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媒体 > 新闻报道

应对大象及河马的侵袭

粮农组织尝试旨在缓解人与野生动物冲突的办法

Photo: ©FAO/Edgar Kaeslin
向大象投掷石块可以将其赶走,但是不要尝试使用此方法。

2010719日, 罗马 – 大象的侵袭让你头疼?没问题。使用辣椒喷射器即可将它们赶走。

农场里的家畜是否受到狮子、印度豹或斑鬣狗的袭击?可以考虑使用驴作为护卫。

劫掠成性的狒狒令你烦心不已?送给它们一份蛇肉三明治。

以上几个例子摘自粮农组织为帮助解决、预防和缓解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不断升级的冲突而编制的一套办法,其形式丰富多样。然而,尽管这些措施建议可给人带来一丝愉悦,但解决问题并非易事。

随着世界人口以每年大约7500万的速度不断增长,人类和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不断缩小,而相互之间发生冲突的危险日益增大,影响着人类的生活和生计,同时人类的健康也受到动物源疾病的威胁。

汤恩头骨

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竞争可以追溯到人类历史的初期。化石记载了最初原始人类成为与之共栖的动物的掠食对象。科学家们认为,1924年在南非发现的著名“汤恩头骨”属于200万年前被老鹰吃掉的一名儿童。

“但是现在,”粮农组织林业及野生动物官员René Czudek说“特别是在非洲,情况变得更糟” 。非洲是世界上野生动物资源最丰富的地区,而该大陆的人口在未来40年预计将翻一番,即从10亿增加到20亿。非洲人将聚集在城市更狭小的空间里 – 他们及其作物也会不断侵占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粮农组织编制的减轻“人类与野生动物冲突”工具包的重点是解决非洲面临的问题。其主要目的不仅是帮助保护人类、他们的牲畜和作物免受动物的侵扰,同样重要还是确保动物免受人类的伤害。工具包提供政策战略建议,以及实现各方更安全的共同生存方式的实用技巧。

首要问题

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野生动物技术委员会认为,从人身安全和野生动物造成的经济损失两方面来看,野生动物是非洲农村人口面临的首要问题。

Czudek说:“虽然没有关于作物损失的全球统计数字,但对于家庭而言,大象给玉米地造成的损失意味着全家一年口粮的损失,使他们从粮食自己自足变为粮食匮乏。”

大田作物,特别是玉米和木薯,通常是大象喜爱的食物。据估计,大象给每位受灾农民造成的作物损失每年在60美元(乌干达)和510美元(喀麦隆)之间。

将成年象逐出农场是件易说不易做的事,好在所有大象都有的一个弱点使得此事做起来比较容易,那就是它们讨厌辣椒粉。

Mhiripiri
Bomber

利用这一致命弱点的武器是商品名为“Mhiripiri Bomber”的塑料枪,它可以发射内含浓缩辣椒水的乒乓球,这种溶液在大象皮肤上产生灼热效果。

另一个有效办法是用大象的粪便和辣椒粉制成辣椒砖,将它们摆放在受威胁农田的周边并点燃。辛辣的浓烟让大象不敢靠近。还可以将整块田地种上辣椒,这样做不仅能够收获产品,而且还可以防止大象入侵。

实际上,工具包所推行的总体战略强调的是通过预先规划土地的使用来防止冲突,例如将作物种植在这些动物不易进入的地方。应当为野生动物留出通道,便于其饮水,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避免靠近河流和山边植被。

尼罗鳄

然而,在人类与野生动物共享的空间里,危险是无法完全避免的。目前的迹象表明,人类面临的最危险的掠食动物是大型尼罗鳄,其体重可达1000公斤。来自赞比亚和莫桑比克的报告称,在两国的动物致死人数中,尼罗鳄导致的死亡人数最多,仅莫桑比克每年就有大约300人。

在饮水点修建坚固的篱笆墙可以防止鳄鱼侵袭。同时应当注意,凡是在鱼类资源丰富的地方,鳄鱼攻击人类或牲畜的情况比较少见。

河马与大象类似,喜欢夜间袭庄稼地,可以采用强光照射它们眼睛的办法进行阻止。但是,工具包提醒,这种动物变化无常,应警惕它们突然攻击而不是逃跑。

看家驴

买一条护卫狗可以提前知道掠食动物的来临并将它们逐走。肯尼亚的某些地区则使用驴来替代狗。驴无所畏惧并能采用嘶叫、牙咬和腿踢等方式驱赶大型食肉动物。

对付狒狒的办法是将一条蛇夹在面包里。将蛇夹在 掏空的面包里可以吓跑入室偷食的狒狒。当它们抓起面包看到里面的蛇,它们会吓得不敢再来。

但一般来说,减少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冲突的最佳办法是教育农民和村民 - 也包括决策人员 - 将野生动物视为一种资产,而不是要消灭的威胁。对人们如何与野生动物更好地和平共处的认识和教育是使用应对“人类与野生动物冲突”工具的基础,也是提高地方预防和解决冲突能力的根本。

然而,只有当人们及其社区能够从通常与动物的危险共处中得到明显好处,他们才能够转变视野生动物为麻烦甚至祸害的态度。

可以考虑将旅游业收入的一部分支付给他们,或向他们提供环境服务费用。还可以考虑对作物损失或人员伤亡给予补偿。

悲剧性的损失

“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重要的是其及时性和适宜性,” Czudek说。“一种情况是我们已知的非洲大部分地区野生动物种群逐渐丧失 - 这对于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悲剧性的损失”

“人类与野生动物冲突”工具包由粮农组织与农业研究促进发展中心、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社区土著资源管理计划及其他伙伴合作编制,目前正在南部非洲进行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