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办公室:直升机飞行员加入抗击沙漠蝗


飞行员 Miles Woodgate在索马里执行蝗虫防治任务的一天

Miles Woodgate 是粮农组织雇用的一名直升机飞行员,他的任务是在索马里喷洒防治沙漠蝗的药剂,帮助拯救人们的粮食和生计来源。©FAO/Haji Dirir

08/07/2020

闹钟在晨祷前几分钟就响了起来。现在是五点一刻,屋子外仍然是漆黑一片。Miles Woodgate 正在吃早餐,为即将开始的漫长一天做准备。这名英国飞行员在非洲之角最东部的国家执行空中药物喷洒作业,这是自30年来当地的安全局势首次允许在索马里执行此类行动。联合国粮农组织雇佣了Guardian直升机公司来助力索马里的蝗虫防治行动,与该公司的其他机组人员一起,Miles 将于6点从酒店被接至机场。

“我们是一个月前开始的。当时,有多架飞机从美国起飞。我们在内罗毕(肯尼亚)重新召集了他们,然后飞到摩加迪沙(索马里),现在我们集结在加罗维(索马里邦特兰州),过去两周我们一直在进行喷洒作业,”Miles 回忆道,并补充说:“特别是考虑到(因COVID-19疫情而导致的)延误和一路上的困难,能将这一切顺利统筹协调,是相当惊人的工作成果。”

行动计划上的第一项内容是与工作小组、粮农组织专家和政府官员在机场举行情况简报晨会。Miles 解释说:“这一天的会议实际上是在飞行的前一天晚上,Hared博士通过电话来安排的。”Hared Nur博士是索马里沙漠蝗防治专家,与粮农组织合作协调邦特兰和加尔穆杜格地区的蝗虫防治行动。他根据前一天晚上从地面观测者处收到的信息,制定第二天的目标计划。

1平方公里规模的沙漠蝗群一天就能消耗相当于35000人的口粮。在那些已经深受粮食安全影响的地区,沙漠蝗对其生计构成了严重威胁。左/上:©FAO/Luis Tato;右/下:©FAO/Haji Dirir

空中喷洒药剂也是一门艺术

Nur 解释说:“当它们成年,并开始成群结队的时候,沙漠蝗虫就会变得更难对付了。这是一种迁徙性很强的害虫,因此空中防治行动是最有效的,因为该方法能更具灵活性地在更广阔的区域内与蝗虫作战。”这项由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空中防治行动还包括虫灾监测,以使工作小组能够迅速采取行动,应对任何紧急情况。

待油箱加满,简报会议也顺利结束,现在是时候起飞了。“今天是和以往一样要执行飞行任务的一天,我们大概要飞行6至7个小时。这是将直升机飞至喷洒地点,和进行喷洒作业所需要的时间。”Miles 说。

今天,该小组将前往位于卡都的基地,在那里他们将补充燃料并装载生物杀虫剂,然后开始对附近的受灾地区进行2小时的喷洒作业。这种以天然成分为主的蝗虫专用生物杀虫剂,不仅不会危害环境,也不会对人类或牲畜造成任何危险。

现在,后勤问题是工作小组面临的重要挑战。这不单是为了要解决加油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还要保障工作区域,以及着陆区域对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都是安全的。因为索马里许多地区仍然处于冲突中。

此外,飞机还要低空飞行来喷洒沙漠蝗杀虫剂,Miles 补充说:“飞机飞得越低越好。如果我们能飞到1.5米到2米,那就太完美了,这是优化喷洒覆盖范围和避免强风将生物杀虫剂吹离目标区域的最好方法。”

空中办公室

与此同时,Miles 需要注意不引起其它的环境问题。“当我们外出执行飞行任务时,我们不想打扰到当地居民,不只是人,还有那里的动物们……”。

Miles以前在埃塞俄比亚的欧加登地区工作过。如今,这是他第一次在索马里工作。他表示:“两地的地理情况十分相似,但看到这么多野生动物,我还是感到很惊讶。”他十分喜欢从空中办公室里俯瞰这些动物们:骆驼、山羊、驴子、狒狒……“这片沙漠是如此的生机勃勃,真是美好了,”迈尔斯说。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数量这么庞大的沙漠蝗群。大多数时候,沙漠蝗都落在地面上,啃食植被,破坏着田地。但当它们开始飞行时,它们会猛烈地撞击飞机的挡风玻璃,而这可对机身造成损害。“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会操作飞机转过身,试图避开它们,因为它们可能会损害飞机。它会破坏叶片,或者卡在散热器里,”飞行员解释说。

在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支持下,粮农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得以开展这些空中防治行动,这是对付蝗群最有效的方法,因为此法不仅具有更大的灵活性,还能够覆盖更广泛的地区。©FAO/Haji Dirir

周而复始地检测与汇报最新情况

 一天的喷洒结束了,他们在加洛威机场着陆。Miles 说:“喷洒作业结束后,我们会继续清理油罐,飞机,进行情况汇报,再把文件交给粮农组织及政府,让他们知道我们当天的作业覆盖了多少公顷土地,”。粮农组织、农业及灌溉部以及各政府机构之间的通力合作是帮助索马里应对沙漠蝗虫灾害的关键。

在国际社会的慷慨资助下,2020年的空中及地面行动已经有效治理了非洲之角和也门近50万公顷的土地。其中包括了在索马里治理的28 930公顷土地。

到今年6月收获季的时候,这一地区的防治工作帮助拯救了价值2.8亿美元的农作物,保障了该地区超过600万人的年谷物需求。

可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这些沙漠蝗每天可飞行150公里,正在越来越多的地区和国家中肆虐。越快地控制住它们,就会有越少的人面临粮食和生计来源被破坏的风险。

然而,非洲之角和也门的沙漠蝗防治行动目前仍有近8160万美元的资金缺口。如果不解决这一问题,目前为防控和监测所付出的努力将很有可能付诸东流。


飞行人员通常在17:30或18:00左右返回酒店,但一天的工作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他仍然需要完成一份重要文件,上面会记载当天的作业覆盖、监测和喷洒情况,并在完成后交予粮农组织和当地政府。粮农组织会收集和分析这些材料,并以此为依据来更新国际社会赖以获得实时信息的蝗虫监测信息平台

Miles的电话又响了,是Hared 博士打来确定明日事宜的。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而明天的征程又将重新开始。

更多信息

 

2. Zero hunger, 9.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infrastructure, 15. Life on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