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性
    1. 生物学特征
    2. 图片库
  2. 主要情况
    1. 历史背景
    2. 主要生产国
    3. 生境和生物学
  3. 生产
    1. 生产周期
    2. 生产系统
    3. 病害和控制措施
  4. 统计
    1. 产量统计
    2. 市场和贸易
  1. 状况和趋势
    1. 主要问题
      1. 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
    2. 参考文献
      1. 相关链接
    特性


    Procambarus clarkii  Girard, 1852 [Cambaridae]
    FAO Names:  En - Red swamp crawfish,   Fr - Ecrevisse rouge de marais,  Es - Cangrejo de las marismas
       
    生物学特征
    体圆柱形。成鱼头胸部有显著粗糙颗粒,具许多小结节和强壮颈、头、鳃盖和边缘棘。吻板长,边缘直,会聚,顶部具边棘,后端为三角形短刺。前足窄,长,靠足部分有凹口,由结节形成缺口并区分。固定足缺口另端有大结节;足和肢上具大型鲜红节。壳中线(背部)不被细隙分开。成体颜色暗红,微褐色。腹部有楔形黑条。前足有亮红节。幼体为灰色,有时覆盖波纹黑线。
    图片库
    克氏原螯虾 放养螯虾
    上为克氏原螯虾、下为白色河螯虾
    临近捕捞季节末的螯虾池 捕捞螯虾
    主要情况
    历史背景
    尽管捕捞引进的克氏原螯虾渔业存在于几个国家(例如中国、西班牙和葡萄牙),但在螯虾具有的高度社会和经济影响方面,没有一个地方能与美国南部区域相比。美国南部几个州养殖和消费螯虾,但路易斯安那在北美螯虾养殖和野生捕捞渔业中占主导地位,该产业每年向路易斯安那州的经济贡献1.5亿多美元。商业销售自然水域的螯虾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于路易斯安那,随着开发了改进的运输和冷冻存贮,螯虾市场从农村局部消费扩大到在城市的大量上市,例如巴吞鲁日和新奥尔良等。野生捕捞的产品年度变化极大,季节经常很短。因此,20世纪中叶,企业家开始进行螯虾试验养殖,作为可靠的供应来源。螯虾池塘养殖很快与其他养殖方式结合。目前,池塘养殖的螯虾占每年产量的大部分。过去10年,养殖场养殖的螯虾占总产量的百分之75强。路易斯安那约有48000公顷面积用于养殖螯虾,该州的产量占美国总产量的约百分之90-95。

    在编撰本文时,没有信息和文件说明中国在有意进行克氏原螯虾的商业养殖,尽管在向粮农组织报告的水产养殖统计中有大量的产量。可能是一些养殖池塘有克氏原螯虾的养殖,但没有数量或规格详情。可以认为,中国出口的螯虾来自捕捞(河流、溪流、沟渠等)以及养鱼池塘偶然的捕获。
    主要生产国
    主要生产国(粮农组织渔业统计数据,2006年)
    生境和生物学
    克氏原螯虾原分布在从墨西哥北部到佛罗里达的区域,北到伊利诺斯州南部和俄亥俄。其被广泛引进到美国的其他州(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乔治亚、夏威夷、爱达荷、印地安那、马里兰、内华达、新墨西哥、北罗卡莱纳、俄亥俄、俄勒冈、南罗卡莱纳、尤他、俄克拉荷马)、中南美洲(伯里兹、巴西、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欧洲(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塞浦路斯)以及更分散的区域(日本、肯尼亚、中国、中国台湾省和乌干达)。

    克氏原螯虾见于静水和流水的淡水生境:平缓的溪流和静水生境、沼泽、沟渠、泥沼和池塘等,特别是在有植被、落叶等环境。其避免出现在有强流水的溪流和沟渠,这些地方由其他物种占有。螯虾有占地盘的行为,对同类有侵略性。其在干旱或寒冷季节挖洞穴。螯虾为底栖和杂食食性,以昆虫、幼虫、碎屑等为食,喜食动物源性物质。螯虾在自然生境中被归类为有责任的肉食种类,意思是指在以碎屑植物为食生存时,需要为最佳生长和健康吃一定类型的动物源性物质。

    螯虾的生活周期非常适合其分布最丰富的美国南部的一般大型河流和冲击平原的春季洪水和夏季干燥的每年发生的顺序。

    成熟的螯虾在开阔水域配对,尽管可在开阔水域产卵,但在腹部挂卵和幼体时洞穴提供了保护。为繁殖而挖洞穴的活动在任何时间进行,但在南方最普遍的是晚春/初夏。成熟雌体中的卵发育通常开始于挖洞穴之前,在挖洞过程中达到成熟。成熟时,卵通过输卵管排出,与存储在储精器的精子受精,然后附在尾(腹部)游泳足上。尽管螯虾可在高湿度环境中生活在洞穴中,但产卵需要静水。产卵量因雌体的规格和条件而不同,通常从200到500粒。

    孵化后依然附在雌体的游泳足上,进行两次蜕皮,此后,自由活动并自己摄食。螯虾是生长快速的物种;在充分条件下,幼体经过21天孵化(第2天5毫米),在1个月内长到2厘米,3个月达到80毫米。螯虾是广温性物种(10-22ºC到>30ºC),栖息在所有类型水体中,喜好硬水。

    尽管克氏原螯虾是许多螯虾养殖企业的目标种类,但经常可与在生态要求上相似的其他种类在生产池塘中共存。在美国中南部,当地的白色河螯虾与克氏原螯虾同存。在大西洋沿岸,引进的克氏原螯虾与当地的东部白色河螯虾在养殖池塘共存。尽管在一个区域内每个种类的丰量在池塘中有变化,以及在年度生产周期的池塘中也有程度不大的变化,但克氏原螯虾通常产量最大,并且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种类,特别是在路易斯安那。白色河螯虾一般在连续多年养殖的池塘中多见。没有自然杂交的证据。主要生物学差异是克氏原螯虾在美国南部全年产卵,而白色河螯虾被认为是季节产卵。
    生产
    生产周期

    生产周期

    生产系统
    苗种供应 
    由于池塘养殖的螯虾在很大程度上是同步产卵,在秋季定期向生产池塘注水,与产卵高峰同步。持续的补充和不同的生长情况使螯虾群体混合了不同规格和年龄的个体。生产池塘条件适当时,发生频繁蜕皮和快速生长。在生长一定时期后,雄体和雌体达到性成熟,停止增长。成熟个体一般在春末增加重量,并开始挖洞。在适宜环境条件下,成熟螯虾可回到性不活跃类型,继续增长。

    由于螯虾群体为自我支撑,通常只在新池、空闲一年或以上的池塘或经过大的改造的池塘投放苗。随后,螯虾生产依靠前一个周期延后产卵的亲本。克氏原螯虾亲本来自有高比例性成熟个体的自然生境或养殖池塘。
    养成技术 
    如前述,这类穴居螯虾的生活周期很适合其分布最丰富的美国南部的一般大型河流和冲击平原的春季洪水和夏季干燥的每年发生的顺序。商业螯虾养殖模拟了这种水文周期,但精确控制池塘注水和排水,使补充和随后的捕捞最佳化。洞穴进口处的干土在外部湿度充分时变软。因此,池塘注水,加上下雨,可以使留在洞穴的螯虾出来。

    螯虾养殖依靠土池和粗养生产。这些方式稍多于对螯虾发育环境条件的有限控制。在开阔水域持续一定时期可使螯虾摄食、生长和成熟。临时排水可促进底层沉积物通风,减少水生敌害丰量,长出可使螯虾隐蔽的植被,植被在注水后成为饵料。螯虾在干燥期间通过挖洞穴或回到洞穴避免敌害存活,并获得安全生存和繁殖所需的湿度。

    在20到60厘米深的浅土池中养殖螯虾。要求相对平、土质为粘土的可排水区域。对水的要求与进行其他类型淡水养殖类似,可能的例外是要求高一些。每年为池塘注水和排水,由于植被腐烂需要氧气,有时需要进行额外的水交换。

    养殖螯虾的生产分为两个基本方式。

    第一种是单养。螯虾作为收获的唯一产品,一般在同一位置进行几次生产周期或更长时间的生产。第二个是轮作系统。在该系统中水稻,有时其他作物与螯虾轮作。轮作方式可再分为两个分类别。螯虾年复一年地在同一位置与水稻轮作,或每年在不同位置养殖螯虾,与正常的稻田轮作一致。尽管这些战略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不同的生产目标有着不同的管理技术和不同的优缺点。

    单养

    螯虾单养(“单一产品”系统)是为小型养殖场或边缘地块以及不适于其他作物的区域选择的生产方式。一般使用长期池塘。池塘规格和生产投入有变化,从没有多少管理的围起来的大型(大于120公顷)湿地到小型(不到6公顷)集约化管理系统。单养战略的主要优点是生产者可在不考虑其他作物时,最大程度地管理螯虾生产,不考虑例如杀虫剂问题、季节限制以及与作物轮作有关的其他限制。

    单养系统螯虾的单产一般从大型、低投入池塘的不到225千克/公顷到集约化管理的1300多千克/公顷。一些池塘单产超过2800千克/公顷。小池塘单产通常高于大池塘,特别是在销售小的和低价值螯虾不成问题时。在该系统进行早期和更有强度的捕捞,原因是经过连续多年生产形成了密集群体。早期捕捞几乎始终可以得到最高的季节价格。

    单养方式的缺点常常包括:
    • 需要建设专门池塘,而稻/螯虾轮作利用已有稻田。
    • 一个季节必须付清土地、日常开支和运行费用。
    • 生产几个周期后螯虾常过度集中,特别是在小池塘;产量构成中多为小型(生长停止)、低价格的螯虾,难以销售。
    如上述,通常只需在新池中投放。春季,在新池塘亲体放养密度为45-89千克/公顷。放养量和密度通常根据获得多少成熟螯虾以及成本确定。

    池塘投放几周后要排干水,以后每年进行。池塘排水后,夏季池塘底层有栽种或自生植被。水稻是标准的作物,主要生产草料(茎和叶)。如果有稻谷,在单养螯虾时不收割。在秋季再注水后,生产者通过用诱饵监测螯虾群体,在产量和销售条件可以支付劳力和开支时捕捞。捕捞一直持续(经常断断续续),直到下一个夏季池塘排水,再重复进行这个周期。

    轮作系统

    螯虾养殖可在两个基本的轮作系统进行。一个是水稻-螯虾-水稻;另一个是水稻-螯虾-休耕(或在螯虾之后种植大豆)。在两种方式中,螯虾养殖接着水稻收割,养殖螯虾的饲料作物为残留的作物以及收获稻谷后水稻茬长出的部分。这些轮作战略的优点包括,有效利用土地、劳力和养殖场设备。此外,一些固定成本和水稻的成本可在2季或两季多的时间付清,而不是一季。

    水稻-螯虾-稻水

    这种方式利用了每种作物的季节性,在同一土地上一年获得两季收成,夏季种植和收割水稻,秋季、冬季和初春养殖螯虾。在单养系统中,只有螯虾一种产品。栽种后约6周,直接引入到稻田。稻谷收割后,通常用氮基肥给残留的水稻茬施肥和灌溉,生产饲料截根苗作物。秋季田里注水,然后的管理操作与单养系统类似,但为准备下一季水稻生产,养殖和捕捞季节要短。

    这种轮作战略的主要缺点是通常不能将单产最大化。美国南部在初春栽种水稻时最大化利用稻田。过早为螯虾池塘排水以生产水稻,减少了螯虾总产量。使用杀虫剂是另一个管理考虑,是这一生产战略中的特别限制因素。螯虾 和稻田的情况不同,取决于管理重点。针对螯虾的管理系统可以预测螯虾单产与良好管理的单养系统类似,但代价是水稻产量,反之亦然。

    水稻-螯虾-休耕(或水稻-螯虾-大豆)

    螯虾与水稻轮作系统中另一个主要的轮作战略有时是种植大豆。这个轮作战略的主要不同是,在连续年份不在同一位置种植水稻,以帮助控制水稻病害和杂草,使水稻产量最大化。但在水稻-螯虾-水稻轮作中,螯虾养殖随后是水稻种植;因此,下一年在同一位置不进行螯虾的养殖。在该方式下,如果纳入大豆或其他作物,两年内可进行三种作物生产。取决于许多因素,一些养殖者选择种植不同作物(干草或高粱)或更普遍的,在螯虾季节结束后不种植大豆,而是简单地休耕。

    休耕办法要求充足的土地资源,在同一养殖场内不同土地上交错种植作物,这是大型商业水稻种植者喜欢的系统。在路易斯安那,这种作物战略包括用于养殖螯虾的大面积地块。在同一位置进行轮作有几个优点。可更好地理每种作物,延长螯虾生产季节。例如,在初春螯虾池塘排水种植水稻的地方,捕捞螯虾可持续到晚春或初夏,直到池塘排水种植大豆(或其他作物),或更长(如果计划休耕)。此外,每年轮换位置,很少出现螯虾过度集中问题,螯虾经常更大,原因是群体密度低。

    该管理办法下的螯虾单产一般没有单养的高,但经适当管理,常规的单产可超过1000千克/公顷。这种在长期池塘或半长期池塘养殖螯虾的轮作战略有一些缺点:
    • 需要每年再投放。
    • 日常低群体密度。
    • 捕捞后期频繁发生供应充足,价格下降和销售困难情况。


    多数商业螯虾养殖不使用日常辅助饲料。饲料作物提供了食物链的基础,螯虾从中获得需要的大部分营养。饲料作物碎片提供了“燃料”,来驱动以碎屑为基础的生产系统,螯虾位于该食物链的顶端。收割后剩余的碎片对幼螯虾有一定的营养价值。
    捕捞技术 
    多数螯虾池塘被浓密植被覆盖,事实上围住了整个池塘但限制了捕捞选择。一般用于许多水产养殖种类的拉网捕捞无效。此外,由于螯虾在养殖季节的大部分时间持续对可捕捞群体进行补充,需要进行定期和频繁捕捞,这与更普遍采用的次数不多的分批捕捞相反。此外,软壳(新蜕皮)螯虾的出现使大多主动捕捞方式无法进行。因此该产业只能依赖加饵料诱捕的被动技术。

    三面“金字塔形”的诱捕绳网用于浅水水域,是有效和效率高的方式。诱捕网竖立在池塘中,顶端露出水。顶端开口便于快速拿出螯虾和再加入钓饵,包括一个减少螯虾逃逸和作为抓手的固定领扣。制作诱捕网的绳网规格和形状参照了诱捕的螯虾规格。目前用1.9厘米塑料涂层的正方形网目制作,多数诱捕网可保留12克(总长约70毫米)或更大的螯虾;但消费者喜欢大于20克的螯虾。采用两种方式诱捕螯虾:鱼作为天然钓饵以及配方制作的钓饵。喜欢用鱼做钓饵,尽管更贵。温度低于20ºC时最有效,温度在20ºC以上时,生产的钓饵最有效。多数诱捕网放置24小时,有时也采用12和48小时(或更长)的放置。

    在全池分布诱捕网最为有效,一般成排排列,便于用船收获。大于2或3公顷的多数商业化池塘使用浅水推进的机动平底船收获。有几种类型的船和推进装置,但最广泛使用的装置包括配备舷外水压金属轮驱动的铝船。船内有汽油发动机驱动水压系统进行船的推进和转向。一般,船开到诱捕网处,1个渔民(有时2个)从船的一边清空诱捕网,再放饵,一般不使诱捕活动停下来。

    放置诱捕网的密度为20-60个/公顷,取决于生产强度。在产品可以进行捕捞时开始-通常在注水后2-4个月。诱捕频度和时期也有变化,2-7天/周清空诱捕网,断续进行3-8个月。频度和时期受捕捞成本、销售价格和产量的很大影响。每天捕捞量由以下因素确定:螯虾群体密度和结构、诱捕效果、本地饲料资源、钓饵数量和质量以及环境条件,每天产量持续超过1.0千克/诱捕网的情况很少。
    处理和加工 
    螯虾大部分卖给批发商,特别是在路易斯安那,尽管也对餐馆和消费者直销。所有的最初销售以及最终销售的主要部分是活螯虾。运输和存储活螯虾的方法是将大约18千克螯虾放在有网眼的塑料袋中。这种方法比硬的容器好,原因是容易将螯虾塞满袋子,对螯虾前肢的损害小。健康的螯虾在潮湿温度4-8ºC可存放6或7天,无过多死亡。

    由于对大个体活螯虾的需求以及价格不同,在一些市场按规格分级成为日常的方式。虽然这种方法普遍进行,但没有被普遍接受的螯虾规格的级别标准。基于生产数量和销售条件,螯虾规格分为2或3个类别。一般,最大的螯虾销往专门餐馆,小的加工为腹部肉或与大个体混合大量销售。所有的分级几乎发生在批发柜台或加工厂,用植物编成的或自做的分级器进行。通常,按规格类别的产量给生产者付钱。有时,最大规格的产品得到的每千克价格是最下规格的5倍。
    生产成本 
    虽然螯虾养殖产业目前已成规模,但没有几个人只依赖养殖螯虾为生。对多数人来说,该产业依然是次要产业。水稻种植者占商业螯虾生产者的最大比例,但缺乏每一季生产成本的详细预算。此外,由于螯虾养殖的广泛分布以及其次要地位特征,保留的详细记录不多。生产成本是变化的,但基本上不了解。捕捞是螯虾养殖中最费劳力的,一般占总的直接成本的百分之50-70。诱捕的最大费用是饵料和劳力。
    病害和控制措施
    螯虾养殖中严重的病害不多。个体偶尔显现疾病症状,但还没有在土时中爆发流行性疾病。有时螯虾受病原体感染影响上市,通常由严重污染的外骨骼导致。由于池塘养殖中病害不严重,病害管理不是主动的。螯虾产业中与病害管理有关的包括防止缺食、过度集中和低氧(普通压力),主要措施是列在下表的改善养殖。但需要指出,所有北美螯虾被怀疑为螯虾丝囊霉的携带者,这种菌消灭了欧洲螯虾的许多当地种群。尽管是携带者,但北美螯虾一般不受这种霉菌的影响。

    疾病致病因子类型综合病症措施
    壳病 细菌 分解壳质菌 外骨骼上黑色或深色损伤 改善养殖
    细菌性败血病 细菌 拟态弧菌;霍乱弧菌 昏睡 改善养殖
    霉菌感染 霉菌 光卵丝囊霉、镰刀菌和柱隔孢菌 寄生虫感染表皮 改善养殖
    脆弱病 微孢子 小芽苞菌 腹部出现奶白色 改善养殖
    体外共生感染 体外共生原生动物 缘毛类纤毛虫 鳃上严重寄生导致不耐低溶氧;严重感染影响销售 改善养殖
    寄生虫包囊 寄生虫 Southwellinia dimorpha 腹部前段有包囊,通常沿肠道;严重时影响销售 改善养殖
    壳污垢 体外共生 蛭蚓和特定半翅类昆虫卵 在几种情况下影响销售 改善养殖


    供病理学专业知识的单位

    具有关于螯虾病害专门技术或广泛知识的人不多,特别是在养殖螯虾方面。不多的专家通常居住在有商业养殖螯虾的美国南部,在州政府和/或州立大学实验室工作。这些专家对克氏原螯虾有着最广泛的经验:
    • John P. Hawke和Ron Thune博士,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兽医学院病理学系,美国路易斯安那,巴吞鲁日
    • Robin Overstreet博士,南密西西比大学海湾沿海研究实验室。美国密西西比欧申斯普林斯。
    统计
    产量统计
     
    到2002年,几乎所有的该种类报告的水产养殖产量来自美国。美国的产量水平高度变化,主要取决于气候条件。例如1993-2002年期间,在1995和2002年产量分别达到26 375吨和27 825吨,但2000年为7 713吨,2001年为13 847吨。2003年,美国的产量再次扩大,达到33 498吨,2004年大致维持了这一水平,但2005年产量下降到16 355吨。在最近的高峰年(2003年),美国养殖克氏原螯虾的产值为4 860万美元,比2002年低产年要低一些(5 040万美元)。

    2003年,中国向粮农组织报告的统计开始记录大量的克氏原螯虾养殖产量。2003年为近51 600吨,到2005年增加到88 000吨,产值超过3.03亿美元,使该年全球水产养殖产量接近105 000吨。但中国报告的产量中有一些争议,可能不是所有产量来自水产养殖。希望在更新本文时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除美国和中国外,2005年没有其他国家报告该种类的水产养殖产量。但肯尼亚、葡萄牙和西班牙有渔业以及4个国家(哥斯达黎加、墨西哥、西班牙和赞比亚)显示在本文的以前版本的水产养殖地理分布图中,原因是其以前向粮农组织报告了水产养殖产量。
    市场和贸易
    无论来自养殖或自然渔业捕捞,活螯虾的供应有高度的季节性,路易斯安那捕捞高峰从3月到6月。历史上,美国国内供应的大部分在路易斯安那和周围的州消费,特别是德克萨斯、密西西比海湾沿岸、佛罗里达的狭长地带。由于生产地理区域有限、季节供应、不稳定价格和文化习俗,螯虾在全美国销售有限。最近几年,在全美国销售增加,但主要是冷冻或加工产品。由于生态的考虑,禁止将活的克氏原螯虾进口到其自然分布区以外的州和许多国家。

    美国南部活螯虾价格最高,但螯虾过多时,活螯虾市场饱和。加工的螯虾鲜销或冷冻销售。一类产品是煮熟后整体冷冻。但最受欢迎的产品是煮熟、用手去皮的腹部或“尾部”肉。可以放入或不放入“肝胰腺组织”,这是路易斯安那(法国后裔)烹饪法的重要成分。肉的量根据性成熟和年龄等因素变化,一般熟的腹部肉占活体重量的约百分之15。路易斯安那加工的螯虾量有年度变化,但近年来,从中国进口的大量螯虾肉大大转移了对路易斯安那产品的需求。

    供求关系反映在价格的年度波动上,以及美国螯虾捕捞季节的每周变化。在季节上,对生产者价格最高的是冬季和初春供应量相对低时。价格一般在春末和夏天供应高峰时以及其他海产品(例如对虾、蟹)供求上升时显著下降。
    状况和趋势
    在美国南部开展的螯虾水产养殖是那里最强有力的农业产业机会之一。在许多传统的农业和畜牧业利润下降时, 螯虾养殖保持了强劲的潜力。尽管不是没有困难和限制,但养殖螯虾似乎是努力种植其他作物的许多农场主的选择,也是一些希望将收获作物纳入土地养护和休闲利用的土地所有者的选择。粗养方式继续是传统和兼作的农场主的一个有效战略,原因是投入相对较低,没有技术要求。尽管有最小程度的要求,但螯虾养殖还是适合有进取心的生产者,他们认识到进行良好的管理有获得利润的潜力。

    螯虾养殖的长期前景良好,特别是基于草料的系统,原因是这种方式或许是低投入、可持续的最合理的水产养殖模式之一。非商业农业系统在没有一些额外投入的情况下可以持续,螯虾养殖接近这这一理论。基于草料的螯虾生产系统显示了对资源的合理利用,对环境的影响最小,并同时向社会提供了良好的经济利益。此外,这些生产系统提供了实质性的人工湿地,是野生生物的重要水生生境,可以适当代替逐渐缩小的天然湿地。

    不可能进行将克氏原螯虾池塘养殖扩大到全球,原因是对外来物种引进的一般考虑和对该物种的特殊考虑。克氏原螯虾已经被引进到许多国家,通常带来对环境有害的结果。美国南部生产的进一步扩大将由扩大额外市场机会和可能的加工技术确定。目前,螯虾的加工由非机械方式进行,机械方式的技术可能是增加在美国销售和占有市场份额的关键。
    主要问题
    在路易斯安那和周围的州,有美国几乎全部的克氏原螯虾池塘养殖,养殖螯虾对环境的影响最小。该种类是本地区的当地种类,管理操作相对良好。养殖螯虾的污水通常营养物含量和耗氧量低,但一年中特定时间会出现浑浊和固体物悬浮的情况。确定的最佳管理操作(BMP)将使螯虾池塘的污水对环境的影响最小化。生产者正在开始自愿采用。此外,螯虾池塘除了提供高价值和理想的水产品外,还作为许多水禽、涉水鸟类和毛皮动物的适宜湿地生境。将螯虾养殖纳入传统的农田利用是土地和水域养护的可操作的方式。

    在克氏原螯虾或其他螯虾被引进到其自然区域之外时出现严重问题。克氏原螯虾耐受力和适应性很强,对一些敏感生境有很大破坏作用。其可将一些水生物种逐出一个生态系统,对关键植物产生不可逆转的危害(如在欧洲发生的),可作为病害携带者。其挖洞的特征还可对土质的蓄水结构产生危害。

    目前,中国存在克氏原螯虾的大群体,广泛分布在中国南部。只要有该种类的消费市场,捕捞其的渔业可能将继续。不了解在传统水产养殖方式下养殖或可能养殖螯虾的范围,原因是其产量潜力相对要低,以及野生螯虾群体丰富。理论上,中国许多内陆水域的肉食性鱼类、鸟、哺乳类减少,为螯虾的繁衍提供了充分的机会。因此,由于自然水体螯虾丰富,似乎对扩大养殖没有多少刺激,至少在不远的将来如此。
    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
    由于克氏原螯虾可轻易从水产养殖设施中逃逸,并在多种生境确立群体,经常危害水生生态系统,由于其可携带病害,例如螯虾丝囊霉,不应当在非该物种自然分布或没有确立群体的区域进行养殖。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应当包括将养护和最佳管理操作(BMP)纳入资源(水和能源)养护以及限制污水的污染之中。坚持粮农组织《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是明智的。
    参考文献
    书目 
    Eversole, A.G. & McClain, W.R. 2000. Crawfish culture. In: Robert R. Stickney (ed.), Encyclopedia of Aquaculture, pp. 185-198. John Wiley & Sons, Inc., New York, New York, USA.
    Holdich, D.M. (ed.). 2002. Biology of freshwater crayfish. Blackwell Science Ltd., Oxford, England, 702 pp.
    Huner, J.V. 1994. Cultivation of freshwater crayfishes in North America. Section I. Freshwater Crayfish Culture. In: J.V. Huner (ed.), Freshwater Crayfish Aquaculture in North America, Europe, and Australia. Families Astacidae, Cambaridae, and Parastacidae, pp. 5-89. Haworth Press, Binghamton, New York, USA.
    McClain, W.R. 2006. Crawfish culture in forage-based production systems. In: A.M. Kelly and J. Silverstein (eds.), Aquaculture in the 21st Century, pp. 151-169. American Fisheries Society, Bethesda, Maryland, USA.
    McClain, W.R. & Romaire, R.P. 2004. Crawfish culture: a Louisiana aquaculture success story. World Aquaculture, 35(4):31-34.
    McClain, W.R., Romaire, R.P., Lutz, C.G. & Shirley, M.G. 2007. Crawfish production manual. Publication #2637.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Agricultural Center. Baton Rouge, Louisiana, USA. 57 pp.
    Momot, W.T. 1995. Redefining the role of crayfish in aquatic ecosystems. Reviews in Fisheries Science, 3:33-65.
    Romaire, R.P., McClain, W.R. & Lutz, C.G. 2004. Crawfish production: harvesting. SRAC Publication No. 2400. Southern Regional Aquaculture Center, Mississippi, USA. 6 pp.
    Romaire, R.P., McClain, W.R., Shirley, M.G. & Lutz, C.G. 2005. Crawfish aquaculture: marketing. SRAC Publication No. 2402. Southern Regional Aquaculture Center, Mississippi, USA. 8 pp.
    Thune, R. 1994. Cultivation of freshwater crayfishes in North America. Section III. Diseases of Louisiana Crayfish. In: J.V. Huner (ed.), Freshwater Crayfish Aquaculture in North America, Europe, and Australia. Families Astacidae, Cambaridae, and Parastacidae, pp. 117-135. Haworth Press, Binghamton, New York, USA.
    相关链接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