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

洞察力

当你把一个项目交到妇女手中,妇女就执行。[FAO/G.Bizzarri]

危机时期的粮食安全:农村妇女的声音

最近来自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数百名农村妇女参加了关于粮食不安全及其影响的基层磋商会。部分观点如下…


洪都拉斯Analucy Bengochea

Analucy Bengochea是Gaifuna应急委员会协调员,该委员会是在飓风米奇对洪都拉斯东北部Gaifuna土著社区造成破坏之后在1998年成立的。

我们委员会最近与洪都拉斯农村社区举行了一次磋商会,发现现在家庭一天只吃两顿。我们看到,经济危机使贫困和粮食不安全问题更加严重。许多农民生产粮食供家庭食用,没有什么余粮可以出售。

妇女农民处于非常困难的状况 – 她们既无土地又无钱,因而无法种植作物。她们需要贷款,但银行要求她们无法提供的担保。由于男人外出打工,许多妇女成为家庭户主。妇女的责任不断增加,因为她们需要设法为子女提供食物和教育。没有哪项公共政策为妇女所做的所有这些工作提供报酬。

现在饥饿不仅仅是农村社区的问题,而是在全球层面社会所有方面的问题。重要的是,农民、土著人们、政府和捐助方学会共同努力。所有群体在决策过程中得到代表也很重要,因为他们如果不清楚实际情况则无法为他人作出决定。我们需要粮食安全计划来直接解决农村和土著妇女的需要。所有农村和农业社区都有负责人。这些社区都有保留下来的有效运作的结构,重要的是利用这些结构。当你把一个项目交到妇女手中,妇女就执行。

通过基层磋商会,我们能够见到中美洲的农民,与她们分享不同的策略和想法并进行比较,特别是关于作物、有机肥料和庭院的策略和想法。例如,我了解到危地马拉使用有机肥,因此我们在洪都拉斯也使用,而她们刚了解了我们的种子库经验。我们努力利用适合在本国应用的所有经验。

在政府管理层面,社区采用的良好方法应当制度化。我们本国人民正在发生变化。我们需要鼓励采用新的公共政策以保护环境,消除粮食不安全,促进教育。


印度Gódavari Dange

Gódavari Dange是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一位农民,为萨基联合会网络负责人。该网络是得到Swayam Shikshan Prayog这一印度学习和发展非政府组织帮助的5000个妇女团体之一。

我们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我们地区的妇女非常虚弱,没有适当进食。当我们问这些妇女为什么如此虚弱时,她们说需要让家庭所有其他成员先吃,然后她们才能坐下来吃,但那时已经没有什么食物剩下。因此我们执行了关于妇女应当如何注意自身健康的一项大规模教育计划,说明如果她们不重视食物,会经常生病。

农业是我们地区大多数妇女的唯一收入来源。但是妇女农民单独劳动,因而缺乏信息,对种植什么作物没有发言权。而群体劳动的妇女能够受益。例如,今年雨季应在6月到来,但实际却8月才来。妇女团体迅速改变种植计划,转向种植30天“短季”蔬菜。我们出资让一些妇女向其他妇女传授这种知识。

通过基层磋商会,我们妇女之间交流经验 – 例如在尼泊尔或斯里兰卡所采用的方法。我们收集所有各种经验,然后与政府官员分享我们的经验,提出我们认为他们应当做些什么的建议。政府官员见到大群妇女时,更容易介绍他们的计划。

我们妇女只有来到国外才能看到别国的问题,并将信息带回家。例如,艾滋病毒严重影响我们地区,但我们并没有真的那样看待这个问题。我们访问肯尼亚时,学到了一些东西,看到肯尼亚人和非洲联盟是如何开展关于艾滋病毒和艾滋病方面工作的。因此我们自己也开始工作,现在我们有50多位妇女着重处理这个问题。

我们还有与那些不允许妇女参加基层网络的男人的问题。但现在情况在变化,因为现在是妇女而不是男人获得资源。当妇女控制资源时,男人就尊重她们。


赞比亚Florence Shakafuswa

Florence Shakafuswa是赞比亚西北部的一位农民和Katuba妇女协会成员,参加过两次妇女基层磋商会。

我通过协会参加基层磋商会。我参加了加纳的一次磋商会,我们在该次磋商会上了解了律师助理培训的价值。获取土地是赞比亚妇女的一个大问题。但是许多妇女不知道采取哪些步骤申请土地权。在基层磋商会上,受过律师助理培训的妇女能够向我们说明一些基本步骤。我希望这种基层磋商会继续办下去,因为我们学到了其他妇女的许多经验。

在赞比亚,甚至在高层,也没有妇女担任部长,直到最低层面都是如此。妇女没有信心为自己说话。有时妇女需要向其男人隐瞒她们要参加妇女团体会议这一事实。在许多情况下,对妇女的不满或怀疑导致暴力和攻击。

妇女需要掌握领导技能,我们需要与男人一起工作。有时男人认识到妇女对粮食安全很重要。他们在家里发现食物,有些男人甚至不会问食物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认识到是这个妇女让他们有饭吃。因此男人慢慢认识到,妇女也可以做对男人很重要的其他许多事。

男人是种子和化肥的分配者。我们希望妇女参加该项分配工作,因为需要这种投入物的妇女被忽略。因此只是口头上说“去帮助社区这些妇女”是不够的。这是一个由谁作决定、由谁处理援助的问题。我认为需要通过让农村妇女较早地参与决策和政策制定过程,使她们的想法和倡议在政策中得到反映。


巴西Nereide Segala Coelho

Nereide Segala Coelho是Rede Pintadas这一创新发展论坛的成员。该论坛使巴西巴伊亚州当地政府、妇女农民团体、农业合作社和其他非政府组织联合起来。

我在参加基层磋商会之前,认为只有Rede pintadas论坛在讨论粮食不安全、水权、销售问题和工作条件。现在我知道世界各地的农村妇女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我丈夫和我有一公顷土地,我们在土地上种植作物,养了三头奶牛产奶。我们的土地在一个半干旱地区,是巴西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劳动强度很大,因为我们做一切事都靠我们的双手。在我们地区,土地通常属于男人。直接帮助农村妇女的唯一政府计划是给低收入妇女资金,条件是他们的孩子去上学。但收入不足以使妇女能够得到银行贷款。通常是男人优先获得贷款。当妇女想要得到贷款时,她发现她“所拥有的”已经被她的丈夫抵押。

因此妇女农民首先需要有土地权。她还需要获得资源以便可以生产。例如,我们很难让奶酪或酸奶进入市场,我需要到离我们农场36公里的一家工厂给牛奶消毒。但我们没有冷藏设备保存牛奶,因此当我们有足够的奶去加工时,这些奶已经变质。我们还有出售牛肉和小牛肉方面的其他问题。我们用了两年时间使卫生当局批准我们销售肉类,但我们在没有冷藏设备的情况下无法储存肉类。

最近我们妇女一直在讨论我们农产品的储存、加工和销售。但我们需要改变消费者行为。当学校儿童被问及其食物来自哪里时,他们都说“来自超市”。没有人说“来自地球,来自地球母亲”。如果我们想要种植并保护我们的农业方法,必须将农业纳入学校系统。否则我们的孩子会带着城里人的思想方法长大。所以现在我们开始了关于年轻人的一个大项目,帮助他们了解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来自农业。

发布时间: 15/12/2009

关于粮食安全的基层磋商会于2009年10月/11月举行,有来自21个国家的农村妇女参与。磋商会由怀柔委员会与粮农组织和“农业及自然资源管理改革妇女组织”合作组织。磋商会的主要目的是,促进基层农村妇女之间对于引起粮食不安全的原因、粮食不安全对其社区的影响及其应对战略的了解。有些磋商会还使妇女与决策者之间进行了积极对话。由Charmaine Wilkerson和Diana Gutiérrez采访。

Add new content
 

 


 

 

Participatory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Gender and Climate Change Programme

 

 

Gender and Land Rights Database

 

 

联系我们

FAO Gender Programm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电子邮件:gender@fao.org

连接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