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伙伴关系 > 新闻资讯
PAA非洲计划
02 Sep 2013

 

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长期合作,以促进弱势群体的粮食和营养安全。“PAA非洲”(非洲采购用于非洲)计划成为这两个机构在制定和实施有效实地联合行动的一个最新范例。

 

“PAA非洲”计划自2012年2月开始在埃塞俄比亚、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日尔和塞内加尔实施。巴西和英国国际发展部为此项联合倡议提供了450万美元资金,旨在提升非洲小农的粮食和营养安全并促进创收。以世界粮食计划署“采购促发展”(P4P)举措和粮农组织在生产方面的专业知识为基础,试点活动帮助农民团体更多地参与粮食的生产和销售,从而促进学校供餐计划和饮食的多样化,同时加强公共政策对话。

 

通过各自领域互补性合作,粮农组织和粮食计划署能够使获得“PAA非洲”计划支持的国家从其综合优势中受益。“PAA非洲”计划粮农组织协调员伊斯雷尔·克鲁格认为该计划设计具有最佳增值效果,因为“它使项目得以利用各组织的比较优势”。他还补充说:“就‘PAA非洲’计划而言,各组织在职能方面的互补性不仅有利于改善业务绩效,而且有可能帮助推动关于当地采购问题的公开对话”。粮农组织利用其技术专长,长期致力于生产方面的工作,并在种子和农资分发、收获和收获后培训、病虫害综合防治和旨在加强营养的学校菜园等领域,向小农提供直接支持。为了保证农民获得稳定的市场需求,粮食计划署根据其P4P举措的经验,以所有5个获得“PAA非洲”计划支持国家的学校供餐计划为着手点,利用需求足迹,为农民的产品提供市场保障。在这些国家,从粮食生产到销售等各个实施阶段,两个机构都开展密切合作。国际专家积极参加这两个机构所开展的数据收集、信息传播及与当地合作伙伴的对话,以改善和加强当地食品采购计划。

 

在该计划构思阶段,作为“PAA非洲”计划主要资助方之一的巴西政府及英国国际发展部认为,机构间的伙伴关系不仅重要,而且是必然的。“这些机构长期开展合作,已经建立起一种基于信任的关系,而我们(巴西)也拥有在海地工作的良好经验,所以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这些机构应当成为合作伙伴,”巴西对外关系部“战胜饥饿国际行动”总协调员米尔顿·龙多·菲尔霍说。各组织职能的互补性对于实地的执行工作具有极高的增值意义,而且他们已经多次成功地通过密切对话来调解体制和组织文化方面的差异。此类对话的例子包括共同选择项目区以及合作举办“PAA非洲”计划的重要国际活动。

 

从总部到实地: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开展哪些工作?

 

“PAA非洲”计划在推动合作伙伴关系方面的战略远景基础是,团结协作能够帮助巩固各国之间的行动网络并将两个机构在非洲开展的工作和获得的经验进行优先排序。

 

世界粮食计划署P4P计划高级顾问凯瑟琳·菲尼认为,对于粮食计划署而言,“PAA非洲”计划为深化与粮农组织的关系提供了重要机遇。她强调,尽管粮农组织已经成为P4P工作的主要合作伙伴,但是“PAA非洲”计划所需的伙伴关系则给了我们在实地一级开展合作的良好实践机会,同时也为这两个组织在总部一级就目前开展的重要战略审查进行对话打开了大门。

 

每个试点国家所采用的不同模式反映了在国家一级建立的机构间伙伴关系以前的动态,而该计划有助于确定新的合作领域。例如在马拉维,“PAA非洲”计划进一步促进了粮农组织与世界粮食计划署在P4P工作中已经建立起的合作关系。它们在两个区共同实施了一个自产食品向学校供餐的试点项目,合并了两个发展计划:粮农组织的青少年农民田间和生活学校及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学校供餐计划。自产食品向学校供餐试点活动涉及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本地采购,包括向学校划拨资金,从当地购买学校供餐所需的食品,同时支持农民生产多样化的产品并出售给学校。第二个方面是生产环境,包括学校菜园,作为社区和学生的示范田,而且能为学校提供部分食品。PAA计划加强了试点项目不同组成部分之间的协同作用,而且为促进自产食品向学校供餐项目取得长期效益提供了机遇。

 

该试点项目的实施工作需要密切监测和不断调整,而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从一开始便开展合作,共同规划,制定能力建设战略和实施活动;为考察项目执行情况,两个组织的工作人员经常同车来往于曼戈切和法隆贝。“我已经记不清我们多少次一起去曼戈切进行考察,”世界粮食计划署P4P项目协调员艾琳·德尔里奥说。“但经过若干次考察之后,我可以说,大家都参与到项目中来,并对项目的成功负有同样的责任感,各方面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学校的工作使整个社区受益。在校儿童可以获得多样化的食物,包括水果、各种豆类、肉和鱼。对学校员工和学童父母进行培训,教他们如何管理资金及维护学校菜园,以及如何应用新的农业技术和种植新品种。向学校出售产品的农民现在有了一个稳定的市场,可以提前进行生产规划,并接受生产和商业化方面的培训,争取提高其生产收益。

 

前进的道路:“PAA非洲”计划第二阶段

 

构建伙伴关系是以更加高效和更具影响力的方式获得项目成果的一个过程和手段。经常交流经验和研究结果是“PAA非洲”战略的核心,并正在通过联手制定、规划和实施而转化为实际行动。PAA举措的多部门性质意味着众多参与方的加入。促进各方的充分参与及合作是该计划的主要挑战之一。正如“PAA非洲”计划团队所认为的那样,以更加兼容并蓄的方式开展工作的道路将是漫长的;因此,抓住深化机构间交流的机会对于加强各国政府能力和多部门机制至关重要。

 

在计划执行的第二阶段,应当为促进技术决策以及参与式监测和评估机制建立磋商咨询机构,以改善利益相关各方的沟通和交流,使实地工作更加协调一致。但最重要的是在计划的第二阶段,必须共同拥有强大的政治意愿,因为它是这种伙伴关系的根本所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凯瑟琳·菲尼强调:“在总部一级,一旦高层作出承诺,而且肯定是两个组织的最高层的承诺,那么开展这项工作的意愿便已形成,这是我们应当作出的一项重要承诺,而且我相信我们会坚持下去,或许会越发坚定。”

 

劳伦娜·布拉兹与罗珊娜·米兰达(世界粮食计划署)、萨穆森·坎罕德(粮农组织)和艾琳·德尔里奥(世界粮食计划署)合作撰稿

有关未来农业的一系列呼声
31 Jul 2013

如果你正在浏览本网站,你可能很熟悉正在进行的有关确保人人获得食物的大辩论 – 有关未来农业的辩论。以化石燃料为基础?有机?小规模?依赖化肥?

这种辩论存在于许多包含此类主题的网站评论栏、社会媒体的主题讨论、科学文献,以及每天出版的各类书籍和小册子之中。这是一个丰富多彩的辩论,提出了许多不同的方法。但是,如何确保我们能够聆听到所有各方的见解呢?

国际乐施会邀请16个国家的23名专家围绕四个基本问题发表他们对未来农业的见解。

稿件来自全球粮食体系的各个领域和对其产生影响的机构:从尼日利亚的农民,到设在罗马的机构的代表及大公司工业研究部门的负责人。他们都有平等的篇幅,表达他们对人皆有食这一未来的憧憬。

最初在乐施会网站推出的这场辩论迅速地在网络空间的30个不同网站和博客展开,引来专家和不同机构人员的评论。我们认为这些评论包含平衡和健康的相互质疑。

成果是乐施会汇总的这份讨论文件汇编,含有23篇论文的附件内容丰富。

点击链接进入并下载

毕生精力献给与贫困作斗争
17 Jul 2013

早上4:00醒来,步行近5公里到农场工作对成年人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不用说是一个在校的女孩。莉迪亚•萨苏(Lydia Sasu)从小一直在干农活。虽然全家人辛勤劳作,但是有的时候,他们还是饥肠辘辘。

“在我上学的时候,,我和妈妈在一个星期六去市场取我们前几天赊销木薯的钱,但客户没钱给我们,因此我们无法买粮食,”萨苏回忆说。作为小农户,他们种粮,但是她和家人常常饿着肚子上床睡觉。

“虽然工作时间很长,但是为何农民仍然贫困,”萨苏的母亲总是在问。在加纳东部的Suhum Klraboa Coaltar区,萨苏和她的家人在炎炎烈日之下整天劳作,并在晚上步行5公里回家,因为他们没钱乘车。就是在此时萨苏决定,她要改变这一局面。

萨苏说:“我下定决心要找到一种方法来帮助我的母亲和村里的其他贫困女性农民,消除贫困与饥饿”。

上大学时她主修农业,并继而在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她于1997年创建了发展行动协会(DAA),旨在通过赋权予妇女来减少贫困。

学习算术和记帐成为萨苏关注的重点,她意识到由于妇女在从男人那里买鱼后不会查看负债记录而导致男女之间紧张关系。在萨苏的帮助下,6个月内有600名妇女接受了算术和记帐的培训。这一培训后来被证明非常有用,因为妇女将新学到的技能用在了诸如谷物、蔬菜和牲畜等其它产品的记帐。

正在与粮农组织开展合作的DAA已经实施了许多发展项目,包括财务管理的能力建设和农村妇女赋权。萨苏的创造力在数个方面取得成效,主要是识字、农村妇女业务发展记帐、与当地男人和妇女团体以及国际组织发展和建立联盟,以突出妇女在农业中的重大利益。

作为萨苏的女性农民培训计划的一部分,在 2010年有60名妇女接受了交流方面的培训。现在,她们能够有效地与政策制定者沟通并讨论她们所关注的重点领域。其中一个例子是,萨苏的带头推动了妇女去游说渔业委员会实施渔业法律。萨苏的支持让社区的妇女成为可以提出有价值建议的团体,并成为解决方案的组成部分。

由于宣传活动占用了大量的时间,萨苏继续作为兼职农民务农并享受与农村妇女一起工作的时光。“我与农村文盲妇女工作的经验告诉我,尽管这些妇女是文盲,但是她们可以为消除饥饿做出巨大贡献,”她说。“大部分DAA成员都是文盲或者识字很少,但她们仍然可以对协会如何运作提出很好的想法,”萨苏补充说。

加纳的人口约为2050万,其中63%的人居住在农村地区并务农。DAA在加纳的大阿克拉、中部和东部地区的将近50个社区开展活动,其98%的受益人是农村妇女。由于DAA的领导大多是女性,该协会宣传女性领导的重要性,并扩大妇女获得教育、土地、信贷、基础设施和技术的机会。

全球有近8.7亿人遭受长期饥饿,民间社会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在有效消除饥饿方面的作用至关重要。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单枪匹马地与饥饿作斗争,这也是粮农组织为何再次强调其与民间社会、社会运动和生产者组织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性,它们使小农、牧民和以渔业和林业为生的人获得组织、经济和社会影响力。

萨苏是一个成功的小农、一个为农业妇女提供支持的专家、一个熟练的培训师和教育家。由于她对农业进步做出的贡献,她先后荣获各种奖项,包括在肯尼亚的一次会议上获得的“最佳创新者奖”。

2011年,她被妇女世界首脑会议基金会国际评审团选为10位获奖者之一并荣获妇女世界首脑会议基金会的“农村妇女生活创意奖”。

在3年的时间里,萨苏的培训帮助一名女性实现了养殖牲畜数量从5头到400头的发展。倘若一个非政府组织拥有像萨苏这样的有力和创新的领导者,试想如果包括民间社会组织在内的所有各方为建设一个无饥饿的世界而团结协作时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