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A 2017 - 粮食及农业状况

“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 —如何投资于城乡地区是消除饥饿和贫困的关键。#零饥饿#

©Stef Hoffer | Shutterstock.com


第一部分

利用粮食系统促进包容性农村转型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数百万农村地区人口实现脱贫。这一事实对农场内外重振农村机遇,包括提供新的农村就业展现了光明的前景。

发现小城市和城镇的潜力以及它们与农村地区的联系为农村人口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特别是对那些常常为了寻找更好生活而转向移民的年轻人来说。实现零饥饿和无贫困世界的可持续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关键取决于大多数贫困和饥饿者生活的农村地区的发展。

在市场上的水果摊上出售新鲜水果和蔬菜。贫穷和艰辛促使农村社区的人们选择迁移。 ©Alex Webb | Magnum Photos for FAO

Ashmita Thapa

尼泊尔

"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天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如果我们能了解更多,那就没有必要出国了"

阅读完整内容

在当今世界,实现零饥饿的挑战相当艰巨,因为人口压力、城市化进程加剧和气候变化正在改变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包括从种植到食品加工所有阶段的农业和粮食系统正在快速发展,以应对这些压力。这种变化已经不期而至:即便是在小城市和农村地区。

然而,农村转型并没发生在世界各处。这是为何呢?

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增长速度与拉丁美洲、东亚和东南亚并不相同。今天正发生的农村转型是不是将一些人落在了后面?

做出改变,确保农村转型更具包容性,现在还为时不晚。通过利用粮食系统的潜力,并认识到小城镇在城乡综合规划中的作用,包容性转型仍然是可行的,它们将是消除贫困和饥饿的关键。


第二部分

新转型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发展和农业向工业和服务型经济的转变已经帮助数百万人脱贫。在过去二十年间,这种转变使生活在中度贫困线以上的人数增加了16亿多。其中7.5亿是农村人口,他们一直生活在农村,而这一点突出说明了一个重要事实:农村发展已经并将继续是消除饥饿与贫困的关键。

"《2030年议程》能否实现,关键取决于大多数贫困和饥饿者生活的农村地区的发展"
摘自总干事语录

但是,在不同地区,农村变革的进展并不均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大多数国家,生产力低下、产业化机会有限和人口增长较快等因素阻碍了自给型农场的结构性转型。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未能跟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对寻找脱贫途径的农村贫困人口而言,迁入城市的农村贫民可能沦为城市贫民的风险更大。南亚地区有着类似的情况,农村贫民留在农村比迁往城市更容易摆脱贫困。

图 1

若干国家农村和城镇贫困人口及非贫困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变化,按区域划分,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10年代

十年
1990s
2000s
2010s
  • 城镇地区非贫困人口
  • 城镇地区贫困人口
  • 农村地区贫困人口
  • 农村地区非贫困人口

注:所使用贫困水平为“中等”,即日均支出低于3.10美元(2011年购买力平价美元)。该图指代根据数据可供性选取的以下国家:东亚及东南亚 — 柬埔寨、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南亚 —孟加拉国、尼泊尔和印度;拉丁美洲及加勒比 — 巴西、哥伦比亚、多 米尼加共和国、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和秘鲁;撒哈拉以南非洲 — 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马里、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卢旺达、南非、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乌干达和赞比亚;近东及北非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塔吉克斯坦、突尼斯和土耳其。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基于世界银行和农发基金信息的计算(2016)

放弃农业但又无法在当地非农经济中找到工作机会的劳动者往往会选择季节性或永久性迁移。他们离开了自己经营的小块农田及其收成,寻求更好的生活,但所获得的通常是在城市地区一些低报酬和非正式的工作。他们的生活改善不大,而且导致已经不堪重负的城市资源压力进一步加大。

Mohamed Seid

埃塞俄比亚

"我们希望发展园艺业务,成为本地区其他年轻人的榜样"

阅读完整内容

另一个特别重大的挑战是,在2015年至2030年期间,非洲和亚洲的人口预计将从56亿增至并超过66亿。同期,全球15-24岁的年轻人数量预计将增长约1亿,达到13亿。为数百万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提供体面就业是世界必须应对的挑战之一。

可以采取哪些措施?

过去,撒哈拉以南非洲及南亚的产业发展落后于其他地区。然而,这些国家仍然可以通过利用城市对粮食日益扩大的需求来推动可持续的农村转型。

这种正在增长的需求可以促进非农业和与农业相关的活动(涉农产业),尤其能够为青年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第三部分

利用粮食系统

城市食品市场不断增长的需求将成为农村转型的主要驱动力。满足这一需求将为农村经济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但是,这个“黄金机遇”本身并不能保证推动社会各阶层的发展;例如,并不是所有的小农都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为了确保最贫困人口能够从这一机遇中受益,政策制定者和国家政府应当了解城市、乡镇和农村之间的社会经济动态,以及它们在粮食系统中所发挥的不同作用。城市化将是推动变革的重要力量,但不能将其视为应对贫困和粮食不安全挑战的唯一办法。

为了确保包容性,农村转型应注重在城市和乡镇及其周边农村地区之间建立联系,通过包括公共政策和投资来发展农村工业部门和基础设施,并以此连接城镇及周边农村。

图 2

城乡概念图

投资于小城市及其基础设施,将农村各地区和大城市连接起来。
  • 城市辐射区
  • 镇辐射区
  • 农村市场中心
  • 主要公路
  • 公路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城乡两地没有明确的划分,但形成了一个统一体,从首都和其他主要城市到更广泛的区域中心,到较小的集镇,最后到农村。

因此,注重农业地域方法意味着加强小型城市中心及其周边农村地区之间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联系,创造农场以外的机会。这种地域理念已变得尤为重要,因为人们日益认识到小城镇能够在缓解城市化和使就业机会多样化方面发挥作用。


第四部分

小城镇的潜力

发展中国家有近15亿人口生活在居民人口少于50万的小城镇,其粮食需求占城市总需求的60%。然而,政策制定和规划人员往往忽视这些小型城市中心。在东非,小城市的经济多样化进程不断加快,密切了与农村的联系。拉丁美洲和亚洲的城镇呈爆发式增长,与其周边农村地区和大城市中心建立起经济联系。

图 3

城乡人口分布,全球及各区域,2000年

  • 大中城市,市区和郊区
  • 大中城市,周边农村
  • 小城镇,市区和郊区
  • 小城镇,周边农村
  • 偏远农村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计算及汇编。

现实是,农村和城市地区不可各自为政。

相反,从大城市到外围的农村地区已形成所有地区最终相互连接的网络。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小城乡镇是农村家庭的重要参照点,因为这些地方是农民采买、送孩子上学、获得医疗保健和其他服务的地方。

粮食市场今天正是在这种厚重的社会经济结构中与城乡食物链同步发展。

除了对粮食需求不断增加之外,城市地区高收入群体的饮食习惯也在发生变化,从传统的主粮作物转向高值产品,如乳制品、鱼类、水果、蔬菜和动物蛋白,以及更多加工食品

除了对粮食需求不断增加之外,城市地区高收入群体的饮食习惯也在发生变化,从传统的主粮作物转向高值产品,如乳制品、鱼类、水果、蔬菜和动物蛋白,以及更多加工食可以利用城市对粮食和加工食品持续增长的需求为城乡区域的生产者和涉农企业创造新的经济机遇,提高小农的生产力和收入,以及创造非农就业。

图 4

主粮消费与人均GDP增长的相关性,发展中区域若干国家,2010年

注:主粮包括谷物、块根和块茎。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2017c)和世界银行(2016a)。

通过扩大粮食系统中的非农业机会,如贸易、加工、包装、分销和储存,小城镇可以成为农村日益增长的非农经济的枢纽。粮食系统的扩展反过来又能够促使农村成为小型非农企业的孵化器。这对于农村那些想要放弃农业的人特别有利,而且能够推动新的包容性转型,将农村与较小的城市中心联系起来。

在所有区域,农村在促进脱贫方面的作用与城市地区同样重要

通过相应的地域战略促进城乡联动有助于为农民营造良好的商业环境,并通过非农收入机会,促进农村经济多样化,这对建设繁荣和可持续的农村社区至关重要。


第五部分

政策扶持

赋权于小农农民

虽然这些新的机遇具有巨大潜力,但如果农村发展只注重不断变化的粮食系统和持续增长的粮食需求,转型将以牺牲小农和生产者的利益为代价。这种扩大的需求或将激励由大加工商和零售商主导的大型商业农场和价值链去利用这些潜在的有利可图的市场。世界约85%的农民(通常拥有不到2公顷土地)将无力与之竞争,因为他们没有相同的技术能力或资源(如新技术)。如此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将最终导致小农被排斥在外。

小型养殖户正在300英亩葡萄生产项目农田上准备挖沟和施肥。 ©FAO/IFAD/WFP/Eliza Deacon

没有农民、牧民、渔民和森林社区就没有粮食系统。应当赋权于小生产者,使他们能够在为满足城市地区粮食需求方面充分发挥作用。因此,任何农村发展战略的核心是创造有利条件,帮助农民、农产品从业者及其家庭掌握参与市场竞争所需的技能和技术,拥有相应的收入和体面生活条件。除了要加强土地权属权力和平等的供应合同之外,决策者还应致力于改进信贷服务、市场准入、机械化和技术。这些条件将有助于小生产者能够利用城市需求,将其作为转型和公平增长的驱动力。决策者还应该帮助农民克服其他障碍,如质量标准、可追溯性要求和认证等。

总之,应当进一步重视对中小食品企业的扶持,通过提升能力和培养技能,加强合作社和农民组织,并促进获得现代技术,帮助他们实现生产的规模化,提高竞争力。

西红柿粉生产机器。青年流动、粮食安全和农村减贫:通过加强青年就业和改善劳动力流动来促进农村多元化。 ©Nikos Economopoulos/Magnum Photos for FAO

通过确保平稳过渡,社会保护是对上述所有干预措施的补充。社会保护计划帮助穷人获得较高的生产性就业机会,因为这些计划能够增加人们获得资金的机会并使低收入群体有能力承担风险 -- 例如,采用新的生产方式或开办小企业。诸如流动资金、信贷或保险等方面的制约因素可能会阻碍低收入群体提高农业或其他产业的生产力。社会保护可以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促进更加公平和可持续的增长。政策制定者不仅要关注非正式服务的局限性,而且还应当认识到这一活跃的非正规部门的潜力,并促进将这些服务纳入正式合同。

农村非农活动的增长为贫困农村家庭提供了机遇,但前提是他们要掌握或者可以获得利用这一机遇所需要的技能。

加强联系

除了扶持和包容性政策之外,农村转型还需要发展积极的涉农产业以及连接农村地区和城市市场所需的基础设施。未来几年,许多小农可能会离开农业,其中的大多数人不能在大多低产的农村经济中找到体面的就业机会。一个充满活力的涉农产业和农村地区服务业的增长将为当地经济特别是妇女和青年创造就业机会,改善收入,并为全面改善营养、保健和粮食安全提供支持。

涉农产业已是许多以农业为主体的经济中的重要部门。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食品和饮料加工占大多数国家制造业总附加值的30%至50%,并在有些国家占80%以上。然而,涉农产业的增长往往由于缺乏从农村公路和电网到储存和冷藏运输等必要的基础设施而受到限制。在许多低收入国家,这些制约因素因缺乏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投资而加剧。

缺乏基础设施是农民充分利用城市对新鲜水果、蔬菜、肉类和乳制品的需求的主要障碍。许多发展中国家缺乏这些较高价值营养产品所需的储存设施、冷藏运输系统和其他基础设施。改善基础设施不仅有助于农村发展,而且还能够减少城市中心对进口的依赖,并从总体上改善获得营养食品的机会。

不同的农村发展

最终,成功转型需要有农村发展规划,侧重地域统筹,加强小型城市中心与其周边农村地区之间的物质、经济、社会和政治联系。

创建产区与小型城市集散地通过公路、铁路、港口或运河等运输手段连接起来的农业走廊,以及通过网络将粮食生产者、加工者和各机构联系在一起的农业集群仅是可以提高农村转型成功的部分范例。

港口的渔民 ©Nikos Economopoulos | Magnum Photos

卡车正经过一片绿色的农田。 | Shutterstock.com

小城镇已经通过包容和持久的方式促进了农村贫困的减少。承认小城镇在农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正在促进人们对于承认在次国家一级地理区域的发展机会及效果多样性的地域发展方式重新提起兴趣。


第六部分

结语

在快速城市化的时代,那些留在农村的人们仍然可以通过包容性转型来消除贫困。

农村地区和小城镇是实现包容性转型的关键。这对政策制定者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加强城乡持续发展,为小农户和农村居民提供更多机会分享经济增长的好处,实现包容性经济发展是变革的有力力量。

繁荣的农村经济将为那些把移民视为摆脱贫困和饥饿的唯一机会的农村人口提供选择的机会。 能否实现零饥饿和无贫困的世界将取决于未来几年农村地区的发展情况,以及我们如何支持这种思维和资源的范式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