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价收益

对从森林繁殖材料所获利益的评价,引发了若干个问题,其中主要包括:(1)选种和育种能带来哪些潜在收益?(2)建立的人工林和/或生产的产品如何转化为更多的经济效益?(3)这对各利益相关方(特别是当地社区)间的利益分享,意味着什么?(4)如果出现失误,会有什么潜在风险和成本?

潜在收益

正确选择品种,是获取收益必不可少的基础。如果您一开始选错了品种,结果会全盘失败,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收益。然而,假定您有各种潜在合适品种,收益会非常大,最佳品种和最劣品种之间会有一级或多量级的性能差异。在一个品种中选择原产地的潜在获益亦可能非常巨大,可高达300%或更高。因此,在物种试验中列入原产地试验相当重要,因为同一品种的原产地之间可能会有较大的性能差异。在最好的原产地内进一步选择单株树木,育种最理想的树木会获得显著收益,这将取决于所选的特性及其遗传性。对生长率(低遗传性)等特性的改良效果,会低于对分枝角(高遗传性)等特性。

经济效益

生长率、形态等特性的增强,易于转化为改进的畅销产品,从而比较容易转化为经济效益。然而不能市场化的特性,如土壤改进或欣赏价值,就不易转化为经济效益。估算利用劣质材料的潜在成本可能经常易于估算利用优质材料的潜在成本。尽管估算经济效益(或成本)比较难,但仍应作尝试,因为估算是证明森林繁殖材料选择和改良计划是否合理的有力工具。与建立整个人工林的总体成本相比,种子等的相对成本较低,它占总成本的比例,从几分之几至很少几个百分点不等。因此节约其成本很不值得。

利益分享

有关生物多样性等的协定在提到该专题时,特别强调了对选择、改良和利用森林繁殖材料产生利益公平分享的重要性。在与获取种子有关的计划中,当地社区可以参与实地活动,从而有许多机会直接分享利益。通过选择和改良所获的未来利益(如所种树木和森林的性能提高)亦可提供利益分享机会。但如果没有明确的协定,就很难就公平分享这些利益做出决定。这样的协定如果是双边协定,其执行费用可能极其昂贵,可能根本没有执行生物勘探计划,以至双方均受损。正因为如此,《条约》建议签署多边协定,从而降低成本。

潜在风险

森林繁殖材料选择、处理和使用不当的风险会相当大。如上所述,在选择品种和原产地时不谨慎,会导致失败或性能不合格。但其它方面也会有风险,如使用引入品种,这些风险会导致所种树木将来因病虫害出现意外损失;因不明因素而性能不佳;只会在后代中出现的蔓延等不良特性;或因产品和服务需求变化而出现种植过量等。 应审慎考虑这些潜在的风险(和基于它们的假设),即使对其不能量化,至少应记录下来,以便能不断进行审查。

最后更新  2007年4月18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