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组织主页>渔业及水产养殖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为了一个无饥饿的世界
  1.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1. 概要
    2. 历史和总览
    3. 人力资源
    4.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5. 养殖种类
    6. 养殖方式/系统
  2. 领域表现
    1. 产量
    2. 市场和贸易
    3. 对经济的贡献
  3. 促进和管理
    1. 机制框架
    2. 管理规定
    3.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1. 趋势、问题和发展
    1. 参考文献
      1. 书目
      2. 相关来源
    领域特征、结构和资源
    概要
    水产养殖是渔业领域的一个重要分领域,发展潜力最大。水产养殖产量占乌兹别克斯坦水产品总产量的近百分之50。乌兹别克斯坦只养殖鱼类,没有养殖软体动物或甲壳类。鲤科鱼池塘养殖是该国唯一的水产养殖系统。该国所有区域有1或2个具备完整生产周期的水产养殖系统。目前,只有塔什干区域的国有孵化场属于国家,其余的养殖场为私有。

    乌兹别克斯坦池塘养殖场总面积为10 237公顷,包括8 619公顷的成鱼池和1 618公顷的鱼种池。鱼种池可每年生产9 300万尾鱼片。鱼种池和成鱼池具有每年生产26 000吨鱼的能力,平均单产3吨/公顷。但目前该国的水产养殖产量约3 500吨,而上世纪80年代为20 000-25 000吨。15年来,只使用池塘,而未进行任何大的修整。由于该产业糟糕的财政状况,实际产量远低于潜在产量。

    养殖者采用鲤科鱼的混养方式,在苏联时代采用这种方式,后来由于缺乏投资做了调整。鲢鱼是主要的养殖种类,占总产量的百分之70-85。鲤鱼、草鱼和鳙鱼为附带养殖。

    自2003年8月起,渔业管理成为农业和水资源部的责任。水产养殖由总体法律规范。政府主要关心自然保护和鱼类的生物多样性。2007年水产养殖在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发展中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缺乏对养殖者培训和渔业发展推广工作的支持,需要进行强化。目前,政府开始重视水产养殖,将其作为很有利可图的领域,可以提高水产品产量,产生额外收入帮助农村减少贫困。
    历史和总览
    咸海鱼类产量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下降。特别是在咸海渔业衰退后(1980年),专家们认识到捕捞渔业不能生产足够的鱼。对水产养殖的发展给予了重视。在60年代早期,政府管理大型发展养鱼的计划,在乌兹别克斯坦全境创建了约20家养鱼场(池塘总面积约20 000公顷)、研究技术并创建研究中心和培训及教育机构。主要技术是在半精养条件下的土池鲤科鱼混养。养殖种类为:鲤鱼、鲢鱼、鳙鱼和草鱼。繁殖季节从3月底/4月初到10月/11月,越冬从11月到3月。需要两个生产周期养殖上市规格的鱼。1龄鱼片在鱼种池(每个10-50公顷)养殖到25克规格。越冬后,在成鱼池(70–150公顷)养殖到500–1 000克规格。上世纪70-80年代,乌兹别克斯坦养鱼塘平均单产3-3.3吨公顷,塔什干区域为4-4.5吨/公顷。

    乌兹别克斯坦传统上利用河流进行淡水养鱼。但在一些缺水年份,位于河流平原的养鱼场不得不利用一定量的咸水(3-5克/升)。80年代水产养殖年产量为20 000-25 000吨。

    1995-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水产养殖平均年产量为4 200吨,产值420万美元。1990年水产养殖产量达到高峰,为20 400吨,然后逐渐下降到2006年的3 800吨。
    人力资源
    前苏联解体后,从事水产养殖的人数大大下降,原因是:最好的水产养殖者移居国外;多数当地专业人员离开了该领域从事其他更有利可图的活动;2003年8月该领域完全私有化后新的所有者减少了雇员数量以提高利润率;并减少养殖量。总体上减少了约一半工人。

    水产养殖者的受教育水平很低,原因是没有养鱼教育中心。由于工资低,年轻人不进入该领域。新的所有者通常尽可能给有技能的人员提供高工资以便留住他们。

    根据最近统计,2000多人工作在21家养殖场。预计还有2000人从事支持服务工作,例如运输、零售(主要是妇女)、批发和供应冰。
    养殖系统分布和特征
    除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外,乌兹别克斯坦所有区域均有养殖场。共有18家养鱼场,一半位于塔什干区域和拔汗那山谷。池塘是养殖场唯一的生产设施,2006池塘总面积10 075公顷。
    养殖种类
    在所有养殖场,主要养殖草食性鱼类(主要是鲢鱼、草鱼和鳙鱼),占总产量百分之95多。

    在水产养殖中最有价值的鱼类是(递降顺序):1960-1990期间,在中亚的大量灌溉水体中引进了该区域之外的许多鱼类。从远东引进了鲢、鳙、草鱼和黑鱼。在塔什干的养殖场养殖这些种类,孵化生产的鱼种定期投放到湖泊和水库。
    养殖场还引进了3种牛胭脂鱼(大口牛胭脂鱼、小口牛胭脂鱼、黑牛胭脂鱼)和鮰鱼 (Ictalurus punctatus),但除了鮰鱼被投放到锡尔达拉河外,没有进行其余种类的放流工作。在塔什干的恰尔瓦克水库放流了虹鳟 (Oncorhynchus mykiss)、塞凡湖鳟、高白鲑和沙丁白鲑,已经形成种群。
    养殖方式/系统
    养殖者在苏联时期开发的巨大池塘(后来由于缺乏投资做了调整)进行鲤科鱼混养。由于化肥比饲料便宜,主要是在池塘中加石灰和施肥,以刺激浮游植物生长。因此,鲢鱼是主要养殖种类,占总产量的百分之70-85。鲤鱼、草鱼和鳙鱼为混养鱼类。一些养殖者使用辅助饲料(主要是麸皮、棉花籽皮、小麦)养殖鲤鱼,但一些养殖场不使用辅助饲料。偶尔割草(主要是芦苇)喂养草鱼。

    采用注射激素或垂体进行人工繁殖,孵化、养殖鱼苗、鱼种和越冬需要的时间比以前要短。每年春季在大型土池(50-100公顷以上)中注满新的河水。肥水所需草料储备要求大量投资。这类池塘的放养密度仅为1 500-2 000尾/公顷,规格为15-25克的1龄鱼,养殖到秋季。

    秋季将池塘的肥水排出,在一周内销售所有产品。从秋季到春季空塘。此后再次将池塘注满新水。目前,一些大型养殖场采用新的办法,即在更深的越冬池中存留可上市的鱼,逐步销售。

    一些大型养殖场采用更高密度(3 000-4 000尾/公顷)。由于这类方式养殖的鱼在秋季规格小,养殖场在第三年继续养殖,达到1.5-3千克的规格。这类鲢鱼价格更高。采用这类方法的原因是养殖场之间没有真正的竞争,土地和水的税费不高。

    1991-2006年期间,没有进行新的水产养殖系统或种类的开发,或向半精养或精养过渡。
    领域表现
    产量
    1991年独立前后,水产养殖生产相对不错。水产养殖产量从1980-1991年的20 000-25 000吨下降到1995-2006年平均4 200吨/年。2006年水产养殖产量为3 800吨,与1991年相比下降了约百分之20。因此,人均水产品消费下降到不足500克,而1980-90年期间为5-6千克。该领域对GDP的贡献不到百分之1,最近几年(2003年完全私有化后)没有池塘养殖鱼类的信息。

    只有JSC的“巴克奇”养鱼场的经济数据可以分析主要种类养殖生产情况(1美元=1 200UZS)。2006年该养殖场1557公顷池塘产量为1 558吨,单产为1001千克/公顷。产量包括1375吨鲢鱼(或总产量的百分之88.3);86吨鲤鱼(或总量的百分之5.5);49吨草鱼(或总量的百分之3.1);41吨鲫鱼(或总量的百分之2.6);7吨鳙鱼(或总量的百分之0.4)。销售收入为1 221.57亿苏姆。每千克鱼平均价格为784UZS,按这一价格的销售收入达到4735.47亿UZS。在此期间的成本为4 107.73亿UZS(或百分之33.6);净利润为3 546.80亿UZS(或百分之29)。

    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下图显示了 乌兹别克斯坦 水产养殖的总产量:
    Chart 

    乌兹别克斯坦水产养殖的报告产量(自1950年)
    (FAO Fishery Statistic)

    市场和贸易
    池塘养殖场位于城镇5-70千米的范围内,在秋季销售产品。根据合同从池塘销售给交易商的鱼数量不多(最多到200千克)。养殖场也在市场和商店销售鱼。该国基础加工和存储设施不足。原因之一是大部分产品以鲜活类型销售。大部分产品(百分之60)在市场销售;超过百分之15的产品通过商店和超市销售;百分之25的产品(主要是冷冻和加工类型)从仓库销售给特别的消费者和批发商。

    新鲜水产品主要出口阿富汗。根据国家统计委员会的数据,2006年乌兹别克斯坦出口情况为:
    • 冻鱼(去内脏、去头和去尾)–744.2吨,出口值712100美元(百分之65出口俄罗斯;百分之35出口土耳其)。
    • 冷鲜鱼–30吨,价值21 400美元(百分之百出口阿富汗)。
    • 熏鱼–9.6吨,价值7 800美元(全部出口俄罗斯)。
    • 鱼片–34.4吨,价值55 500美元(百分之百出口俄罗斯)。
    在不同产品的销售标准方面有法律约束,包括鱼和渔业产品,特别是食物含量、主要特征和名称,以及标签、包装和促销。
    对经济的贡献
    直到2007年,乌兹别克斯坦没有对发展水产养殖给予优先考虑,因此限制了技术、管理、推广支持和获得信贷方面的工作。目前,政府开始重视水产养殖,将其作为很有利可图的领域,可以提高水产品产量,产生额外收入帮助农村减少贫困。收益者将是养鱼者、使农业多样化的转向水产养殖的农民、渔民、水产品交易商、投入品供应商、妇女以及在国家和区域各级工作的农业部门官员。将水产养殖作为优先领域将通过为居民提供高质量鱼蛋白增加粮食安全程度。
    由于农村的渔民和居民目前只从事临时/手工的小型捕捞渔业,在经济上不可行,在生态上不可持续,该国具有发展水产养殖的很便利的自然和社会-经济条件。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人口2 650万人。根据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改善福利战略报告(2005年3月),约百分之70的人口生活在农村。该国的贫困率为百分之26.2。农村贫困的风险高达百分之28.7,城市为百分之22。作为贫困农村家庭生计的一部分,发展水产养殖可通过提高水产品消费、改善家庭营养状况来产生收入,促进粮食安全。
    促进和管理
    机制框架
    自2003年8月起,渔业管理由农业和水资源部(MAWR)负责。为此,成立了畜牧、家禽养殖和渔业发展管理局,有12名人员,其中5名官员在家禽养殖和渔业处工作,负责家禽养殖和渔业的发展。该处有2名官员负责水产养殖的教育工作。

    地方农业和水管理局也成立了畜牧、家禽养殖和渔业发展处(1人),负责促进渔业的发展。

    卡拉卡尔帕克斯坦部长理事会和区域组织下成立的竞争委员会,负责水的利用。

    在国家一级没有关于水产养殖的联合会、联合体或协会。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包括50多家养鱼场)、布哈拉(17家养鱼场)和撒马尔罕省成立了渔民和养鱼者的非政府性质的协会。这些协会主要任务是保护养鱼场的利益。
    管理规定
    农业用地适用于所有权的单一土地税。乌兹别克斯坦没有关于渔业的特别法律。水产养殖由总体农业法律规范。政府更关注自然保护和鱼类的生物多样性。
    下列法律适用于企业财产:“关于合股协会和保护持股人利益”、“关于有限责任协会”和“关于养殖”的法律等。

    水产养殖场由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以及部长会议颁布的守则、法律、法令和决定规范,即“税收守则”;“土地守则”;“关于自然保护的法律”;“关于水资源的法律”;1998年10月10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VII-2086号“关于引入农产品单一税收的法令”;1997年1月21日部长会议21-f号规定;2001年7月6日“关于改进渔业管理系统”的289号规定;2003年6月28日“关于农业和水资源部活动”的258号决定;2003年8月13日“关于清除渔业领域垄断和进行私有化措施”的350号决定;2003年12月20日司法部“关于批准规范养鱼场利用自然水体计算和征收租金”的1292号决定以及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领土上狩猎和捕鱼的规定。

    由于农业在乌兹别克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给予了农业组织(包括水产养殖企业)重要的利益。在1997年部长会议21-f号决定中,包括在池塘养鱼的养殖场在信贷、购买可燃润滑物、混合饲料、农业设备、零件等方面与农业企业同样对待。

    2007年7月6日部长会议“关于改进渔业管理系统”的289号决定规定,在税收方面养鱼场与农业组织的权利相等。池塘养殖场支付单一税收,而不是支付目前国家和地方的所有税收(除消费税外)以及农业生产者的税费:收入税(利润);增值税(除进口商品外,工作、服务);利用水资源税;利用水面税;财产税;土地税;改进领土和发展社会基础设施税;其他当地税费。
    应用研究、教育和培训
    以前,高等水产养殖和渔业专家在塔什干大学(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国立大学)生物学院水生生物和鱼类学系学习。每年有8-20个毕业生。2003年,该系转为生态学系。目前没有渔业高等教育中心。通常,生物学者可进入该领域。

    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部长会议的科技发展协调委员会框架下开展了鱼类养殖的主要研究。在水产养殖和渔业领域有1家研究所-MAWR乌兹别克农业科学生产中心的渔业发展研究中心以及在鱼类学、水生生物学、渔业和水产养殖领域进行研究的4个研究所–乌兹别克科学院水问题研究所水生生态实验室;乌兹别克科学院动物所鱼类和水生生物学实验室;乌兹别克科学院卡拉卡尔帕克分院生物生态学研究所以及国立大学生态学系。

    乌兹别克斯坦没有开展在养殖场进行的水产养殖研究。没有技术学校提供水产养殖培训。
    没有专门的教育机构培养渔业领域的专家,也没有研究人员、讲师或技术人员。来自国立大学(生物学家)、农业大学(农学家)、技术大学(工程师、食品工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员可作为渔业专家。

    该国缺少对养鱼者的培训支持。但渔业发展中心开始在扬吉亚尔鱼种场开始建设养鱼者培训中心,2008年运行。该国完全没有对渔业发展的推广支持。需要强化推广,以便改进渔业的发展。
    趋势、问题和发展

    在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发展中水产养殖没有被认为是优先领域。这反映为缺乏国际援助以及缺乏将当代的半精养和精养技术转移到该领域。

    乌兹别克斯坦没有关于渔业发展的专门政策和战略。原因之一是2003年完成了渔业领域的私有化。私有化的水产养殖领域尚没有将其建设为有未来前景的商业领域。该领域没有明确的发展规划。主要目标是将企业设施重建到1994年前的水平(开始私有化)。但该规划只由很少的机构(主要在MAWR)决定,当地机构和利益相关者不了解。该规划没有基于当代自由市场经济的现实。没有得到规划的文本。

    政府将私有化、市场经济和社会福利(减少贫困)作为社会和经济政策的3个基石。根据国家的发展方向,MAWR和粮农组织于2007年7月制定了关于“在乌兹别克斯坦支持负责任渔业和水产养殖发展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技术合作项目(TCP),并于2007年8月开始实施。通过协商和组织2次全国性参与的研讨会和使所有利益相关者参与的2个培训计划,编撰了2008-2016年国家政策和战略规划。该政策强调该部需要加强渔业援助,有效提高渔业处的工作。目前,MAWR正在积极考虑批准政策和战略规划。这是该TCP项目的结果。

    在乌兹别克斯坦水产养殖的发展被认为是农业领域中环境友好的产业,原因是其利用水而不消费水。利用其他领域的副产品(谷物、家禽、牲畜等)对这些领域有益。
    参考文献
    书目

    Kamilov, B. 2003. The use of irrigation systems for sustainable fish production in Uzbekistan. In: Fisheries in irrigation systems of arid Asia. FAO Fisheries technical paper. No.430. Rome, FAO, pp.115-124.

    Kamilov Bakhtiyar, Karimov Bakhtiyor and Dietmar Keyser. 2004. The modern state of fisheries in the Republic of Uzbekistan and its perspectives. – World Aquaculture Magazine, Vol.35, No 1, pp. 8-14.

    Karimov. B., H. Lieth and B. Kamilov. 2006. The state of fishery and aquaculture and hydroecological-economical conditions for their development in the Republic of Uzbekistan, Central Asia. In Abstract Volume: World Water Week in Stockholm, August 20-26, pp. 173-174.

    Karimov, B., H. Lieth, M. Kurambaeva and I. Matsapaeva. 2005. The Problems of Fishermen in the Southern Aral Sea Region. - Mitigation and Adaptation Strategies for Global Change. No.10, pp. 87-103.

    Shokhimardonov D. 2007. Review of the current status of inlan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in Uzbekistan. Legal basis and management of fisheries in Uzbekistan. Tashkent.
    相关来源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