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才能消除棉花生产中的童工现象?


在马里,创造多样化的生计以增加人们的收入可能是正解

棉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织物之一,但在有些国家,童工在棉的生产中十分常见。©粮农组织/Swiatoslaw Wojtkowiak

11/06/2021

棉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织物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印度,我们现在日常穿的衣物中也少不了它。棉耐用、功能多样,而且它来自纯天然的植物纤维——包裹着棉籽的雪白、蓬松的棉花。 

然而,棉花背后的故事却很复杂。它的生产过程十分依赖天然资源和人工;更糟的是,其中往往会有童工的身影。在棉花产业中,许多流程都可能牵涉到童工现象,比如:耕地、喷洒农药、采摘棉铃等。 

马里是非洲第二大棉花生产国,在这里,童工现象十分普遍,马里的家庭和社区也因而陷入了贫困的恶性循环。许多在马里的棉花田里工作的孩子都没有去学校注册上学。

Amadou Fodé Diarra生活在一个十二口人的大家庭中。他们来自马里的塞古地区,棉花田的收成是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仅靠这一点微薄的收入,Amadou雇不起帮工来采摘棉铃,所以就只能靠孩子们出力。有一天,他在一个地方广播台突然听到了“清洁棉花项目”(CLEAR Cotton Project)。

“清洁棉花项目”由欧盟联合发起,粮农组织及国际劳工组织(ILO)共同实施,为农村家庭提供相关培训和信息,帮助他们获得除了种棉花之外的其它收入来源,比如家禽或小型反刍动物养殖、农产品种植等,从而增加家庭收入。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雇佣成年工人去田里劳作,也有余力供孩子们上学。

“清洁棉花项目”让马里的农民有了更多的收入来源。Amadou(右)现在开始养鸡,挣到额外的收入可以用来雇佣成年工人,还能支付孩子的学费。左/上:©粮农组织/Swiatoslaw Wojtkowiak 右/下:©粮农组织

多样化的收入来源

通过这个项目,Amadou领导了一只公鸡和五只母鸡,家禽养殖事业正式启动。就靠着这六只鸡,他的收入已经足够支持他在忙季雇佣工人去棉花田里干活,而且还能有剩余给孩子们买衣服和学习用品。

“这些工作都很有盼头,”Amadou说,“我有两只鸡生了10到11只小鸡,我希望过几个月就能去卖小鸡,这样就有钱看病、付孩子们的学费了。我现在很好看养鸡这份事业。这样,我的孩子就不用干活了,他们可以去上学了。”

“清洁棉花项目”的其中一个环节是粮农组织的培训。目前,粮农组织已经通过全球农民田间学校平台培训了近400名棉花农民,男女都有。培训的课题包括家禽养殖、经济作物芝麻的种植、以及农产品的种植,包括土豆、洋葱、红葱、番茄等。此外,项目还推动建立了村级储蓄借贷协会(VSLA),即能够为这些当地的生计来源项目提供融资的平台。有了这些多样化的收入来源,再加上更多的融资渠道,当地农民就有能力雇佣成人工人,让孩子们去上学了。

加强认识

“清洁棉花项目”还与当地农民社区的粮农组织Dimitra俱乐部开展合作,加强人们对童工、年轻人赋权等议题的认识,促进对话与行动。Dimitra俱乐部由妇女、男子和青年自愿参加,致力于为当地社区带来改变。Amadou有四位家庭成员参加了当地的俱乐部,定期开会讨论社区存在的问题,包括棉花生产中的童工问题,然后再讨论如何解决问题。

“讨论的重点就是童工,这是我们社区真正的问题。我们还在不断加强人们的认识,但是要想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需要日复一日的坚持。要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一挑战的严重性,这需要时间,”Amadou说。

童工既伤害了孩子,也损害了农业部门的发展。联合国已将2021年定为“消除童工现象国际年”。©粮农组织

消除童工现象国际年

“几年来,粮农组织一直在更大的框架下支持成员国努力消除农业领域的童工现象,在农村地区创造更体面的工作机会,”粮农组织驻马里特别顾问Modibo Touré说,“粮农组织支持马里政府实施全国性的发展规划,为渔业和棉花产业制定专项项目。”

农业中的童工现象是一项全球性的议题,是对人权的侵害,不仅有害儿童的成长,也会让农村陷入贫穷的恶性循环,损害农业部门的发展。联合国已经将2021年定为“消除童工现象国际年”。一直以来,粮农组织与合作伙伴致力于解决造成童工现场的源头问题,我们为此感到自豪。通过“清洁棉花项目”,Amadou的孩子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孩子们,终于可以去上学,过上健康正常的生活。所有的孩子,不论来自何处,都有权追求正常的童年。


了解更多

1. No poverty, 2. Zero hunger, 8. Decent work and economic gro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