长成的鱼则不是在夏季之前销售就是转移到淡水养殖场。鱼的收获工作每天都在进行并常常作为鲜鱼由养殖者直接销售给餐馆、酒店和工厂的食堂。许多养殖场在场内或附近有自己的餐馆。有时也通过在伊斯坦布尔、安卡拉和伊兹密尔的批发市场上销售鳟鱼,在黑海地区养殖场的出场零售价为2.5-3.0欧元/公斤,而平均批发价约在2.0-2.2欧元/公斤的范围。

    鲈鱼和海鲷产量的大部分(约80%)出口到欧洲国家,即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德国。尽管欧盟在1990年代末期实施了临时出口禁令,但是由于有特殊协定和遵守欧盟质量标准,目前土耳其没有受到特别的影响。鉴于最近土耳其的经济危机和市场饱和,价格受到冲击,2004/2005年的平均出场价格为3.5-4.0欧元。
    对经济的贡献
    渔业占土耳其国内生产总值的约0.3%,占国内农业总产量的2.7%。水产养殖占渔业部门总产量的比例按产量计算约为13.5%,按价值计算约为25%。从财政角度讲,渔业部门和特别是水产养殖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并不是很大。鱼品并非是日常食物,但是对沿海地区和供应当地风味和鱼品的餐馆来讲却具有重大意义。

    水产养殖对农村发展贡献巨大,而今后也将继续如此。海水鱼类养殖大多由大型私有企业经营,地方社区很少参与,相反,鳟鱼养殖分布在全国各地,是促进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尽管养殖鱼类并非是廉价食物,但是水产养殖为通常无法获得其他渔产品的地区提供了鲜活鱼品。即使是在沿海地区和大城市,养殖鱼是秋末和夏季可以在市场看到的唯一海味产品。

    由于水产养殖对粮食安全和扶贫的贡献相当有限,因此目前对水产养殖发展的社会问题关注不多。水产养殖主要以生产奢侈食用鱼产品和创收为目的。

    目前,水产养殖不涉及娱乐性渔业活动或放养/放流活动,但是可以认为这些活动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重要的发展问题。水产养殖和相关部门为当地青年和毕业生提供了相当多的就业机会。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是负责渔业和水产养殖行政、管理、保护、发展和技术援助的主要国家机构,它通过四个局开展工作:农业生产和发展局(GDAPD)、农业研究局(GDAR)、保护和防控局(GDPC)以及组织和支持局(GDOS)。

    水产养殖的生产、发展和管理以及内陆渔业活动由农业生产和发展局负责执行,而农业研究局则负责研究,保护和防控局负责活鱼的移动、疾病和食用鱼品问题。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在81个省设有省局,负责执行其安卡拉总部发布的政策。大部分许可证的颁发和监测/管理活动由这些省局来完成。

    土耳其科学技术研究理事会(TUBITAK)通过对特别优先的研究项目提供支持而发挥重要作用,国家规划组织负责制定国家长期发展规划(五年)、年度计划以及协调各部和各公共机构的活动。国家统计局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合作开展渔业生产数据的收集和评估。一些公共机构也参与颁发特许过程,其中包括环境和林业部、文化和旅游部、航海和海洋局、海事署和国家水利工程管理总局(DSI)。

    土耳其拥有400多个渔业合作社,涉及水产养殖和范围较小的捕捞渔业。土耳其水产养殖协会、穆拉水产养殖协会和金枪鱼育肥和出口商协会是近年成立的,主要参与者是海水鱼类养殖者。土耳其水产养殖协会也是欧洲鱼品生产者联合会(FEAP)的成员。另外,由于政府颁发了一项有关建立农业生产者组织的立法,许多水产养殖生产者开始在大区和/或省一级建立自己的生产者组织。这些组织将最终构成土耳其农业生产者联合会。
    管理规定
    全部渔业和水产养殖活动受1971年颁布的第1 380号《渔业法》管制,该法于1986年由第3 288号《渔业法》修订。通过颁发许可证以及卫生和环境条例对水产养殖进行管理。最近,2004年6月24日颁发的第25 507号《水产养殖条例》生效,它涉及与该部门相关的主要问题。具体的问题通过部令进行管理。

    涉及洲际水域、合作社和生产者组织、食品的生产和消费及检验、动物健康和卫生的法律和条例以及环境等也对水产养殖活动产生影响。

    特许要求或在鱼类养殖活动得以开展之前需要获得的许可证由《渔业法》授权颁发。该法第13条第1款规定:“拟建立水产养殖生产设施的人员必须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获得许可”。

    在水产养殖许可证签发之前,全部项目要在考虑国家经济发展规划、总体健康问题、运输后勤以及一些技术和科学因素的基础上进行评估。尽管最近修订并努力简化许可证的颁发程序,但是这项工作依然很复杂并耗时,目前大部分鱼类养殖许可证由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省局颁发。根据第25 318号《环境影响评估条例》,年产超过1 000吨的水产养殖项目需要编制一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而生产能力在30-1 000吨/年的养殖场仅需提交环境影响初步评估报告。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目前,尽管组织的不是特别好,但是土耳其具备大量的知识和研究能力。研究和开发活动主要由大学的相关院、系和研究所以及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生产和发展中心来进行。

    有四个研究所隶属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负责渔业、水产养殖和其他水生问题的研究和监测。中央渔业研究所位于土耳其黑海东北部的特拉布宗。该研究所不仅负责海洋渔业,而且还负责水产养殖以及从伊斯坦布尔到格鲁吉亚边境,包括马尔马拉海和内陆水域在内的其他水生研究活动。它拥有鳟鱼和海水(菱鲆)孵化场及养成设施,这个孵化场是作为旨在发展菱鲆幼体生产的土耳其-日本双边合作计划的组成部分而修建的。该研究所也负责发展海鳟和鲟鱼养殖和放流的项目。

    第二个研究所于2004年建在地中海沿岸,它曾经是1980年代末期作为粮农组织项目设立的一个海水养殖生产和发展中心。其他两个研究所的工作重点主要是内陆渔业和少量的水产养殖研究,一个位于土耳其西南部湖区的埃格迪尔-伊斯帕尔塔(Egirdir-Isparta),另一个位于东南部大多数水电大坝所在地的埃拉泽。此外,安塔利亚的一个渔业生产和发展中心主要研究鲤鱼幼鱼生产和再放养。该中心还生产虹鳟鱼鱼卵和鱼苗以及观赏鱼类。


    各大学以及特别是它们的水产学院、系将开展水产养殖研究项目作为其硕士和博士学位计划的组成部分。共有13所学院和农学院的5个系提供渔业(包括水产养殖)和水产养殖科学的本科及研究生课程,此外,职业高中也提供多种渔业课程。这些水产学院大多位于沿海地区,而农业系和职业高中则一般建在内陆地区。与渔业和水产养殖相关的科目都集中在水产学院,每年每个院系有30-40名学生毕业。土耳其政府刚刚颁布了法令,要求超过一定规模的水产养殖企业必须聘用技术人员。

    培训和推广活动由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内的农业生产和发展局负责,它们与其他研究所和大学合作,组织与水产养殖相关主题的临时培训计划。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省局也设有培训和推广处,但是,推广服务似乎是水产养殖发展服务领域最薄弱的环节,大多是通过养殖场的实地走访以及地方/国家广播和电视节目来提供服务。

    土耳其参加了欧盟的第六个框架计划并积极参与其他国际计划,如苏格拉底/伊拉兹马斯计划、莱昂纳多·达·芬奇计划和玛丽·居里行动等。
    趋势、问题和发展
    除了经济萧条和/或危机期间以外,水产养殖产量稳步增长。目前土耳其国内水产养殖的发展趋势无疑会在今后的十年中继续下去。由于在2005-2010年六年期间所提供的直接鼓励性付款,预计虹鳟鱼、银头鲷和舌齿鲈三个主要种类的产量将在今后五年中迅速增加。此外,目前较低的人均鱼品消费量、日益增长的鱼品需求、来自捕捞渔业鱼品供应的季节性和区域性、迅速可得的知识、公共支持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等都是水产养殖部门的主要优势。

    相比之下,有限的养殖品种数量、产品多样化,资源矛盾、日益增长的环境和动物福利问题、劳动力的使用、研究和开发活动的组织、研究成果的传播、有效的生产者协会和公共机构的缺乏似乎是环境友好和经济可行的水产养殖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因此,不仅需要进一步重视产量,而且还需要重视环境的可持续性、粮食安全和行业的竞争性。

    发展趋势已经并将继续受国内整个经济发展的影响。最好的例证就是2001年国内所经历的经济危机。在这次危机之前,水产养殖产量达到了80 000吨(2000年),但是此后在2002年期间下降到大约60 000吨(表2)。

    已经出现了增加生产能力和扩大现有养殖场的趋势(特别是鳟鱼养殖场)。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一直在鼓励建立较大的海水(≥250 吨/年)和淡水(≥25吨/年)网箱养殖场。希望这一措施能够有助于使各个企业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同时减少与沿海地区其他用户发生利益冲突的风险。

    为了进一步促进该部门的发展,目前实行了一项根据幼鱼生产数量和鱼品销售数量而采取“鼓励性付款”措施,这种补贴的有效性将至少延续到2010年。通过提高能力和新的许可证申请,这一政策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并将有助于收集可靠的生产数据。为了支持渔业和水产养殖部门,农业银行现在提供低利率的财政信贷。此外,国库署还提供额外的鼓励措施和部分区域性补贴。

    缺少沿海地区管理规划及其相应的地点分所配导致的利益冲突以及旅游业与水产养殖部门的竞争是海水养殖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自2000年以来,土耳其政府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来克服这些制约因素,在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参与下,已经制定了地中海和爱琴海沿岸地点和地区分配规划,部分地区被确认为可以立即或有可能被用于水产养殖发展。大部分海水养殖场已经离开保护良好、靠近海滨的浅水地区,迁移到相对开放的近海地区。另外,许多养殖场现在采用较大型的现代HDPE(高密度聚乙烯)圆形网箱(直径10-24米)而不是较小的地方制作的木制网箱。

    消费者对鱼品质量、环境和动物福利问题以及产品的全年供应的期望日益提高。另外,集约化程度的提高造成了一系列病害和寄生虫的爆发,导致抗生素和其他化学药品的使用。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正在试图对全部养鱼场的疾病进行有效监测并化验销售规格鱼品的抗生素/化学药品残留物。在不远的将来还要进行更为严格的环境监测。

    为扩大养殖种类和促进产品的多样化亦付出了巨大努力,但是至少在商业化生产方面,尚未就这些问题取得重大突破。如果上述问题得不到解决,在种类的构成和生产趋势方面便不可能发生大的变化。
    参考文献
    书目
    Deniz, H. 2010, Best practices In aquaculture management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Turkey, OECD Workshop on Advancing the Aquaculture Agenda 15-16 April 2010, Paris / France,
    Deniz, H., Okumus, I., Gier, G.Y., 2009. Developing a Roadmap for Turkish Marine Aquaculture Site Selection and Zoning Using an Ecosystem Approach to Management, XV. National Fisheries Symposium, 1-4 July 2009, Rize, Turkey.
    FAO. 2009. Aquaculture production, 2008. Year book of Fishery Statistics - Vol.96/2.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Rome, Italy.
    Gozgozoglu, E., 2007. Aquaculture Legislation, Marine Aquaculture, Citation: Candan, A., Karatas, S., Kucuktas, H., Okumus I.), Turkish Marine Research Foundation, Istanbul, TURKEY.
    Gozgozoglu, E. 2009.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in Turkey.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Affairs, General Directorate of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nd Development, Aquaculture Department, 12 pp. Ankara.
    Gozgozoglu, E., Deniz, H., 2010. Current Status of Aquaculture Progressed Developments, Encountered Problems and Actions for Solving the Problems in Turkey, Workshop on Determination of 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Fish Farm to the Marine Ecosystem, 24-26 May 2010, Kocaeli / TURKEY.
    Okumus, I. & Deniz, H.,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the marine aquaculture, Marine aquaculture in Turkey, Citation: Candan, A., Karatas, S., Kucuktas, H., Okumus I.), Turkish Marine Research Foundation, Istanbul, TURKEY.
    Okumus, I., Duzgunes, E. & Çelikkale, M.S.2000. Development, Present Status and Future Trends of Aquaculture in Turkey. AQUA 2000, 2–6 May 2000, Nice, France, pp. 519.
    Okumus, I., Serezli, R., Basçιnar, N. & Yandι, I. 2002. Seafarming in Turkey After the 1990s Rush: The Present Status and Future Prospects. AQUACULTURE EUROPE 2002: Seafarming – Today and Tomorrow. Trieste, Italy, October 16–19, 2002. EAS Special Publication No.32, 390–391.
    Okumus, I. 2003. Status of Turkish aquaculture sector. Eurofish Magazine, April/2003: 80–82.
    Okumus, I., Aatasaral, S. & Serezli, R. 2003,. Aquaculture: as a new food production sector and natural resource user. Turkish J. of Aquatic Life, 1: 217–224 (in Turkish).
    Okumus, I., Serezli, R., Aatasaral, S. & Bascinar, N. 2004, Aquaculture Education, Research and Extension in Turkey, Symposium on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 Partnership between Science and Producer Associations, European Inland Fisheries Advisory Commission (EIFAC), Wierzba, Poland, 26–29 May 2004.
    Rad, F. & Köksal, G. 2000. An overview of aquaculture in Turkey: with emphasis on seabass and seabream. Aquaculture Economics & Management, 4(3–4): 227–240.
    TUIK 2010, Fisheries Production Statistics for 2009, Ankara, Turkey.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