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铃薯与生物多样性

通过保存– 和利用– 由其祖先开发出的马铃薯遗传多样性,安第斯山区的小农正在促进世界的粮食安全。

要点

马铃薯种植体系需要不 断得到来自整个马铃薯基因库 的新品种供应。

马铃薯的生物多样性正 在受到威胁– 种植了数千年的 古老品种已经丧失,野生种正 在受到气候变化的威胁。

安第斯山区的小农耕作 制度促进马铃薯的异花授粉, 这对保存本地和农民培育品种 的多样性至关重要。

在国际马铃薯中心的支 持下,安第斯的社区创建了一 个拥有大约1200个传统马铃薯 品种的“马铃薯公园”。

马铃薯的历史无情地提醒我 们有必要保存主粮作物的遗传多样 性。在十九世纪,爱尔兰严重依赖 寥寥几个马铃薯品种,而这些品种 不具备抵御晚疫病的能力。1845- 1846年发生的晚疫病破坏了马铃薯 的收成,大范围的饥荒随之而至。 估计有100万人被饿死,100多万人 被迫出走异国他乡。

为了抵御病虫害,提高产量并 在贫瘠的土地上维持生产,如今以 马铃薯为基础的农业体系需要不断 有新的品种供应。为此必须能够获 得整个马铃薯基因库的材料。但是 马铃薯生物多样性正在受到威胁: 由于疾病、气候变化和社会动荡, 安第斯人种植了数千年的古老品种 已经丧失。

种和与作物相关的多样性

虽然大部分马铃薯品种同属于 一个单一的种Solanum tuberosum, 但是已经种植的还有大约10%的其它 Solanum种,200个野生种已被记录 在案。气候变化可能会威胁这些野 生种的生存:随着其生长条件的恶 化,多达12%的种预计会灭绝。如果 气候剧烈变化,野生马铃薯自然生 长的面积会减少70%。

由于马铃薯通常是无性繁殖, 大部分商业马铃薯品种开花能力下 降,而且育种家并未将吸引授粉媒 介的开花特性作为选育的标准。然 而,对于保存本地品种(农民开发 的适应本地环境条件的品种)的多 样性而言,马铃薯天然授粉仍是很 重要的方面。幸运的是,安第斯地 区多样化的小农耕作制度保护了各 种吸引诸如蜜蜂和大黄蜂等传粉媒 介的开花植物,因此促进了马铃薯 的异花授粉,从而提高了种子产量 并保存了多样性。

在安第斯山区保存马铃薯的生物多样性

起源中心

在安第斯地区,经过几代农民的 努力已经驯化了数千种马铃薯品种。 即使在今天,农民田里种植的品种亦 多达50个。在智利奇洛埃岛的生物多 样性保护区,当地人种植了大约200个 本地品种。他们采用的农作方法主要 通过妇女农民世代的口头传授。

由于丧失了许多传统马铃薯品 种,秘鲁安第斯山区的农民目前正 在采取措施,保存和可持续地利用 那些保留下来的品种。六个盖丘亚 社区与国际马铃薯中心签署了一份 协定,承认社区对他们培育的马铃 薯品系所拥有的权利。

根据此项协定,该中心的基因 库将马铃薯遗传资源– 连同与其相 关的知识– 归还给已经在保护区建 立了“马铃薯公园”( Parque de la papa)的社区,社区将在公园里种 植并管理这些植物。生物多样性的 这种回归有效地将遗传资源的管理 交给当地社区。15000公顷的公园 是马铃薯遗传多样性的一个“活资 料库”,拥有在高地栽培的1200个 马铃薯品种。一项长期的目标是将 世界全部4000个已知马铃薯品种重 新定植在这一谷地,让公园发挥这 一重要主粮作物第二个起源中心的 作用。

托管保存的多样性

秘鲁的国际马铃薯中心拥有世界最大的马铃薯种质库,它保存 着在八个拉丁美洲国家收集的大约100个野生种的1500多份样品和 3800个安第斯传统栽培马铃薯品种。该收集品是以一项与粮食和农 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领导机构达成的协定条款为基础进行保存 和管理的,同所有有资格享受全球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资助的收集 品一样,可根据申请向世界各地的植物育种者提供。

此处下载
(547K)
本情况说明由全球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和粮农组织植物生产及保护司编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