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可持续发展目标2.1:食物不足和粮食不安全

1.1食物不足发生率

粮农组织的食物不足发生率指标来自各国官方的粮食供应、食品消费和能量需求数据,同时兼顾年龄、性别和体力活动水平等人口特征。该指标旨在揭示持续超过一年的能量匮乏状态,并不反映暂时危机或基本营养素摄入暂时不足的短期影响。

粮农组织始终努力将新信息考虑在内,以提高食物不足发生率估算的准确性;每份报告都会更新整个历史系列。因此,应只使用当前系列的估计值,包括过去几年的值。1 1 如需更详细信息,请参阅粮农组织、农发基金、儿基会、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卫组织。2019年。《2019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罗马,粮农组织。

尽管亚太区域有经济快速增长的历史,但几乎所有国家在2020年都经历了经济收缩(中国、越南和其他几个国家经济放缓,但仍实现正增长)。COVID-19疫情蔓延导致各国政府在2020年实施一系列抗疫措施。这些措施,以及旨在降低感染风险的消费者行为变化,是经济下行背后的主要因素。

许多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因依赖旅游业而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例如,斐济、马尔代夫、帕劳和瓦努阿图的国内生产总值都收缩了10%或更多。不过,经济下行并不仅限于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许多大型经济体也受到严重影响,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的国内生产总值都萎缩了5%以上。总体而言,2020年东亚(不包括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3.8%,南亚下降5.4%。2 2 所有国内生产总值估计数均来自:世界银行。2021年。2021年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华盛顿特区,世界银行。

虽然全球食品供应链出现大规模中断,但亚太区域国内食品价格的总体变化很小。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12月,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中,该区域40个国家的食品价格实际增长中值仅为2.1%。3 在此期间,即使是实际食品价格涨幅最大的也仍在6%至12%之间(澳大利亚、不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蒙古、所罗门群岛、斯里兰卡)。因此,与食品价格上涨相比,经济下行更应该对人们购买食物的支付能力下降负责。 3 文中已经对以下文件提供的数字进行了更新:粮农组织。2020年。《冠状病毒对亚太区域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的影响:建设更有韧性的粮食体系》。http://www.fao.org/policy-support/tools-and-publications/resources-details/en/c/1287454/

粮农组织此前已经论证过,经济下行导致粮食安全状况恶化。4 2020年,COVID-19疫情及其经济影响导致亚太区域食物不足发生率和涉及人口数量大幅增加。食物不足人口从3.22亿增加到3.76亿,上升17%(与全球18%的增幅相似)。这一大幅增长扭转了过去二十年来普遍下降的趋势,尽管近年来已经不再取得进展。2020年,食物不足发生率上升到8.7%,略低于9.9%的世界平均水平。 4 粮农组织、农发基金、儿基会、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卫组织。2021年。《2021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实现粮食体系转型,保障粮食安全,改善营养,确保人人可负担健康膳食》。罗马,粮农组织。https://doi.org/10.4060/cb4774en

图1

全世界和亚太区域食物不足发生率及亚太区域食物不足人口数量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注:2020年数值为预测值。短横提示2020年估计数的范围。
https://doi.org/10.4060/cb7494en-fig01

2020年,亚太区域食物不足发生率为8.7%,低于2000年的14.3%,原因是几十年来的经济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甚至在COVID-19疫情之前,进展已经放缓。2020年,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的大洋洲食物不足发生率最高,其次是南亚(15.8%)、东南亚(7.3%)和东亚(不到2.5%)。阿富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等国的食物不足发生率超过20%。2020年食物不足发生率上升幅度最大的是南亚,增幅为2.5个百分点,从2019年的13.3%上升到2020年的15.8%。

图2

亚太区域各次区域食物不足发生率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注:2020年数值为预测值。
https://doi.org/10.4060/cb7494en-fig02
表1

食物不足发生率(百分比)

200020102014201520192020
世界13.09.28.38.38.49.9
亚洲及太平洋14.39.68.38.07.58.7
东亚10.0<2.5<2.5<2.5<2.5<2.5
东亚,不包括中国5.37.05.86.16.05.9
大洋洲6.95.36.06.16.26.2
大洋洲,不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0.616.720.020.120.019.9
东南亚20.611.68.68.37.07.3
南亚16.615.614.414.113.315.8
南亚,不包括印度17.614.212.311.410.711.8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注:2020年数值为预测值。
图3

亚太区域各国食物不足发生率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注:2020年数值为预测值。
https://doi.org/10.4060/cb7494en-fig03

2020年,亚太区域食物不足人口达到3.758亿,比2000年减少1.279亿,降幅为25.4%。该地区占2020年全球7.68亿食物不足人口总数的48.9%。南亚有3.057亿食物不足人口,其次是东南亚(4880万)和大洋洲(270万)。发生COVID-19疫情之后,2020年食物不足人口数增加最多的是南亚,整个区域增加5390万人,南亚就增加5050万人。

图4

亚太区域各次区域食物不足人口数量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注:从2010年起,东亚的食物不足发生率估计数一直低于人口的2.5%,是采用食物不足发生率方法计算食物不足人口数量时可以可靠报告的最低值。2020年数值为预测值。
https://doi.org/10.4060/cb7494en-fig04
表2

食物不足人口数量(百万)

200020102014201520192020
世界800.3636.8606.9615.1650.3768.0
亚洲及太平洋503.7378.2339.6333.4321.9375.8
东亚152.3
东亚,不包括中国10.915.012.513.212.812.8
大洋洲2.21.92.42.42.62.7
东南亚107.969.054.252.746.048.8
南亚241.3267.9259.9256.9255.2305.7
南亚,不包括印度70.367.962.758.958.966.1
资料来源:粮农组织。
注:从2010年起,东亚的食物不足发生率估计数一直低于人口的2.5%,是采用食物不足发生率方法计算食物不足人口数量时可以可靠报告的最低值。2020年数值为预测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