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在行动 > 各国肩负起区域沙漠蝗防治责任

各国肩负起区域沙漠蝗防治责任

2006年以来,各国成功察觉并控制了四次沙漠蝗害,没有利用外部援助。

重要事实

当训练有素、乘坐装备精良车辆的治蝗指挥员对马里沙漠蝗暴发的广播报道做出响应时,一场潜在危机的全部要素均包含其中。事实上,这是粮农组织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10个成员国历经数月筹备上演的一场精心策划的演练。模拟只是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各国开发的一项工具,此外还有与国家、区域和全球系统相连的地面监测行动,旨在确保持续关注西非和西北非蝗情。这些国家的国家自主治蝗单位已经制定了应急预案并储备了快速响应所需的装备和农药。2002年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成立时,只有少数国家有国家治蝗单位或自筹资金的计划。但是,认识到治蝗单位给粮食安全和经济带来的好处,各国已将国家和区域沙漠蝗防治作为预算的优先重点。

全球最后一次大规模蝗害从2003至2005年持续两年,受灾面积从数千公顷增加至数百万公顷,席卷了北非20个国家,消耗了1300万升农药。防治蝗灾耗资5亿多美元,减产损失达25亿多美元。蝗灾最终因防治努力和不利天气条件得以控制,但其留下的是数百万人失去食物和生计,整个地区的环境因施用农药遭到破坏。在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的努力下,如今这样大规模蝗灾在西非和西北非再次暴发的几率已极大地降低了。作为粮农组织三大区域蝗虫委员会之一,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与该地区的10个国家合作。

2002年粮农组织建立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时,西非各国首次在一个粮农组织区域蝗虫委员会中联合起来。依托粮农组织紧急防治系统,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采取了经证明具有可持续性的预防性防治战略。事实上,2003/05年蝗灾在跨界动植物病虫害紧急防治系统运行前暴发的事实向各国和捐助方证实制定全区域蝗虫监测和防治战略并具备落实和维持该战略所需能力的重要性。事实上,如果从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防治活动的花费看,防治2003年蝗灾的开支足够170年的预防支出。

早期预警和早期响应助推成功

2003/05年蝗灾得到控制后,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与跨界动植物病虫害紧急防治系统协力建立自主治蝗单位,对蝗虫暴发进行早期预警和早期响应。阿尔及利亚、布基纳法索、乍得、利比亚、马里、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塞内加尔和突尼斯国家农业部已经确立了治蝗单位,并通过国家预算支持其运行。这使治蝗单位独立于政治之外,确保其运行不受部长更换的影响。

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为国家治蝗指挥员提供培训和装备支持,国家治蝗指挥员负责对沙漠地区进行查验,收集有关生态条件和蝗虫种群的信息。国家数据与位于罗马的粮农组织全球早期预警系统沙漠蝗信息处相连。沙漠蝗信息处对各国提供的数据以及卫星图像进行分析,预测蝗虫繁殖和迁移的时间、地点及规模,以便向成员国发出早期预警。在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的努力下,自2006年以来,各国在没有外界援助的情况下已成功发现并防治了西非4起蝗虫暴发,需要施用农药的面积不足5万公顷。

各国建立双赢农药交换计划

该地区许多国家囤积农药,确保对任何突发事件做出快速响应。然而,它们冒着农药储备超过保质期的风险,而此后有毒材料处置成为问题。因此,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各国建立了双赢交换安排,即有条件囤积农药的国家可以与有需求的国家共享农药。这样,接受国可以获得农药而无需支付储备费用,且国家农药储备过期的几率也会减少。

2012年初,安全问题妨碍了地面监测和先发制人防治行动的开展,一场蝗灾在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边界暴发。这一令人震惊的事实再次提醒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各国建立全区域监测和早期预警的重要性。由于防治措施减少,一群群蝗虫聚集,向南行进,直奔马里、尼日尔和乍得,这些国家的安全问题再次妨碍了许多地区监测和防治行动的开展,整个区域处于戒备状态。

但即使是这样升级的威胁也显示出与2003年蝗害暴发时相比,该地区已经更好地做好了应对紧急情况的准备。在西部地区沙漠蝗防治委员会的努力下,国家治蝗单位具备训练有素的人员、适当的设备和应急预案,可以迅速动员并付诸行动。

分享本页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