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濒危蒙古羚羊中的致命瘟疫

应对野生动物风险使2030年全球根除小反刍兽疫任务更加紧迫

2017年1月27日,罗马/巴黎 –一种主要影响绵羊和山羊的疫病导致稀有蒙古羚羊大规模死亡,这再度加剧了消除毁灭性牲畜疾病国际承诺的紧迫性。

在蒙古科布多省西部,大约900头高鼻羚羊蒙古亚种(Saiga tatarica mongolica) - 几乎占该亚种的10%- 被发现死亡。胴体采集样本显示动物对小反刍兽疫(PPR)呈阳性反应。所涉瘟疫是危害家养绵羊和山羊的一种高致死性病毒疾病,受感染动物的死亡率高达90%。

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正在领导一项多国努力,争取在2030年之前根除破坏粮食安全和经济的小反刍兽疫。世界大约有21亿头小反刍动物,其中80%在疫区,对于三分之一的贫困农村家庭来说,它们是重要的资产。小反刍兽疫在20世纪40年代首次在科特迪瓦发现,目前已有超过75个国家受到威胁。

尽管长期以来人们认为野生动物较为脆弱,但是小反刍兽疫感染野生山羊种群的实际病例相对较少,并且在自由放养的羚羊中从未发生过。

死亡病例充分显示出它们受到与之共用同一牧场的家畜疫情的影响,特别是在觅食范围有限的冬季。目前正在了解实地情况,特别是评估其他可能的致病因素,例如目前怀疑导致2015年哈萨克斯坦数十万高鼻羚羊死亡原因的细菌感染(Pasteurella multocida -多杀巴斯德氏菌) 。

蒙古高鼻羚羊不是真正的迁徙动物,而是在大约13万平方公里广阔草场上游牧的动物,在秋季迁徙繁殖并于早春产犊。该物种曾经广泛分布在欧亚草原,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

蒙古爆发小反刍兽疫疫情

蒙古在2016年9月首次报告发生小反刍兽疫疫情,当时绵羊和山羊的死亡与中国出现的小反刍兽疫病例蔓延相关。

蒙古国内目前有4500万头小反刍动物,它们对于这个三分之一以上人口直接依赖牲畜业维持生计的国家具有重要的经济和社会意义。蒙古出口活体动物、肉品、奶品,是世界优质羊绒的最大生产国。

当时,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立即动员其动物卫生危机管理中心(CMC-AH)到乌兰巴托,帮助当地兽医服务机构评估疫情,并就控制疾病传播提出近期和中期行动建议。在该措施框架下,超过1100万头对粮食安全和营养至关重要的小反刍家畜进行疫苗接种。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总干事莫尼克·埃瑞特指出,高鼻羚羊死亡事件突出说明了未感染小反刍兽疫的动物具有的极端脆弱性以及野生动物保护所面临的挑战,其发展趋势空前堪忧。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继续与粮农组织密切合作,未来几天将通过动物卫生危机管理中心着手实施一个新的项目,协助蒙古国政府应对疫情,保护牲畜和野生动物。“为了避免疫病快速和灾难性的传播,兽医服务部门和野生动物主管人员之间的密切合作将是至关重要的。

建议采取的措施

 “有必要开展更多实地调查,以了解最新疫情的影响范围。如果确认小反刍兽疫为主因,未来三个月高鼻羚羊死亡数或将达到数千头,”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实施的小反刍兽疫全球根除计划秘书迪奥普(Bouna Diop)认为。“因此,必须为应对疫情的进一步传播做好准备,而且要尽量避免小反刍家畜与这些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之间的接触,”他补充说。

应当将加强家畜监测和疫苗接种视为现有的保护这一濒危物种的主要工具。

“与此同时,必须加大宣传力度,让蒙古牧民认识小反刍兽疫病毒从高鼻羚羊向牲畜蔓延的风险,”伦敦皇家兽医学院新发疾病专家考克(Richard Kock)教授补充说。“我们认识到,这些活动需要特别高级别的国际合作,并吸收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世界参考实验室网络参与,以确保对流行病学的充分了解。

小反刍兽疫全球根除计划

为了实现到2030年根除该疫病的目标,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以广泛的国际共识为基础,于2016年启动了小反刍兽疫全球根除计划

第一阶段(2017-2021年) 估计费用为9.96亿美元。

“最近蒙古的疫情表明,在小反刍兽疫全球根除计划框架下,需要实施一项旨在遏制和根除小反刍兽疫的区域战略,”粮农组织农业及消费者保护部助理总干事王韧强调说。“应当向蒙古以及近年来首次报告发生疫情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或中国提供资金支持,以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

Photo: ©FAO/Sergei Khomenko
高鼻羚羊生态专家Steffen Zuther正在检查哈萨克斯坦2015年后死亡的雌性羚羊。

分享本页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