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合作与三方合作

如何开展

我们邀请合作伙伴携起手来,通过南南合作扩大知识分享和能力发展的规模。政府、学术界、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都能各司其职,通过以下方式为相互学习做出贡献:

  • 提供财政和/或实物资源, 促成南南合作知识共享的落实,包括规划、实施和后勤支持所需的资金;
  • 通过相关政府部委、机构等提供专业知识,在有关农业和粮食安全的广泛技术领域进行能力建设;;
  • 表达需求 弄清需要何种技术支持和知识以及从何处获取;以及
  • 共同支持南南合作知识分享 确保其符合高质量标准且建立在良好势头和以往经验教训的基础之上。

各有关方面都能以以下几种方式为南南合作做出贡献: 

东道国的贡献:东道国政府可以提供、也通常提供实物支持,形式有后勤支持、运输、办公场所、房舍、公共医疗服务以及签证费用等等。

东道国政府还可以通过设立单边信托基金(UTF)的方式为在本国实施南南合作提供资金支持。单边信托基金是一国政府为在本国实施项目提供全资支持的一种出资模式。单边信托基金主要有三种资金来源:本国资源;国际金融机构提供的赠款、信贷和贷款进项;以及对政府的双边/多边直接赠款或贷款。

实例:

实例:

安哥拉、巴西农业研究公司(EMBRAPA)和粮农组织签署了一项220万美元的协议,由巴西额外提供87.5万美元实物捐助,支持安哥拉的兽医和农业科研、恢复和能力开发工作。

尼日利亚为第一期南南合作提供了2270万美元资金。该国又通过一项金额1960万美元的协议启动了第二期南南合作,往实地派遣650多名中国专家和技术员开展能力和知识共享,为可持续农业和粮食安全计划提供支持。

乍得通过一项金额250万美元的协议,出资由越南专家和技术员开展第一期南南合作知识共享,支持该国全国粮食安全计划的实施。

提供国的贡献: 政府可以通过派遣专家和技术员的方式提供实物支持,同时保持支付这些技术人员在承担南南合作任务期间的本国薪酬并在启程前提供语言和文化培训。有关国家还可以通过设立信托基金的方式承担或分担南南合作计划所需的资金,其中也可以采取多方资源伙伴共同出资的方式。

实例:

实例:

中国设立了3000万美元信托基金支持南南合作,包括能力开发、知识和技术共享以及多个发展中国家间的政策对话。

巴西支持了若干南南合作计划,共计金额超过5000万美元,包括针对拉丁美洲和非洲若干国家在可持续农业、水产养殖、学校供膳和粮食安全等领域的短期能力开发和政策对话。

摩洛哥与粮农组织签署了一份金额100万美元的南南合作协议,通过与摩洛哥的私营部门协作使非洲国家受益。

 

三方合作:这种方式涉及另一个国家,通常为传统资源伙伴、新兴经济体或多边组织,通过提供技术和/或财政资源的方式扶助南南合作。 

实例:

实例:

日本自2007年以来支持了两个三方合作项目,金额共计880万美元,用于稻米、水产养殖和强化农业统计。这些项目包括对培训班的支持,由来自东南亚国家联盟的专家与来自30个非洲国家的专家进行知识交流。

沙特阿拉伯提供了35万美元促进吉布提与摩洛哥开展南南合作。

阿曼提供了65万美元支持阿尔及利亚与多哥之间的南南合作知识交流。

 

为催化南南合作吸引更多资金

扩大南南合作规模的一个最大制约因素是缺乏资源。为促成南南合作知识共享的落实往往只需要一些种子或补缺资金(例如专家的差旅、保险和安顿费用)。鉴于此,粮农组织有意建议设立一个南南合作和三方合作基金,从战略安排上为农业发展和粮食安全领域的南南合作知识和能力共享提供有关关键资金。这些资金将支持一系列南南合作模式,包括项目规划、实施和监测的有关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