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与日本小米


小米生产因一对夫妇而绵延不绝;如今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计划希望将其进一步推广。

2018 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将日本西阿波坡地农耕系统纳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GIAHS)。这些非凡的农田用于种植龙爪稷等本土作物,对健康膳食和生物多样性至关重要。 © 德岛县剑山全球农业遗产促进委员会

09/11/2023

在日本德岛山区,农民种植当地品种的小米、蔬菜和其他农作物已有 400 多年的历史。 但近代以来,小米作为高营养作物,其种植却几近绝迹。 全靠西阿波村一位农民情深意切才力挽狂澜,帮助当地的小米品种龙爪稷免于消失殆尽。

战后的日本日益繁荣,人们对大米的偏好显著上升,而小米则成为贫困的象征。小米种植因此逐渐止步。一位当地农民表示:“上小学的时候吃龙爪稷让我感到有些羞愧,因为这意味着吃不上大米。”

然而,2018 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将日本西阿波坡地农耕系统纳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GIAHS)之后,人们很快意识到当地的小米品种是重要的农业文化遗产和生物多样性资源,更对气候变化具有极强的适应能力。

西阿波遗产系统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极陡峭的山坡(坡度高达40度)通常被认为不适合农业生产,当地农民却能在陡坡上独辟蹊径,种植荞麦、块茎作物和不同品种的小米等地方作物。农民并非将土地改造成梯田。取而代之的是在坡地周围开辟土地,并用草进行覆盖。这种在土壤上铺草的做法当地语称为kaya,即通过“地表覆盖”防止土壤侵蚀。

在这些陡峭的山坡上种植小米和其他本土作物并非易事。然而当地农民独辟蹊径,利用草地防止土壤侵蚀 © 德岛县剑山全球农业遗产促进委员会

小米因西阿波入选遗产系统而受到更多关注,推广本地小米品种的“祖谷小米生产协会”也应运而生,然而直到2018年,小米种植者在该地区都难觅踪迹。

这尤其令人遗憾,因为像小米这样的作物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无法繁殖。龙爪稷、日本稗、谷子、黍稷和高粱等当地品种的种子储存不能超过四年,否则发芽率就会大幅下降。这也就意味着当地小米品种的生生不息有赖于一代又一代的连续种植。

当时东祖谷村只有一对老年夫妇还在种植当地品种的龙爪稷,供自己食用。因为妻子对龙爪稷的味道念念不忘,丈夫爱妻心切,坚持种植。然而,到了2018年,即使是这对老夫妇也发现仅凭一己之力种植这一小米作物将难以为继。

“祖谷小米生产协会”就此继承了这对夫妇的龙爪稷种子,目前正在西阿波遗产地持续开展种植。该协会目前还与德岛大学的文化人类学家合作,开发饼干、煎饼和糖果等新型小米商品。

到2018年,只有一对老年夫妇还在种植当地品种的龙爪稷。“祖谷小米生产协会”从他们手里继承了龙爪稷种子,目前正在西阿波遗产地持续开展种植。© 德岛县剑山全球农业遗产促进委员会

2021 年,国际慢食协会将六个祖谷小米品种纳入其“风味方舟”(Ark of Taste) 计划,支持保护本土小米品种。 尽管如今小米在日本仍然难以担纲主粮,但其风味、健康益处和本土原产的特性已为人所知。 曾经淡出视线的小米品种重获青睐,成为当地人民新的收入来源。

联合国正式将 2023 年定为 “国际小米年”,以宣传推广小米的营养和健康益处及其在恶劣和不断变化的气候条件下的生长适应能力。国际年旨在促进越来越多农民和消费者了解小米,发现这一被低估的作物的独特风味和优异特性。

如今龙爪稷重现日本农田,一切都源自一个爱情故事,这种重要的作物由此得以延续,并在该地区重新焕发生机。

粮农组织每年都会认定新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每一处遗产项目都展示了非凡的农业生物多样性、传统知识和宝贵的文化。这些令人赞叹的景观由农民、牧民、渔民和森林居民进行可持续管理,促进其生计和粮食安全。按此查看最新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完整列表。


了解更多

2. Zero hunger, 13. Climate action, 15. Life on land