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领域需要实现大的飞跃来遏制由农场带来的抗菌素耐药性问题

粮农组织报告概述畜牧生产风险并为减缓风险拟定路线图

20161115日,罗马 –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食品系统或是抗菌素耐药性(AMR)扩散的主要通道,因此有必要加大对农场抗生素使用方式的监测力度。

虽然早在1940年便对抗菌素耐药性问题首次作出论述,但是有关抗药性出现和传播的多种途径的科学认识则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全球在农业和食品系统中为消灭细菌、病毒、寄生虫和真菌而滥用合成制品的做法需要各方的协同努力,根据“畜牧生产中抗菌素耐药性传播的动因、动向和流行病学特点来了解、认识和减缓抗菌素耐药性的风险。

抗菌素耐药性可能是细菌的基因组自然进化过程,但“在采用抗生素之前的临床分离株中非常罕见,”粮农组织新编报告指出。根据技术报告第67页所论述,由于当今世界各种食物受到抗药性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污染的情况很普遍,“鼓励谨慎使用抗菌素的措施对于减少抗菌素耐药性的出现和传播是极为有益的。”

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期间发布的此份报告是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一项联合举措,旨在提高对全球健康最大威胁之一的认识。报告概述了食品和特别是畜牧部门抗菌素耐药性问题的严重程度,而畜牧部门预计将占未来抗菌素用量增长的三分之二。

该报告提出的主要建议包括应当支持开展更多(涉及分子测序和流行病学分析方面的)研究,了解影响耐药细菌如何与为何进入人类和动物肠道微生物组织的因素,以及应当创建标准化监测程序和数据库,以便制定相应的风险评估模型。

应当逐步淘汰仅通过使用抗菌剂来促进动物生长的做法。取而代之的应是那些能够增强动物健康的方法,包括更有力的疫苗接种计划。报告敦促以处理其它有害物质的同样方式来追踪环境中,特别是水源中的抗菌素残留。

“鉴于目前缺乏对抗菌素耐药性传播途径的了解,减少它全球传播的办法是控制其在各种环境中的出现,并尽可能减少抗菌素耐药性沿最重要途径传播的机会。

提高认识

报告的编纂者 - 伦敦皇家兽医学院的专家和由卢布罗斯(Juan Lubroth)领导的粮农组织专家团队,对于认知差距持谨慎态度,但强调了其威胁程度的有力证据。

例如,美国蜜蜂具有不同于其他地方发现的肠道细菌,这反映了自1950年代以来给蜂群饲喂四环素的情况。波罗的海的养鱼场中的抗菌素耐药性基因少于中国的水产养殖系统,而这些养殖系统现已成为喹诺酮的编码耐药基因的来源。喹诺酮是一种重要的人类药物,它的使用因对四环素等老一代抗菌素的耐药性日益增加而扩大。

最近在几个国家检测到粘菌素耐药性,而该抗生素此前一直被认为是人类抗感染药物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也着重说明了认真检查牲畜生产方式的必要性,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该药物已被用于猪、禽、羊、牛和养殖鱼类。

确定减缓措施

该报告重点关注畜牧问题,主要考虑到未来对动物蛋白的需求预计会加速集约化生产。在此过程中,动物的紧密接触将使抗菌素耐药性病原体的潜在发生率倍增。

作为世界上主要动物蛋白质来源的家禽(其次是猪肉)是抗菌素耐药性向人类传播的重要食品类载体。坦桑尼亚和巴基斯坦的案例也表明,使用农场废料和禽类粪便作为鱼饲料的综合水产养殖系统同样造成抗菌素耐药性风险。

较高的生物安保水平有助于减少对抗菌素的需求,从而降低出现耐药性的风险。同样,防止食物污染和消除食物链中的细菌也可以非常有效地减少抗菌素耐药性的传播。最近对内布拉斯加牛群开展的一项的研究发现,所有牛皮上都发现了大肠杆菌,但胴体和供零售的牛肉中所含大肠杆菌分别为仅仅0.5%和零。环境媒介(包括风、土壤、废物和水)或许是更难控制的抗菌素耐药性传播途径。

动物代谢的抗菌素物质仅占其摄取量的很小一部分,因此来自动物粪便的抗菌素的传播引起严重关切。

虽然小规模生产系统对于抗菌素的依赖程度没有那么高,但却经常在没有获得兽医建议的情况下使用非处方药。不当和亚致死剂量促使存活的暴露细菌的遗传和表型变异。

总的来说,虽然我们对抗菌素耐药性的认识仍然存在诸多差距,但有关食品系统抗菌素耐药性问题的证据日益增多,显示出有必要立即采取行动。

从农场到餐桌的所有粮食生产部门和各个方面开展广泛合作将为采用“同一个健康”综合方法抗击抗菌素耐药性做出重要贡献。

Photo: ©FAO/Hkun Lat
缅甸孟都一所学校里等待分选的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