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性
    1. 生物学特征
    2. 图片库
  2. 主要情况
    1. 历史背景
    2. 主要生产国
    3. 生境和生物学
  3. 生产
    1. 生产周期
    2. 生产系统
    3. 病害和控制措施
  4. 统计
    1. 产量统计
    2. 市场和贸易
  1. 状况和趋势
    1. 主要问题
      1. 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
    2. 参考文献
      1. 相关链接
    特性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Lamark, 1819 [Mytilidae]
    FAO Names:  En - Mediterranean mussel,   Fr - Moule méditerranéenne,  Es - Mejillón mediterráneo
           
    生物学特征
    与贻贝相同,但在以下特征上有区别:a)壳嘴向下趋于构成壳凹陷的基线;b) 壳片更高,上缘角度小并长的更大;c) 外套膜缘更黑,变为蓝或紫色。
    图片库
    养殖地中海贻贝的筏 净化场
    用来在绳上附着卵和分级的机器 地中海袋装贻贝
    主要情况
    历史背景
    世界地中海贻贝最高产区域是中国(见以下的生产),但没有得到多少信息,只能使用来自加利西亚(西班牙西北)的信息编撰该文件。加利西亚区域最早消费贻贝的证据可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当地人留下了大量双壳软体动物壳,包括贻贝。这些存储物被命名为“concheiros”,见于公元1世纪靠近罗马村庄处。在16世纪,葡萄牙人来到坎巴多斯阿鲁斯河口, 收集贻贝、蛤和鸟蛤。20世纪初西班牙养殖者开始养殖,贻贝成为重要产品。最早的贻贝养殖发生在1901年塔拉戈纳和1909年巴塞罗纳(伊比利亚半岛东北),使用在法国使用的同样的桩。第一次试养后,废弃了该系统并开始利用浮式结构。此时,加利西亚河口贻贝自然种群被主要用做农田肥料,在有限范围内作为养殖贻贝的苗种。养殖者进行贻贝底养的场所不多;在地中海沿海销售。1946年,贻贝筏养引进到加利西亚区域 ,在几年内产量急速增加。

    早期的筏子包含由中心浮子支撑的方木框架和修理过的旧船支持木质框架,养殖者将西班牙纸草绳挂在其上。养殖者将贻贝附着绳上,在苗达到商业规格时用手或特别的牵制轮收集。随后,方或矩形框架支撑小的结构代替了旧船。浮力由用铁丝网缠绕的木制浮子涂上混凝土产生。目前,留下的旧筏不多,但大多新筏子由桉树木制成的框架建成。
    主要生产国
    地中海贻贝的养殖从加利西亚(西班牙西北)的沿海水域到地中海的北部沿岸。但地中海南部国家、俄罗斯、乌克兰和南非也报告了产量。中国也养殖该种类。[编者注:请注意生产部分的注解,解释了为何西班牙和中国未显示在下图中。
    主要生产国(粮农组织渔业统计数据,2006年)
    生境和生物学
    进行养殖的场所的生境非常相似。本文件将加利西亚(西班牙西北)作为模式。加利西亚沿海的特征是有河流流入的河口,养殖者在此养殖贻贝。河口长度达25公里,宽度在2公里和25公里之间,深度从40到60米;底为泥底,由小山分开。河口年生产力平均为10.5 毫克碳/升/小时。温度为10-20°C,盐度约34‰,潮汐幅度平均为4米。潮汐流很强。有持续冷水上升流,营养物丰富;再加上雨季(年平均降雨量为1250毫米)从山上冲下的营养物可能刺激浮游植物丰量。因此,有利于贻贝生长。这些有庇护的河口提供了在浮筏悬挂绳上养殖贻贝的理想环境。最重要的养殖区是阿鲁斯河口,占西班牙贻贝产量的60%;其后是比戈河口和蓬特维底拉河口。贻贝自然种群分布在河口和潮间带岩石岸边的岛上的广泛区域,在密集海底平均密度约为24000贻贝/平方米。贻贝还在主要是岩石区的河口、悬崖和巨石的海岸生长。养殖者从这些区域收集贻贝苗悬挂在筏上。全年均补充贻贝苗,主要附着季节从5月到9月。

    贻贝用足移动。足丝腺产出足丝线使贻贝附着在附着基上。鳃为两对,宽大的鳃上有大量平行鳃丝组成,从水中过滤食物微粒。5 厘米长的贻贝每小时可过滤5升海水。位于体中心的消化腺(颜色为褐绿色)进行消化。贻贝以浮游植物和有机物为食。

    外套膜紧连壳内,隐藏壳并包含配偶子(卵或精子)。在加利西亚,一年任何时候可进行繁殖。贻贝产出上百万的卵,失去其储备的大量肝糖。最近,产卵的贻贝太瘦不能上市。体外受精。受精卵发育成担轮幼虫,然后由潮汐和海流承载为面盘幼虫。当壳长达到 0.25毫米时,具足面盘幼虫用足丝附着在丝状附着基上。贻贝可以离开附着基并再附着在其他附着基上。
    生产
    生产周期

    生产周期

    生产系统
    进行地中海贻贝养殖的国家均采用粗养方式;因此本文描述的步骤适用于所有情况。从海里采集贻贝幼体,在悬浮绳上养殖;承载尼龙袋装有贻贝苗的绳被悬挂在筏子或木架或漂浮的塑料浮子的延绳上。欧盟相当大的产量来自悬浮绳,该技术可以进一步扩大到外海养殖,是唯一可以进一步增加产量的技术,尽管对浮游生物水花特别敏感。
    苗种供应 
    养殖开始于养殖者收集苗种,主要从天然海底(60-70%);其余来自悬挂在筏子上的收集绳。在每次低潮约4小时养殖者可从河口和岛上的向海一侧多岩石岸边收集到1 500公斤苗。他们使用特别的钢铲,叫做“rasqueta”,木柄上有约10平方厘米的钢片。养殖者将贻贝悬挂在其自己的筏上或卖给其他养殖者。价格约60比塞塔(1英镑 =166.386)。养殖者在每个养殖周期从这些区域收集约4500吨贻贝苗(平均长度=2厘米)。他们将苗送到筏子上,保持湿度,收集后在24小时内附着绳上。养殖者使用由旧网制作的特别网从筏子上采苗,在3月和4月将苗悬挂在海水中。
    养成技术 
    在加利西亚,在筏上养殖地中海贻贝。筏的规格从小于100平方米到大于500平方米,有相当大的变化。这些结构由浮子(从1个到6个)支持,有木制或钢制并加玻璃钢或聚酯,或充塞膨胀聚酯。取决于浮子数量,使用中央浮子时可养殖的区域有80%被利用,使用4到6个浮子,有90%的面积被利用。养殖者为固定筏子使用1到2根铁链和20 吨的混凝土锚。在船舶航行不多的保护区,只使用一个锚链。在风暴多的区域或近岸或船舶航行密集区域最好用两根锚链。筏子集中分布,但每个之间有约80-100米距离,这种组合被称为“公园”。筏子数量不同,其位置由管理部门规定。从1946年开始养殖贻贝起,1956年筏子数量适度增加到400个,但此后快速增加。筏子平均规格从1977年的297平方米增加到1984年的369平方米。目前,养殖者工作的船吃水浅,宽桁杆(9 吨重),有约24马力的柴油机。每艘船上有篮和起重机提起绳以及分开贻贝的机械。开发特别的机器帮助进行不同的养殖操作,特别是在绳上散播卵和分级。

    苗附着

    养殖者用手工将苗附着绳上,或用机械和特别棉花或人造纤维网保证附着;这些网在几天内分解。然后,贻贝生出新足丝,附着绳上。养殖者在每米绳上放1.5-1.75公斤苗,每根绳上苗平均重量为14 公斤。绳通常3厘米厚,用尼龙、聚乙烯或西班牙纸草制成,长度为6-10米。其粗糙表面便于贻贝附着。有贻贝附着的每根绳的一端有一个环,用来扣住更细的聚酯绳(称为“rabiza”,12-14 毫米厚),其被扎捆在筏子的支架上。通常rabiza的使用年限只有3-4年,原因是暴露在空气和阳光下,而主绳平均使用年限为5.8年。每个筏子有200到700根绳。在绳上每30-40厘米插入20-30厘米长的木制或塑料栓,以防止贻贝块滑下。养殖者在每平方米的筏子上放1-3根绳。这可使有丰富食物的水充分流过贻贝,防止贻贝绳互相缠摆。养殖者主要从11月到3月放置绳。

    散播

    第三个步骤(获得苗和附着后)是散播,需要进行这一步骤以防止贻贝在恶劣天气跌落;散播还可以使贻贝快速和均匀生长。养殖者在贻贝生长5-6月后,长到一半时(壳长4-5 厘米)进行这一工作,通常从6月到10月。他们使用起重机将绳提到船上,用手将贻贝块在钢筛中分开进行分级。也使用机械圆柱筛。用棉花或人造纤维网将来自一根绳的贻贝附着在2到4根新绳上。新绳上的平均重量为46公斤。使用机械的养殖者放置每根绳的时间为5-15秒,或10米长的500根绳不到14个小时。如果贻贝生长迅速(在这种情况下重量和密度增加将使贻贝块跌落),在捕捞前还要进行一次这项工作。还需要重复进行这一工作以保证所有贻贝在捕捞时达到同一规格。

    养殖

    养殖贻贝构成养殖的第四个步骤。在加利西亚区域生长迅速,贻贝可在8-9个月达到上市规格(8-10厘米),特别是在河口靠海一侧。在一些海湾通常需要约13个月。但筏上高密度可延迟贻贝生长。在夏季生长最漫,冬季最快。夏季缓慢生长与相对丰量以及水体食物(浮游植物)的可得性有关;这比高温更重要,使苗在春季和秋季附着绳上并在第一个冬天末达到同一规格。

    每个筏一般悬挂3类绳:采苗、贻贝生长和可上市贻贝;按这种方式,养殖者可进行连续生产。由于在靠近水面处贻贝生长更快,一些养殖者定期倒转绳使生产的贻贝规格大致相同。在只有一个中央浮子的情况下,在养殖者为散播或捕捞提绳时,筏子改变平衡,需要在该结构适当区域放置有水的容器以避免倾斜。大量贻贝苗和污损生物附着浮子上,随着其生长,筏子重量增加;因此养殖者不得不偶尔清理浮子。在筏子几乎空着和浮子升的更高时最容易进行这一程序,许多贻贝和污损生物暴露在空气中死亡,容易被清除。在架子或浮子大修时,养殖者将筏运到船厂或工厂修理。中等规模木制筏使用年限为10-15年,而木制玻璃钢筏使用期更长一些。筏的使用年限最长为30年,平均约8年。
    捕捞技术 
    全年可得到商业规格的贻贝,并在任何时间捕捞,但主要在从10月到3月捕捞,这一时期市场需求旺,贻贝的条件最好。在最好条件时肉的重量占贻贝总湿重的50%。在大比例的贻贝接近产卵或刚刚产过卵,应等到最好条件时捕捞。平均单产为130公斤/平方米的筏子面积;整个筏相当于20-100吨,平均值约为47吨。平均值高度变化并取决于筏的规格。也可按每米绳约10公斤贻贝定义产量。预计年损失(自然死亡和处理)为15%。最近的试验结果显示贻贝自然死亡率约为5%。

    在捕捞时,养殖者使用起重机将绳提到船上,在船上用将贻贝分开并用铁杆网格分级。然后清洗并清除小贻贝、泥沙、空壳、海鞘和其他不需要的生物。不能上市的太小的贻贝被放置到新绳上进一步生长。
    处理和加工 
    可上市的贻贝由妇女充塞在尼龙袋中,由船直接运往净化场或罐头厂。妇女通常做所有的工作。每人每8小时处理约200公斤贻贝。机械化处理可尽量减少对贻贝壳的损害,因此在运输期间延长保存期限。在温暖季节,用冷藏卡车运输贻贝。销往西班牙市场的贻贝有时由火车运输。直接运往罐头场的贻贝是质量和规格最差的。贻贝可油炸或煮熟,然后辅以各种调料;有多种消费贻贝的方式。
    生产成本 
    浮筏的成本取决于规格和使用的材料。1948年配备所有设备的单个筏子,包括800根绳,成本约83 000比塞塔。1958年,成本达到25万比塞塔;其中15万比塞塔用于木工,21 000用于链和锚,65 000用于西班牙纸草绳以及14000用于船和杂费。1976年,成本为150万到200万比塞塔;2000年,成本约为1 500万比塞塔。

    1951年新鲜贻贝的价格为2.0到2.5比塞塔/公斤,1958年为3.5到3.75 比塞塔/公斤。1976年,场边价格为7.5到9.1比塞塔/公斤,首次出售价格15-20比塞塔/公斤。对消费者的价格约为30比塞塔/公斤。到2000年,对消费者的价格约为180比塞塔/公斤。与其他贝类或肉相比,这些价格非常低。家庭利润按销售产值的约25%计算。

    [注:成本和价值以比塞塔计,原因是不同时间的汇率不同]
    病害和控制措施
    疾病致病因子类型综合病症措施
    马尔太虫病 马尔太虫; 折光马儿太虫 原生动物 内脏组织失色,成为浅黄色; 有时外套膜透明;壳的增长可能停止;肉缩小和有粘液 无治疗措施;避免从感染区域转移种群;规则
    红虫病 肠贻贝蚤 桡脚类 共生生物;贻贝不受影响 不了解措施


    上述病害没有对地中海贻贝的养殖造成严重危害。在自然贻贝分布的海底见于潮间带礁石上的相关种类为藤壶和海藻(浒苔)。贻贝的敌害包括蟹(真蟹)、海星(红海盘车)和海鸟。相关种类通过浮游生物幼虫或蠕虫占据悬挂在筏子的绳上的贻贝空间,这些种类是甲壳类,例如十足类的豆瓷蟹、片脚类的海洋麦秆虫和底钩虾、海鞘类的拟海鞘和玻璃海鞘以及结壳物种,例如藤壶和多毛虫(拟襟毛虫和朴实榆藤壶)。它们竞争空间和食物,一些可侵入贻贝壳。蟹和海星造成的损害不大,但腹足动物(A. rubens)和狗峨螺偶尔出现在绳上。此外,一些鱼,例如黑尾重牙鲷和狼鲈,偶尔压碎成体贻贝的壳造成损害;它们也吃贻贝苗。

    病理学专门技术的提供者

    无信息。
    统计
    产量统计
     
    [编者注:图表中提供的数据为粮农组织成员国报告的地中海贻贝的统计。西班牙或中国没有提供该种类的信息。中国生产了大量的贻贝(例如2002年产量663000多吨),并在“其他处未含的海洋贻贝”类别中报告;这些大多是地中海贻贝,少部分是朝鲜贻贝、凸壳肌蛤和翡翠贻贝。西班牙的大量贻贝产量(例如2002年201 025吨)作为Mytilus edulis(贻贝)向粮农组织报告,但本文作者认为几乎所有的产量事实上是地中海贻贝。]

    [编者注: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前,来自西欧的所有贻贝被认为是Mytilus edulis(贻贝)。现在我们了解了从南布列塔尼(法国)到地中海的是地中海贻贝。粮农组织和其他机构的统计记录没有考虑这一事实。这是造成困惑的原因之一。此外,在西方文献中关于中国贻贝养殖技术和实践的有限信息难以进行分析。]
    市场和贸易
    该区域有两个贻贝市场:在净化前的鲜活市场和加工市场。大多贻贝产量鲜销,但从1984年开始罐装市场扩大了。

    净化站向中央市场销售贻贝,中央市场再销给餐馆和消费者。余下的贻贝销到西班牙以外的市场。

    加工市场包含罐装贻贝、保存(煮熟并保存在已消毒的盐水中)和冷冻产品的贸易。罐头(约115克)是密封的,在蒸器中煮熟(消毒)、做标签并包装到装运箱中在全世界销售。从1984年到1989年罐装贻贝销售增长了2倍多。

    贻贝市场已发生变化。在西班牙开始贻贝养殖时,消费有限,但现在每年超过10万吨,主要是新鲜贻贝。销售的贻贝中有约40%为鲜销(76%的在当地市场,24%出口)、50% 做罐头(罐装贻贝本国消费为89%,余下的11%出口)以及10%的冷冻。在过去10年,约60%的贻贝鲜销,40%做罐头。冷冻的比例正在增加,预计每年15 000吨。主要向意大利、法国和德国出口。2001年法国从西班牙进口了3800吨贻贝,2002年进口4 608吨,而意大利在2001年进口1 100吨,2002年进口1 400吨。
    状况和趋势
    除中国外,自1948年起西班牙贻贝产量为世界最高。预计西班牙的产量将进一步扩大,但几个生物、技术和社会经济因素影响这种预测。最近,筏子的数量没有实质增加,而筏子绳的规格增加了,但总产量没有增加。因此,正在达到产量极限;可能应当控制筏子的数量。为增加产量,必须找到合适的新区域。
    主要问题
    海星、蟹和鱼类等敌害造成的损失不大。寄生虫肠贻贝蚤(桡脚类)和马尔太虫(原生动物)对贻贝生产无真正影响。然而,需要一个长期计划研究贻贝死亡率、寄生虫的流行和影响范围以及调节指数。不应在无法保证健康的情况下移植贻贝。需要特别的计划来维持水质,原因是水污染增加不仅增加寄生虫的流行,还增加了有毒物质含量,例如重金属。在这方面,必须继续进行赤潮控制计划,重要的是评价贻贝养殖对环境和其他商业物种的影响。

    还需要贻贝幼体分布和收集、苗种可得性的信息、幼体附着区域、可得到苗的数量信息以及采集卵对自然种群和其恢复能力的影响,以管理和控制利用用于养殖的苗。贻贝产量受低盐度影响,可杀死在0.5到1米绳上的贻贝;冬季风暴可毁坏,甚至使筏子沉没。通过持续监测水的盐度和使用更好的筏可以减少这些麻烦。

    通过使用建造筏的新物质可以改善贻贝养殖,包括:
    • 浮子和绳。
    • 设计在海况不好的水域可以使用的可沉降筏子,增加养殖面积。
    • 改善系统防止贻贝从绳上滑下。
    • 捕捞、运输和加工的更好的机械。
    但任何科技改进必须考虑该区域渔民的总价值;现在贻贝养殖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利用许多家庭成员的低经营成本。机械化程度高,将失去许多工作。另一方面,西班牙参加欧盟将增加改变社会经济结构的额外压力。迄今,市场结构不允许家庭确立价格。只有通过更好的组织才可能改变市场结构并使家庭能更多控制价格。
    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
    应当鼓励强调环境友好的操作。筏子位于的海底淤泥可能对位于淤泥下的底层群落造成问题。应当通过强有力的政策解决,并进行因悬挂绳累计的污损和淤泥的正确管理。产生的大量的壳正在通过不同的工业方式进行处理,但需要更多样化的方式。生物技术可以在寻求处理壳的新办法方面提供有益方式。
    参考文献
    书目 
    Andreu, B. 1958. Sobre el cultivo del mejillon en Galicia: Biologia, crecimiento y produccion. Industrias Pesqueras, 745-746:44-47.
    Cáceres-Martínez, J. & Figueras, A. 1997. The mussel, oyster, cockle, clam and pectinid fisheries in Spain. NOAA Technical Report NMFS 129:165-190. NOAA/NMFS, Washington DC., USA.
    Ferreira, E. P. 1988. Galicia en el comercio marítimo medieval. Fundacion 'Pedro Barrie de la Maza'. Coleccion de Documentos Historicos. 903 pp.
    Figueras, A. 1976. Desarrollo actual del cultivo del mejillon (Mytilus edulis L.) y posibilidades de expansion. FAO Technical Conference on Aquaculture. FIM: AQ/Conf./76/R.7, Kyoto, 20 pp. FAO, Rome, Italy.
    Figueras, A. 1989. Mussel Culture in Spain and France. World Aquaculture, 20(4):8-17.
    Figueras, A., Jardon, C.F. & Caldas, J.R. 1991. Diseases and parasites of rafted mussels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preliminary results. Aquaculture, 99:17-33.
    Gosling, E. M. 2003. Bivalve Molluscs. Biology, Ecology and Culture. Fishing News Books (Blackwell Publishing), Oxford, England.
    Lutz, R., Chalermwat, K., Figueras, A.J., Gustafson, R.G. & Newell, C. 1991. Mussel aquaculture in marine and estuarine environments throughout the world. In W. Menzel (ed), Estuarine and marine bivalve mollusk culture, pp. 57-97. CRC Press, Boca Raton, Florida, USA.
    相关链接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