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媒体 > 新闻报道

曾经祸害农民的致命牛瘟气数将尽

正式宣布牛瘟已经灭绝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这标志着人类首次将一种动物疾病彻底根除

Photo: ©FAO/F. Paladini
埃塞俄比亚国家兽医研究所的技术人员正在给牛接种预防牛瘟的疫苗(1987年)。
2009年11月30日,罗马 - 在未来18个月的时间里,动物卫生界将取得阿波罗11号登月那样意义非凡的成果:粮农组织将联合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其他伙伴,正式宣布牛瘟这一人类已知破坏性最大的动物疾病之一被根除。

这将是历史上人类首次成功消灭一种动物疾病,也是第二次通过人类的努力,成功清除一种疾病。(第一次是于1980年消灭的天花。)

这场胜利经过了几十年长期不懈的努力 – 由粮农组织发挥带头作用,合作伙伴结成广泛的联盟 – 对最后几处残存的牛瘟疫情采用隔离手段,然后一次性彻底根除。

古老的敌人

虽然牛瘟不会直接影响人类,它对于牛群和有蹄类动物的破坏却是致命的,而人类依赖这些动物提供食物、收入和挽力。疫情暴发期的死亡率可达100%。

牛瘟由病毒引起,通过接触和污染物质传播。该疾病已造成数百万头牛,包括水牛、牦牛及其野生近缘种死亡,几千年来导致了重大经济损失、饥荒和社会动乱。

牛瘟是通过入侵部落从亚洲带到欧洲的,公元376-386年间暴发的牛瘟袭击了罗马帝国,据信有可能对其衰败和灭亡起了一定的作用。

十八世纪法国连续发生的疫情引发饥荒,导致农业生产率下降,造成的社会动荡最终发展成为1789年的革命。

牛瘟在十九世纪末传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导致该地区80%至90%的牛死亡,严重破坏了农牧民的生计,造成大范围的饥荒,使在欧洲殖民统治下的这一地区虚弱不堪。

在二十世纪20年代牛瘟猖獗时,它曾遍布从斯堪的纳维亚到好望角,从非洲的大西洋沿岸到菲律宾群岛的地区,并在巴西和澳大利亚爆发过。

在二十世纪80年代初,世界各地的畜群仍然受到这种疾病的肆虐,南亚、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疫情极为严重。尼日利亚在1980年代蒙受的损失共计20亿美元。1994年在巴基斯坦北部暴发的牛瘟造成5万头牛死亡,之后在粮农组织的帮助下,疫情得到控制。

粮农组织如何帮助扭转局势

二十世纪期间,尽管一些国家在本土防治牛瘟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在其他国家牛瘟仍不断发生并日益严重,成为经常性暴发的地区。

1960年之后,采用新开发的疫苗,通过各种区域防治运动,努力遏制牛瘟在更大范围传播。这些计划在初期虽然取得了成功。但此类计划周期过短,致使该疾病大规模卷土重来。

与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或今天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一样,牛瘟曾经也似乎不可阻挡。

从80年代后期开始,粮农组织召开了一系列定期会议,与会人员来自世界各地的动物卫生主管部门和重要的国际组织,如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非洲联盟下属的非洲间动物资源局。

当时已经掌握了应对牛瘟所需的科学。过去区域一级的成功经验表明可以做到有效防治。粮农组织提出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找到一劳永逸的办法彻底根除这种疾病?

经过磋商得出的答案是:实施一项高级别总体计划,整合国家和区域的活动,形成协调一致的全球牛瘟防治运动。与会者一致认为,粮农组织是监督这样一个网络运作的最合适机构。

于是,经过一系列磋商,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建议,1994年启动了全球根除牛瘟计划。根除牛瘟计划旨在成为一个网络 - 全球协调机制 - 的核心组成部分。通过这种机制,国际社会能够系统和全面地参与牛瘟防治工作。

通过粮农组织作为负责协调工作的秘书处和众多伙伴国政府、机构和组织的参与,根除牛瘟计划最初的工作重点是标出牛瘟的实际地理分布,深入了解牛瘟的流行病学特征,帮助各国应对紧急情况。

第二阶段的工作则是在疫病流行地区采取有针对性的防治行动。

粮农组织向各国提供了大量技术援助,首先帮助他们消灭疾病,然后制定制度并采取措施以保持无疫情状态。

所开展的活动范围很广。教农民如何发现和报告疾病。制定应急方案、生物安全议定书以及国家监测防控计划。对兽医进行制定和实施血液检查活动和临床监测方面的培训,并建立实验室。(见右侧文字)

设在维也纳的粮农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联合司致力于开发并随后向发展中国家转让牛瘟诊断新技术。根除牛瘟计划、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共同制定了绩效指标,对防治工作的进展情况进行评估。

通过这种通力协作,牛瘟的蔓延得到缓慢但有效地遏制(见图表)。

根除牛瘟计划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协助各国开展一项难度很大的工作,即从其畜群中全面根除牛瘟病原体,从而成为国际认证动物疾病机构 -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认可的无疫病国家。

从1994年到2009年,大约170个国家和地区在根除牛瘟计划的支持下成功地消灭了牛瘟,获得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认证。

到2000年初,牛瘟病毒已被控制在索马里生态系统(SES)的部分地区之内。该生态系统包括索马里南部以及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相邻地区,在那里,某些动物种群的血流中仍可找到牛瘟病毒的足迹。该疾病最后一次暴发是2001年在肯尼亚。

今天,最后的病源似乎已被清除;从而开始全球根除牛瘟的认证工作。粮农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所有利益相关方的伙伴共同努力,争取在明年完成最后的防治活动。

粮食生产和收入方面的主要成果

据粮农组织估计,由于消灭了牛瘟,印度1965年至1998年的产值累计增长了2890亿美元。同期,非洲每年的生产收益达10亿美元。毫无疑问,诸如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等其他国家的收入也增长了数十亿美元。

粮农组织根除牛瘟计划秘书处的Felix Njeumi 说:“最重要的一点是,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近东和亚洲对牲畜的保护不仅改善了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牧民和小农的粮食状况,而且增加了他们的收入来源,同时帮助农村社区避免饥荒和挽力丧失。”“根除牛瘟将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是兽医学和国际合作的里程碑 – 而归根结底,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鉴于潜在濒危物种目前少了一个威胁,因此可以认为在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


设想不可能事情


“仔细想想,我们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是相当了不起的,”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卢布罗兹(Juan Lubroth)说。“牛瘟无疑是数千年来给农业造成巨大破坏的一种疾病。”

他认真地说,“但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我们有专业知识。我们有疫苗。所缺少的首先是充足的和有针对性的投资,而其次是统一的全球协调机制。一旦有了这些,实现目标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根除牛瘟计划中,许多发展伙伴的大量投资(其中欧洲委员会居首),以及国家政府和授权区域组织的有力承诺在这一成功范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