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

News

24/05/2021
New York - “COP15: Road to Kunming, Building a shared future for all life on Earth” was the guiding theme at...
22/05/2021
为人类提供日常所需大部分热量的植物其实并不多,种类单一的程度让人震惊。事实上,作为食物栽培的水果和蔬菜成千上万,但其中只有不到200种在全球粮食生产中仍有一席之地。然而,由于气候变化、物种入侵、环境污染、城市扩张和土地过度使用,如果这些我们过度依赖的物种越来越疲弱,产量越来越低,甚至在未来灭绝,结果又会如何?数以千计曾经养育过我们祖先的植物物种和品种已经灭绝,而且这份名单上的内容每一天都在增加。生物多样性可以说是粮食生产的生物保险,正是作物的多样性使人类的粮食体系得以保持健全和韧性,有能力抵御这些现实的威胁。 世界各地的土著人民和地方社区是农业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守护者。他们对不同的作物品种了如指掌,知道如何进行种植,积累了深厚的传统知识。然而,这些群体自身的处境往往岌岌可危,他们生活的地区受气候变化或资源退化的影响尤为严重。在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下,面向发展中国家农民的惠益分享基金得以设立,支持通过保护和利用植物遗传多样性实现粮食安全,并帮助当地社区应对气候变化。这种形式的合作也是延续土著知识的重要方式,并且可以促进优秀作物品种的交换,帮助农民获取适应自身需求的品种。
21/05/2021
你可知道全世界大多数语言中的“茶”都不外乎两个发音?英语(tea)、法语(thé)、西班牙语(té)和荷兰语(thee)的发音基本都是tea的变体。中文官话和粤语中的chá则衍生出了印地语中的chai、阿拉伯语中的shay和俄语中的chay。这背后的故事颇为有趣。 中国被普遍认为是“茶的故乡”和茶树驯化的发祥地,而茶的两大发音皆源自中国,脱胎于汉字“茶”。在中文官话和粤语中,其发音为cha。 世界上使用cha系发音的国家最初大多通过丝绸之路进口茶叶,这一陆路通道的起点位于中国北方地区,此地“茶”字发音为cha。  但是,中国南部沿海省份福建所使用的方言却把“茶”字念作te。 17世纪荷兰商人从福建港口返航,tea的发音也伴随茶叶贸易由此通达欧洲。 当然除却这两大发音,也有例外。 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您身处世界何处,只要掌握这两个词音,基本就能点上一杯香茗! 茶文化丰富多彩,“茶”的词源只是其中之一。 数百年来,茶叶的种植与生产已成为全球各地文化的组成部分。 为了弘扬茶文化,四大突出的茶叶产区因为结合了独特景观、农业遗产和世代传承的传统农作方法而被认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21/05/2021
“不知为何,提起养蜂人,大家就觉得应该是个男人,但在我们这里可不是这样,”Ketevan Bluishvili如是说。她的家在格鲁吉亚东部卡赫基地区一个叫玛塔尼的村子。在有些地区,女性是禁止参与养蜂的。然而在Ketevan的家族,养蜂已经是世代的传承了。她的父母都是养蜂人,她自己则是从2009年开始接手蜂蜜生产的。 “对于我们农村女性而言,能够拥有独立的收入来源实在是太重要了,特别是在疫情期间,” Ketevan说。 新冠疫情使格鲁吉亚的经济遭受重创,旅游业基本停滞,卡赫基地区的传统产品—红酒的销量也大幅下降。这一地区许多原本活跃在这些行业的民众突然发现自己没了收入。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在勉强维持生活,这时,女性成为了许多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当疫情波及农村地区时,当地的农民逐渐开始受到直接影响。但是Ketevan却在这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更多的女性开始养蜂,生产蜂蜜,以获得额外的收入;同时,她也不吝分享自己的建议。
29/04/2021
Revised 2021-23 Action Plan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FAO Strategy on Mainstreaming Biodiversity across Agricultural Sectors
24/04/2021
基多(厄瓜多尔首都)。植物及其多样性非常重要,但常常被认为是自然馈赠的。植物不仅是健康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摄取食物的80%由植物提供。我们的健康、我们的营养、我们的生计,以及我们的生态系统都依赖于植物。厄瓜多尔烹饪大师Rodrigo Pacheco 是国际植物健康年(IYPH)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亲善大使,他认为恢复自然生态系统迫在眉睫,承诺要坚持不懈地宣传植物健康和生物多样性。 他说,植物就像我的家人。与植物建立亲密的关系,与大自然携手,已经成为我的生活方式。我们必须让世人学会热爱和敬畏我们周围的植物群落。我的使命是丰富人们的知识,帮助他们认识到保护植物健康对支撑生命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