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ela Anderson

穷人的马铃薯科学

Pamela Anderson是设在秘鲁的国际马铃薯中心(CIP)主任。在三月份,CIP合作主办了国际马铃薯年旗舰活动之一的库斯科工作会议,为发展中世界制定新的马铃薯研究议程。

你说马铃薯可以为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作出很大贡献。为什么?

“首先是由于马铃薯在粮食安全方面的重要性。马铃薯是世界第三大粮食安全作物。在发展中世界,自1990年以来各区域的马铃薯生产增长强劲,尤其是在低收入缺粮国。从1994年至2004年,非洲的马铃薯种植面积增长了120%,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在过去10年里的产量增幅几乎达到50%。自2005年以来,发展中世界比工业化世界收获了更多的马铃薯,种植面积也显示出相同的趋势。”

马铃薯科学如何才能充分利用这些趋势?

“马铃薯科学是解决贫困和饥饿的一个重要手段。在国际马铃薯中心,我们采取了有利于穷人的研究和开发周期,即首先确定贫困、饥饿及产妇和儿童死亡率高的地区。然后将数据标在我们的马铃薯产区地图上,看看我们的研究在哪方面可以发挥最大影响。我们也尝试去解更广泛的可持续生计框架 - 弱势社区有什么资产、他们易受何种冲击、决定其制约因素和机遇的体制安排等。”

当前马铃薯研究应优先考虑的地理区域是哪里?

“我们需要考虑三个发展中世界:以农业为基础的国家、转型国家和城市化国家。以农业为基础的国家主要是在非洲,而且面临的挑战是提高生产力。世界马铃薯平均产量每公顷大约15吨,而欧洲和北美洲的产量是35-40吨。为了提高生产力,研究工作需要在解决棘手问题方面有所突破,例如缺乏原种种薯、诸如晚疫病等疾病和各种病毒以及贮存问题。转型国家主要是在亚洲,农业生产力的提高带动了印度和中国等国的扶贫工作。但是,即使是在中国,我们依然有一个2300万人的贫困带,他们大多数生活在马铃薯生产县,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专门将马铃薯作为其摆脱贫困的一个手段。印度也宣布,它打算在未来五至十年中让马铃薯产量翻番,重点是该国东北部的贫困带。”

那么第三个“发展中世界”,即城市化国家怎样呢…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的东道国,秘鲁。该国有50个贫困地区,那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其中35贫困地区是马铃薯产区。在过去的30年里,这里的马铃薯产量几乎翻了一番,因此所面临的挑战是设法将提高的生产力转变为收入。国际马铃薯中心与瑞士发展合作署一起,已经开始了一项Papa Andina(安第斯马铃薯)的活动,该项活动采用创新的方法让小规模的马铃薯种植者与国内和国际的城市市场建立联系,它涉及到开发以本地马铃薯为基础的新产品、市场信息系统、有害生物综合管理和改善的收获后管理。Papa Andina非常成功,它的产品之一就是T'ikapapa品牌的本地马铃薯,它将高原的贫穷生产者与利马的城市市场联系起来。在2007年, T'ikapapa概念赢得了英国广播公司、新闻周刊和壳牌石油公司联合颁发的世界挑战奖及2007年联合国种子奖(支持企业家促进环境与发展奖)。我们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将这种做法推广到非洲和亚洲。”

超过100名世界著名马铃薯科学家出席了库斯科会议。会议取得了哪些成果和下一步做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分享他们在制定新的战略和方法方面的见解和最新研究成果,上述发展中世界都需要这种战略和方法。我们已为此次会议开通了一个网站,并将在整个国际马铃薯年期间所举行的其他国际会议上继续与国际马铃薯科学界分享成果。我们将此称为“库斯科挑战” - 制订一项研究议程的挑战,这项研究议程将使马铃薯科学为穷人服务,对减少贫困和饥饿发挥更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