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的五个独具特色的景观和生活方式

经过时间检验的文化传统有助于创造一个#ZeroHunger(零饥饿)世界


15 Dec 2017

安第斯山区的梯田、中国南方的稻田、马格里布的绿洲系统:农业塑造了不同的景观和地方。农业也打造了生计、生活方式、饮食传统和文化。哪些植物能够或不能够生长,采用何种收获方式,以及人们吃什么都说明了人们的生活特点。

鉴于自然资源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我们应当了解世界上那些拥有可持续生活方式的地方并予以学习借鉴。粮农组织制定了一项计划,旨在承认在这些独特的地方,人们与环境和谐相处,适应恶劣的自然条件,采用传统和可持续的耕作方式,保护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粮农组织将这些地点指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GIAHS)。

以下是您可能从未听说过的5个GIAHS

1. 日本长良川河香鱼

长良川河是日本最洁净的河流之一。其纯净的河水为香鱼等知名鱼种提供了生境,为附近社区提供洁净水,并灌溉水稻和其他作物。长良川河及其著名的香鱼与该地区经济、历史和文化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香鱼在日本烹饪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其烹制方式多种多样(包括香鱼寿司)。因此,该地区采取多种措施保护香鱼,包括严格的捕捞限制并有效地维护上游森林,从而确保长良川河拥有香鱼所必须的优良水质。

长良川河还是独特的旅游胜地。每年有超过10万人前往该地区观看传统方式捕鱼,鸬鹚捕鱼便是其中之一。这种捕鱼方式使用训练有素的鸬鹚,让它们潜入水中,用嘴捕捉游动的鱼类,然后送回船上。这是一个从八世纪沿袭至今的古老传统。

2. 秘鲁库斯科和普诺地区的安第斯农业

库斯科/普诺地区的梯田令人叹为观止,几乎代表了到秘鲁旅行的全部意义。五千多年来,安第斯地区的土著和当地农民一直采用在陡坡上修筑梯田的办法来开辟作物种植区,他们维护了丰富多样的植物物种,其中包括大量本地玉米、马铃薯和其他安第斯作物品种。该地区居民已经适应了安第斯山的高海拔环境,并采取可持续和创新型耕作方式,如使用雨水收集和日光加热系统。

这些地区的土著居民与“大地母亲”(Pachamama)以及他们心目中代表当地神灵(apus)的丘陵、山脉、河流和大气现象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很自然地,这些信仰促使人们对大自然及其所提供的资源产生尊重和崇敬。这个地区的土著民族不仅感觉与大自然休戚与共,而且他们拥有强烈的集体意识,经常通过保留公共用地来帮助孤儿寡母、病人或没有资源的人。

3. 孟加拉国的浮动菜园

在孟加拉国南部和中部的一些地区,有时迟迟不退的洪水阻碍了利用耕地开展传统农业生产。作为应对措施,农民开发了一套独特的水上植物栽培系统。这些“浮动菜园”是在水葫芦、藻类和其他植物堆肥基础上建立起的有机种植床。这些菜园生产各种水果和蔬菜,包括甜瓜、秋葵、葫芦、黄瓜、菠菜和苋菜,而且几乎全年都能够在湿地上种植作物。此外,浮动菜园的生产力大约十倍于类似大小的陆地菜园的生产力,并且无害环境,因为它们无需使用化肥或农药。

4. 智利奇洛埃岛

奇洛埃岛是许多本土濒危动植物物种的独特保护地;该群岛所处偏远位置意味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得到保存。奇洛埃在传统上以“Chilota马铃薯栽培”著称,因为马铃薯历来是这些偏远岛屿最重要的生计和生活来源。奇洛里地区曾经拥有800到1000个本地马铃薯品种。如今仅有91个。马铃薯在许多传统、神话、信仰和社会习俗中占有核心位置,而这种文化习俗在今天仍被作为奇洛埃人身份象征的一部分。

农村妇女传统上通过经营家庭菜地养护生物多样性。她们负责收集本社区不同品种的种子并维护该遗产。她们所掌握的知识虽然未能用文字记录下来,但已经被传承了数百年,因此非常宝贵。

5. 肯尼亚和坦桑尼亚马赛牧民文化遗产

半游牧的马赛人作为农牧民,饲养牛、山羊、绵羊和水牛等牲畜。在肯尼亚南部和坦桑尼亚北部干旱地区,马赛社区居民的生活方式适应了当地的条件,与自然环境和谐相处,对自然界,特别是气候和野生动物非常了解。这些经过磨炼的技能可用来应对恶劣环境和维持生存。他们高度依赖这些传承了数百年的传统知识和做法来满足其食物需求和打造生计。

他们共同创造并维护了能够确保野生动物生长繁衍的景观。马赛人与野生动物共享森林和土地,按需收获。这种强大的保护价值在马赛的宗教和文化实践中得到体现。利用丰富的土地知识和与野生动物之间的联系,马赛人也开始以向导身份参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野生动物旅游业。

更多独特地点

自2002年以来,粮农组织已将17个国家的38个地点指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计划旨在实现传统、文化价值和生态多样性之间的协调发展,同时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从而确保稳定、体面的生计和可持续的农业系统。

进一步了解粮农组织在世界各地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分享本页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