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islav Menard

“在马铃薯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

Stanislav Menard是一位商人,他在斯洛文尼亚开办的造纸厂每年生产35亿个信封。但在离开他那高速旋转的机器后,他有一个特别的兴趣:他是斯洛文尼亚煎马铃薯和洋葱协会的主席。

第一次听到你们的协会时,我们还以为是开玩笑…

“是的,它是从一个玩笑开始的。我们这个团体于2000年由五名专业人士在卢布尔雅那(斯洛文尼亚首都)创建,这些人都喜欢吃我们的国菜prazen krompir,也就是煎马铃薯。多年来,它已发展成为一个在20多个国家拥有2000余人的协会,我们期待着在9月份有15000人参加我们的第8届世界煎马铃薯节。”

煎马铃薯有何特点,斯洛文尼亚式?

“它们非常好吃。首先,用开水煮马铃薯,用非常小的火慢煮40分钟。煮熟后用冷水冲洗1分钟并将皮剥掉。然后在平底锅中用少量猪油或橄榄油煎洋葱,也是用小火,慢慢地煎15分钟,直至洋葱被煎得几乎看不见。然后将切成片的马铃薯放进去,再炒20分钟。这是基本的菜谱。你可以添加蘑菇、蔬菜或prosciutto(意大利熏火腿)。这是一份套餐,实际上我们这个团体的全名是‘Slovenian Society for the Recognition of Prazen Krompir as an Independent Dish’(斯洛文尼亚承认煎马铃薯为独立菜肴协会)。”

但是总的烹饪时间将近90分钟…

“这就是prazen krompir的美妙所在!我们协会的一个基本规则是成员每月至少聚会一次,准备一份煎马铃薯和洋葱。在90分钟内,通过煎锅,你重新找回与朋友分享时光和共享佳肴的重要性,这是在我们快餐文化中消失的两件事。另一项规定是,任何人都不得谈论政治 - 在马铃薯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

有何特殊品种最适宜于prazen krompir?

“我们每年在卢布尔雅那我们的田中种植20到25个不同品种的马铃薯,在9月收获后对它们进行测试。这是一件大事,有20名成员担任裁判。每个品种按照完全一样的方式进行准备,我们有严格的评判标准。我们正在寻找的是一种含有奶油、黄油味道,可融于口中的马铃薯。每年有一个不同的品种获胜,但有些成员特别喜欢我们斯洛文尼亚的传统品种Igor,而其他人则喜欢Royal Jersey。作为一个协会,我们也组织成员前往其他国家的马铃薯种植区,品尝那里的马铃薯。我们的成员已到过泽西、捷克共和国、乌克兰、波兰,甚至在2006年去过秘鲁。”

所以斯洛文尼亚与马铃薯的恋情已经很久了?

“其实,我们是欧洲最后一个接纳它的国家,当时是靠武力。从农业方面讲,斯洛文尼亚在十八世纪是一个贫穷的国家,频频出现饥荒。经过十八世纪的一系列饥荒后,奥地利女王玛丽亚·特雷莎颁布法令,规定我们的农民应该开始种植马铃薯。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斯洛文尼亚是一个多山的国家,适宜种植马铃薯。突然间农民有了可靠的粮食和牲畜饲料供应。Sencur成为向奥地利和德国出口马铃薯的重要城市,它被称为Kartoffeldorf(字面的意思是:德语的“马铃薯城”)。所以国际马铃薯年所宣传的绝对都是真实的 - 马铃薯的确从饥饿中挽救了斯洛文尼亚。”

你们5月25日就是在Sencur为一个马铃薯纪念碑揭幕…

“是的,这是一个青铜制的,真人大小的玛丽亚·特雷莎身着农民衣服的雕像,她坐着,用伸出的手向人们分发马铃薯。这是一个标志,表达对她和马铃薯的感谢。我们期待着有很多人参与,包括将于同一周末在斯洛文尼亚出席会议的欧洲农业部长们,但是与其他人一样,他们也得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