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Reader

马铃薯是如何改变世界的

约翰·瑞德用相机拍摄下滚石乐队在伦敦的音乐录制情景以及坦桑尼亚南方古猿的足迹等图片,并撰写了有关《地球上的人类》和非洲历史等主题广受赞誉的书籍。他的最后一本书名为Propitious esculent: the potato in world history(《吉祥的食物:世界历史中的马铃薯》)...

当人们听到你的下一本书是关于马铃薯的,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马铃薯是已知营养最丰富的食物,但要说服人们去重视它们却是不容易的。作为一个话题来谈论它,可能会不可避免地引起某种程度的嘲笑,而且一些人会轻视地一笑,因为他们认为这个题目不只是好笑,甚至过于愚蠢。很简单,人们根本不相信这样的大众商品也值得我们给予认真关注。”

你第一次对马铃薯产生兴趣是在什么时候?

“说句公道话,我以前也从未重视过马铃薯,后来在六十年代我到爱尔兰偏远的西部居住了18个月。在那里,马铃薯无处不在 - 在我阅读的书籍中(尤其是塞西尔·伍德翰姆-史密斯所著的The great hunger - 《大饥荒》),在菜园里和在餐盘中。然而,即使是那个时候,我多半还是将它们视为一种湿透肉汁的,被那些无法获得更好食物的人用来填饱肚子的食物。只是在20年后我才开始明白马铃薯的真正价值。那个时候对环境问题的认识已经很普遍。科学早已证明,人民、社会和文化是地球生态网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而现在一些人类生态学方面令人着迷的例子被逐步传达给外行的受众。作为其中一员,我被马文·哈里斯 [在Cows, pigs, wars and witches - 《牛、猪、战争与女巫》(1974年)中] 对诸如印度崇尚神牛和犹太人回避猪肉等荒唐的文化习俗的生态学解释所感动。而所产生的兴趣最终导致我撰写了一本书 [Man on earth(1988年)- 《地球上的人》] ,此书所引用的学术文献提供了来自世界各地有关环境及其所提供的主食如何影响人类事务的诸多实例。”

Man on earth中,你用了一个章节的篇幅论述“马铃薯种植者”...

“尤其是斯蒂芬·布鲁士(加州大学农业和环境科学学院教授)所从事的安第斯河谷经济和人类生态学方面的工作使我对马铃薯的价值有了更充分的了解。他和其他科学家们展示了聪明的安第斯农民如何使马铃薯的固有变异性适应他们自己需要,并开发土地使用和栽培模式,不仅为自己创造了可持续的生活方式,而且确保了丰富的马铃薯基因库的不断延续。当时对保存遗传多样性的关注不断提高,因此马铃薯非常符合Man on earth的主题。然而,使我受到震动的还有马铃薯在经济方面发挥的作用,因为人们正逐步从自给自足的封闭式农业社区向以贸易和经济活动为主要生计手段的社会转变。而这本身就值得写一本书。”

因此简单说,马铃薯对世界历史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呢?

“马铃薯在其发源地安第斯山脉为一系列帝国的发展作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但在西班牙人于十六世纪末将马铃薯引入欧洲之后,其影响力最为引人注目。这在任何地方都是前所未有的。在依靠谷物生活了数千年之后,欧洲现在有了一种补充作物,它不仅能够在更广泛的土壤和气候条件下茁壮成长,而且使每单位土地和劳力所产生的碳水化合物提高了四倍。在所有种植马铃薯的地方,人口快速增长,这反过来又为当时取代农业成为欧洲经济主导的贸易和工业提供了大量和廉价供养的劳动力。因此说,是马铃薯推动了工业革命,并从欧洲向世界各地传播 – 避免了饥饿,改善了营养状况并促进了经济发展。”

你如何看待马铃薯在当今世界上的作用呢?

“如今,除玉米之外,种植马铃薯的国家多于种植任何其他作物的国家,而且它被更多地制成加工食品来消费,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迁往城市居住。全球已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成为城市居民 - 他们收入的不断提高和生活水平的改善使人们的口味不再满足于简单的煮土豆。当然,工业加工有利于规模化生产,但是这并不会影响马铃薯为发展中国家小农所创造的优势,他们将永远重视马铃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